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玉娴 [1/3] – avouo修正版

2021-07-16 09:06:06


手里捧着这条洁白柔软的窄窄的丁字裤,丝质的布料还透出淡淡的幽香,我
的思绪彷彿又回到那快乐的偷情岁月。
  玉娴,一个可人的小女子,她的温香软肉,至今还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
                (一)
  那年夏天我们刚买了房子,屋里多出来两个睡房,我们决定发伊猫广告到附
近的大学里,把一个睡房出租给那里的学生,广告里写着亚裔女生优先,希望招
一个女的学生,一来可以沟通方便,二来女生相对男生来说也乾净整洁一些。
  依猫发出之后,询问人的很多,后来我们挑了一位从香港过来读硕士的学生
玉娴,约她来我们家看看。她自己没有车,我说:「那我去学校门口接你过来看
房子好了。」说好之后,我就开车去她所在的大学门口找她。
  到了那里我远远就看见一个中国女孩站在路边一颗树下,个子挺高的,我把
车停在她面前,试探着问:「你是不是玉娴?」
  她马上高兴地笑着回答说:「是、是、是。」
  我说:「那上车吧,就把她接回家了。」
  在路上我和玉娴聊起来,才知道说她父母原来是香港原居民,她是在新界乡
村长大的,当然香港的所谓乡村已经是很城市化的了,没有土味,但是比一般香
港市区长大的人就多一分健康的气息。
  玉娴有171公分高,看上去有27岁左右,身体很丰满,乳房和屁股都是
鼓鼓的,戴付眼镜的相貌很有一种书香世家那种优雅气质,说起话来是香港女孩
那种特有的细声细气。
  玉娴来到一看见我们家后园那15米长的游泳池就很喜欢,一下子就定下来
要租我们的睡房,她说她很喜欢游泳,在家乡的时候也是与水为伴长大的。看她
那副健美的身材就知道她是美人鱼,我们很高兴就接纳她做了我们的房客。
  玉娴搬进来之后,她在香港的家人又分几次寄来了她学习上需要的手提电脑
和列印机等等,安装连接的时候出了不少问题,她不怎么会弄,向我求救,我就
凭自己的一些IT常识一一帮她搞妥,她很感激。
  在我们交谈的过程中,我大概了解到她本来在香港有相识多年的男朋友,她
和男朋友就在他的家族公司里工作认识的,后来他们因为某些原因无奈分手,她
伤心之下为了离开伤心地,就一个人来到外国再进修。她说很幸运来到我们这里
这么随和的家庭做房客,使她心里的郁结解开了不少。
  在生活上我们也处处给予玉娴很多照顾和方便,有时候她下课回来晚了,我
们就叫她和我们一起吃饭,家里要是熬了好汤就肯定会留一大碗给她的,因为我
们知道广东人都很喜欢喝老火汤的。
  玉娴在我们家里住下来一段时间之后,和我们相处也变得越来越随和,就像
是家里的一个成员一样。平时在家的时候她就穿着短衣短裤,可以看见她的皮肤
还是很洁白光滑的,青春女孩就是不一样,我自己也暗自为家里多了一道风景线
而高兴。
                (二)
  那年的夏天特别炎热,花园里的九里香都提前绽放了,阵阵醉人的花香从小
巧洁白的花蕾向空气中输送。玉娴每天下午下课回来就在满园的花香里倘佯在清
澈的碧波中,很多时候我下班回来还看见她健美的身躯在水里翻腾,波涛汹涌,
满目生辉。
  有时候妻子在里面厨房里做饭,外面就我和她在一起游,在交谈和游乐的时
候彼此的身体不免有点碰撞,而这样的轻轻接触往往为我带来不少暇想。
  有一次玉娴小耳环不知怎么给吸进游泳池的管道里了,她哭着脸告诉了我,
说是她过世了的母亲留给她的,很有纪念意义。看她急成那样,我就使出浑身解
数在清澈的池底找了个遍,但是都没发现到耳环的蹤迹。
  我心想它一定还留在管道里面的,如果不给进口的小篮子隔住,就大概会给
气汞里的小篮子留住的,游泳池的水每天都要经过电汞带动循环过滤几小时的,
一个口吸进,一个口喷出,中间经过一个沙隔,把垃圾隔离在沙里,然后再用回
洗的功能排掉,我希望玉娴的耳环千万别给吸到沙缸里,那样就很麻烦。
  我检查了进口篮子里没有,然后就到气汞那里把盖子打开,把里面的小塑胶
篮子抽出来找,当我把树叶杂物一倒出来,还好,真的在那儿,一个用黄金镶了
碎钻石的小巧耳环。
  当我把耳环放到玉娴的手里的时候,在水里的她高兴得忘形地抱着我在我的
脸上亲了一口,圆润的乳房也不经意地压了压我的胸,慌乱之下我的手不知往那
放好,就笨笨地在她的丰臀上拍了拍表示不客气。
  这下好了,上下给她这么一刺激,不争气的弟弟条件反射地硬了起来,在我
那窄小的游泳裤前鼓起了一个帐篷,在清得见底的水中暴露无遗,玉娴发现了我
在水里的变化,脸上飞起了一朵红霞,微笑着匆匆道谢一声就快快地上去洗澡去
了。
  从那次起我一般不在玉娴在的时候下水,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尽量在玉
娴起水之后我才下水进行一天的水上锻炼。
  有一天,我回家稍晚了一点,玉娴游泳之后,冲过澡就在厅里看电视,我也
趁天还没黑下水游了十几个来回,然后也到浴室打算沖澡。
  进了浴室关好门脱下游泳裤,?头就看见铁钩上挂着一条洁白色的小内裤,
心理诧异着取下来一看,是一条很细的丁字内裤,还是湿的,我一下就猜到是玉
娴的,因为我知道妻子没有这样的内裤,心里有点惊讶的想:平时看玉娴她这么
斯文朴素,原来里面还穿有这么性感妖艳的丁字裤啊。我想这裤可能是玉娴游泳
时穿过的,沖完澡就忘了留在这。
  一想到这我那话儿就翘了起来,浑身燥热,手里捧着那丁字裤再细细翻看:
中间贴穴的部位稍微有点淡黄色,我心虚地四下看了看,确定浴室里就只我一个
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穿上了丁字裤,当窄窄的布条一贴上我的臀缝时,一种奇
特的感觉由下而上直冲脑门,阳具这时挺得更直了,把丁字裤的前面顶出了一个
箭头状。
  我用手把后面的细布条轻轻地拉动了几下,一阵阵快感随着布和龟头的摩擦
从阳具末端传来,感觉要射,我怕把她的裤子弄髒了,就把丁字裤脱了,把印有
玉娴淡黄液体的部位举到鼻子前,闭上眼作深呼吸,脑子里出现了玉娴那玲珑浮
突的身影,我在陶醉着,幻想着我正在在闻玉娴的臀沟和小穴。
  我越来越兴奋,急切地把裤子全捂在了嘴和鼻子上拚命吸闻着,一只手不自
觉的就握住自己已经膨胀的阳具在套弄,心在噗噗的跳,脑子在发热,丹田在收
缩,刺激感越来越强,我在精神里强姦着玉娴,敏感的临界点终于到来,我不顾
一切地把玉娴的内裤包在大龟头上,任由一股股滚烫的热精突突突地射在洁白的
丁字裤上。
  消魂之后,我赶快把丁字裤上的精液都沖洗掉,按原状把它重新挂到钩上。
在沐浴喷洒下细细品味着玉娴的丁字裤给自己带来的心灵冲击;刚才的一幕,在
思想和意识上,我在偷情。在行动上,在原始的慾望冲击下,我做出了有点变态
的举动。奇怪的是,此刻我在冷水的沖刷下,全身依然激动无比,可能因为潜意
识里,我强姦了一个女人。
  洗完澡出来再见到玉娴的时候,一种似乎像犯罪的感觉令我不怎么敢看她,
玉娴好像意识到什么,匆匆离开了一会,等我再一次进去浴室的时候,那条丁字
裤已经不在了。
  那个晚上玉娴碰到我的时候脸都是红红的,她可能预感到她最隐蔽的东西给
一个男人看见过了,而这个男人和她每天都生活在同一间屋子里。
  当然,我们都没把这事在脸上表现出来,平时还是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但
是就好像心里有一种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所带来的异样感觉,像是偷情般的暗自兴
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