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牌桌上与床上、董梦香 [2/2]

2020-10-01 22:35:57


  「至于“北”就更有学问了!」徐进德唬得三女一愣一愣的:「这是象型
文字,“北”是一对新婚男女,因害羞而背对着背睡着,“比”是男的忍不住
在求那女的,“臼”是一对男女正在卿卿我我,然后,又累得跟“北”一样,
一完事便倒头就睡,这种男人最要不得……」

  八圈的牌局,就在嘻闹中结束,末了一算,几乎是平手没输赢。董梦香晃
晃抽头的钞票,说:「既然大家打和了,而且我也下场打牌,这些钱我也不好
意思留着,不如就拿它一起去吃宵夜吧!」

  徐进德拦着说:「既然妳这么够意思,我当然也不能失礼。这样吧!妳把
钱交给我,我们一起去卡拉OK唱歌,不够的就让我凑齐,怎样?!」

  董梦香正想婉拒,那谢小姐与王太太已异口同声,兴奋地说道:「赞成!」
于是,一行四人便浩浩蕩蕩往卡拉OK唱歌去了。

  徐进德仍然妙语如珠,逗得三女们笑得有如花枝乱颤,甚至把他的“麻将
色情论”编成一个故事,就着尽情欢唱、醇酒小菜而娓娓道来。

  「……“北”是一对新人,“西”是一张床……两人在床上脱得像“白皮”
一样……一个摸“二筒”,一个摸“一索”,……“碰”得那男的“槓”的像
“东”一样……那女的说想“吃”……男的当然忍不住地把一根东西放在她嘴
边“中”起来了……俩人就“南”起来了……有进(牌)有出(牌)的当然就
“发”射了一些“糊”糊的东西……」

  在欢乐的气氛中,徐进德似乎有意地频频向董梦香劝酒,董梦香也豪爽地
一杯接着一杯。直到尽欢而散,徐进德理所当然地护送醺醉的董梦香回家。

  董梦香在回家前似乎还有三分清醒,不料一进家门却当场呕吐还席,不但
污了自己的衣服,也沾得徐进德满身,她自己却就此醉睡不醒。

  徐进德苦笑着,也毫不忌讳地脱掉董梦香身上的污衣,还拿着湿毛巾帮他
清洁身体。董梦香虽然年过三十,但那副漫妙的身材、雪柔的肌肤却丝毫没留
下岁月的痕迹,仍然令人怦然心动,难以自持。

  看着一丝不挂的胴体,徐进德如同在把玩着一件艺术精品,仔细地拂拭、
清理着董梦香身上的汙秽,当然也不忘享受着触摸的快感。

  徐进德双手在滑腻的肌肤上游移着,从脸颊、肩颈、丰胸、小腹……缓慢
地来回抚摸着,甚至把脸贴在董梦香的双峰间,听着急促的心跳、呼吸声;闻
着淡淡的乳花香。

  也许,董梦香在醉梦中仍然可以感觉到那种温柔的肤触;也许,她在醉梦
中正做着甜蜜的春梦,所以,她虽然身体不动,但在呼吸中却夹杂着细细呻吟
声。也许,那只是鼻息的声响,但是那种娇柔、细嫩的鼻音,却让徐进德听得
魂飞神驰。

  即使是心痒难忍,徐进德却没再进一步的动作,反而找一件睡衣帮董梦香
换上,让她安稳的躺卧床上,替她盖好凉被,然后再自行到浴室清理,顺便洗
涤被沾汙的衣服。

※※※※※※※※※※※※※※※※※※※※※※※※※※※※※※※※※※

  隔日近午,董梦香醺睡初醒,便被身上的异状惊吓得睡、醉全消,她一面
检视着身上的穿着,一面回想着昨夜的情况。她想到昨天自己醉得不醒人事,
隐约感觉到是徐进德送她回家的,之后还发生甚么事,自己完全记不得了,但
很肯定的,身上的睡衣绝对不是自己换上的……

  寻思至此,董梦香不禁既恼恨又羞涩,她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真不敢
想像自己在袒身露体、又毫无反抗之力下,徐进德会对她做出甚么好事。可是
,仔细一想,自己的身体除了换上的睡衣外,并没有其它不对劲的地方,说明
白一点就是阴道里没异状,也就是说徐进德并没有趁机侵犯她。

  这样的结果,让董梦香鬆了一口气,不禁暗讚徐进德真是一位暗室不欺的
君子;可是,却也有一股酸意浮上心头。董梦香彷彿女性的自尊受了创伤,自
认为有媚力,足以让男人们迷倒在石榴裙下的身材,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呈现
在面前,徐进德竟然没动心?

  『徐进德到底是不是男人…』董梦香愣坐在床上,一阵胡思乱想:『难道
我已经人老珠黄?一点点对男人的吸引力也没有?…』

  董梦香在床上辗转一会儿,才懒洋洋地起身梳洗。她一脚刚踏进浴室,映
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件晾着的衬衫,以及西装裤,董梦香认得这是徐进德衣裤,
这又让她一惊:『难道徐进德还没离开?』

  就在这时,徐进德突然从背后抱住董梦香,双手一绕分袭她的左乳与下体
,两片热唇已在她的肩颈上舔吸着。这些既温柔又大胆的动作,就像蕴含着无
穷的魔力,让董梦香还来不及惊慌,就陷入癡醉的晕眩中;还来不及抗拒挣扎
,就陷入瘫软无劲的娇柔状态。

  徐进德灵巧的手指,挑弄着逐渐硬挺的乳尖,虽然隔着丝薄的睡衣布料,
挑逗的威力似乎不减反增,尤其丝布的质感,磨擦在阴毛漫长的阴户上,那种
既柔顺有有点粗涩的感觉,让董梦香几乎为之疯狂,她双手高举着往后绕抱着
徐进德的后脑,弄乱了他的髮型。

  虽然董梦香这个动作只是自然的反应,却无意中让她胸脯上的双峰更为挺
耸、饱满,让徐进德揉捏的动作更无阻碍。也由于这个肢体的伸展动作,让她
原本长不及膝的睡衣缩到大腿上,让徐进里所当然,轻而易举伸手探入她的腿
根处,寻觅着令人嚮往的丛林秘洞。
当睡衣下襬被撩起,董梦香才感觉到臀部上那种坚挺、热烫的触感,从股
沟的上缘,一直延伸到腰上的脊髓,她甚至还很清楚地感觉到它在悸动、蹦跳
。虽然在记忆中,诸如此类的情慾游戏已是遥远得几乎令人淡忘,但董梦香此
刻却有着强烈的慾望,恨不得那根硬热东西,立刻就插进她那空旷已久的屄穴
中。

  徐进德不愧是性场老手,知道何时该进、何时该退,他抽出在屄穴里搅动
的手指,在阴毛上拭去沾染的淫液,顺势一抬董梦香的左腿,双膝一曲一挺,
『噗滋!』肉棒便由下而上挺入湿滑的屄穴里。

  「啊…唔嗯……」原本只是娇喘不息的董梦香,终于难忍这种愉悦刺激而
呻吟出声:「嗯唔…轻…轻点……嗯嗯…太深…深…唔嗯…受…受不…嗯唔…
了…」

  董梦香略踮着脚尖,似乎想减轻那种难忍的酥酸感,但却更难捨那种深入
、充实的快感。徐进德长长的肉棒,佔着姿势的上风,如入无人之境直捣黄龙
,彷彿穿肠过肚直达心肺,让董梦香有一种受虐的快感。

  徐进德把上身略为后仰,配合着董梦香前俯的身躯,使得肉棒的抽送更加
顺畅。而越来越急速抽动的肉棒,就像一根导电体,不时地把令人为之销魂的
电流,由屄穴深处传入董梦香的脊髓神精里,让她除了身体乱摆、娇喘呻吟,
似乎无力抵挡,那种所向披靡的气势。

  一次又一次的快感高潮,让董梦香还来不及投降告饶就失去知觉了,等她
幽幽转醒已身卧床上,若不是徐进德仍然在一旁,温柔的抚摸着她,或许她还
会以为只是做了一场春梦呢!

  「妳舒服吗?」徐进德的手仍然游移在双峰间,彷彿永不嫌腻。

  虽然有过肌肤之亲,董梦香仍不减女性的娇羞与含蓄,涨红的脸微一颔首
,那种含羞带怯的模样更是惹人爱怜。只是心中的那个疑问,就彷彿是一个牵
绊的结,让她不得不暂且抛开矜持的心绪,问个明白。

  董梦香细细地问道:「昨天是你帮我换衣服的?」

  徐进德点头示意肯定,说:「昨天妳喝醉了,不但吐得满身秽物,连我也
没放过,所以我帮妳清理…」徐进德指一指自己上身:「我把自己的衣服清洗
一下,晾着,想说总不能就这样光着身子回家,所以我就在客厅将就一晚…」

  「那你有没有……」董梦香想问的重点,却不知如何开口。

  「有…」徐进德故意把字拖得长长的:「…想,但没有做。」

  董梦香被逗得心情比较轻鬆,豁出去的问:「那你刚才为什么又做了呢?
」她真的觉得徐进德的行为有点违反常理。

  徐进德笑一笑:「做爱是两人的愉悦,妳昨天醉得不醒人事,就算我搞得
天翻地覆,妳也是无动于衷,那有何乐趣可言。要是如此,我倒不如买块猪肉
回家自个儿玩算了!」

  「嗤!」董梦香嫣然一笑,令人如沐春风:「你的鬼点子倒是不少。不过
,你怎么肯定我醒着时不会反抗呢?」

  「我不敢肯定…」徐进德仍旧嘻皮笑脸,一副蛮不在乎的模样:「总是得
赌一把吧!」

  董梦香似乎受到感染,也俏皮地问着:「那你赢过几把了?」

  徐进德把手往董梦香的下体一贴,说:「就胡过刚刚那一把…所以…现在
…洗牌再玩一局…」

  「呵哈…嘻…」董梦香难忍搔痒地闪躲着:「呵…嘻…别…别…搔啊…」

  于是,一场双人麻将局又开战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