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那天晚上我竟然和女友的….妈妈偷情了!! [2/3] – avouo修正版

2020-10-01 22:35:57


  可能是陪她妈妈逛街买衣服,可能是陪她妈妈聊天,可能是我的印象还不错,
就这样,慢慢的和雪以及她的妈妈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回到她家去吃饭,我喜
欢看科幻大片,她妈妈也喜欢,我一直很奇怪,怎麽女的也会喜欢科幻片,尤其
是30多岁的女人,不过雪不喜欢,因爲雪家的家庭影院不错,我常常租来片子
到她家去看,雪会看两眼就躲房间上网了,就剩下我和她妈妈两个人看,看了之
后还会评论,评论还会爲了剧情的理解辩论。

  有的时候雪不在,我也会去看大片。她妈妈不喜欢到电影院,喜欢在家里,
据说是原因是可以看到不懂的地方可以暂停思考一下,想通了再看,我晕。

  可能是我的逛街表现还可以吧,有的时候也会陪她妈妈去逛街买东西,其实
主要是我会给出意见,当然,不少是反对的意见,其实我只是说出真实的想法而
已。

  知道麽,陪女人逛街如果你能提出很多中肯的意见,尤其是不同的意见,会
比较有吸引力的,她们会思考你的想法,女儿和母亲的想法常常一样,所以我想
她们两个人爲什麽不总在一起逛街原因就是如此,一家人会想到一起去麽,那不
就等于一个人逛街了麽,但是我不同啊,属于外人阿,有另外的想法阿,可以商
量阿,所以,慢慢的,她们都喜欢和我逛街,却不会她们两个人去。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有人缘的,我以前的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喜欢我,当然也
包括女同学,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也会到同学家玩,那时候小,男同学到女同学家
都会被怀疑早恋,我就从来不会,可能我长的安全?反正被同学耻笑爲丑,当然,
我认爲他们是吃醋。

  和雪也一样,取得她妈妈的信任,可能和我的表现有关吧,也可能和她妈妈
的逛街谈话有关。我觉得我和雪家庭的关系越来越近了。日子在过,我们在生活,
雪也在生活,依旧有很多人去追求雪,雪依旧拒绝他们。

  然而,雪碰到了一个甩不掉的尾巴。那小子很有钱,其实是他老爸有钱,常
常开着车来接雪,一个20岁的女孩,还在念大学,每天有很多人来接她,同学
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开车来的还是让人们议论,其实雪不喜欢他,觉得开老
爸的车有些纨绔子弟的样子,他人张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风流,不过对雪真的是
锲而不舍。

  每天都来找雪,雪拒绝了他好多次,可惜雪的同学喜欢他,总愿意去,还要
拉着雪一起去,雪实在没办法了,来找我,央求我去挡箭,我很惊讶,说怎麽不
早说,雪说我工作很忙,不好来打扰我,实在不行了才来的,我告诉雪,没问题,
我每天去接她,雪说不用,一次就行,我工作也挺忙,我说不用了,我辞职了,
雪很吃惊,问我怎麽了,我说是我发现了老闆和秘书的秘密,他开了我,不过好
在我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大笔遮口费,我说,我可不是卑鄙的人,我本来就不爽那
个老闆,要走,没想到我走的时候他居然给我大信封,我接到还不敢要,但他坚
持要给我,我就要了,我告诉雪,明天我去找你。

  放学的时候我去了雪的学校,这不是我第一次去,不过没人认识我,因爲男
生太多了,每人会去记谁是谁,但这次雪的同学就认识我了,我是直接走进雪寝
室的,还没有哪个男生敢这麽大胆,其实也不是不敢,主要是怕惹了雪,她生气
很厉害的,进了寝室看见雪正在生气,我很惊讶,怎麽了,我走过去,雪的同学
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我,在雪发脾气的时候走进来找她的男生会死得很惨的,
我坐到雪的旁边问她出什麽事了。

  原来,是一个男生追雪,弄得太轰轰烈烈了,那男生还有女朋友,女朋友搞
得要死要活的,过来找雪闹,弄得老师都知道,好像雪怎麽样那个男生了一样,
结果老师认爲是雪抢那个女的男朋友,雪很恨别人冤枉她,所以正在生气。

  看到我来了,起身说:「走,回家」。雪是在学校有宿舍的,大学都要求住
校,不过因爲雪的学校不严格,另外雪的家就在本市,所以不总在宿舍住,有的
时候回家,有的时候在宿舍。我和雪走了出来,那个有钱的小子还在门口等着,
叼个烟卷。

  看到了雪就过来打招呼,不过看到了后面的我,他愣了一下,主要是因爲我
帮雪拿着东西。雪看到了他,回头叫我,「你快点走啊」,然后挽着我的胳膊。

  那小子看到雪的动作烟都掉了,雪过去介绍说我是她男朋友,那小子不敢相
信的看着我,然后变得很嫉妒的样子。

  结结巴巴问雪,怎麽有男朋友,雪说她从来也没说没有男朋友。眼神如果能
够杀人,我恐怕早就碎尸万段了。

  憋了好久,说了一句「你是哪的」,我说我是哪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雪
的男朋友,听说你在追雪,我来看看是个什麽人物追我的女朋友,那小子说你凭
什麽做雪的男朋友,然后我故作奇怪的说,我当不当雪的男朋友,好像和你没什
麽关系吧,谢谢你的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扰雪。

  回过头,揽着雪的肩膀,说:「走吧,回家,我和你妈说了,今天你会去住,
你妈在家等我们回去吃饭呢」,我这句话一出,那小子一听,我都见过雪的家长
了,吓了一跳,恐怕是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见父母的地步,妒嫉的样子更重了,看
上去快发狂了。我没有理她,搂着雪走了。

  我说,走吧,去吃东西,雪问我,不是回家麽,我说我找你之前给你妈打电
话了,她今天有聚会不在家,刚才我气那个男生呢,雪笑了,说我真鬼头。

  我说走吧,我们出去吃饭,顺便逛逛街,消消气。饭后,我们在街上漫无目
的瞎逛,聊着雪的学校的事情,我说,你都快毕业了怎麽还这麽多男生追阿,雪
说,我怎麽知道,我说今天你真的生气了,雪说她不怕别的,以前也不是没有男
生闹过,关键是快毕业,怕闹大了影响毕业证书。

  更可恶那个男生看到老师就害怕,什麽也不敢说,弄得冤枉雪,好不容易解
释清楚了,还弄一肚子气。我说,解释清楚就好了。雪对男生的问题很头疼,我
说,谁让你漂亮,男生肯定会追得。

  雪说「张得漂亮就一定有人喜欢麽」,「当然,大部分男生都喜欢漂亮女生
的,你漂亮,还没有男朋友,没人追才怪,要不你找个男朋友得了」,雪说,
「今天你来了,我不就有男朋友了麽,以后应该会好多了」,「应该是吧」,雪
突然眨眨眼睛问我,「你喜欢我麽」,我说喜欢,不喜欢怎麽会当朋友,雪说不
是那种喜欢,是男女朋友的喜欢,我说不知道,不过看她像小妹妹。

  不过现在恐怕不行了,雪问怎麽了,我说都把我当你男朋友了,我现在想说
不是都不行了,以后我可麻烦了,雪说「要不你追我?」,我看了看雪「不是吧」,
雪说:「我们关系也很好啊」,我看看雪:「你喜欢我麽」,「我也不知道,应
该算是喜欢吧,要不我们交往看看?」,我笑了,我说,「我恐怕也不是什麽好
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啊。很放心的朋友。」

  说完了我们都没有再说话,默默地走路,心里对刚才的话反複的在想,我喜
欢雪麽?我也不知道。快半个小时了,我们就那麽走着,走着,都没有说话,走
过了全部的商业街,走向回家的公交车站,坐公交车要到马路对面,我们过了马
路,我对雪说:「我们交往看看吧」,雪看看我,笑了,「好吧」。

  我和雪开始交往了,不过我们没有其他男女朋友那样的,亲昵动作,最多就
是拉拉手,揽揽肩,或者晚上我走开的时候简单拥抱一下而已。不是因爲我们不
想,只不过看到对方就像自己的好朋友一样,所有没有太多的感觉。

  我们还是和平时一样,只不过更加关心对方,她妈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了,是讲学校的事情,说漏了的,也不算说漏,就是讲出来而已,我是不知道她
和她妈妈怎麽说的,反正是说了,她妈妈也没说什麽,不过我感觉对我更好了,
可能是关系的更进一步发展造成的。

  我现在没有工作,她妈妈知道了,让我到她的公司去,其实她妈妈的公司最
近也碰到了一些困难,最好的业务员被对手挖走,反正我也没有工作,就过去了。

  帮助她妈妈一起工作,我工作的很卖力,因爲我和雪的关系,因爲我和雪的
妈妈关系也很好,我更加的卖力,就好像给朋友的公司帮忙,肯定要卖力对吧。

  晚上下班我常常到雪家去吃饭,然后再回家,有的时候陪她妈妈去买菜,然
后一起回家。

  晚上有的时候会一起讨论公司的事情,太晚了,我就睡沙发,她妈妈给我特
意买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还有牙具,有的时候我睡在雪家要有用的。就这样,
半年过去了,公司慢慢得缓和过来,雪也要毕业了,雪一直在学校住校,準备毕
业,反正回家也不愿参加公司的事情的讨论,在学校準备毕业。

  我和雪的接触渐渐少了,也没有觉得什麽,虽然是男女朋友,但是恐怕更多
的是一个名称,没有什麽实际的东西。反倒是我和她的妈妈接触较多,平时工作
閑暇,一起去逛街,买东西,晚上一起吃饭,慢慢得更加熟悉,买东西我也会给
很多意见作参谋,我们之间也常常谈心,谈工作,谈理想。

  很可笑吧,和一个比自己大12岁的人谈理想,很天真吧。

  那天,我和她妈妈一起谈下一个大客户,非常高兴,连续熬了几天几夜,终
于把计划做好,签下了合同,我们很高兴,晚上,在家一起吃饭,也喝了酒,虽
然我不喜欢喝酒,不过高兴,就喝了,她妈妈很能喝酒的,不过可能因爲是疲劳
外加兴奋,也有些醉,我们坐在沙发上边喝边聊,慢慢的话题转到雪的身上。

  聊了很多很多,一个女人,在那样一个年代,16岁的时候自己去打拼,周
围人的閑话,父母的不理解,亲戚的鄙视,那种苦痛是旁人无法理解的,自己喜
欢的人又懦弱得逃跑,打击是无比的,我很理解她。

  一个人坚持了这麽多年,她才36多岁啊,所有的辉煌的年龄都在不知不觉
中逝去了,我们谈到了爱,她妈妈不再敢爱,一次的苦痛伴随一生,无论如何是
緻命的打击,我谈到了我的感情的曆史,慢慢的,她流泪了,我也流泪了,她变
成了痛哭,我拍着她的肩旁,慢慢得变成抱着她,她哭得好伤心,20年的苦痛
仿佛一下子都爆发出来,在我的肩膀痛哭着。

  那一夜我们并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发生了什麽,我们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情,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睡着的,不过我们却是都睡在沙发上,早上醒来的
时候,她趴在我的身上,我们好像同时醒的,当时都很尴尬,一下子分开来,她
回房间洗漱去了,我在沙发上愣愣的。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打扮得很漂亮,很有朝气,说要去逛街,我们就去逛街
了。

  走出来才发现,我的胡子忘了刮,我说算了,走吧。我们逛了好多地方,后
来去买衣服,结果可能是我长得比较老,试衣服出来的时候售货员说看你女朋友
多好看,先生您也买一套男性的衣服吧,我们当时很尴尬,但也没说什麽,交了
钱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售货员还说,欢迎您们常来。

  回家之后,又是看她换衣服。

  我们的关系好像突然变得很尴尬,我突然觉得叫她阿姨很别扭,索性就不再
叫她,需要说什麽不加称呼直接说。

  晚上,我留在那里吃饭,走的时候,她送出门来,她第一次送我,我们在门
口又聊了很久,才离开。

  就这样,我们仿佛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没事常常去逛街聊天,我没有再
叫她阿姨。

  玲,我这样称呼她,我女友的妈妈,我不知道什麽时候变得喜欢和玲在一起,
喜欢和她聊天,喜欢和她逛街,她很成熟,很有风采,我不否认我有恋母情结,
但是那个男人没有呢,成熟的女人会给自己很多的照顾和安全感,男人也需要安
全感的,她很年轻,只比我大12岁,岁月给她太大的压力,实际上她没有机会
去年轻,当她哭过之后仿佛释放了憋在心中20年的痛苦,情绪影响容貌是对女
人是适用的。

  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她以前的事情,雪也没有,不过她告诉了我,我们
的关系更近了,成了无话不谈得好朋友,是的好朋友,只有好朋友才能分享对方
的快乐和痛苦,也真正的互相信任。

  她信任我,所以,我可以知道她内心的世界。

  她在我面前有的时候会很年轻化,再加上她很漂亮,有的时候看上去就是2
0多岁,甚至看上去她像是雪的姐姐,我知道,她需要年轻,因爲从来没有年轻
过,有的时候我们上街,她甚至会快乐的像小女孩,我记得一次我说她,看你晓
得,像个小女孩私的,不要淘气了,她愣了,我知道自己说错了,正在很尴尬,
不过她说,是啊,我还没有当过小女孩,没有淘气过。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走过去,拉起她的手,说,” 我们今天就年轻一次吧
” ,然后,拉起她跑了起来。

  我们气喘吁吁的在人们奇怪的目光中跑过了好几条街,沖进了一家迪斯科舞
厅,疯狂的扭了起来,半夜,当我们疯狂过后,大声的喘气,走在马路上,她看
着我,说:「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我笑笑,说:「你也从来没有
淘气过」,她笑了,很妩媚。

  我们慢慢得走着,过马路的时候她看车的时候不自觉地拉着我的胳膊,然后
很尴尬的放开,这时候我已经过去了,她放开我的胳膊的时候落后了两步,也许
真得很巧,有车开来,半夜的车都很快,我拉了她一下,躲开了车,她快摔倒,
我扶着她,她倒在我的怀里,我们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我们当时身体很僵硬,
不敢动,我用力挤出一句话「太危险了,你没事吧」,她擡头看着我的眼睛,我
们两个人脸贴得很近,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慢慢的,我想她靠去,她也
闭上了眼睛,我们接吻了。

  良久,良久,我们两个人唇分,我在大口大口的喘气,玲也是,因爲这个吻
对我们来说太震撼了,自从我上个女友无情的抛弃我以后,2年了,我以爲我的
心已经死了,就算是和雪在一起,也是兄妹朋友多于感情,虽然我和雪是男女朋
友,但是,我感觉那好像是没有人可以做男女朋友找一个人充数的感觉,更多和
雪是兄妹,没有真正的感情的,虽然我们也拉手和揽肩膀,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而玲不同,她给我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吻让我的身心都在震撼,我感
到眼前禁不住得发黑,心髒好像要从我的身体里跳跃出来,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动
作,我身体在僵硬。

  玲呢,她也是一样,后来我问她,她当时是什麽感觉,她告诉我,当时感觉,
太阳黑了,宫殿塌了,身体没有任何力气,自己的心已经无法支撑自己已经疲惫
不堪的身体,玲靠在我的怀里,胸口快速的起伏,20年了,20年的苦痛,2
0年的青春,一个没有爱没有恨,麻木的活了20年的心,在那一刻,在那一吻
中,融化了,被我融化了。

  玲哭了,她努力的不想哭出声音来,但从她颤抖的肩膀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悲
伤。

  我慌乱了,我慌手慌脚的托起她的脸,望着玲充满泪水的眼睛,她也望着我,
轻轻的,我吻着她的脸,一点点,将玲的泪水吻干。

  我感觉我要说些什麽,但是,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麽,安慰她,
还是说爱她,我也不知道。

  满满的玲停止了哭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终于,我说,我们回家吧,
玲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抱着她,她也抱着我,一起向家里走去,慢慢的,玲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
我们就这样慢慢的在路上走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感觉到玲好像也要说些什
麽,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于是,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
走着,享受着这一段静静的感觉。我们在路上相拥着走了好久,到玲家了。

  我多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但是到玲家了。在门口,玲轻轻地说,谢谢你。

  头很低。然后,飞快的跑上楼去。而我,傻傻的在楼下站着,良久……茫然
的走回家。

  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到玲家去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去干什麽,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
当我要敲门的时候,我的手在空中停住了,我要不要敲门,玲会是什麽样子,我
们之间会变成什麽样子,我不知道,不敢想,犹豫了良久,我终于敲了下去。

  门很快开了,是玲,玲穿着,随意的上衣,一点点地慵懒,好美,看到了我,
她眼睛一亮,但马上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我们在门口尴尬的站着,过了一会儿,
玲轻轻的说,进来吧。我木纳的走了进去。

  我们在沙发上,都不知道该说什麽,空气中充满了尴尬。「你““““` 还
好麽?」,我结结巴巴地说,「恩」,「昨天睡得还好吧」,「恩」,我都不知
道该说什麽好了。过了一会儿,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玲笑了,我也笑了,
气氛好像轻松了许多,玲说「我去给你做饭吧」,「好」,我说,玲的脸有些红,
去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