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朋友的骚女友小虹,和我偷情玩肛交 [2/2]

2020-09-09 16:16:33


  靠!想昭告整栋大楼的人说,小文正在搞小虹吗?靠!想害死我喔?我立刻
把小虹的内裤塞进她嘴里,让她只能「嗯嗯……」的闷叫而已,我则继续享受这
突来的礼物。

  这个时候我突发奇想,于是打开电视转到彩虹频道(嘿!有装解码盒就是不
一样),我想边看A片边用画面上的姿势来打炮……不过我发现,不知道是A片
有剪接过的关係吧,我总觉得一个姿势还没干到爽就要换另一个姿势干,好像不
太爽,所以我决定用我的进度来干。

  就在我把小虹的身体翻过来打算用「老汉推车」的招式干她时,我发现不止
她的嫩穴被我操得淫水满溢,连屁眼也湿得一塌糊涂了,所以我临时决定转操她
的屁眼。

  我先用手指插进她的菊花里,我发现大概是淫水真的很充沛吧,她的屁眼已
经可以很顺畅地进出了,没有乾涩的感觉,所以我二话不说,抓着老弟对準肛门
口慢慢的推进去……

  在整根插入后,我开始由慢到快地加速干着她的屁眼,不过,我发现小虹不
但没有痛的表情,反而好像比刚才还要舒服,看来小虹菊花的第一次已经被阿德
给先採走了。不过这样也好,我才可以尽情享受这种比小穴更紧凑的舒适感。

  虽然干着小虹的屁眼,但我的手指也没闲着,伸到前面大力揉着她的阴蒂,
还把两根手指插进阴道里抽插着,配合我插在屁眼的老二一进一出地狂插起来。

  我就这样双管齐下把小虹料理得要生要死,口里拼命地叫床,淫水哗啦啦的
洩到我一手都是。我不停地操呀、插呀,在小虹前后两个肉洞里尽情捣搅,一直
把她弄到高潮。而这时候我也感觉到龟头生出一阵阵酥麻感,啊,要射出来了!
我立刻拔出老二,扳转她身子,直接插进小虹的口里用力干着她的嘴。

  不到五秒的时间,我就射了她满满一嘴。这时的小虹软趴趴的躺在床上一喘
一喘的,浑身软绵绵地一动不动,而精液就慢慢地从她嘴唇中流出。

  在干完小虹后,我全身都是汗味,所以我决定拉着小虹去浴室洗个澡。和别
人的马子洗鸳鸯浴真是件兴奋的事,虽然我才刚打完一炮,但一进浴室,我的老
二又翘得高高的了!

  在打开莲蓬头帮小虹把身上的汗水还有我的精液给沖乾净,而小虹则是软趴
趴的坐在马桶盖上,闭着眼睛享受我帮她洗澡。我挤了挤沐浴乳,搓出泡泡后,
帮她全身开始涂抹……但是我怎么可能认真地帮她洗呢,当然是……嘿嘿嘿!

  就在帮她洗嫩穴时,我突然有种变态的想法,不如把她剃成白虎好了!趁着
小虹还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拿起我的刮鬍刀,轻轻的刮下小虹的阴毛。不知道小
虹回去后,被阿德看到会怎么样?

  不过我还真怕小虹发现我在刮她的阴毛,所以一直轻轻的刮,还要一边在她
全身的敏感地轻轻搔弄,揉揉她的阴蒂、撩撩她的阴道口,分散她的注意力。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后,毛刮乾净了,整个阴户顿时变得清洁而光滑,胀卜卜
的隆起,活像小女孩未长毛的小穴穴。一看这么乾净的嫩穴,我忍不住一把将小
虹抱起,又把老二插了进去,用日本AV男优巧克力球最常用的抱便当招式干了
起来。妈的,还真累耶!真不知道巧克力球怎么那么厉害?所以我当即决定把她
抱回床上继续干。

  当我把她抱回床上后,无意中看到摆在床旁边桌上的数位相机,于是心头又
有了另一个主意。我看小虹好像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模样,便一边操着,一边拿
起数位相机,调到动态摄影,开始拍下我和小虹打炮的画面……

  妈的,我发现自拍的时候,我会更加努力地干!虽然我已经很累了,但是感
觉有个摄影机在旁边,就会更用力地把老二顶进去她的子宫里。而她呢,继续傻
傻的享受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我当作自拍的女主角了!

  其实打炮的过程不用我再详述了,反正就是在她小穴和屁眼里拼命插,不过
这次和刚才那次不同的是,我这次是射进她的屁眼里。当我射完拔出来的时候,
还拿着数位相机拍摄她小穴被我操到掀翻、屁眼开开的样子,接着流出来我射进
去的白白有点淡黄色的精液。(干!有大便啦!)

  后来我用卫生纸帮小虹擦乾净后,她大概是太累了吧,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而我,则起来把数位相机拍的影片存到电脑里,还烧成了光碟。本来想说怕到时
她要诬告我强暴时可以当证据的,可是连干了两炮,实在太累了,后来我也倒头
就睡了……

  一直睡到早上,她很生气的把我叫醒了,说我搞她归搞她,干嘛把她的阴毛
给剃掉了?她不知道阿德如果问的话要怎么回答。

  我哪知道怎么办呀?于是就安抚她说:「搞不好阿德看了也很兴奋耶!妳先
回去试看看阿德的反应再说吧!」她就这么傻呼呼的回家去了。哈哈……我继续
睡!不过后来那片A光我倒是重覆看了好几遍。

  之后,有时候趁阿德回台北时,小虹晚上也会偷偷跑来我家要我和她打炮,
我和她变成炮友了。不过我心里总对阿德有种愧疚感,毕竟搞了人家的马子嘛,
虽然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就这样,我和小虹维持着这种关係直到二专毕业,打炮的次数已经记不清究
竟有多少趟了。到现在半年多了,我也没再和阿德和小虹连络了,不过还是偶尔
会拿出光碟来看,一边看着我和小虹的做爱画面,一边打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