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离婚的熟女邻居 [1/3] – avouo修正版

2020-09-09 16:16:33


夏天,绝对是最容易使人犯错误的季节。并不是因爲美女们穿着的暴露,而是因爲,每个人内心的沖动在这个季节更容易迸发!

  有了前次意外的豔遇,我的心里总是有一份强烈的不安。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位风骚少妇近乎赤裸裸的诱惑,既充满了渴望,又有一份担忧。我不能肯定何时她会再次对我发出诱惑、发出什麽样的诱惑!

  平凡地又过了几天,该来的终于来了!

  这是一个炎热的晚上。

  我老婆电话告诉我说超市要进行例行的大盘点,恐怕要加班到很晚。我倒是乐得清閑。下班后和同事小酌几杯后悠閑地开车回家。洗完冷水澡,随意地穿了件大裤衩,吹着空调躺在沙发上欣赏最爱的「探索频道」。

  大约8点左右,我被楼道中一阵清脆的高跟皮鞋声吸引了。「嘿嘿,听声音绝对是年轻、活力的女性呢。」我心中暗自想道。

  高跟皮鞋的响动在我的隔壁停止了,接着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掏钥匙的声音。「难道是对门的嫂子。」我心中一阵莫名的激动。

  她家的门开了。哦,可以肯定是她回来了。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争气的疑问:她在干什麽呢?会不会像我一样回家就沖澡呢?嘿嘿,她会穿什麽样的内衣呢……

  大约有十分锺,我家的门响了。

  「谁呀?」

  「我是对门。」就是她的声音

  「又需要你帮忙了!」

  「嘿!就不能找个新鲜的借口。」

  我心里想道,嘴上忙应:「又咋了嫂子?」

  「你过来一下就知道了,快点啊!」她有些着急的样子。

  「哦,知道了,马上!」我的小弟弟不禁一热,前次的豔遇难道又要重演?管他那麽多呢,看看再说。于是起身,也没有另换衣服,就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出了门。

  她给我留着门,我闪身进去,随手关上。呵呵,屋里挺凉快,大柜机的制冷就是快啊!灯光很柔和,客厅的电视开着,放的不知是什麽肥皂剧,男女主角在说着含混不清的情话。

  她正在厨房忙碌着,餐厅的小桌上摆着几样小菜,两只玻璃高脚杯和一瓶红酒放在一边。

  「啊,弟弟来了,还很难请呢。」

  「咳,说啥呢嫂子,我这不来了吗,你在干啥呢」说着,我也走向厨房。

  「没啥,好了。」

  「还没吃饭呐,有啥需要干的,嫂子说!」我走近她,原来她回来工装还没换,是我最熟悉的OL装,浅黄色的。我注意到她的左手缠着绷带。

  「哟,嫂子你的手怎麽了?」

  「没啥,玻璃划了一下。要不,今天大盘点我咋能回来,哦,我见弟妹了,她应该很晚才能回来呢」

  「我知道了……」看来,她有备而来,想要占用我的时间很久呢。

  「你自己吃饭咋也準备这麽複杂?」

  「还不是因爲你!」

  「我?」

  「啊,你忘了,姐姐说的,要慰劳慰劳你嘛!」

  「不用,太客气了……」我马上想起那次她给我口交后在楼道偶遇她时说的话,心中一蕩。

  「一滴精,十滴血啊,姐姐享用了你那麽多,还不该犒劳你?」她很随意地说着,没有什麽尴尬。

  「我……」这肉麻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我还真有些吃惊,有些口吃了。

  「我啥呀,坐吧!」她一手端着菜,一手很随意地拍拍我的后背,示意我坐下。然后她坐在了我对面。

  「姐姐上回有些失态,向弟弟陪个不是,来,喝一杯」她倒是落落大方,给我们各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自己的,向我举杯。

  「谢谢嫂子。」我连忙也端起杯。

  叮,一声清脆的响。

  「别再叫我嫂子了,就叫我姐姐吧!我和那个死鬼已经没有关系了,咱们就论咱们自己的!」说完,一口就把酒喝了下去!

  我没有喝完,看着她,知道她还有话讲。

  「我恨那个家伙!」

  她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外边有女人,不要我了。」

  「呃……这个……感情这事……没法说。」我不知道该怎样劝说。

  「没所谓,谁离了谁也能活不是?」

  她情绪有些激动:「就是啊,有些时候,没有男人有些难受!」

  我沉默,30如狼40如虎,让一个如狼的女人没有男人,这种感觉肯定不爽。

  「还好,弟弟你帮了姐姐一下啊!」

  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继续沉默。

  「你的味道比他的好吃多了!哈哈!」

  她说着,沖我一举杯,再次一饮而尽。

  「嫂子……啊不……姐姐……你要喝多了。」

  「没有,我清醒的很,知道爲啥今天要你陪姐姐喝酒?」

  她斜着眼睛看着我,似乎要喷血般。

  我摇了摇头。

  「今天是姐姐我33岁生日!」

  「啊?是吗,姐姐生日快乐!」我连忙举杯,「你可千万别干啊!」说着,我一口喝下。

  「谢谢!」她举杯,小抿一口。我突然注意到,她今天的口红,是豔丽的鲜红色!她身上淡淡的香粉味混着悠悠的酒香,有一种暧昧的味道!她工装的上衣领口很低,伏在餐桌上,深深的乳沟显露着!我的下体突然一热!

  「早想和弟弟你聊聊,今天因爲伤了手,能够早回来,所以要请请你!」我注意到,整个手掌有一半被绷带缠着,显然伤的是手指,而且,伤的不轻。

  「怎麽伤到的?」

  「还不是那该死的柜台,也怪我自己不小心。」

  「姐姐伤了手还要给我做吃的,真是不好意思。」

  「别忙说不好意思,姐姐一会真有事要你帮忙呢!」她说着,脸一红,有些扭捏了。

  「干啥,说吧,绝对不说二话!」我也有些感动,脱口而出。

  「帮我……洗澡……」她如少女般害羞地低下头,粉面通红。

  「啊……这……」我突然语塞。大脑一阵轰响,帮女人洗澡,只有和我老婆有过的经曆呢!

  「困难麽……」她擡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问道。

  「不……困难……」下体一阵阵的热流不停地涌动。似乎,大家都想到了要发生什麽,气氛有些淫乱的感觉!

  「好的,先谢谢弟弟了,我不会乱来的,咱们喝酒!」她整整头绪,重新找回节奏。

  「喝酒,敬姐姐,姐姐生日快乐!」我也放开了。

  于是,我们不再聊这个话题,只是喝酒,聊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不知不觉间,时锺走到了9点,一瓶红酒喝完了,大家都有些醉意。尤其是她,在酒精的作用下,粉面越发绯红、眼神也有些迷离了,话也显多。职业套装也显得有些松垮,白白的乳房露出了大半,那深深的乳沟更显诱惑!

  我也不再扭捏,说话也随意了很多,身体被酒精刺激的感觉有些燥热!

  终于,她站起身,对我说到:「弟弟,咱们开始吧?」

  「好的……」计划中的事情,我也不再多说。

  她沖我浅浅的一笑,离开座位,去把客厅的窗帘拉严,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些,转身去了卧室。

  「弟弟来帮我挑一件内衣!」她在卧室叫我。

  我稳了稳心神,走进她最私密的个人空间。说实话,在她还没有离婚的时候我曾经来她家串过门,但是卧室绝对是没有进过的。

  她的卧室,装饰很简单,粉色的墙壁、浅绿色的落地窗帘、淡淡的灯光,处处洋溢着轻松、和谐的感觉。一张硕大的双人床摆在卧室中央,整床铺着乳白色的床垫,看着就感觉很软、很舒适。没有常见的夫妻结婚合影艺术照片,只悬挂着她的一张个人写真,穿着婚纱,很美丽很清纯的样子。

  她就站在门口一侧的大衣柜前边,柜门拉开着。

  「弟弟来看,哪一件内衣你最喜欢,今天晚上,我只听你的!」她很温柔,似贤妻般。

  「呃……第一次进姐姐的卧室,我有些紧张呢!」我向前凑凑,说道。

  「哈哈,弟弟不实在,你啥没见过」她闪开身,挑逗似地看着我说。

  嘿!到这地步我在装就显得不地道了,还客气啥!我走到近前,向里边仔细观察。

  不看不要紧,一看我不禁惊呆了!

  这真是典型的女人衣柜呀!抛开一侧的正装、裙装不讲,光是这些内衣就让我大开眼界!一条条的内裤、胸罩挂在衣架上,排了整整一大行!

  顔色有粉色的、绿色的、浅黄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大红色的,让我眼花缭乱!最要命的是,这些内衣,没有一款不是超级性感的!有带蕾丝花边的、有小巧精緻的、有透明的、还有T形的,最外侧,竟然是一款我从没见过的开档内裤!这简直就是一间内衣展示间!

  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她扑哧一声笑了!「怎麽了弟弟,没有见过这麽多的内衣?」

  「没……还真麽见过,姐姐你不是卖化妆品的吗,哪里淘来这麽多稀罕的内衣?」

  「怎麽了,不行嘛?」

  「当然行了,只有这些性感的衣服才能配上姐姐美妙的身材呢!」我回身上下打量着她,嘴上恭维着她。

  还别说,以前真的没有仔细观察过她的身材,今天这麽近距离的仔细一看,还真是相当不错呢!她的身材虽然不是很高,但是长得很匀称、很饱满。胸部高高的、腰肢细细的、屁股紧紧的翘着,一点也不显下垂!由于一直从事化妆品行业,面容保养的相当细嫩、水滑,略施粉黛,更显成熟女人的韵味!

  妈的,真的有些怀疑她前夫的品味,这麽个人间尤物竟然不如他的眼,真是浪费!

  「唉,别夸了,快些吧!」她露出了难得的少女般的羞涩。看来,成熟的女人也想听男人的甜言蜜语啊!

  「好的,就它吧!」说着,我拿出了那套红色的开档内衣!拿在手里,我不禁佩服起这件内衣的设计者了:整身内衣很轻,胸罩罩杯部分只有普通胸罩罩杯的一半,外圈点缀着诱惑的蕾丝,胸罩带子只是细细的一条红绳,真像小女生们的头绳一样;内裤部分整体是T型的,后边一条红绳、前边一条稍宽些的红绳,只在档部开了个长长的口子。这款内衣,穿不穿实在没啥区别!

  看着这身性感绝伦的内衣,我不禁遐想到了穿在她身上的样子,小弟弟不禁硬了!

  「讨厌!你还真会挑呢!」她显然也想到了我会挑这身,显得有些得意!「快帮我去放水,等你帮我脱衣服呢!」

  「收到!」我赶忙沖出卧室,到卫生间去放热水,也是赶紧压制一下小弟弟的感觉――才这样就要有感觉,太不争气了!

  很快,热水从太阳能管道流出了,我喊她:「姐,水好了,过来呀!」

  「不行,你得帮我脱衣服呢!」

  唉,真是麻烦,刚才做菜都可以,现在脱衣服竟然不行了,这不玩我嘛!

  不过,我倒是很乐意干哦!但是程序不能错,我去厨房找了一个塑料袋,来到客厅!哇塞,真是千娇百媚的女人呐!

  虽然还穿着那身职业装,但是气质已经完全不同!面容越发显得绯红,娇滴滴的,真是媚死人!这种淫靡的经曆,她显然也很少有,有些羞涩,反而更加诱惑!

  现在,我也管不了自己的小弟弟再次支帐篷了!走到近前,对她说:「姐,你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听我指挥了!」

  她含羞点点头,像一位少经人事的少女。

  我用塑料袋套在她受伤的左手上,用绳子扎紧。又看着她「姐,开始脱衣服吧!」

  「嗯」她很配合地擡起手臂。

  我很温柔地帮她脱下套装的上衣,露出了贴身的胸罩。呵呵,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这件工装的内套也这麽性感,是白色的蕾丝胸罩,基本上是镂空的,两只大大的奶子就被罩在下边,挤出了深深的乳沟!

  然后是短裙,由于拉链在后边,她很配合地转了个身,我很利索地把拉链一拽到底,露出了内裤。没有悬念,还是一件T字内裤,爲了不勾勒出臀部的内裤痕迹,现在的职业女性大多都穿这样的内裤。

  一条窄窄的带子深深地陷在她浑圆、光滑的屁股中间,是白色的呢!

  就着方便,我很轻柔地摘开了她胸罩的后挂鈎,那件白色的蕾丝胸罩自然地掉落在她脚下。她自然地转回身,那一对白花花的大奶子就暴露在我面前!虽然曾经窥到过她高高的乳峰、深深的乳沟、高高翘起的红色乳头,虽然上回她曾经用这对大奶子给我乳交过,但是当这一切又再次清晰无遮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还是不禁有些眼热!

  她的大奶子真的是太漂亮了!雪白、浑圆不说,那高高的耸起乳峰、那鲜红的奶头,简直就像是少经人事的少女一般漂亮呢!肯定是因爲她自己也兴奋了,奶头也骄傲地翘起着!

  下体的T字内裤紧紧地包在她大腿交叉中间,高高地隆起着。布料实在太少了,只是可怜地遮着那一小块阴阜,看得出,已经有些潮湿,微微地显现出一道浅浅的沟痕!

  我看呆了!

  「看什麽看,没见过啊!」她娇羞地啐骂我。「一会让你看个够!」

  我回过神,双手继续,把手指插在她内裤的两侧,缓缓地向下褪。拉倒膝盖位置了,她很配合地迈出双腿,完全赤裸在我的面前!一小簇整齐的黑阴毛就显现在她阴部!

  我大概一看,我塞,不会吧,她难道是传说中的「馒头」,不然,阴阜不能这麽高挺吧!

  说实话,看她的身材,怎麽也不能相信这是少妇的身材!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皮肤光滑,没有一点坑坑洼洼、很白晰,透着一些粉红。最关键是,她的阴部很干净,怎麽看也不像是行过房事的女人啊!

  我的小弟弟早就已经高高昂起头了,把宽松的大裤衩又顶的像帐篷!

  「还看、还看,你还不赶紧也脱了,也让我看看!」她在我眼前晃晃手,打断我直勾勾盯着她下体看的眼神。

  嘿!瞧我这出息!我不禁自责,瞎好咱也是结了婚的男人了,女人的裸体也见过不少,咋能这麽失态!真丢人!

  我忙不叠地站起身,嘻皮笑脸地说:「姐姐,我都帮你脱了,你总该帮帮我吧!」

  「真讨厌!」她又啐骂。但手上倒是没停,用她没有受伤的右手一下子把我的大裤衩一拽到脚底!呵呵,好熟悉的经曆呢,第一次不就是这样的嘛!

  我的小弟弟没有了阻挡,一下子昂首挺立在她面前!可以很自豪地说,我的小弟弟尺寸可不一般,长度中等,可是很粗壮!大大的龟头闪闪发亮,马眼中已经滴出一丝长长的粘液!还在微微颤动着向她行礼呢!

  她一把将我的小弟弟抓住,用力地套弄了几下,嘴里喃喃地说道:「对!就是这个感觉!」

  我操,把我的小弟弟当成什麽了,还念念不忘的!看来,上次对我突然袭击的口交,已经让她无法忘记我这雄壮的小弟弟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甭客气了,伸手也向她的下体摸去!呵呵,她的阴毛早已经湿漉漉的了!

  「别闹了,赶快洗澡吧!」她娇笑一声,松开紧抓我小弟弟的手,向浴室推我。

  「好的,谁让你先折腾我的……」我嘟囔着,拉着她的右手走进浴室。

  由于浴室的空间很小,所以我们两个可以说是几乎挨在一起!不是夫妻的一对男女就这样赤裸着相对而立,真是一番很淫靡、色情的场景啊!她的身高是160厘米,比我矮半头多,站在我的面前很是显得娇小玲珑。她那丰腴饱满的肉体直吸引着我的小弟弟高高的翘在她的小腹部!

  「姐,咱先洗头吧?」

  「好的。」说着,她稍一弯身,右手扶着我的肩膀,低下了头。

  她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女人,头发烫着小卷,平时形象很精干,洗起来也很方便呢!

  我打开水阀,把水流放地很柔和,慢慢地沖着她的头发。左手凑上去,仔细地揉搓着她的卷发。温温的水流沖湿了她的头发,沿着她的脖颈流向全身。

  忽然,她换了个姿势,用裹着塑料袋的左手扶在了我的右肩,没有受伤的右手滑下去,一把又再次握住了我高高翘起的小弟弟,轻轻地套弄起来!

  嘿,真会抓时间呐!

  我的阴茎之前一直就高挺着,这下被她柔软细嫩的小手抓住玩弄,更是难以控制地越发坚硬。

  唉,真是麻烦,至于性饑渴成这样嘛!我顾不上搭理她,继续用心地帮她洗头。她显然很受用,套弄我阴茎的手动作那叫一个轻柔,呵呵,真是一个女人一个感觉啊,可比我自己的老婆伺候的舒服多了!

  沖湿了她的头发,我又拿过洗发水倒在她头上,继续揉洗。她继续享受着我无微不至的服务,手里依旧很体贴地抚弄着我的阴茎。

  终于,我算是把她的头发沖洗干净了,长出了一口气。阴茎在她孜孜不倦的玩弄下越发坚挺豪放,隐隐有了想发射的感觉!

  这可不行,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好好享用她呢就要缴枪!必须控制下她了!

  于是把她的身子扶正,让她把手从我的阴茎上移开,準备对她全身沖洗。

  「姐姐,别着急嘛!」

  「嗯!」她的脸色有些潮红,显然也很兴奋。

  再次打开水阀,全面地沖洗她的身体。呵呵,这下,我可要仔细地观察、欣赏、品味下她曼妙的身体了!

  她的身材,真的很棒!很匀称,但绝对不骨感;不高大,但绝不娇小玲珑。那对大奶子很高耸,一点也没有下垂,很浑圆地挂在胸前!

  乳晕不大,是红色的,一点也不像是少妇的感觉。乳头已经很挺、很硬,像两粒大大的花生米!温温的水流,在我的控制下,很轻柔地从她的脖颈流下,流过她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