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健身房的豔遇故事 [2/2]

2021-10-11 11:53:38


  正常下班时候大概是快六点,我假借还有事情没想通留在位子上,和同事说再见。等到大家都走光以后,我先溜到健身房去看一下情形。果然,电灯都没开,一个人也没有。我把两个出口的灯也先关掉,营造今天健身房没什么人不会开的样子。
  七点了,我慢慢的上楼,一边思考等下要怎么对付小琪。进了健身房,将门反锁。韵律教室的灯是开的,小琪站在镜子前面,连我进来都没听到,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是在想等下怎么在我的胯下迎承我吗?这样最好,其他的事情就别想了,嘿嘿。想着想着,我就从后面迎上去抱住她,手伸到衬衫里看看她有没有记得中午我说的话。不记得又如何?只是等一下被我干得更用力而已!
  果然,小琪很听话,真的有把胸罩脱下来赴约。但是我的手一抱住她,她的身体马上就震了一下,眼泪一直流下来。
  「呜呜呜…为什么你要这个样子…拜託,饶了我吧…我…我可以给你钱…」
  不论她如何哭求,我已经铁了鸡巴,今天没干她干到翻,我是不会放她走的。
  「别想太多了,让我爽一回,我保证影片就删掉,以后就各走各路。」果然,听到我这样说,她就平静了下来,只剩下阵阵的抽泣声。
  「合作点,今天中午被打断难道不想要吗?我爽保证让妳也爽,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当砲友呢…」她脸开始红了,点了点头,看来今天晚上可以完成我的梦想,在韵律教室干上一个这么漂亮的正妹。
  从后面开始,我轻轻的咬了她的耳垂,再往前轻吻她的脸颊,她也转过头来和我舌吻。近距离的接触,她身上有一股不知名的香味,闻了更让我感到力量充满了全身。我双手也没有停下来,拉掉她的衬衫,没穿胸罩的小琪,此时就只剩那条短短的会计裙,无力的支持她最后的尊严…可惜的是,薄弱的尊严后面,等待着她的,是粗黑的邪恶。
  我双手开始玩弄起她的双乳。正如我中午观察的,形状饱满,年轻的肉体代表的是没有丝毫的下垂。我的手算是不小的,可以轻鬆的抓起一颗篮球,但是从下往上包住她的乳房也只算是刚刚好而已。左右手大力的揉捏,大姆指和食指搓着那两颗鲜美的葡萄时,小琪的反应开始不一样了,只是稍微的碰到,她全身就开始有紧张的反应。我想应该是她的性感带被我找到了,该是给她一点奖赏的时候吧。
  我把小琪的身体转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左手仍然剌激着她的乳头,另一边则是用我的嘴来代替。当鼻子压在乳房上时,淡淡的乳香,混着一天下来的汗味,变成了一种兴奋剂。我轻咬着乳头,再交替着用舌头在乳头上画圆。律韵教室没有开冷气,有点闷闷的,小琪乳房上小小颗的汗珠争相的冒了出来。我大口吸着她的乳房,在我的嘴里形成莫名的味道,一点点鹹味和香味的混和,我爱上了这样的感觉。小琪的乳头和我的舌头触碰时,舌苔粗糙的表面,磨擦着娇嫩的乳头,麻痒的感觉从乳头扩散到她的全身。加上我的右手拉起了会计裙,开始玩弄阴核和阴蒂。上下两个快感同时冲击的结果,就是小琪的第一次高潮来临。
  「不行了~要坏掉了~啊啊啊~~」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形下,小琪在非自愿的情形下洩了。我并没有想到她不但这么骚,体质还这么敏感。滑滑的淫水弄得我满手都是,靠近鼻头,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的味道。我把她放在地上,把身上的会计裙也脱掉,最后的堡垒也被打破,美妙的花瓣就暴露在空气中,一张一合的。高潮过后呼吸节奏被打乱,胸部上下剧烈的起伏,淫靡但又无助的模样,勾起男人的本能。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我心里想着。我把小琪抱到一堆垫子上,嗅着禁区里的味道,然后将阴茎一点一点的深入蜜穴里。小琪虽然已经感觉到危机的到来,用力得摆动双腿试着要逃离。无奈我两手夹着纤细的双腿,加上高潮过后的无力,使得一切也只是浪费力气而已。
  因为高潮过后的湿润,我得以比较容易得一点一点往禁地开垦。我的阴茎不是说多长,大概17cm左右,但是粗的可怕,我的手一握大概勉强刚好握住而已。龟头和一颗乒乓球差不多,冠状的地方和洋菇一样,插进去的时候还好,抽出来的时候刮着阴道里的嫩肉带来的快感,没有一个女人能在激烈的攻击下有能耐撑过十分锺的。小琪的阴道一开始只是刚好夹着我的龟头,愈往里面就愈紧,到底时嫩肉不断的收缩,吸着我的龟头,当下我真的觉得难道是遇到传说中的「名器」吗?可惜此时她已经无力反抗,但是诚实的身体带来的快感,让她只能以低声的呻吟来表现她的不甘愿。
  我心里暗笑:「这只是开始啊…插进去就受不了了,等一下爽到什么程度我真的无法预测…」想着想着,就开始进行活塞运动。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抽出来,再慢慢的插到底。接着把幅度一次又一次的加大,把速度渐渐的加快。直到第五次的时候,已经接近整根抽出来,再狠狠干到底时,小琪已经没办法用低喘来表示身体的感受了。胴体美丽的线条开始扭曲,嘴巴大大的张开像金鱼一样吸气浪叫。
  「涨…好涨啊…怎么那么粗啊…不要再动了…拔出来啊…」我心想:「这个时候还爱什么面子,看我加把劲,等一下求饶最好是求我不要停吧。」
  我先把速度放慢,把我的阴茎先拔出来。拔出来的时候,有着开酒瓶那样的「啵」的一声,阴茎上沾满着小琪的淫水,直挺挺的抖着。闪亮的龟头带着杀气,期待再次进入那个会吸吮的洞内。我把小琪的身体撑起来,让她再成为倒L形,打算从背后进入。小琪的手搭在镜子上的栏桿上,头髮从肩膀两边放下,露出她的美背和纤腰。相较起中午她身上还有衣物,腰背的线条一览无遗,没有斑和缺点的背部,光滑和健康的肤色就像是美丽的绸缎一样,闪耀着光芒。我忍不住把鼻头凑上去磨蹭,弄得她痒痒的,想笑又笑不出来。
  我用两只手指头在湿淋淋的阴户上捞了一把,确认这样润滑的程度足以让我再次大肆开发而不会受伤后,一股作气就再次的大力进行抽插。背后式可以进去的深度比较浅,但是在视觉上来话,剌激程度比正常的传教士式大多了,特别是在这样三面都是镜子的房间里。每当我拉大幅度的时候,垂下来的乳房便会跟着大幅度的晃动,除了我的背面外,往前、左或是右边都可以看到两人紧紧相连的模样,在反射之下,好像有千千万万组同时在你週遭做爱。
  而且每当插到最深处的时候,我的小腹都会撞击着小琪的屁股。从上面往下看,其实颜色还没有这么的深,算是有一点白吧。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便用力的压揉她的臀肉,感觉到蜜穴又更紧缩了一点。结实的肌肉带来不错的手感,多余的部份都从指缝间露出来,鬆手时留下红红的掌印,让征服感直线上升。
  快感就像漩涡一样,当快感累积到顶点时,小琪的心理无法抗拒诚实的身体,接受了就是跟着掉到漩涡的底部…被漩涡吞蚀。当第二次高潮过了之后,第三次的高潮也接踵到来。我不敢相信两次之间来的如此之快,而我累积的快感也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可能会射精。
  「啊~啊~又要来了,快一点~快一点啊~再给我一次~喔~」小琪也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也知道现在只有身后这个男人可以推她进性爱的地狱,便开始用一些字句配合我。
  「射在里面好不好啊?」
  「不要~射在外面~那里都好~不要射在里面…」
  我吊着她的胃口,把速度放慢一点,只见她对于速度放慢感到厌烦,开始扭动屁股时,我再抽出来一点,停下动作。
  「啊~不要停啊…」她懊恼的呼了一口气,屁股再往后,但是我也跟着再往后,她懊恼的哭了出来。
  「射在里面,你射在里面没关係~坏人…」为了不让快感中断,她只好屈服于内射有可能怀孕的恐惧,同意我在她的蜜穴里发射。
  得到同意之后,我接续着之前的动作,完全都以最大幅度和最快速度一口气把快感推上去,空气中迴蕩的儘是「啪哒啪哒」,肉体相撞的声音。小琪突然双手无力往下一放,两手贴着地板,连带着,整个下半身的肌肉开始收缩。
  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我把龟头埋在最深的地方,蜜穴的最深处,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龟头,整个蜜穴紧紧的吸住我的阴茎不放,蜜穴最深的地方有一股吸力,就像真空吸引。我积蓄多时,浓稠的精液从马眼爆发出来,一次、两次、三次…快感就像吸毒一样,从背脊不断的往上传递,麻痺了我的大脑,整个脑袋完全无法思考,彷彿要窒息一样。
  身体深处受到这样的剌激,发出长声的「哦~~」,开始扭动身体,下意识想要摆脱,但是被我从后面抱的紧紧的。况且,紧紧吸住我的鸡巴的是妳啊,骚货!
  射精完之后在体内仍然不断的脉动,滚烫的精液混合着淫水,从两人接合处慢慢流出,但是黏呼呼的,形成一条长长晶莹的黏液,落下。
  那天晚上她和我一起回家,整个週末的荒淫让我星期一请了假在家休养。炮友关係进展很快,我们熟悉彼此身上的每个部位,我甚至有帮她肛交、浣肠。我们在很多地方做爱,大楼里、郊外、电影院,想得到剌激的地方几乎都尝试过。我们一直维持着炮友的关係长达半年多,直到我在这间公司的专案结束,转换跑道之后就很少联络了。每次做爱结束之后,她总是说她从来没见过像我这么猛的男性。
  这就是我第一次在健身房遇到的女孩。虽然她已有男友,但是儘止于金钱和肉体的交换关係。同一时间,她透露给我的讯息是,至少有三个人同时在追求她(她没有说的呢?我对于这个数字始终持保留态度),也就是脚踏四条船(我?我不算,我只是炮友)。我有没有想过要追求她呢?长得不错,又骚又俏的女人,我们在性方面也蛮合的啊?答案是没有。因为我看透了她的本质,她利用女人天生的优势周旋在四个男人之间,她宣称的正牌男友还蛮有钱的,在金钱上的供给岂是我一个初出社会的工程师能相比的。而她对于正牌男友的态度居然和其他三人都一样,对她好、献慇勤都是不与置否。有人送礼她就收,我就曾经在她在家看过十多个人家送她的名牌包包。但是,她冷冷的态度依旧。我有问过她,她说她宣称的正牌男友之前疯狂的追求她,受不了之下和他打了个赌,输了就当她的女友,赢了就永远别来骚扰她。最后她输了,但是她对男友还是冷冷了,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毕竟我们只是炮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