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老婆和她的姐妹 [2/2]

2021-09-13 06:49:46


玉玲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我拖下了沙发,正要惊叫,张开的檀口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可能这是她的初吻,一时她惊楞住,两眼大睁,眼神透着慌乱,不知所措。可能她的大腿肌肤特别柔滑,所以玉玲没有穿丝袜的习惯,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我的嘴紧压在她的柔唇上,舌头伸入她口中胡乱绞动着,弄得她芳心大乱。空出的手可不老实的拉开了她窄裙的拉鍊,将她的窄裙全脱了下来。哇~!她纤细雪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迷人的肚脐眼引人遐思,最令我血脉贲张的是她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裤,将她的阴阜称得鼓鼓的,由于丁字裤过于窄小,她浓黑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可能看到我与小慧的大战,已经淫水潺潺,流湿了整个裤裆。手眼受到玉玲美好身段的强烈刺激,使我犹插在小慧的美穴中的大阳具更形粗壮坚挺,顶得陶醉在高潮余韵中的小慧又大声的呻吟一声。
玉玲这时只是无力的摇着头想甩脱我的亲吻,我却如饿狼般扯破了她的丝绸上衣,拉脱了她的34D胸罩,她粉红色的乳晕比小慧几乎大了一倍,我的嘴移开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坚挺的乳头,从未有过的刺激便得玉玲大叫出声。
「哎哦~好爽…求求你继续这样亲我……哎哦!我好爽哦!……如果能好好的爱抚我,好好干我,我会更爽!」
我这时近乎丧失理性的咬着啜着玉玲已经坚硬的大乳珠,伸手将玉玲全身剥得一丝不挂,只剩她脚上的黑色细质高跟鞋不及脱下,反而称出她整体美好诱人的身段。
我挺起上身将上衣脱得精光,使力扳开小慧纠缠着我下体的美腿,将湿淋淋沾满着慧桂的淫液的大阳具压上了玉玲湿透粘糊般的阴阜。
我的胸部也紧压着玉玲那充满弹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与她紧蜜相贴,哦!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肌肤熨贴着我赤裸的身躯,我亢奋的大**胀得快要炸开来了。
当我将铁硬的大**拨弄着玉玲已经湿透滑润无比的处女花瓣时,看看到玉玲清澈的大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玉玲流着眼泪恳求我:「不要这样弄啦,赶快操我啊!不要一直挑逗我…我快受不了了啦!我常在浴室中幻想和你做爱,求求你快操我…」她哀求时,我又将**推入她湿滑的阴道半寸,我感觉到**顶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我知道是她的处女膜。
玉玲这时无力的拥抱着,泪水流不停。「哦!赶快进来…虽然你已经玩了我姐姐了,也请你赶快像干小慧这样操我!……我好痒!好想要喔!」,我回答说:你常在浴室自慰吗?我会好好的满足你啊!顺便也能满足你常久以来的性幻想!把你操的飘飘欲仙。
看着玉玲如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表情,我淫心更高涨,已经进入她处女阴道约一寸大**勇敢再挺进,我能感受到她处女的阴道紧箍着我的**,好像非常期待和我做爱。虽然我从未强暴过处女。但对玉玲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泪流满面的玉玲和我对视着,她感受到我勇敢的挺进,知道我要开始做了。
「仁义,我的好妹婿!…虽然我想把我的处女在结婚那天才能给我的丈夫,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希望你好好爱我和我做爱!满足我长久以来的性慾,我以前就好想和你做爱了,好好的操我吧!」
她求着我,这时我突然想到她在日记上写过的话。她说过:如果能和仁义做爱,就算是被他强暴也要把它当成享受!
我两眼直视着玉玲清澈的大眼说:「你就把我对你的强暴当成享受!」
玉玲没想到我突然冒出这句话,惊愕中一时还没完全会意,我已经用力一挺下身,将大**狠狠的刺入突破了她的处女膜。只听到她痛叫一声,我整根壮实的大阳具已经尽根插入了她处女紧窄的阴道中。
「啊~~~」强烈的痛楚,使得玉玲抱紧了我,尖细的指甲把我的背部刺得破皮。我不忍心看玉玲梨花带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头用力的挺动我的下体,将大阳具在她刚开苞的处女穴中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我好痛…啊哦……」玉玲无力的扭动着纤细动人的腰肢挣扎着。
我伸出手脚将一丝不挂的玉玲整个人包入了我的怀中,一手抱紧了她豊美弹性的臀部,使她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得严丝合缝一点空隙都没有。我继续挺动下体,大阳具用力的干,不停的戳她的处女穴。又湿又粘的液体流了出来,玉玲在我狠心的冲刺下,处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湿了我名贵的毛毯。
我不停的干了玉玲约二十分钟,她由痛苦的哭叫变成无力的呻吟,最后可能「女用威尔钢」起了作用,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转变成快美的哼声。她柔美的腰肢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我的玉臂也开始抱住了我的背部,浑圆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我壮实的腰身,我们俩由强暴变成了合奸。
我挺动着下体,享受着她处女美穴紧蜜的夹磨着我的阳具。上面我的嘴轻轻的印上了她柔软的唇,她轻启柔唇,将我的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软的舌有点涩缩着,紧张的轻碰我的舌头。我知道她动情了,我开始将大阳具在她的阴道中轻抽慢送,大**的稜角刮着她柔嫩湿滑的阴道壁,引起她阴道轻微的痉挛。由于下体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她上面与我亲吻的柔唇也激烈起来,她开始伸舌与我的舌头绞动玩弄,口中泌出阵阵甜美的玉液,我温柔的品嚐着,吸啜着,突然她口中发热,她的情慾高涨了,口内玉液狂涌,我大口的吞嚥入腹。
她动人的美腿开始紧箍着我的腰部,阴阜紧抵住我的耻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腻的玉手紧压住我的臀部,由开始的生疏挺动阴户迎合我的抽插到最后疯狂大叫着,狂猛的将阴阜与我的耻骨撞击。我的大阳具被她蠕动收缩的阴道壁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
「哦!快一点…我好痒…快点动…好痒…我痒嘛……」她激情的叫着。
「叫我哥哥,叫我亲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你止痒…叫我!」我逗弄着她。子宫花心处的搔痒,阴道壁的酸麻使得玉玲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着阴户与我大力的相干,口中叫着:「哥!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帮我止痒…干!快干!我真的好爽啊,没想到和你做爱这样的好!我好羡慕我妹妹能每天和你干!」
看着我梦寐以求的玉玲在我身下浪叫着,没想到清丽如仙的她被开了苞之后,比她的妹妹玉珍还经干,还爱干,我亢奋的抱紧了她猛干狂插,她则纠紧着我猛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她突然两手抱紧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缠死我的腰,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不让我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动。
我感觉到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阴道,被花心中喷出的热烫处女元阴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强忍的精关再也受不了,热烫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阳精全灌入了玉玲处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尝阳精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着。
「好美~好舒服!」玉玲两条美腿紧紧的纠缠着我享受着高潮余韵,我们就这样四肢纠缠着,生殖器紧蜜结合着进入了梦乡。
 日后才知道大姐的经过我大阳具的调教,她就离婚再和我同住,二姐初尝做爱美感,也常常找藉口留在我家和我云雨一番,想不到美丽清纯如仙的二姐在开苞后如此的淫蕩。
 我现在每晚都抱着二位赤裸姊妹睡。因为现在她们是我新公司的总副经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