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我和房客的偷情 [2/2] – avouo修正版

2021-09-13 06:49:46


  我陪玉娴进了医生的房间,医生对玉娴做了检查之后,确定了是食物过敏,他说要想快好就打针,玉娴说就打针好了,第二天她还要上学,不想因为这个而耽误了学习。
  医生在玉娴的屁股上打了一针,我本来说出去回避一下,可是玉娴说不用,要我留下来陪她,我就又坐在旁边,禁不住从眼角偷看了一下她露出的半边洁白的屁股,针扎进去的时候,她皱了一下眉头,手也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折腾了大概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出了医院,在回家的路上,玉娴看着正在开车的我说:“真不好意思,让你为我闹了一个晚上。”
  我笑着安慰她说:“别客气,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要不你的家人要找我算帐我可担待不起呢。”我的玩笑使她的心情也放松了很多。
  回到家里我安排她吃过了医生开的药片,然后送她回她自己的房间里休息,玉娴很感激地在门口看着我说:“谢谢你,你这人真好。”突然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晚安。”
  “晚安。”我也回了一句,转身向自己的睡房走去,手还一直摸着留有玉娴的唇印的地方……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去浴室准备刷牙洗脸,刚好看见玉娴也在里面洗脸,身上只穿着白色的睡袍,隐隐可以闻到一种女人刚刚起床的那股体香。
  她见我准备退出去,马上点点头示意我进去,我也就走进去了,我问她起来觉得好点没有,她点点头肯定地表示好了,一双杏眼也满是笑意的暧昧地注视着我,她躲了躲身,腾出个位置让我一起洗,我怔了一下,因为只有我和妻子才试过这样一起洗脸的。不过我此时却很乐意和玉娴同处一室,感觉女人早晨发出的温暖气息。
  我们刷好牙,洗好脸,对着镜子各自梳理一番,镜子中是玉娴那红扑僕的粉脸,没有化妆的她更显得清雅脱俗,我们在镜子里对望了一会,有股很奇异的感觉从我的内心升起,我扭过头看着她,她也回头看着我,一剎那间我冲动地拦腰把她抱住,在她未反应过来时把嘴盖在她的樱唇上,玉娴“嗯”地闷哼一声就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胡乱搅动,应该说,她此刻是被动地接受我的热吻的。
  我的手从她的睡袍中间探进去,抚摸在她那嫩滑的肚皮上,就在我准备往上进犯她的乳房时,玉娴一下子从我的嘴巴里挣脱出来,连忙说着:“不行这样、不……”
  同时她也离开了我的怀抱,扭头匆匆回去她自己的房间去了。我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思绪也有些乱,但是在回味着玉娴那甜润温湿的樱唇。
  过了一会,玉娴拿着挂包匆匆出门了,看得出她有点不好意思看我。
  到了晚上快吃晚饭的时分她才回来,不过神情就自然很多了,和我打过招呼之后就哼着歌回房间去。我也把今天早上因为自己的冲动而产生的不安情绪一扫而光,当然是受了她的感染的。
  玉娴再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把衣服换了,天气热,她上身只穿了露肩的蓝背心,下面就是一条碎花的丝质短裤,从后面可以隐隐看见是很窄的丁字内裤所托出的印痕。她看见我在厨房做吃的,她说也想煮点面条吃,我说那就一起吧。
  两个人就在厨房里各忙各的,随便说些无关重要的话,她好像尽量不去提起今天上午的事情。在她身后,我还是忍不住偷偷注视一下她的光滑的肩膀和那高翘的美臀,还有那盖在臀沟上的丁字型布条。
  有一次,我在她后面想去拿她旁边的调味料,刚好她也移动了一下,由于离她的距离很近,我的下腹不经意地碰了她的臀部,软软的但是却有弹性,我看见玉娴的后耳根唰的红了,我故意停留在那一点,下腹还是贴着她的翘臀。
  她扭了一下,但是没能摆脱我的紧贴,由于她这样的摩擦,我的下体感觉膨胀了起来,我不能再假装了,便趁势从后面环绕着她的腰肢抱着她,我说我们不能逃避了,我喜欢你,我不能骗自己。
  她没怎么挣扎,反而很冷静地说:“我们不能这样,你有家庭,这样会毁了你。”
  我说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从。我只是追求我的快乐,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对于自己的追求,我愿意承担后果。”
  一边说我一边吻在她的粉颈上,她可能觉得痒,扑哧地笑了起来,开始躲避我的骚扰,女人一笑起来就什么都好办了,我继续逗弄她,在她的脖子上吻了过遍。
  玉娴不胜痒痒,一下子转过身来勾住我的脖子狠狠的给了我一吻,然后推开我说:“好了,别闹了,真的。”
  她又转过身去继续着她的面条。我站在她身后大胆地把手放在她的翘臀上,抚摸那充满弹性的屁股,玉娴“哦”地呻吟了一声,没动,由得我继续。我摸到她的臀沟上,上下来回感觉那丁字布条,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我最喜欢女人穿这样的内裤了。”
  玉娴扭了一下屁股,笑骂了一句讨厌,就又躲开了。
  这时候我们的晚餐也做好了,我放过她没再骚扰她,两个人各自摆好餐具开始吃饭。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太鲁莽,太粗鲁的话女人会反感的,当有好机会的时候她们就会自动献身的。
  晚上老婆打电话来问我一个人过得怎么样,我说挺好,好长时间没这样清静过了,叫她安心在岳母家养身体,老婆放心地挂了电话。不知怎的,放下电话之后我才觉得自己有点卑鄙,没办法,自己也是凡人一个,女色当前,我也难逃那道德良心的诅咒。
  然而,我们的一生中,很难保证不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特别是独处中的男人,被色而诱惑就像?久定律一样自然得就像黄梅天会下雨一样。
  老婆的电话就像提醒剂一样令我对玉娴不敢妄动了两天,就这样大家相见如宾。
  两个人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又是一个炎热的周日,早上睡至中午才昏昏沉沉的起来吃了点面包,喝了两罐冰冻啤酒,什么都懒得做,就躺在后院太阳房的长藤椅上继续喝啤酒。
  玉娴一大早就给同学约了出去玩,大概有好几个小时了。我刚喝完了第五罐啤酒她就回来了。醉眼看美人,人比桃花美,小妮子今天穿了一条浅色碎花的吊带超短裙,含春粉脸给晒得通红,一进屋里就嚷嚷着热死了,看见我在吊扇底下喝冰镇啤酒,她笑笑跑过来也坐在我对面的藤椅上自己开了一罐,头一仰骨碌碌的就猛喝了几大口,我呆呆地看着她那细嫩的脖子上慢慢流下的汗珠,一直流进两个起伏着的高耸的乳房之间。
  玉娴放下啤酒,看看我,眼睛瞪得大大的问我她哪里不好看了,然后底下头看看自己的胸前,这时我伸手把一张纸巾递给她,她拿过纸巾低头擦汗,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外面的花园,吊扇在头顶无声的转动着,阵阵微风把玉娴的裙摆吹得一晃一晃,使她两条滚圆丰满的大腿暴露无遗,隐约能看见大腿上也有丝丝汗珠在闪耀着。
  窗外飘来九里香的醉人花香,烘托着对面坐着的年轻女孩,这时候女孩轻轻的说:“上次在浴室里你看见什么了?”
  我坏坏地看着她回答说:“有什么在我就看见什么啦。”
  玉娴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你不怪我那么粗心大意吧?我不应该把髒裤子留在里面的。”
  我笑笑:“不啊,我都说了,我很喜欢女人穿那种款式呢。”
  玉娴脸上一阵菲红,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自从那晚在厨房遭遇之后,我们好像都给对方吸引住了,可是那只是心里的一种渴望,表面上我们还是不能挑破那层面纱,毕竟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可以很容易发生关系的那种,我是房东,一个已婚的男人,她是房客,一个单身女子。
  然而,男人所特有的迷恋异性的本能,还有我久未尝肉味,使我无时无刻留意着她。此刻我偷偷的从玉娴的露出半圆的丰胸慢慢往下看:碎花裙子紧包着的小蛮腰;裙摆下滚圆丰满的大腿;生得恰到好处的小腿。
  转动的微风把裙子吹得更开了,我死死地看着那迷人的大腿尽头,希望再看见日思夜想的洁白丁字裤,然而她那双丰满的大腿此刻在尽头是合在一起成一条缝隙,看不见那丁字裤。
  “哎,你没事吧?在想什么呢?”
  玉娴的声音把满头大汗的我从高潮之颠拉了回来,我甩甩头定了一下神尴尬地说:“没,没什么啊,你很迷人,我有点魂不守舍了。”我有点胡言乱语。
  玉娴的脸唰地红了起来,混乱之中拿起啤酒又猛喝了两口,胸口也随着一起一伏,丰满的乳房更形凸出。然后她微微笑了笑,说:“怎么?老婆不在就心痒痒了?”
  给她这样一问,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因为我好像给她发现了我的心里想着的那些下流的幻想,但是同时也更加打破了我和她之间的隔阂,我惊奇于她这样大胆地问这个敏感的问题。既然她已知道我的心理,我也不怕挑破这层薄纱了。
  下体在膨胀,欲望在燃烧,我鼓足勇气走过去,在玉娴的面前跪下,玉娴有点慌乱的看着我,我把她的一双手握在手心里,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真的很迷人,你让我疯狂了,怎么办?”
  玉娴没吱声,只是把头别在一边,我知道她也是喜欢我的,现在她不作声就是默许了我的要求。
  我慢慢往上抚摸她的玉臂,像丝缎一样的皮肤手感很好,玉娴受到这样的抚摸开始有点呼吸困难。我两手慢慢把她的短裙往上翻开,是它,就是它,那熟悉的窄窄的丁字裤,依然是那么洁白,细细的布条此刻深深的陷入了玉娴的阴肉里面。
  我双手把玩着玉娴优美的臀部,来回在美丽的大腿上摩挲,阵阵迷人的肉感从手心传至脑海,我陶醉着,把头深深埋入玉娴的两腿之间,贪婪地嗅着诱人的肉香,还有从阴部隐隐发出的女人骚味,我伸出舌头疯狂地舔着陷入阴肉里的丁字裤和两边的嫩滑阴唇。
  玉娴呻吟着,把两腿张的开开的迎接我的洗礼,我轻轻拉动着细布条,粉红的嫩肉也在随着上下翻动,玉娴仰起头闭着眼呻吟得更厉害了,淫水渐渐从美丽的小蜜穴里渗出淹没了小布条。
  我如饥似渴地吸舔着晶莹的蜜汁,怒勃的阳具已经不安份地从短裤的一只裤管里探出头来,在一起一伏地试图寻找那迷人的秘洞,玉娴发觉了这露出的男人像征,她很自然地伸出手轻轻拿住它,有点新奇地来回把玩,阳具在她的兰花小手里变得更坚硬。
  我激动地把玉娴平放在长椅上,抖索着退下她的碎花裙,拿下乳罩,然后慢慢拉下白色的丁字裤,一条细白的丝液在空中拉长成一条弧线。我伏上去紧紧地吻着玉娴的樱唇,拼命吸取甜蜜的津液,彼此的舌头在交战。
  我腾出两手肆意玩弄她一对迷人的乳房,玉娴的两腿在下面不安地扭动,我退下身,满满地把生着稀疏阴毛的美丽肉穴含在口里,让大小阴唇在口里任凭舌头撩得上下翻腾,玉娴在我的刺激下不断“啊,啊”地叫着,两只美腿举得高高的成一个V字。
  抚摸着她美丽的大腿,看着那一张一合的美穴,我不禁把玉娴翻过来让她跪在长椅上,雪白的屁股高高挺起,等待已久的粗大阳具寻找到蜜穴口,龟头像犁田一样把湿润的阴唇翻弄着,玉娴扭过头来喘着气说:“轻轻的,啊,轻轻的进去。”
  我点点头,也不搭话,两个拇指按着她那两瓣粉嫩的阴唇慢慢向两旁扳开,然后腰微微一挺,硕大的红龟头率先闯入紧窄的小穴口,玉娴如释重负地“噢”
  了一声,我再用劲,又进一截。
  我扶着她那美丽的肉臀,在淫液的伴和下,慢慢将肉棍一段一段地送进她的小逼里,只感到玉娴的阴道非常紧窄,阳具被包裹得紧紧的,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我又慢慢把阳具拉出,再推进,如此往返,只见阴茎都被她的淫水弄湿了,抽插也开始顺畅,我加快了速度,肉体撞击的啪、啪之声在寂静的屋子里回蕩。
  玉娴被这样的冲击刺激得闭着眼,把头垫在自己的手臂上喘气,雪白的屁股更加高高翘起,贪婪地追逐阳具所带来的快感。
  我抱着这早思夜想的美臀,把一切烦恼事情抛诸脑后,尽情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玉娴的小洞里进进出出,粉红色的臀沟两边是肥美雪白的两块臀肉,我一边抽插,一边拍打在嫩肉上,发出“啪、啪、”声响,这样拍打女人臀肉的声音最能刺激我的性神经。
  我控制着自己不让射精太快发生,我要好好享受这人间美食。
  我停顿了抽插,把身靠前压在她的背上,双手往前捞住她垂着的双乳,盈握在手,肆意把玩,我轻轻的问:“舒服吗?”
  玉娴还闭着眼,点点头嗯了一声。看见她享受,我也很高兴,我挺起身来,又开始慢慢抽送,同时把一跟拇指按在她的屁眼上打圈揉搓,玉娴突然受到这样的刺激不禁呜呜地呻吟起来。
  阳具由于长时间插在阴道内,这时候每抽插一次都从玉娴的阴穴里发出像放屁的“勃,勃”声响,这是阴道内的气体被压缩所致,只有阴道紧窄的女性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我的拇指在她的屁眼陷进了一节,阳具在叭叭声中开始加快抽插,我感觉我的的高潮开始来临,玉娴也被刺激得开始忘情地扭动她的美臀,阳具在她的屁股的扭动下刺激感更加强烈,我扶着她的屁股让阳具加快了速度和深度,每一次挺到尽头都听见玉娴“啊”的大叫一下,阴肉也随之收缩一下,我知道这小女子给我弄出淫性了,便更加用力抽插。
  同时不断向前抚摸把玩她的乳房,揉捻她的小乳头,玉娴给我这样一弄更加不得了,大声地呻吟,不断把头扭来扭去,阴道更加收缩得厉害,她一把抓过旁边的裙子咬在嘴里,不让自己发出更大的声音,两只脚丫也因为高度刺激而微微向后弯起。
  看见她已经在高潮临界点,我连续狠狠地在她的阴穴顶插了十来下,直把她插得嗷嗷乱叫,最后让大阳具紧紧抵住她的小穴口,把一股股浓精尽情舒畅地灌入她那紧窄的蜜穴里。
  狂风暴雨般的高潮过后,玉娴无力地趴倒在长椅上,我也压在她背上,射完精的阳具还留在她的小穴里面,一点一点地往外滑,我贪婪地紧紧贴着她的肥美屁股,尽量不让阳具那么快滑出来,我同时用舌头轻轻舔着她满是汗水的玉背,此时鹹鹹的香汗犹如甘露一样滋润着我的喉咙,玉娴半眯着眼在喘息着享受这性欲发泄后的余韵,小嘴微张着呵气如兰。
  我把我的中指慢慢地伸进她的小嘴里,玉娴马上像婴儿一样显得很贪婪地吸吮起来,温热的感觉包裹着我的手指,还可以感觉到她的小舌头在里面缓缓卷弄着。
  头顶上的吊扇还在徐徐转着;茶几上还是那几个空啤酒罐;两个裸体洁白的男女重叠着俯卧在长椅上;斜阳暖暖地照在这两具高潮过后归于平静的肉体上,肉体上似乎还升腾出阵阵热气,发出金黄色的亮光。
  我和玉娴就那么懒懒地躺卧着,依依不舍地感受那肌肤接触带来的快感,阳具已经从阴穴里滑落,精液从玉娴的密缝里慢慢流出,我们都不想去理它,就让那粘糊的液体把我们两个人粘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