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淫蕩小婷在男友眼前被轮姦,经典! [6/8]

2021-07-27 16:01:07


  羽翔:「你们这些混蛋,到底想干啥?别碰我女友!」
  男友被完全绑住了,那个拿刀子的原子金刚蹲过来把人家的T恤往上拉,他
的刀子在我的腿上划来划去,我不敢用脚踹死他,不敢乱动。啊……刀子!他往
小裤裤上插入挑开布料了……
  羽翔:「住手!马的……死流氓,别碰她!听不懂是吗?」
  啊!挑开着要割人家的小裤裤了,天呀!逼着人家与男友性交,现在还要割
破人家的内裤,该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啦?天呀!破了……他的手撕裂人家的
内裤了……不要啦!哦……别扯,哦……内裤磨蹭到穴穴了啦!
  那个人竟然割破了我的内裤,将它扯离人家的下体,然后将内裤揉成球状往
男友的嘴里硬塞着……男友一直在反抗,却动弹不得,身体剧烈摇晃下,上挺顶
着人家的穴穴,哦……从没被男友这么暴力地干过,这么重的顶着,一向温柔地
与人家爱爱的肉棒,被男友这么顶弄竟然能这么舒服!
  小婷:「哦~~啊哦~~翔~~你顶得好用力呀~~哦~~」
  羽翔:「呜……唔……嗯……唔唔……哼……」
  男友听见我的话,停止抽扭般的抵抗,可是腋下的手仍继续控制着我的身体
做起伏的动作,我只能摇着头背对着男友面向他们。这种情形还让人家舒服着,
而且插入的人是自己的男友,我真不晓得是该享受快感,还是该忍受快感了。
  说来真讽刺,为什么我们这对小俩口甜蜜的爱爱要别人来操控?要抢钱也就
算了,还要这样控制我们,观赏别人的隐私!纵使这样,男友仍口口声声骂着他
们在维护我,这样的男人的确值得我们女生去爱他。
  以前曾跟男友爱爱给姊妹们看,也曾为了要帮助巧静而一块跟大家爱爱,但
现在是在被逼迫之下爱爱呀!那个戴猪头头套的男人是他们的老大吗?为何站在
一旁指挥这两个人来操控我们的动作?虽然仍跟男友爱爱着,但我现在脑海却很
清醒了,我好怕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男友可能会无法接受这种悲剧。
  啊!不要……天狗面具男人把木棒丢到脚下,他在掏自己的那个……果然要
发生那种事情了!男友眼睁睁看着瞪他,嘴无法说出话的「嗯嗯、哼哼」猛叫。
呀!不要……别握着那个靠近人家啦!
  小婷:「啊~~别这么做~~啊~~不要啦~~求你别靠过来~~」
  他哪听得懂我说的话,但是我还是被吓得想喊住他那种举动。他捏住我的鼻
子,我脸上扬,为了呼吸而张开嘴的我,嘴被塞入他的肉棒了!我和男友爱爱,
在男友前方含入陌生男人的龟头了……为何要这样对我们?怎会遇上这种事啦!
  小婷:「唔~~哦哦~~哼~~别~~不要~~唔嗯~~」
  男友又激动地挺身想用腿踹他,他这样动着,又使劲得让肉棒深插在人家穴
穴里头,我瞬间又让快感涌上心头,嘴张得更大了,口中的龟头在人家的嘴内磨
蹭着……
  小婷:「哦~~翔~~别动啦~~又插深了~~哦~~唔哼~~哦~~会顶
好里面去~~」
  气若游丝的我含糊般的跟着身后的男友诉苦,但身体却是爽快的,不会被别
人侵犯还这么舒服起来吧?男友可是为了我拚命在喊叫,用力想踹他,我晓得男
友又嚥着闷气让脚停住踹动,可能踹也踹不到他,因为他不想被踢到,抱着我的
头后退一步,又让他控制我的身体向前倾,吮住了他的龟头。
  那个拿刀子、戴着原子金刚面具的男人也又有动作了,他看见男友想要反抗
的举动,拿着刀子拍拍我的脸颊,盯着男友又让刀身由颈部向肩膀滑去,像似在
警告男友安份一点,否则要对我造成伤害。
  刀子到了我的肩膀上后,他伸过来另一只手,把人家斜面的领口拉扯向下,
让人家的胸部暴露在衣外。我的手立刻要去拉扯回来,嘴里的肉棒却挺过来要直
直插入到人家的喉咙,我害怕地用双手推在那人的双腿上想往后退,刀子又滑回
到我的脖子上架着,我不敢动了,手也推不开他的下半身,如果有人从远方看,
还以为人家是抓着他的腿在替他口交呢!
  小婷:「唔呃~~嗯~~弄太深了~~唔唔~~不要~~」
  冰冷的刀面又从胸口往乳沟上滑动,插往罩杯中央,啊……连人家的内衣也
要破坏,真的是混蛋臭流氓!别挑弄人家的内衣,啊……蹦开了……割破了啦!
还扯衣服,两个咪咪裸露在外头了。
  天呀!到底要欺负我们要什么程度啊?不要这么过份好不好?别碰人家的乳
房……哦……扁大的姆指捏陷人家的咪咪了啦!
  小婷:「唔哼~~唔~~住手~~唔~~不要啦~~」
  男友什么都不能做,眼睛爆出血丝般的晃头,「嗯嗯、哼哼」的只能乾叫。
在男友面前被人性侵了,男友不会不要我了吧?可是纵使什么也做不了,他仍尽
力在维护着我,他不会因为这样就不要我了吧?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愿意呀!
  啊……他揉了揉人家的乳房,竟然还竖起了大拇指向我比讚……干咧!我心
里终于也随着男友的情绪想发飙了。
  小婷:「臭流氓~~唔~~死变态啦~~唔唔~~噁滥的臭手滚开啦~~」
  可能是看着我的表情,猜想我也在骂他吧!他又伸手过来用力地掐人家的乳
房,啊……死变态……变形了啦!会痛耶!
  其实没那么痛,反而会舒服,我怎能被这么粗暴的手捏出舒服让男友看着?
我在猜,男友可能气到飙泪了吧!他的怒吼声已经逐渐变沉了。
  原子金刚男:「软软QQ的……皮肤好啊!」
  什么?操着外国腔讲中文,他会说中文!那他也听得懂中文是不是?向他求
饶吧!
  小婷:「唔……哼……放过我们吧!我们给你钱……放了我们吧……唔……
唔……叫他别塞了……」
  原子金刚男:「还未能够呢!后头在好戏。」
  他的中文学得不好,文句倒装。但确定他能听得懂中文了,男友也静了一下
惊讶地听着,但是听见他的回话,男友又激动起来,听他说「好戏在后头」,难
道……真的要劫财又劫色?!
  啊……什么啦……嗯……吃进去什么了?天呀!这个天狗他在喷精……不要
啊……嗯……插得好深……咳!咳咳……直接喷到喉咙里,让人家吃进去了啦!
  小婷:「咳!咳!唔~~啊~~不要射了~~唔嗯~~咳!难受死了啦!」
  男友可能体会到我现在嘴里的状况,他反应激烈,又挺着腿要踹他。
  小婷:「哼唔~~哦~~哦唔~~我吃到精液了~~还顶人家~~唔嗯~~
哦~~」
  男友可能快急疯了吧!这次没听人家的反应,仍持续想去踹他,顶得人家难
以承受。他已经射完,硬让人家吃下了……你别再顶了……天呀……
  原子金刚男:「更换,轮到我了。」
  什么?什么意思?啊……别……嘴里退走阴茎而已,他站起来就面向人家掏
着裤裆了……已经勃起了……天呀!他也要口交!啊……毛好多……别塞啦……
可怕的刀子别过来,唔……比刚刚的还粗,唔哦……龟头的环节好厚实,环节隆
起的部份好粗犷,塞满嘴巴了啦!
  男友仍然激动却也无济于事,可是……我发觉,男友缓缓有挺着下体的小动
作……难道……无法反抗来维护我的愤怒男友,被目前这种情景暗暗刺激着了?
哦……穴穴里的肉棒的确在动着……哦……唔……
  生着气,看见又一支肉棒塞入人家口中,他兴奋了吗?不可能会这样,男友
那么正经,怎会受变态的影响?可是……真的有轻轻顶入的感觉,哦唔……我这
该如何反应?臭羽翔啦……
  小婷:「哦~~哼嗯~~唔~~唔嗯~~」
  原子金刚男:「弄好它,否则插妳刀子……划脸……」
  被变态流氓威胁了吗?哦……顶在深处被男友轻轻的抽动,好舒服喔!男友
的里那还是这么硬……哦……试探一下男友现在的思想好了。脸颊被刀子架着,
我自动去吮这龟头,男友不会认为是我自己想替别人口交的吧?吮看看,看男友
的动作会不会更明显?
  我又将双手推在那男人的双腿上,让男友以为我在推他、抗拒他,但是让手
很接近这男人的阴部,虎口掐在裤裆旁拧着裤子的布料,时而有、时而无的让手
的虎口蹭向他的阴茎……我的头没敢做出套弄的动作,但是嘴唇跟舌头却是自愿
对着龟头在绕动。
  男友不会看见,但是很容易让他有遐想。我还故意加大抗拒而舔吮所发出的
声音,加深男友脑海里我吮住流氓肉棒的印象。
  啊……可能是我吸吮得过于心甘情愿,这男人舒服了就用手又来掐人家的乳
房。男友无法完整看到我咪咪被搓揉的状况,但是他的手在我胸前摇动着,身后
的男友可能也知道他在摸我了吧?
  啊……哦……顶了,竟然悄悄地使力顶入了……人家哪会没有感觉啦!男友
果然被激出兴奋的慾望了,而且让内裤塞在嘴里的男友不再那么激动地「嗯嗯、
啊啊」了,是不是反抗无效心灰意冷,还是真的被臭流氓挑起性慾?
  哦……人家从头到尾是跟男友在爱爱呀!只是……嘴里多了一根肉棒而已。
一样被男友顶着,只是被逼迫吃精液罢了,难道男友是因为从人家吃了别人的精
液才开始有兴奋感的?那我把这根肉棒也吮到射出,看男友会不会更加兴奋就晓
得了。
  让嘴里的龟头喷精,只是再吃一次别人的精液而已,哦……没想到正经八百
的男友也会因为变态而兴奋。这样顶人家,好像是被男友偷偷干着一样,让我也
兴奋起来了。
  果然,在我主动有用心的舔吮之下,也让这个男人射精在嘴里了。在吃到精
液的剎那,我特意呻吟吶喊让男友知道,男友竟然趁着发出怒气的同时,用力向
人家顶来。没想到吃进别人的精液,才能换得男友使劲的挺插。
  我的嘴满足了两个臭流氓的兽慾了,如果这是在愿意且正常的情况下,我可
能会很自豪自己的嘴巴吧?但毕竟是被逼迫而且还有男友被綑绑的状态,我哪敢
胡思乱想?不过……既然是要劫色,怎会摸摸我的身体,只逼迫我来口交而已?
这一点令我好吶闷呢!
  咦?他们的老大……对了,只剩下一直看着我们的那个猪头人没来侵犯我。
喔……他站过来了,第三根要塞过来了是吗?已经自认倒楣了啦!反正男友轻轻
的顶弄穴穴,你也想要口交的话,我们也没办法抗拒你们恶劣的行为啊!
  可恶!他果然拉下链条,要掏出来了……嗯!这件内裤……好像见过,没错
耶!豹纹低腰三角裤,好像有印象看过被穿在男人下体上。嗯,在哪看见的?
  啊……别拉我,哦……不让人家的穴穴跟男友的肉棒结合在一起了,要干嘛
啦!还拉人家往前……
  猪头男:「哼!让那个男的插爽了没?该不该换人插了啊?」
  咦?也会说中文!这个猪头男的中文比较好,虽然有些怪怪的腔。啊……拉
我离开男友又让人家站起来,现在又要胁迫人家弯低上半身,要我俯身朝着他掏
出来的肉棒,他要我站着弯下去帮他口交?天呀!弯着屁屁朝着男友……我听见
男友又发出怒吼的「嗯嗯、啊啊」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