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经典!我的疯狂露出! [3/10]

2021-07-08 21:30:08


                (三)
  这时候,我拿着酱油瓶口朝上的放在地上,为了给自已省些力气,我想这样
直接坐下去自慰会来得更轻鬆些,经过证实,我的想法是对的。
  我慢慢地向着瓶口坐下去,当那粗糙的瓶盖刚摩擦到我那小豆豆的时候,我
就知道,这一定是美妙时刻的开始。而且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假如我不这样
慢慢地坐下去,而是两脚一抬,一下子把酱油瓶沉没到底,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
觉?既然想了就要行动,而且我相信,以我当时那种兴奋的状态,也一定会做。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用两手抓紧脚踝,狠命地向上一拉,脚离地了,当
然,整个瓶子一下子全部塞入了我的小穴。我只感觉到下身一股剧痛沖向我的脑
门,可我两手还是紧紧地抓举着我的双脚,跟本就没有放下来的意思,依然保持
着只有瓶底和屁股着地的姿势。幸好我选择的地方是墙的一侧,刚好可以靠在墙
面上才不至于倒下去。
  过了一会儿,疼痛慢慢地消失了,淫水从瓶子和阴道的夹缝间汩汩向外流。
  我没想到我的阴道能承受得下这么大的东西,于是缓缓地把脚放下来,也没
有选择继续做塞进去的动作,而是直接站了起来。
  酱油瓶还是插在骚穴里面,我试着夹着酱油瓶走了几步,一种怪怪的感觉很
刺激,况且阴道是第一次承受这么大的东西,也不用担心它会掉出来。
  但我想错了,因为酱油瓶里面还有大半瓶酱油,多少还是有一些重量,哪怕
夹得再紧,它还是慢慢地在往下掉,而且汩汩的淫水直往外冒,早将瓶身沖刷得
滑润无比了,哪有不掉的道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把酱油瓶拿了出来,我可不想明天外婆做饭的时候问
我酱油怎么回事。我缓缓地把瓶子拉出来,毕竟酱油瓶太长,我想当时瓶口肯定
已经进入了我的子宫,抽的时候我还感觉到些许的疼痛,可能是那瓶盖擦到了子
宫壁传来的疼痛吧?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高潮传来的快感早就淹没了痛感。我使劲地往外拽,
瓶子是拔出来了,可是我看到阴道里面有大量的酱油往外冒。怎么回事?
  现在我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我当时只管高潮,跟本就没顾忌到盖子是否有
盖紧,经过用酱油瓶长时间的拿来自慰,盖子已经掉在了阴道的深处。我倒是不
担心盖子,要是明天外婆问酱油怎么没了,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歎了口气。不管了,我把酱油瓶直接打碎了丢进了垃圾篓,明天也只好对
我外婆说失手打碎了,现在首先是把瓶盖取出来再说。阴道经过刚才酱油瓶给撑
得鬆弛,现在我就是整个手伸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以为会很轻鬆的取出
来。
  可事与愿违,原来瓶盖已经很深的陷入了子宫里,手能插进阴道,但也不能
插到子宫里面去啊!就是能插进去,以手掌的大小,不痛死我才怪呢!
  「怎么办?怎么办……」我默默地念叨着自已,可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总
不能就过样让瓶盖留在自已的体内吧?要是到时候坏了事,得了什么炎症,后果
就不堪设想了。
  既然想不出办法,也只能用手了,要是用什么钳子、镊子之类什么的,我可
不敢。我可不想让我最宝贵的地方受到什么致命摧残,于是也只好忍一忍直接用
手去抠了。
  我把手指甲全都剪得光滑无比才将手慢慢地伸进去,幸好阴道里面还残存有
很多淫水,进去的时候没感觉得什么疼痛。而且我另一只手也没閑着,一直抚摸
着我那性感的小豆豆,至少这样痛苦会减少些。当我整只手进去到只能看到手臂
的时候,那可恶的瓶盖却丝毫不见蹤影。
  难道瓶盖真的掉进了子宫里面?难道我的手真的要伸到子宫里面去?难道我
真的能忍受这样的痛楚?我已经无暇思考了,从我的手伸进去的时候,加上阴蒂
带来的刺激,早就已经高潮不断了,哪还管它是子宫还是什么,就是伸到胃里面
我也会在所不惜。
  趁我还有点理智(我只要达到连续高潮的时候,就很容易进入忘我的状态。
  这点我非常恼火,就是因为这样,在我往后的露出当中常常惊险百出),我
继续慢慢地往里伸。这时我摸到一个暖暖的半球状的物体,非常滑手。我轻轻的
捏了捏,一阵剧痛传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已的子宫?我想可能是吧!
  为了避免剧痛再次发生,这次我非常轻力的向这滑滑的物体探索,找找有什
么进去的洞口没有。工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被我找到了,原来子宫口的位置不是
正对着阴道出口的,而是还要向下很多,害我忍着痛找了这么久。
  既然找到入口就好办了,我先将一个手指探进去看能不能摸到瓶盖,不出我
所料,这瓶盖就在子宫里面,而且好像还漂浮在中间,可能是当瓶盖脱落时,那
可恶的酱油瓶还在我子宫里面注入了大量的酱油。想想这可恶的黑黑的液体竟然
敢流在本小姐的子宫里面,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时候我再伸进去一个手指,慢慢地夹住瓶盖,好让瓶盖不再滑走。我微微
地向前伸了伸身子,好让子宫口正好朝下,这样就能刚好让现在撑开的子宫口把
里面的酱油全倒出来。
  果然,一汩汩紫黑色的水从我的手臂和阴道的夹缝中缓缓流出,还有一股难
闻的气味。我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瓶盖。还有满是黏液的手,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
瓶,很不是滋味。
  高潮早就退却了,我不知道现在已经是几点,漆黑的夜色连农家的灯光也已
消失。我一丝不挂的走到外面,凝望着清泠的夜空,看到了今天的每一颗星星都
来得特别明亮。我知道,星星虽多,却没有属于我的那一颗,才15岁就如此淫
蕩的我怎么配玷污那些高贵而又神圣的星星?
  现在我只想好好睡一觉,做个纯洁的梦,把淫蕩的心灵清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