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美怡娇妻变淫妇 [2/2] – avouo修正版

2021-06-28 12:44:07


用水洗乾净了下身,习惯性地想穿内裤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没必要了,对着镜子
仔细检查一下仪容,现在才真正明了爲什麽自己让那麽多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样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他们会怎麽想自己呢?哎,总是要上班的呀!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有小茜(我的闺中密友),小张、小李和经理老赵。除了老赵,年纪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因爲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较随便。
平常都和他们谈笑风骚,偶尔他们也会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时,也会有些肌肤接触,我非但不在意,有时稍稍过了位,我都由得他们。平日我上班的衣着也 只止于低鬆阔领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则最多离膝四、五吋,但他们已眼前一亮。因为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弯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时会拉高了裙 摆,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长的双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们总要找机会来凑近我,我想他们是想一窥我衣内的春光,而我也不计较,任得他们。
因爲今天来的迟了,他们已经早都来了。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来,才敢擡起头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小张凑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句:「美怡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别乱说话!」
小张是今年才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毛头 一个,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小茜也从后面跑过来小声跟我说:「妳死呀!穿这麽性感!」
「性感一点怕什麽,还怕有人吃了我呀!」
「还是你厉害,平常就怎麽一点没看出来呢?」
「开玩笑呢,实在是没办法呀,一会儿才好好跟你说。」
整个一个上午,我动都没动一下,连洗手间都忍着没上。但因爲坐下后,短裙自然拉高,整个白皙赤裸的长腿都暴露在办公室衆人的目光里,而我的阴户又直接摩擦 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让我浮起联想。我也发现几个男人总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对面,眼光总不离我的大腿,我只好把双腿交叠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我的阴 户,但却使臀部又暴露给他们,真烦人,但又谁叫自己穿得这么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终要上洗手间,刚好小茜也在那里。
「美怡姐,妳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小茜笑眯眯地问我。
平常我俩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我也曾经告诉过她我老公「那方面」有些不行。于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给她讲了,当然略去了在公车上的那一段。
小茜装作很懂的样子说:「这我知道,妳老公这种叫窥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让自己一饱眼福。」
「这是怎样讲呢?」
「那些男人通过窥看或者幻想来满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开上车,他说在旁看着,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说他是看着别人佔我便宜呀。」
「对啦,就像我有时候做白日梦一样,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会觉得很兴奋呀!」小茜的脸有点红。
「但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像个坏女人了,别人会觉得我挺淫蕩的。」
「对了,问题就在这里,」小茜突然跳了起来,「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厨房是个主妇,在外面是个贵妇,在床上是个蕩妇。可你老公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贵妇,他会觉得非常自卑,并且压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反常的要求。」
「妳觉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开始觉得小茜分析得有一点道理 了。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讲一个男人的老婆故意穿得非常性感,当着他的面前和自己老公的一群朋友调情甚至做爱,而他自己竟然感到兴奋 无比,后来大家一起去参加一些那种很多人一起乱交的聚会。就是说,他的老婆越淫乱,他自己反而觉得越兴奋。也许,你老公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我意识到小茜有些兴奋了呢。
「如果我变成了那样一个女人,那别人都会怎样看我呀!」
「妳不是一直想帮你老公的吗?也许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况且,我 看今天他们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小茜的话使让我想起今早公车的荒唐事,脸红起了。不过又觉得小茜讲得有道理,老公不是想我做个蕩妇吗,如果真的能够帮到老公,就算自己暂时变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时,一切恢复正常也不迟呀。
小茜觉得打动了我,更加来劲了:「妳刚好可以顺势试一试呀,更色些, 更蕩些,也许,顺便也可以自己真的过过瘾呐!」
「妳个小丫头胡说八道!你再乱说,小心我拿你家大卫来开刀。」话一说出口, 我就感到玩笑开得过头了。大卫是小茜同居的男友。
可小茜不仅没恼,还笑眯眯 地问我:「你要用就拿去呗,没所谓啦。不过,你只不知道我们家大卫爲什麽叫这个名字?」
「我怎麽会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因爲他的那里特别的大!」
小茜色咪咪地看着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现在的女孩子呀!
「哎,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我真的觉得你讲的有些道理,我想试一试,可心里真的又没底。」 「我说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俩那麽好,如果要帮忙,只管说一声。」
那小鬼又说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饭,他们几个打牌,我才懒得理他们,就自己看看书。突然电话响了,是找小茜的。
这边小茜在接电话,那边就使劲在催:「快点快点,煲什麽粥!」
小茜只好悄声求我:「帮忙顶一顶,这个电话蛮重要的,求妳了!」
「唉,帮妳一次吧!」我只好代替小茜上了牌桌。
没一会小茜接完电话后向老赵说有急事要请半天假,说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顶下去了。实际上我不爱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这次也不例外。没多久我们就输得一塌糊涂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刚好也快上班了。
「干活了,干活了!」我站了起来。
「急什麽,输了的还没有惩罚呢!」老赵叫了起来。
「糟糕!」我心一惊,按老规矩,输了的,男的得作俯卧撑,女的得作仰卧起坐,平常小茜输了都是我帮她压腿的。可今天怎麽办?穿的又这麽少,小茜又不在。
「嗯,小茜不在,没人帮我压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哪能使赖呢!小茜不在我们帮你压腿!」三个人立 刻叫起来。
「别闹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补给你们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爲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红了脸,悄声地说。
「美怡姐,妳告诉我们妳到底哪里不方便,如果确实有道理,我们也不会太爲难妳!」
可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因爲自己没有穿内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说:「人家今天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体都不舒服呢,这样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个,好吧!」
还不等我说话,老赵和小李就跑到我身后,一人一个胳膊抓住我,小张则弯 下腰提起我的双脚,三个人就把我提了起来。
「放下我,你们干什麽!」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
老赵说:「我们只是想让妳做你该做的。」
三个人将我放在沙发上,小张和小李各压住我的一只脚,老赵则站在旁边 準备数数。看来是没办法逃掉了,愿赌服输吧,早做早完。
刚做了两个,我就发现气氛不对,小张和小李双脸发红,呼吸紧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而老赵则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来时才看到,由于刚才四个 人打闹,短裙皱了起来,下摆现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丰满的大腿完全展现在他们面前, 而小张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踝,而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的小腿上,而老赵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着。
我突然想:当自己躺下去时,他们是不是会看到自己 的阴户呢?现在我这样几乎可以说在下半身全裸的情况下被三个男人审视着,早上在公车中所出现的感觉 又一次浮出脑海。
我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迷糊,不知道该作些什麽,只是机械地做完了二十个仰卧起坐。我甚至不清楚这段时间里他们又对我做了些什麽。
当我比较清醒一些时,我发现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长的双腿及黑色浓密阴毛的饱满阴户都一览无余地坦露着,而六只感觉各异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处游走。
我本来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本想推开他们,但那种被摸抚的感觉又很刺激,我正在犹豫之际,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天啊!小张居然在舔我的私处,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小张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里,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是默许了。
这时老赵把我衣裙的拉鍊拉开,我已无法抗拒,任由他们把我的衣裙脱了下来,因我没有穿胸罩内裤,我便是一丝不挂的全裸在六只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对丰富尖 挺的大奶子、黑色浓密阴毛饱满的阴户、浑圆高耸的臀部和白皙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无遗地呈现在他们的眼底下,任由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呆呆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三双眼睛像扫描一样上下打量着我赤条条的肉体,六只手更不断的在我的乳房、腰枝、大腿、阴户各处抚摸。摸得我全身开始发热,我已任得他们为所欲为。
三人将我翻过来,我像狗一样,四肢跪在沙发上,趬起屁股,老赵钻到我下面面向着我,一口含住我的乳头,又吸又咬,我觉得自己乳头已经硬起来,而他另一手则握住我的另一个乳房,很有技巧的搓揉着,温柔的触感使我全身都烫热起来。
小李半跪着,将他的阳具塞往我的嘴巴,我自动的吸吮起来,硷硷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热了,接着我感觉到一支热呼呼的阳具抵住我的阴唇,还有一只手轻揉着我的阴部周围。
我知道自己已经泛滥了,小张从后把他粗大的阳具轻轻的进入我的体内,我本能的收缩阴道来欢迎它,小张慢慢的在我阴道抽送起来,跪着被姦的快感直达子宫深 处,我想呻吟,但是嘴里含着小李的阳具,无法发出声音,我的身体同时被三个男子淫玩着,快感不断的累积而无从宣洩,衹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这时老赵又从我的下面钻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握住他的阳具,我用力的握住这支有点软的阳具,这时体内累积的快感好像找到发洩的出口,我用劲的上下搓揉老赵 的阳具,老赵一边还蹂躏我的乳房,我越用力搓他的阳具,他越用力揉弄我的奶子。小张的阳具在我阴道内摩擦着、抽送着,我全身上下无数的刺激让我快要疯狂。
这 时我感觉到一阵热流沖激着喉咙,小李从我嘴中拉出他的阳具,剩下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到我脸上,而同时老赵也将他的精液喷在我的乳房和背上,并且我感觉小张全 身一阵抖擞,然后我的阴道急速的收缩,一股热滚滚的火烫滋润着我的子宫,衹觉得阴道所夹着的膨胀慢慢的缩小,但仍然有饱饱的充满感。
我全身软瘫在沙发上,想不到我竟在办公室任由自己的同事淫玩自己的肉体。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们三人慢慢的起身,温柔的用纸巾帮我擦拭全身,又用暖巾替我抺身,我挣扎着爬起来,极度快感所带来的余韵仍然留存在身上,三人温柔的善后抚摸反而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
由于小茵请了假,他们要求我继续赤身裸露。他们说我的身材实在很棒,百看不厌呢,给他们讚得我飘飘然,算吧,反正我的身体刚才全都给他们看过了玩遍了,我 就一丝不挂的在办公室,任由他们看过够。在办公室内一丝不挂的工作,起初都有点腼腆和不自如的,不过很快便习惯了,自己是不是有露体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