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鬼上身 [1/3] – avouo修正版

2021-06-11 10:33:42


电影院里黑朦朦的,我与小翠亲妮的互相搂抱,耳鬓厮磨,好不亲热﹗
  真的是好办法不怕旧,第一次约会小翠,我仍然选择看电影,而且是看一套恐
怖影片,在此之前我连小翠的玉手都未碰过,这会儿,我们已经紧靠在一起,她双
手搂住我的一条手臂,而我好自然地手臂过界,将手搭在她的粉腿上。
  她穿着超短裙,大腿尽露。
  「别怕,别怕﹗」我乘机拍拍她的嫩滑大腿,摸摸她的浑圆膝盖。
  我这样讲,当然是在给她壮胆,男孩子嘛﹗总得有些英雄气概的。
  而与此同时,其实也是在给自己壮胆﹕
  别怕,别怕嘛﹗摸上去,顺看大腿摸上去,大腿尽头就是水蜜桃啦﹗
  嘿嘿﹗如果小翠攘我灵猴摘桃,那么,这个漂亮女孩子一定就是落在我手上啦

  我将手慢慢地向大腿内侧尽头游移。
  那内侧的肌肤更加嫩滑。
  我的手指,宛如五只蜗牛,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爬行,却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
快摸进她的砷秘地带了。
  我的心是『卜卜』剧跳,手都有些颤抖,我从未摸过女人的阴户,很刺激。
  电影院里的冷气狠冻,她裸露的玉腿也是凉凉的。但我的手愈揉进大腿尽头,
就愈觉得有股热气涌到我的手上来。
 
  她的阴户一定软绵绵,暖烘烘的,甚至,那只迷人洞中,会冒出热气来。
  如果能伸只手指进去,掏掏挖挖,该多好啊……
  我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但我那只手,始终不敢摸到她的水蜜桃上。
  看来,我的英雄气慨,还远远不够,是害怕第一次约会,太狼了,砸了锅吧﹗
  我正在犹犹豫豫,裹『手』不前之际,小翠正抱住我手臂的双手,却有一只滑
了下来,按在我的小腹下,不偏不倚,那儿已撑起一顶小帐篷。
  「嘻嘻﹗你坏了﹗」她在我耳边笑嗔地轻轻说。
  我赶紧将手缩回来,不敢再坏。
  但出乎我的意料,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滋……』扯下我的裤链,手
伸进去,隔住内裤,按在我那蠢蠢欲动的阳具上!
  哗!这个看来斯斯文文,羞羞答答的小翠,竟如此开放,浑如一个豪放女﹗我
都未敢摸她的小妹妹,她倒先来动我的小弟弟了!
  「阿文,」她嘴巴贴看我的耳朵说道﹕「原来你的小弟弟跟你的胆子一样的小
,吓都得缩成一团似的……」她边说边用手指捏捏我的阳具,整条肉棒都握在她的
掌中。
  我不山得心中一寒,额上都渗出冷汗来﹗
  我不知她是无意还是有意,但似乎在嘲笑找的阳具短小。
  死了!小翠恐伯会像我的前度女友那样,嫌我是只小……小小鸟,弃我而去。
  我的前度女友阿美,和我初恋未及半个月,有一天晚上在九龙公园树丛中卿卿
我我搂着热吻,阿美的手忽然从我怀中滑下去,拉开了我的裤链,掏出我的宝贝来
,摸摸捏捏,反複把玩。
  我的小兄弟马上膨胀,硬翘翘一根。
  阿美低下头去。
  我以为她会一口将我的龟头吞进樱嘴,含吮舐舔。
  我心如鹿撞,兴奋不得了﹗第一次恋爱,碰上个性豪放的女孩子,就要替我口
交,那是怎么滋味呢?
  如果她替我吹萧,那我也该替她品玉,女人的那东西我从未见过,如何品法呢

  如果现在我们彼此口交了,那么马上可以去租时钟房,去干那件我梦寐以求的
事,岂不快活死人﹗
  我乐孜孜浮想联翩,挺了挺小腹,想将龟头塞住她的口中,她却突然拍了我的
龟头一下,呼口气,身子抬起来,将我的阳具塞回裤子里去。
  「阿美,你……怎么啦?」我嚅嚅嗫嗫地问,有不祥预感。
  我隐隐地担心一件事,就是我的阳具比较短小,会不会……
  「阿文,」她耸耸肩,摊摊两手,嘴角扬过一抹失落的苦笑,说道:「我们回
去吧,时间不早啦!」
  「阿美!」我一把拉住她说﹕「是不是我的东西……太小﹖」
  「哪里,哪里!你想到哪儿去了﹖」阿美忙不迭的摇头,「大小有甚么关係﹖
我以前的男朋友,六吋长呢,还不是一样合不来,分手了事﹖」
  六吋?对了,我不过四吋多,短了一截,她一看就知道我小儿科,只是嘴巴上
不道穿两已!其实,也算挑明啦!真伤我心﹗
  现今这个小翠,会不会重蹈覆辙,步阿美的后尘?
  不行,得想想辫法,先不让她模,愈摸就愈清楚我阳具大小的。
  于是,无计可施下,我只得说﹕「小翠,我尿急,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拉开她的手,站起身,借尿遁。
  当然,也不是吓得逃离戏院,那就与小翠一拍两散了。
  我喜欢小翠,她太漂亮了,这样的女孩子,到哪里去找啊﹗是不是﹖
  我决不能临阵脱逃,如果我是她第一个性伴侣,她以前从未跟男人搞过,我虽
阴茎短小点,她无从比较,我还是有希望的,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冲进洗手间,里面空无一人。
  经过一格厕所,闩上门,掏出阳具。
  我目睹这小兄弟二十年,竟然愈看愈小,愈看愈不满意。
  我并不需要小便,我只是握着它出气。
  一边快速来回捏动阴茎,一边气恼地嘟嚷﹕「死家伙,不争气﹗我长得牛高马
大,你却侏儒三寸钉﹗我捏死你!我捏死你!」
  但它捏不死的,反而愈捏愈活,硬梆梆的翘了起来。
  很可怜,还是只有四吋模样……
  「好兄弟,求求你,长一点点嘛﹗长一吋,跟平常人差不多,我就心满意足啦
﹗拜託,拜託,长﹗长!」
  我抓住龟头拉,希望拉长一些。
  「嘻嘻!拉龟头,能拉得长﹖天方夜谭!」
  突然背后有人在嘲笑我……
  我原本憋了一腔火,谷了一肚气,竟还要被人笑?
  「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
  我恼怒地甩出一串谩骂,却马上噤口了,因为我觉得奇怪,我进到厕格,是闩
上门的,怎么有人能见到我拉龟头?
  我转身一看,哗﹗身后赫然站着一个廿来岁的年轻人,身靠着门,手托下巴,
含笑望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