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晓玫 – 按摩记 – avouo修正版

2021-05-14 10:17:00


  晓玫极短篇-按摩记 声明:道德感强烈者请Pass本篇
--------------------------------------
  有一天不知怎么搞的有点腰酸背痛,整个人提不起劲来.玫玫倒是兴高采烈有的没
的跟我瞎扯.很快的,玫玫也发现我好像有些不对劲.
”小坏蛋,你是不是坏事做多,不太对劲耶!”
”我有点腰酸背痛的,大概是打球害的.”
”要不要我帮你揉揉?”,玫玫一脸关爱的说.
”好呀!”,我跑到床上去趴着,让玫玫坐在我大腿上帮我揉背.
  最近发现两人相处久了,默契也越来越好.玫玫又是姐姐,又是女友,不但会照料
我的生活起居,又善体人意.交往至今,咱们从未吵过,倒是在我做错事时还能百般谅
解,若是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你在想甚么?〞,玫玫显然看出我在东想西想的.
”我只是觉得平常太让妳为我操心,真过意不去..”
她敲了我一下脑袋,”大家都是自己人了,要是再分彼此不就太见外了?〞
〞我觉得我好幸福呦!”
〞好了,乖乖躺好吧!”,她在我耳边香了一下,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有人能帮我揉背,自然是很舒服,可是隔着一层衣服总是有一种搔不到痒处的感觉,于
是我让玫玫先起来一下,脱了上衣再继续按摩.
〞好性感呦..”玫玫俯下来亲了我背部一下. ”别唬烂了,我那会性感?”
”不会呀,妳的背背真的很好看..”,于是玫玫整个人便靠在我背上,用手轻轻的抚
摸我的手臂和脖子.不知怎么回事,玫上身起来了一下,再趴下来时,我不禁〞阿〞的
一声叫了出来--她竟然把上衣脱了!
她就用两个乳房开始磨我的背,先是用两个乳头轻轻的点着,再渐渐的加大力量,用
整个身体的重量在我背后上下挤压,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乳头已经变硬,两个小点在背
上不断移动.忽然玫玫调皮的把乳沟卡在我脖子上,用两个乳房来按摩我的脖子,只觉
得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我再也忍不住,一把转过身来,让玫玫面对面的趴在我
身上好抱着她,吻着她.
我越吻越把身体往下移,直到把整个头埋在她双乳之间,用整个手掌沿着她的身体两侧
重重的磨擦,换来她一阵一阵的扭动.”今天由妳当男生好不好?〞,她红着脸点点头
.于是我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玫玫的热情.
  玫玫沉默了一下,显然她的小脑袋又在想该如何整顿我,然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
低着头把我们两人全都脱光.我调皮的用手刮她的脸〞羞,羞,羞,好猴急呦!”
〞小坏蛋!〞,呼的一声,她随手把放在床边的内衣裤往我头上一丢!只觉得脸上凉
飕飕的,原来她的内裤早湿透了!喜欢玩水的小弟弟自然应声而起,耸然矗立.
  显然玫玫开始以小坏蛋之道,还制小坏蛋之身,用她的舌头在我脖子上舔来舔去,
弄的我一阵酸一阵麻的,还猛咬我耳朵,没多久我就支持不住---痒呀!玫玫只好悻
悻然的改採更恐怖的手段-用她的阴户在我身上磨来磨去!刺激是不至于,但是弄的我
满身淫水让人开始蠢蠢欲动,趁她一不留神,把小弟弟往要害之处长驱直入,只见一
阵一阵的淫水顺着阴茎流下,一直流到床单上;玫玫〞阿〞的一声整个人紧紧的抱住了
我.于是我顺着她的身体方向,在她下方缓缓的抽动,甚至可以感到整个阴茎在她滑
滑软软的阴道包围下,一点一点的变的更粗更硬.让小弟弟在又温又滑的阴道中,就算
是放着不动,也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由于玫玫从未採取过女上位,显然无法顺利的移动她的屁股,只好让我在下方吃力
的往上顶她,只见她坚挺的双乳随着我的进出,上下的跳跃,煞是好看;不过我看她刺
归激归刺激,想要摆平显然不十分容易,于是只好翻过身来,把她压在下面,先摆平她
再讲!
  我想到书上说,用个枕头垫在女孩子臀部底下,可让小弟弟刺的更深;于是我随手
捡起地上的抱枕给她垫着,果然,连自己都可以感觉的到,我的小弟弟几乎可以深深的
抵到她阴道的底部,连自己阴茎下方长毛的部分都可以陷入她两片小小的阴唇中间,这
是以往所办不到的,而她显然从未被如此深入过,一进去就开始不断的呻吟扭动,双手
紧紧的抓着我.于是我便大力的抽动,每一次都尽量的由阴道口刺到底部,甚至可以清
楚的感到她子宫颈被我抵到,她开始神智不清,好像快昏倒一样,口中不断的喊着:〞
快..快..”,我不由自主的将她的大腿推到她的胸前,好让自己更深入一点,却让
她越扭越.终于她身体开始僵硬,一面发抖一面紧紧的抱着我,她已叫不出声音,整
个阴道都明显的紧缩,连小弟弟都觉得进出之间不像原来一样容易;这激起了我的征服
慾望,使出全身的力道用力冲刺,每次抽进去都可听到啪啪水声和身体撞击声,她整个
人紧紧绷住,豆大的汗珠顺着她头红红的脸蛋流下,”不..要...”,她的手轻轻
的推我的肚子,显然希望我停下来,可是我箭再弦上,不得不发,整个小弟弟已经有一
种快要射精,无法控制的感觉,只好再努力一下,不,比一下又多了一下!我感到前所
未有的征服快感,精液源源涌出,好像用不完一样,充满她整个阴道,顺着她的大腿流
到床上.
  等我达成使命时,她已气若游丝,手足冰冷.〞玫..不要紧吧?”,我有点儿担
心的摸摸她的头.
  她睁开眼睛,微微的笑一下,显然是不要紧.看着她晕红的脸颊,我轻轻的亲了她
一下,”看妳还敢不敢捣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