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处女?处女!(被传染性病…)

2021-04-07 09:31:05


爱一个女孩真的不要介意她是否是处女,这句话我终于明白了!
不是为了纯洁的爱情,也不是为了幸福的生活,而是为了我们男生自己!
我叫林森,算是比较帅的那种男生,可能第一眼不会很突出,但时间长了就
会有那么点帅的感觉了。再加上个富有的老爸,所以身边从来没有缺过女朋友。
我要说的是我和我的女友,及她的朋友之间发生的故事……
我的女友小珍给我打电话,要上街买衣服,而且还带了三个朋友,让我开车
去接她们。小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之一,她长得既漂亮又性感,绝对是天
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在学校里从来不缺「护花使者」,却被我在两个月前幸
运地追到手。
可以说她的一切都让我很满意,但有一件事却让我非常难受,那就是她跟我
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她告诉我,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上大学时的第一个男
朋友。
为了这件事,小珍一直都觉得对不起我,虽然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她知
道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在意的。于是在上个月小珍答应我,要把她最好的三个朋友
的处女都给我,算是对我的补偿。虽然我很喜欢小珍,但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
似乎不是大丈夫所为,再说这是小珍的一片心意,我也不好拒绝吧!
我兴奋地开着爸爸的BMW,刚刚小珍在电话里明确地告诉我,这三个女孩
子已经同意了,但是今天她们的所有开销都是我的。我心想,与她们三个女孩的
「第一次」比起来,我肯定是有赚。不就是买几件衣服嘛!我身上带着五、六万
的提款卡,她们三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能知道什么好东西?最后还不是我佔便
宜!于是,加大油门开向了小珍家。
我到小珍家楼下的时候,四个女孩已经在门外等了。我一边让她们上车,一
边打量着三个女孩。
她们分别是单纯可爱的萱萱、美丽温柔的莹莹和妖豔性感的佳仪。说句实在
话,虽然她们不及小珍,但也绝对是校花级的人物。最难得的是她们性情各异却
又都风情万种,直叫我欲罢不能!
一路上几个女孩有说有笑,不停拿我和小珍开心。我心中暗笑,今天晚上我
会让她们一个个都哭着回家!
车子开到商业街,几个女孩下车闲逛起来,一开始我还陪她们一起走,可后
来实在走不动了,再说晚上要一次对付三个呢!要保存体力。于是把提款卡给了
小珍,让她陪三个人买,我则躲回车子里抽烟。
真累呀!我真没想到女人这么有体力,我坐在车子里都坐累了,她们走了一
天愣是没事!
「林森!」
听到女友的声音我急忙下车。在哪呢?我找啊找啊……
「林森!」
我终于找到了!只见四座由包裹架成的小山向我移动过来!我简直不敢相信
自己的眼睛!
「你……你是小珍吗?」
「废话!快帮忙,姐妹们,东西给我男朋友吧!我们上车去!」
轰!我被活埋了!
当我用尽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把所有东西装上车,爬进车里休息的时候,小
珍把提款卡还给我,还叫我快点开车回家。真奇怪?怎么她比我还急呢?
我们五个人开车到了我家,当时家里正好没有人,真是天助我也!
几个人坐在床上有点尴尬,还是小珍反应快,到厨房拿了几瓶啤酒回来给大
家喝。不久,几个人都有点醉了,小珍就笑嘻嘻的组织我们玩脱衣扑克。
不是吹啊!我在学校里打扑克还没遇到过对手,这点小儿科对我来说根本不
算什么,我刚脱掉两件衣服,四个女孩就只剩下内衣内裤了。
看着四个喝醉了的女孩,我心里痒痒的,不时偷袭一下这个的大腿、偷摸一
下那个的胸部,四人被我挑逗得也是不再做作,索性跟我打成一片。
我见时机成熟,一下就压倒了娇小可人的莹莹,莹莹在这四个女孩里年纪最
小,但作风颇为大胆,我掀起她的乳罩吸吮起她的乳头,挑逗得她呵呵直乐,还
喘着气对我说:「快呀!快呀!」我迅速脱掉仅剩的一件内裤,爬到莹莹面前,
褪掉她的小丁字裤,扒开她的阴唇就一插到底。
说实话,我当时有点太急躁了,根本没注意什么处女膜,只是在插入以后才
感觉怪怪的,她的小穴似乎很「宽敞」,我碰到上面的腔肉就碰不到下面的。按
说我的肉棒也不小了,十六公分左右,鸭蛋般粗细,可全插进去还能做个「直体
后空翻接360度托马斯全旋手倒立」,根据我的判断,像我这样的肉棒起码还
能再插进去两根!
最可气的就是莹莹在我身下,不断的叫着「啊……不要……痛……」之类的
话,由于没有磨擦起来的快感,我们搞了半个小时也没爽到,莹莹累得倒在床上
起不来了,直喊着换人。
于是,我爬到萱萱身上準备进入。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我看得很仔细,萱萱的小穴洁白光滑,整个阴部与
大腿的颜色极为接近,我轻轻扒开她的阴唇向里面看了看,又嫩又软,心知必是
处女无疑,于是提枪再上为萱萱开苞。
我对準了洞口,慢慢向里面推进着,我没有想到,这种开苞的感觉竟然是无
与伦比的……痛!
不知大家戴没戴过套套?你可能会说谁没戴过啊!不错,大家可能都戴过,
但你一次戴过六个套套吗?没有吧?而我现在的感觉就和这一样。
我的肉棒只插进三分之一不到,就插不进去了。太痛了!这样的紧度我几乎
可以认定,她一辈子不会被强姦!
萱萱也是紧皱眉头忍受着痛苦,一看人家女孩都不怕,我也就别再磨蹭了,
丹田用力,大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不顾一切地向里面插去……
啊……破皮了!肯定破皮了!
这一刻我静止了,泪水在眼眶中转了几圈,久久不曾落下。良久,我紧紧的
抱住萱萱,两个人痛得哭成泪人。
小珍欲把我们分开,却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我和萱萱的下身紧紧连在一起,
彷彿连体婴儿。最后,小珍拉着我的胳膊、佳仪抱着萱萱才强行分开我们二人。
看着一地的血水,我早已分不清哪是萱萱的初红、哪是我的鲜血,我估计我
没流多少血,也就500㏄吧!
小珍:「老公,你没事吧?」
佳仪也说:「是呀!你一会儿还行不行啊?」
我颤抖着声音道:「小珍,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看……今天……就……就算
了吧!」
佳仪说道:「那可不行,小珍让我们办的事怎么好半途而废?再说我们也拿
了你的东西呀!你放心吧,这次不会让你痛啦!」
说实话,我是被两个女生拖到床上去的……
佳仪小心地抚摸着我的肉棒,受到重大打击的兄弟却已告不举,这时候,佳
仪竟然轻启她性感的小嘴,含上了我的肉棒……
事后我才想起不对,这佳仪的嘴上功夫如此惊人,竟然也还属处女之列?!
不过当时我被快感沖昏了头脑,伤痕累累的兄弟也渐渐抬头,于是,佳仪翻身上
马……
应该说我还是感到了她的处女膜的,软软的有点弹性,而且在插入后也确实
有血流出来,被折磨得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我也兴奋起来。
佳仪的姿势很诱人,她骑在我的身上,不停摆动着身体,两只肥奶一晃一晃
的,被我紧紧抓住。啊……这感觉太爽了!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啊……我不行了……我要射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射向佳仪的阴道深处,我
紧搂住她的身子享受这美好的一刻……
第二天,我哭了……
我看着自己提款卡上的数位哭了,我太感动了,四个女孩竟然给我留了二千
元钱!真是他妈的的仁义呀!
就这样,我和小珍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直到两个星期后……
「小珍,这几天我怎么总觉得身体有点怪怪的?」
「是吗?去医院看看吧!」
「好……」
三天后,我拿着医疗诊断书哭了,上面写着:
姓名: 林森
姓别: 男
病因: 淋病
……
我终于知道她们为什么给我留下二千元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