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步入深渊的女人 … [1/3]

2021-03-10 03:15:27


“哦……使劲抱着我。”梅尹轻轻地呼唤着。男人更加使劲地把成熟诱人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而下面的动作却不断加快。梅尹的脸上展露着兴奋的神色,眼睛眯成一条线,小嘴微微张开,呻吟从嘴里不断地冒出。雪白的身体扭动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双腿团在男人的臀部,紧紧地夹着。男人的动作不断加快:“淫妇,我来了,要射在里面了。”梅尹点点头。男人浑身肌肉突然紧张,身体猛地抬起,“啊,我爱你,宝贝,啊……”下身拼命地顶进梅尹的体内,阴茎在她的阴道的深处爆发,喷射出男人的液体。梅尹在男人高潮的时刻也同样紧张起来,臀部翘起更加紧凑地迎合着男人的冲击,阴道自然地开闭,吸取着男人的爆发。
  一切都平静下来,男人平静地趴在一边昏昏睡去,梅尹悄悄把他抓着乳房的手拿开,下床,走向浴室。先清理了下身的精液和淫水,然后打开喷头,冲洗着刚才被汗水浸泡过的身体。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它白净,丰满,除了生过孩子肚子有些松弛,身体其他的部位却看不出一丝赘肉,看来美容院的形体美容到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乳房已经变得坚实丰满起来。梅尹抚摩着自己的脖子,然后漫漫向下,心里说着,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肉体,他说得对,这样的女人应该能让男人疯狂。手移到乳头上,这是她最容易动情的地方,手指抚摩着它,思绪回到两个月前上海的酒店房间,他也是这样掐着自己的乳头,脸上露出得意的坏笑……
  围上浴巾回到房间,看见男人已经起来,正坐在床边穿衣服。这不是一个能让她满足的男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他都不能。但她也无可奈何地投入到他的怀抱之中,因为她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爱抚。但这些她的老公无法给她的,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所以在一个月前她终于接受他的追求,他可是个有来历的人,L市团委书记高纯,一个正值壮年仕途春风得意的人。也许是这个因素让梅尹倒向他的怀抱,但从内心里她并不喜欢这个人。
  夜晚的冷风吹在梅尹的脸上,每次幽会之后她都是这样自己回去,虽然那个男人有车,但她从来没有让他送过。因为她不想有一种别人情妇的感觉,但她有时又觉得自己是在欺骗自己。但没有办法,她的心中总是这样矛盾。对于一个33岁的女人来说,生活总在不停地处在矛盾之中,老公对她来说已经名存实亡,生活中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但她是正常的女人,一个性欲开始高涨的年龄,33年来构筑的精神的防线却在短短两个月中崩溃,她如那个男人所设想的开始变成一个坏女人,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
  第一章
  \”呤呤……\”值班室的电话响了,护士接着,转过头叫梅尹:“梅大夫您的电话。”梅尹放下手中的饭盒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高纯的声音:“小宝贝,吃饭呢吗?”
  梅尹的神情一下子紧张起来:“是的,怎么这时候打电话?”
  高纯:“呵呵,想你了贝,想看看你中午吃的什么,有没有我的东西好吃。”
  梅尹连忙压低声音:“别胡说,我这是在医院。”
  高纯:“最不喜欢就是你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了我那里一样的淫蕩。”
  梅尹:“求你了,有什么事快说吧。”
  高纯:“周末去五浪山玩,带上你去。”
  梅尹:“不行啊,老公在家怎么出来啊。”
  高纯:“那你自己安排吧,反正周五6点,我在你医院门口等你。”
  梅尹:“别在那里,人多。”
  高纯:“那你定个地点。”
  梅尹:“就五一广场麦当劳门口吧。”
  梅尹听高纯说过,他们机关在五浪山有一幢别墅,平时周末经常去那里度周末。高纯老早就说要带她去,可一直被她拒绝,这回高纯使出先斩后奏,她也没有办法。晚上梅尹回到家,她那位老公仍然不见人影,谁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如果不是老公对她的冷淡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晚上11点多,老公才带着酒气熏天的身体回到家里,洗也不洗就倒在床上。原来她老公也是医院里的大夫,去年跳出来跟人合伙搞医疗器材,从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首当其冲的是性关系,在她的记忆中,老公已经有4个月没有动过她。想到这里,梅尹轻叹一口气,回身推了推老公:“喂,我周五周六青年会活动,我要去五浪山。晚上你负责接孩子。”老公嘴里嘟囔着:“恩,知道了。”之后变不再做声。这个青年会就是市团委组织的,为的是联合市里的年轻专业人材,鬼才知道,高纯什么时候看上了她,把她搞了进去。
  周五一下班,梅尹就拿着包离开了医院,包里塞了几件外出必须的用品和内衣。来到麦当劳,远远就看见高纯那辆捷达。上了车,还没坐稳,高纯就伸手摸了她屁股一把,梅尹不高兴地扭动着身子:“干吗这里人这么多。”高纯满意地笑了,开车上路。
  今天,梅尹穿了一条米黄色的连衣裙,由于修身的设计,包裹出一身性感的体态。梅尹知道这样的穿着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但她开始喜欢这种目光,它能让她感到一丝自信。在路上高纯打了几个电话,仿佛还有人要来,梅尹突然想起了高纯曾提到过的,他们的一些事情,紧张地问:“还有其他人吗?”高纯沉吟着,说道:“还有几个市委的人一起。”梅尹连忙道:“怎么有这么多人?”高纯:“放心,每个人都带有女伴。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的吗?PARTY。”梅尹头一下子就大了,高纯曾跟她说过,在他们市委有一伙人经常组织PARTY,就是大家一起搞群交宴会。高纯曾问过她,她也没怎么想就胡乱答应了,当时她只感觉新奇,没有想到他真的带她参加。梅尹不说话,紧张地看着前面的路,她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不到半小时,车子很快就到了五浪山,高纯说:“那些人还没有来,我们先去吃饭。”梅尹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吃饭时,高纯凑到梅尹身边手不停地从桌子底下伸过来骚扰着她的大腿,她总是把手推开,而手又伸过来,饭也没有吃好。
  吃完饭,他们来到了别墅,别墅依山傍海,一条小路从门前延伸到沙滩上,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两人进去,灯一亮,别墅里豪华的装修迎入眼帘。梅尹还在扫视着屋子的时候,高纯的手已经从后面伸了过来,一只手从掖下穿过,抚摩梅尹的乳房,另一只,从下面拉起梅尹的裙摆想侵犯阴部。梅尹吓了一跳,连忙用手阻拦,但高纯的手分外固执,很快突破了梅尹的防守。梅尹没有办法,只得说:“好了,停一下,工作了一天,怪髒的,先洗个澡。”高纯想想也是,拿起行李和梅尹上了二楼,走进一间有落地窗的大房间,整个二楼这样的房间有5个。
  水哗哗地冲在身上,梅尹感到一阵畅快,突然门开了,高纯赤裸着钻了进来,一下子把梅尹按在墙上,两个赤裸的肉体近贴在了一块。梅尹的屁股感到了来自于男人下体的热度。高纯的手粗暴地蹂躏着梅尹两只大乳,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梅尹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高纯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抵住墙,亲吻她柔软的嘴唇。梅尹身体内的欲望被挑动起来,迎合着高纯的舌头,而手被她引导着抓住还不是很硬的阴茎,她熟练地抚摩着高纯的阴茎,心中竟然希望它站立起来。
  高纯把梅尹按下去,让她蹲下,梅尹知道他想干什么,张嘴含着他那不是很大的阴茎。梅尹吐纳着阴茎,还不时用舌头舔着龟头。高纯在刺激中抬起头张着嘴呻吟着,手抚弄着梅尹的头发:“啊,使劲一点,再深一些,你这张小淫嘴真是天生服侍男人的工具。”在高纯话语的刺激下,梅尹更加卖力地吃着高纯的阴茎。记得那个男人说过,她的口活不是很好,所以她特别注重在和其他男人玩的时候练习口活,看来已经起到了功效。
  高纯:“哦,好舒服,你这个小淫妇,快起来,让我操你。”梅尹站起来,任由高纯的摆布,此刻的她也沉浸在欲火的燃烧中,期待男人的阴茎进入体内。高纯把梅尹反过身,让她手撑着墙,阴茎从后面塞进早已经水汪汪的小B中。随着阴茎的前后抽插,梅尹逐渐呻吟开来,美妙的感觉从阴道扩散着,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她不在乎身后的男人是否真正让她喜爱。
  “啊,小淫妇,我要来了,操你,来了。”高纯在一阵语无伦次之中,爆发在梅尹的身体内。梅尹突然感到一阵空虚,她知道高纯并不会太长时间,不过她还是很配合地扭动着屁股迎接他的阴茎。
  擦干身子的两人躺在房间里两米宽的大床上,梅尹感觉有些怪,刚才没有达到高潮的身体,仍没有平静下来,而高纯还在玩弄着她的乳房。突然,高纯停下来,下床从他带来的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梅尹看见那是一件皮质的内衣。高纯:“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快穿上。”梅尹把内衣拿在手里,这与其说是内衣,还不如说是几条皮带联系在一起,梅尹把内衣套上,顿时脸上泛起一阵红潮,这是一件特别体现女人身段的内衣,在脖子上有一道皮圈,从皮圈有两道皮带向下延伸,刚好罩住两个乳头,下面是一圈裙子,由于有弹力,紧紧包在她的腰部和屁股,但也就仅仅包住半个屁股,而阴部则全空着,这种设计既突出了女人的身材,又掩盖了腰部和小腹可能多余的赘肉。梅尹在镜子中看着一个让男人喷火的肉体,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她,一个平时人们尊敬的医生。高纯来到她身后,惊艳地看着镜子,两手从后面抱着梅尹,“你真是性感尤物。”
  窗户外面闪过几道灯光,高纯来到窗户旁看了看,回头说:“他们来了。”梅尹一阵紧张起来,不知道来的会是什么人,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的情形。高纯穿起衣服,对她说:“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要大方点,别给我丢脸。” 
  第二章
  高纯说罢下楼去了,梅尹特讨厌他最后甩下的一句,别给他丢脸,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了。到了现在梅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居然跟着高纯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参加一个性爱PARTY。梅尹第一种感觉是害怕和不情愿,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一种欲望在蠢蠢欲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开始接触男人纯粹就是因为想抱负那个对自己冷淡的丈夫,但那个男人说过,这是一潭深渊,进去了就会漫漫滑下去。开始她以为自己会控制得了,但现在就算来到这里,要去做那些事,她依然无法自主。楼下门开了,听到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人已经来了,坐在床上发怔的梅尹才缓过劲来,穿起裙子走下楼去。
  高纯下楼开门,三男三女六个人鱼贯而入。在L市的市委市政府里有那么一个小圈子,都是一些中上层的干部,平时喜欢到某个地方一起玩性爱PARTY,据说这是发起者,副市长徐厚德在外国考察回来之后带来的新鲜事物。这个徐厚德老爸是北京某研究院的院长,而还有个叔叔是中央某首长。但他又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肚子里多少有些料,这年头这样的人升的肯定很快,所以才36岁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身边一帮人也就跟着他搞起了堕落的小圈子。
  徐市长今天带了一个婀娜的小蜜,高纯一看原来是市电视台的播音员潘捷,这个骚蹄子傍上徐市长已经半年了。今天来的还有市委办公室的主任张军和市纪委的刘处,他们也分别带来的女孩子都非常年轻美貌,看得高纯心花怒放,心想这会可是要大开杀戒了,还不禁后悔刚才这么快就跟梅尹搞了一炮。
  张军一进门就从兜里套出一个小袋对高纯使了个眼色,高纯立刻明白了,这是徐市长从国外带回来的高级春药“爱尔沙”,这种药只要服用一颗,任什么淑女都要变成蕩妇,虽然今天来的女人都知道要玩PARTY,但这几个色魔仍然要用春药把她们变成超级淫蕩。
  徐市长四下搜寻了一下,问高纯:“小高,你带来的那位呢?”原来高纯跟他说会带一个少妇来,而少妇又是徐厚德比较喜欢一种类型。高纯立刻向楼上招呼:“梅大夫还不下来?”楼上的梅尹一直不好意思下去,听到高纯的招呼,梅尹横下一条心,走出了房门。
  以下转换为第一人称
  楼梯上下来,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男人都是大腹便便的官宦,而女人都分外妖艳。我不禁咯噔一下,与那些女孩相比自己显然已经有些老了,早知道都是这些年轻美貌的女孩还真不该来这里出丑。想到这些,憎恨地瞪了高纯一眼,高纯仿佛以为我在埋怨他不早招呼我下来,连忙过来搂着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给我介绍起人来,在坐的里面没有一个是可以让人看得上眼的,就拿那个徐市长吧,个子不高,但身材挺胖,眯着个小眼睛看起来就不舒服。
  那个张军从厨房端来饮料,男人们都喝啤酒,而给女人准备了果汁饮料。大家就在客厅里聊着天,男人们不时说着一些色情笑话,他们都笑得前仰后合的,但我却如坐针毡。那个徐市长的小眼睛不停地在我身上扫蕩,虽然没有接触也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突然徐市长说话了:“您就是梅大夫吧,小高跟我提过您,今天一见果然是很有风韵哟。”我的脸刷地就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低下头。徐市长看我不说话,接着又问:“梅大夫在哪间医院啊?”我一时说不出话来,高纯在旁捅了捅我,我才道:“哦,在市一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