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女" 摩的" 的自述(淫蕩全过程) [3/3]

2021-01-28 16:37:30


自从跟公公发生了关系以来,几乎每晚我都能遇上公公,也让公公能摸上一
下奶,我对公公是无赏的,公公是农民,没收入,所有的钱都是我给的,我不能
给公公钱让他摸了我又收自已的钱吧,近来公公很有精神,对我相当的好。夏天
住在城里比在乡下热得多,婆婆吵着要回乡下去,老公的大姐也来电话叫两老过
去,可是公公就是不去,说:城里住得好好的,到别家去不方便。就是不肯走,
于是婆婆就只一个人去了大姐家,把公公留在家里,其实我知道是我的原因公公
才不想走的,公公不去也好,他可以帮我做些家务,买点菜之类的。这样,我和
公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只要老公有课没回家,公公就在我屋里睡,公公也
不是和我睡就日的,只是摸摸奶,看看身子,爷俩摆摆农门阵。公公喜欢上了我
的奶,他说婆婆的奶是又扁又小,掉来跟男的一样平,我问公公:爸,你吃过妈
的奶没嘛。公公说:吃过,是生你大姐时吃的,只吃过两回,过后你妈说,娃都
没吃的,你还小,就不让吃了,以后我说吃一下,就说我还小呀,就没吃了,现
在叫我吃我还不吃呢。我说:那你就吃我的嘛爸。爸好高兴,说,没想到自己老
婆的奶没吃上,到吃到自己儿媳妇的奶了。公公他们那一代人跟本不知道什么叫
做爱,只知道男人在上面来,有天晚上,我像小狗一样弯着让公公多后面来,公
公好兴奋,说从没这样来过。我说:爸,你就日日看,看看舒服不。公公说:当
然舒服了,别说日,就是看到你这样就舒服得不得了。公公看着我的后面说:小
沁,你的屄好好看。这个字我本来是不想写的,一是我写不来,二是听着难听,
还是我问老公说:你读了大学,” 屄” 字是怎样写的呀。老公说:字典里没有,
听人说是” 尸” 字下面一个” 穴”.后来我看到了这个字,把它复制下来再粘贴上
去的。公公说我” 屄” 好看,我就问公公说:爸,妈的不一样的呀。公公说:不
一样,你妈哪能跟你比呀,你妈的就两片肉,长长的掉着,哪像你的,肥嘟嘟的,
中间还能看到你的洞呢。公公说:小沁,它还自己一张一张的。公公哪知道,那
是他这样看着我,用手摸我屁股,还这样说,我有点兴奋,自己的屄在一紧一紧
的。我笑着说:爸,别说了,你开始日她嘛。公公才赶紧上来在我后面日。以后
我又教了公公好多做爱的方法,公公说最舒服的方法还是他在下我在上,这样他
不费劲,还能摸到奶吃,我笑公公说:爸你到会享受,我累呀。有一次,当我用
小嘴含着公公半软而长长的JJ吸吮时,公公激动得不得了,说:小沁,你不能这
样呀。我对公公说:爸,男女做爱是这样的呀。公公抱着我哭了,说:沁儿呀,
是你才让我知道真正的男女之事的呀。自打和公公好上,他对我很关心,常常是
我回家他都把饭做好了,吃时还问我好不好吃,问我喜欢吃什么样的,他给我做。
有时忙不赢没有洗的裙子和内裤,晚上回来时他都给我洗来挂在外面了,公公就
像我老公一样爱护,关心我。老公在家时,公公从没进过我的屋,老公一点也不
知道我和公公的事,我们一样尊敬着公公。
我照样做着摩的的活,与原来一样让人搭车摸奶,” 奶妹” 这名好多人都知
道,有的知道意思,有的不知道,一路做摩的生意的好些男的都是知道的,一天
在载人时,有人叫袁沁,我心一惊,心想谁认识我呀,回头看是一个一起读高中
的同学叫刘中的叫我。一个摩的说:她不叫袁沁,叫奶妹。我说去你的。就和刘
中聊起来,刘中是来这办事的,来这里帮一个朋友做事,是来叫” 摩的” 的。他
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就开摩的。于是就上了我的车,上车后,刘中问我:为啥他
们叫你” 奶妹”.其实在他上我车时那个摩的就已大声说了句:她的奶是可以摸的。
刘中问我,我没有回答他,他说:是他们说的那样吗?于是我就把我怎样成为”
奶妹” 的事告诉了他。其实刘中在高中就是喜欢我的,只是我喜欢我同桌的老公,
没理他,后来他问我,他可不可以摸我,其实他已经在摸了,我回答也是多余的。
由于是同学,刘中既摸了我的奶也摸了下面,那天我穿的是开裆的内裤,我也不
怎么拦他,刘中没想到我会这样开放,说:你是有意穿这样的内裤让人摸的吗?
我说:不是,没人摸我下面的,只是我骑车子下面热才这样的,没人知道的。我
没把只让汪哥摸的事说给他听。到了他去的地方,刘中提出要和我做爱,并要我
也做他的情妇,看着高大的刘中,想着人家读书时喜欢过我,我答应了。刘中把
我带到他朋友的厂子里,直接就去了他住的地方,很直截的就给我端了盆水擦拭
了一下身体,他也只是洗了个脸就要和我做,刘中三下五除二地脱光我的衣服,
就只有条吊带的腿袜,他也脱了个精光,JJ早翘得老高,又大又长,刘中看着我
的奶,边吃边说:早知道你是不穿胸罩的,不想你现在还是,是真过敏还是假过
敏呀,自然长着的还真的不错,是我见过的最嫩最软也最有弹性的奶了,元军这
小子占大便宜了。我看着刘中的下面,比我老公和公公的都长,汪哥就更没法比
了,刘中用手弄我的下面,用手在洞里面慢慢的旋转,一会深一会浅的,不时的
用嘴吸我的小豆豆,还用呀轻咬,让我里面的水不断的住外流,说真的,还没人
这样搞过我,太兴奋太爽了,不知流了多少水,刘中才用他那又长又大的JJ日我,
用了很多法子,真的,我爽上了天,就从日屄来说,刘中有一套。从此,刘中成
了我的又一个性伙伴,也差不多是和汪哥一样随叫随到情妇了,只是我叫刘中不
要在我老公面前叫我” 奶妹” ,没人时叫” 淫妹” 我都答应。
刘中在性上满足了我,汪哥在让我自我展现上满足了我,汪哥真有他的花样,
在我和刘中重逢不久的一天打电话给我,要我载他到邻近一个县去办事,让我穿
上他给我买的那件透明的黑纱中长裙,内裤也要穿他给我买的,我答应了他,但
在我晚上试衣时发现实在是太透明了,这裙摆又不大,穿上不好骑摩托车,我给
汪哥回电话说:汪哥,那裙子摆太小,不好骑车,换一件吧。汪哥说:那你穿那
件白纱的嘛,那件摆就大。那就是前面说的在家穿插的那件,穿了给没穿一样,
我实在不敢白天穿了出去。于是我只有穿上那件齐领的,胸部宽松、收腰坎肩的
中长裙,腋两边开着中低叉,我在里面试穿着内裤,我先穿上那条丁字裤在镜子
前看,前面还可以些,只能看见我的部分毛,奶能大约看见,可转过来看就太露
了,就像是个光屁股女人,只有一条腰上的绳,不敢穿出去,于是我又换上开裆
的,这样看后面就行了,有片布罩着屁股,虽不大总比没有好,前面也还过得去,
由于裙是黑色的,开裆处露出的毛也是黑的,不多分得清,就是在大街上走也看
不到我下面的阴唇肉的,于是我决定明天就穿这套衣服随汪哥去邻近的县城,另
外穿了一双吊带花边长腿袜。第二天是太阳天,戴头盔太热,我就戴了那种流行
的防紫外线的庶阳帽和默镜,我早早的出了住的小区,只有门卫看见我,我怕迟
了小区进出人多看到,尽管我在小区不认识几个人,出了小区更没有我认识的,
我就不怕了,穿这条裙子骑车真是一点都不舒服,两腿紧紧的,于是我只好把裙
子向上提,但是这样一来骑车时,前面的裆部就只有露出来了,在前面的人只要
想看从我边上过就能看见,出来了没办法,我想在骑行时是没人会看到的,下了
车就没什么了。汪哥来看到我穿的非常满意,我们说笑着上了路,汪哥看到我这
么暴露,就没伸手进去摸奶,可能大家会说,他怎么伸进去呀?其实腋下开着低
叉,两边还有拉链,要想摸是很容易的,汪哥只是在外面弄了下奶又捏了下奶头
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什么他办完事就去逛街和去一个香
株寺的,我开着车也没听明白,其实我们一到县城把车奇放好就上了街,还在我
们刚进城时我就看到好多人看我们,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穿着太性感,太暴露,太
洋气了,现在在城里走,看的人更多了,不断有人向我指,我没管他们只管和汪
哥一起在街上走,我让汪哥座” 三轮” 汪哥说走走,不远。我没法,只有这样穿
着高跟鞋让别人这样看我跟他一起走,昨晚在灯光下看不怎么看得清里面的,可
白天看就不一样了,再加上在太阳光下,我里面的奶能看得一清二楚的,汪哥说
从侧面看能看到撑起的一些毛,我说就是你,让我当模特,不过也没法了,好在
这城里我没有认识的人,就是有谁又能知道这就是那原来土里土气的袁沁呢。我
们逛商店,进馆子,到处都是挣大双眼看我的人。下午,我和汪哥去了香株寺,
就有香客说,怎么能让她进寺里呀,我们没管别人,我跟菩萨进了香,磕了头,
可就在我每次烧香磕头时,总有不少人有我后面说和指,汪哥也站在我后面,也
没理他们,有个女的说:看够没嘛,清清楚楚的,走。然后又丢一句:骚婆娘。
拉着那男的就走。男的不想走,边走边回过头朝我这边看,说:人家那么多人都
看得,我为啥不能看。我知道是在说我,后来我问汪哥是什么原因,汪哥说,你
磕头是,屁股抬得老高,把屄都露出来了,后面的人全看见了,连你弯着腰时和
尚都直直的看着你吊着的奶。以后的两座菩萨我就没跪下磕头了,就只弯着腰合
着双手作三个乙,但周围的人还是看着我,和尚也看着我的奶不转眼,后面的几
个男的说,跪下磕头呀,磕头才乾诚。我知道他们是想看我的屄,我看了他们一
眼,没理他们。拜完菩萨后出来喝茶休息,好多人也跟着来喝茶,让老板忙都忙
不过来,喝茶时汪哥离开了我十多分钟,说是有人找他,回来后就说:走我们回
去了,其实我还想玩会,我说我们再走走。汪哥说,还没让人看够呀,都下午4
点多了。于是我和汪哥座三轮车去我放摩托车处骑车往家赶,路上汪哥给我500
元钱,说:拿着,这是你今天挣的。原来,那几个一直跟着我们的人是汪哥的熟
人,他们打赌说汪哥会带我上他们城里,并说我是那种最性感,最骚的女人。说
了我会穿的衣服,他们不信,就各人赌了200 元。我骂了汪哥一句。现在想汪哥
来时为什么那么乖,原来是忙着跟他们联系,赌我了,我想说不定那天还会把我
卖给他的朋友玩。果不其然,再回城后的不久,可能是20多天后吧,汪哥又叫我
穿得跟那天一样到我们城里河边的一个叫庙泉茶楼,他和三个朋友在搓麻将,去
后就叫开服务小姐让我帮他们掺茶,汪哥叫我一个一个我给他们掺,每掺一个时
他的朋友就用手隔着纱裙摸我的奶,还把手从裙下面伸进去扯我的毛,我赶紧跳
开说:汪哥看嘛,他们这样。汪哥笑着:哪样嘛,又没丢啥,好好赔我们打牌,
赢了分给你哈。我知道他不让别人碰我下面的,不想今天大方了,我其实在成为
刘中情妇后早都无所畏了,只是汪哥不知道而已。他们一会又叫我掺茶,没喝完
又叫掺,无非是都想摸着我,有时两个一起在摸,在给他们掺完茶时,我的内裤
一下掉了,我没抢赢,内裤在我给他们掺茶时被他们把两边的结给解开了,叫他
们给我又不给,我只有光着屁股服伺他们四个,让这个摸摸、捏捏,那个扯扯、
插插,最后汪哥还叫我把裙子全脱了,只穿了那双吊带的腿袜和高跟的鞋。我想
说不定要让他们四个轮奸了,我的水不断的增多,几个都说我骚,也说我样儿不
错,是个卖的料,我随他们,只想等着不同的四个JJ插我。可是我错了,人家不
用JJ日我,只是用手插我的屄,一直到他们散了都没,后来我问汪哥为什么,汪
哥说没赌这,也怕我有性病。其实汪哥知道我是干净的。
在汪哥的教导下,我越来越大胆,淫蕩,说不定就是让我在不认识我的人当
中大白天跳脱衣舞全裸我都敢,如若是这时有人要让我将屄给他日我也可能会答
应。汪哥说:他培养超级蕩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