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淫乱生日派对 (多人乱搞) [4/4]

2021-01-10 11:19:50


「呀!」久美子又大叫一声!
「嗯…嗯…呀…」我女友在小穴空着的时候,小嘴微张,呻吟声慢慢加大了,就似在控诉为何志豪要离开她。四个人 –
连我在内是五个此时一起被这变化吸引了视线,更见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情景: 我那高傲的女友,此时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志豪离开后用自己的手指拨弄着自己的阴户!
是药力又再次发挥功效吗?
志辉当然不会放过机会,走过去打开她双腿成 M 字,近距离细看雪盈自己挑弄着自己的阴唇,淫水亦不断流出,志辉愈看愈兴奋,为免又被志豪打尖,
志辉腰间一沉便将粗大可怕的肉棒一下深深的正面插入她的私处。「呀…」雪盈终于 ‘似样’的叫了出来。 「呀!
呵呵…等了一晚都是值得呀…校花校花,我想干你很久了!很爽,真的很爽!」
继家乐,志豪后,志辉已是今晚第三个干我女友的男人,可能愈期待便愈是兴奋,他更大力狠狠的抽插着她紧窄的阴户,直把她阴唇插至反了出来!
我女友的私处真的有如处女般美丽, 粉红幼嫩的阴唇虽被志辉插至反出反入, 仍然是紧夹着他的阳具而不留一分空间。 志辉用力搓揉着她上下跳动的巨乳,
全神贯注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肌肤,天使般的面孔,没什么可比这样干着我女友兴奋!
「呀…嗯…」在药力的影响下我女友娇喘连连。 志辉受到如此刺激,更用力的插雪盈一个死去活来!
突然志辉一下抽离了他的阳具, 「呀…不要…呀!」抽离, 反身,抓住她光滑的臀部再插入,雪盈只空虚了三秒, 「啪!」一声,志辉已由正面干着的姿势变成后进狗仔式了。
「呀…从后进入更加紧迫呀…校花的臀部十分有弹性呀,家乐你一会儿定要试一试呀…」志辉在「啪! 啪! 啪!」从后抽插着的时候,还不忘与众人分享感受。
他双手用力捉着我女友纤腰,随着每一下用力的抽插,肥肚腩亦不断撞上雪盈那浑圆的臀部,「啪!」一声反弹回来再用力插入。 「啪! 啪!
啪!..」因为我女友的臀部份外有弹性,这个姿势正是干得最兴奋的姿势呀!
此时志豪亦已改用同样姿势,干着久美子! 此时,我女友与久美子就被弄至面对面被人干着!
家乐此时又走回战场中,阳具亦又再以十足状态以90度胀大竖起了。「呀…家乐兄这么快又硬了吗? 好呀好呀,一起来干我们淫蕩的校花呀…
看她的粉红色的乳头完全硬了呀…」志辉识趣地从后用一只手托起抓着她一边乳房,另一只手握着她的小手臂,令我女友此刻坦蕩蕩面对面向着家乐,乳房还随着抽插有节奏的上下跳动。
家乐用舌头拨开她双唇伸入她口中狂舔。一双手就在她的大奶子上使劲搓捏,像在搓麵粉那样把她酥软的奶子捏得变形。「雪盈雪盈,看你平时是多么的高贵冷淡,此刻却变得如此热情和淫蕩呀…
机会难逢,志豪志辉迪文,你们不是外号「滚友三兄弟」吗? 该怎样我们才可以四个人同时一起淫辱我们的校花?」
志辉大笑,向志豪迪文打个眼色,便放下她的小手臂,只紧抓着她坚挺的臀部狠抽猛插。
我女友上身已无力挺起, 一下伏了在家乐胸口上。 像头饿狼的家乐却毫不怜香惜玉地一下抓住她的秀髮, 便将她的头向下推, 粗黑的阳具一下便塞进了她口内。
刚在久美子脸上颜射完的迪文休息了只数分钟,又再带着一根涨红而极为粗壮的肉棒走过来了!
反身像修理车子般,由雪盈上半身右边爬进去,在雪盈那对没有承托前后大幅弹跳着的双乳下,伸出舌头不停的舔啜着她右边乳房。
志豪又已换了姿势,变成女上男下,而他捉住久美子的纤腰,一边抽插,一边像迪文般挪动到雪盈左乳下,张开嘴巴含着她粉红色的乳头上吸啜得雪雪声!
一边干着家乐女友一边含啜着我女友粉红色的乳头上,他此刻就是全场最忙碌但兴奋的一个!
此时此刻,「滚友三兄弟」及家乐真的四人同时一起玩弄着我女友呀!
「啪! 啪! 啪!」志辉紧抓着她臀部愈插愈狠。每下都将大肉棒抽到她的阴道口,然后一次尽根冲入,然后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
「唔! 唔! 唔!」我女友一头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乱在秀丽的脸旁,两手紧抓着床单,含着家乐的肉棒,每当志辉插她一下,她就婉转娇啼,呻吟声亦愈来愈大。
「哈! 哈! 哈! 看呀,我们的校花阴道开始在收缩, 淫水在涌出,哈哈,她被我们合力弄至準备高潮了! 」志辉感到我女友高潮要来了,一边大笑一边竟突然抽出阳具。
家乐亦同时从她口中抽出阳具。「干什么…不要呀…不要呀…不行..我不行…来呀…」我那已尊严尽失的女友竟娇喘着向后望向志辉以哀求的语气求他再插进去!
平时高傲的校花竟被玩弄到要求这班禽兽干她!
「哈! 哈! 哈!… 志辉你很过份呀…」「哈! 哈! 校花叫你插进去呀… 」「哈! 快点呀,不要饿到她呀…
」众人大声淫笑着,家乐与志辉互望了一下,交替了位置。家乐还将龟头顶在雪盈阴户口玩弄,我女友竟辗转着,摆动纤腰和屁股磨擦着家乐的阳具!
「哈! 雪盈你干什么? 这样可不行,我不想插你呀… 哈!」家乐说着走回志辉旁边: 「来呀!要我们插你便用你的嘴好好服侍我们的肉棒呀!」
经已被玩弄至慾火高涨的雪盈,竟真的伸出小小的舌头,舔着家乐及志辉紫亮亮的胀得极大的龟头! 像是恳求着他们去插自己!「呵!
雪盈你自愿的…呵…自愿的为我们口交,真的更有快感呀…」家乐合上双眼说。
迪文此时亦走过来,三根肉棒一起抢着要雪盈去舔! 雪盈灵活地舔了一会,更张开口主动含着家乐的肉棒!
「呀! 爽死我了! 爽死我了! 呀…还会有舌头在里面舔弄…哗…爽死我了!」家乐大叫。 此时已由高傲变得极淫蕩的雪盈放开了家乐肉棒,又轮流含迪文及志辉的阳具。
家乐又走回雪盈高高挺起的臂部那边,再将龟头顶在雪盈阴户口,準备插入之际,雪盈竟自己主动地扭着纤腰,摆着丰臀来套弄他的肉棒入内,更摇动着去配合他的抽插,还发出一些诱人的淫叫声:「啊…唔呀…不行了呀…」家乐终于成功令雪盈说出淫话!
家乐异常兴奋,疯狂抽插一轮之后,将我女友一下子反过身来,从正面把她两条白嫩嫩的大腿抬起来,勾在自己手臂上,然后再挤上粗腰,把大肉棒再次狠狠插进她的小穴里,弄得她再次淫声大作。
迪文和志豪则在轮着干她的小嘴。 志豪? 他不是应该在干着久美子的吗? 原来不知何时,他和志辉又换了位置,现在是志辉从后干着久美子呀…
眼前景象开始模糊,不要呀,不是到我药力发作吗… 我还要看下去呀…
「呀! 啊呀! …」「唔 …唔 …唔 …」「扑滋! 扑滋! 扑滋!…」「啪! 啪! 啪!」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及撞击声再从耳边响起,我睡了多久了?
模糊的视线,看到久美子竟躺在我右面,「唔 …唔 …唔 …」她正含着迪文的肉棒在呻吟着,「扑滋! 扑滋! 扑滋!…」同时却被志辉抽插着。 我的心口有些什么了?
稍为低头一看,一个熟悉的面庞就近在我眼前,散髮披面的女友给干到软弱无力地正伏在我心口上,「啪! 啪! 啪!」志豪从她后面疯狂的狠抽猛插,侧边站着的是家乐。
这么近看着自己女友被人蹂躏,就连每一下抽插的冲击,女友娇喘的呼吸亦感受得到,实在太令人喷血了!
「呀! 啊呀!
…不要…」我女友大声娇喘淫叫着。家乐淫邪的笑着拍一拍志豪「好了够钟,到我了,上次输给你,不过都只是九比八,我这一分钟一定会令她叫得更大声…」志豪笑着抽出阳具,家乐立即又再插入…「呀!
啊呀! …」是呀…我女友真的叫得更大声呀…每人一分钟吗? 好像很好玩呀… 刚从我女友小穴中抽出阳具的志豪又走去那里呀?
只见他走过来挡在我面前,背对着我骑在我心口上,接着一手抓住我女友的秀髮,一边将自己猩臭的肉棒塞进去狠狠抽插.. 「唔! 唔…」是顶到喉咙的声音呀…
不行了,意识又开始模糊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是呀是呀!
对不起,我现在回来了…」耳边传来女友的声音,我头痛欲裂的醒过来,阳光从窗外照射入来,映着我女友俏丽脱俗的脸庞。她已穿回那袭斯文的黑色连身裙,看着此时明显仔细梳洗过的她,难以想像不久前才被众人淫辱过。
难道是我自己发梦?
「…呀,雪盈…对不起,昨日我醉倒了,你们玩得高兴吗?」我当然扮作什么也不知。
「我亦醉倒了,也是刚刚才醒过来呀。快点起身,要回去了。」女友看来很疲累的对我说。
此时我方发觉,自己是?在厅中间那张梳化床上! 就是不久前女友被众人淫辱的那张!
「家乐他们在房中休息,叫我们自行离开。」女友跟我说。
我稍为整顿一下,离开前还看到梳化床是湿了一大片,便确定之前发生绝对是真的!「想必是他们醉酒倒泻在床上吧。快点走吧。」女友留意到我的视线面红红带着尴尬地说。
我们步出门口,竟见到之前我们搭的士前来的司机,正在的士上睡着等着我们! 「呀! 是了!
叫过他昨晚来接我们的,难道他由一直等到现在吗?」女友不好意思的叫醒那名满面鬍鬚的司机,「不好意思,要你等这么久…」
司机悠悠醒转,见到我女友,淫笑着笑: 「呀呀…玩完了吗…我真的很想入来一起玩呀…呀…不是不是,没有什么,好了,起程吧。」看着看着?
难道昨晚除了我,还有他作旁观者吗?
全程我女友面红红的不发一言,反而司机一直眼甘甘淫邪地打量着她,送了她回家再送我回家。在我下车关上车门他準备开车之时,鬍鬚司机竟打开车窗淫邪地对我说:
「你女友真的很正呀! 我都很喜欢这样一大班人集体玩,下次记住预埋我呀!哈哈哈!」
可恶! 一切的确是真的! 家乐和「滚友三兄弟」,你们要将录像借给我回味观看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