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教授的激情时刻 [2/3] – avouo修正版

2021-01-01 11:12:01


  “嗯……唉唷……你在作什麽?”
  “帮你检查,”她说:“我再往下看。”
  再往下看就要到不可思议的地方了,雪梅的脸烫得可以划火柴。
  “不……不要……不会咬到那里罢?”

  “谁知道?”依姈说:“还是看看比较妥当。”
  依姈猫伏在雪梅屁股后面,还是用指尖,细细腻腻的拨动贴在阴阜上的耻毛。
  “雪梅……”
  “嗯。”
  “那个人看过你这里吗?”
  “谁?”

  “那个……不算男朋友的男朋友……”依姈把她的毛儿拨好了:“有没有?”
  “你别胡说八道。”
  依姈笑起来:“嘻嘻……”
  雪梅不晓得她在笑什麽。

  “其实,这种男朋友我也很多。”依姈说:“本来我是要说,你男朋友一定会称赞过你这里长得很漂亮。”
  “你……你在看什麽嘛……”
  “真的很漂亮嘛!”依姈将脸贴在她的臀端上。
  雪梅只记得阿宾说她的小花园长得很秀气,她也不晓得所谓漂亮是怎样叫漂亮,不过那种地方教别人一直瞧着,还在旁边摸来摸去,真的是丢人现眼。
  “可以了吗?依姈。”她问。

  “不大好欸,”依姈说:“这里有点儿痒,对不对?”
  依姈的指甲正刮着她的会阴,雪梅承认的点点头。
  “我就知道。”依姈说。
  “怎麽办?怎麽办?”雪梅苦着眼睛。
  “放心,”依姈说:“我来想办法。”
  依姈的办法颇爲奇怪。她就是用她的指甲尖,挑破雪梅闭合着的花唇,然后来回慢慢地滑动。雪梅再度浮起满身的鸡皮疙瘩,依姈很细心很细心地重複拨开那粉红色的软肉,并且微微刺动着,好一会儿,终于有一颗珍珠般的水珠被挤到花瓣儿中间。

  “好一点儿了吗?”依姈问。
  事实上雪梅觉得更痒了,她又不晓得要怎麽说,很想爬起身来不让依姈看了,但是手脚就是长不出力气来,反而缓缓的摇着头,低颈垂首靠到床上,把脸埋在四撒的秀发之中。
  依姈这鬼灵精岂然不知,她见雪梅没有主张,反而得寸进尺,食指沾了沾湿,悄悄的扣进那两片肥肉之中。
  “唔……”雪梅用鼻子表达出不满。

  就当依姈逐步使坏之际,天气却转好了。雨停了,云也逐渐散去。
  文文收好了厨房的混乱,便想叫她们出来问功课,走来卧室门口,见门虚掩留下一道缝,她轻轻推开一点点,就看到依姈跪在床上,雪梅趴在依姈膝边,屁股翘得老高,依姈的手指头深深地插进雪梅的蜜穴儿里,还不时缓缓抽动着。
  文文登时獃了。

  这……这是什麽状况?她虽然看不见雪梅的脸,不过却知道雪梅全身都在发抖,没道理了,文文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摇了摇头,一时之间找不到头绪。
  依姈一边用食指在雪梅的身体里抽送,一边伸掌去揉动她的乳房,雪梅的声音像在低泣,同时排出滑油油的水份来。
  依姈低头不知道对雪梅说了些什麽,雪梅先是摇头后来又点头,显然心境杂乱如麻,文文看着她从大腿滴滴流下的淫汁,不禁红了脸,因爲她自己底下好像也渐渐潮湿了。
  文文一阵晕眩,没想到整个事情完全变样了,拜访老师怎麽会拜访出这种情形来,她伸手拉住门把打算关上门,不看了,才退了半步,背后就撞到一堵高大的胸膛。文文大惊,连忙自己掩住嘴以免发出声响,提心吊胆缓缓斜过眼角,妈呀,是副教授,他正也望着房里看得目不转睛。

  文文简直是羞死了,今天怎麽一再闯进他怀里?而且这时进退两难,说什麽做什麽都不对,她吐了吐舌头,缩着肩膀,尴尬的转回头,思索着要怎麽办。
  文文不晓得副教授已经在后面站了多久了,房里的香豔节目仍然继续上演,雪梅被依姈弄得像虫一样扭曲着身体,这种镜头真的不能多看,文文的脸像着火了一样,又烫又辣,双腿偷偷的交磨,心中忧心忡忡,因爲那要命的地方更湿了。

  这时从背后,在比她屁股高一点点的地方,産生了一种坚硬突出的压迫感,而且越来越明显,甚至好像在她身上磨着。
  文文又不是小学生,她当然知道那是什麽,她真该不顾一切的走开,但是这念头才刚浮起,副教授却伸来了双手将她圈住,文文缩瑟在他身前,马上听见粗重的呼吸声,吹得她头皮发麻,她娇娇怯怯,再回头偷偷查看,副教授的眼睛仍然盯着房里猛瞧。

  文文想说什麽,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回去了。
  房间里,依姈将雪梅的脸扶起来,俩人静静地接吻着,好像情人一般。这时候文文感觉到有一股更加热闷的气息在耳鬓边鼓噪,心中暗暗叫糟,果不其然,副教授的嘴唇莽然地就吻过来了。粗糙的胡渣磨在她的俏颊上,文文皱眉闭眼,双手想去抓副教授的腕,没想到副教授两掌上滑,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一双椒乳。
  他的理智正在远离,文文急死了。

  没有胸罩垫底,副教授的大手整个儿的将她那青春胸脯满握不放,而且理直气壮地抚弄起来,虽然动作不够温柔,文文小巧坚实的乳尖顶在他掌心中,还是不断的发硬。
  “嗯……”房里的雪梅低哼了一声,支持不住地倾倒下去。
  文文感觉力气从自己的两脚开始向上消融,她站立不了了,身体酸软一味往下溜。副教授并没有去架撑她,反而跟着她矮下去,文文重心倾斜,两手只好扶住墙壁,脸贴在肘臂上,副教授黏着她蹲着,像两只青蛙一前一后的躲在门边,副教授用牙齿去啃她的后颈,两个人同时猝猝地喘着气。
  “哦……别这样……”文文微弱地拒绝着。

  不过显然副教授并不打算接受她的建议,因爲他的一只左手已经离开她的乳房,伸进衬衫的下摆里了。文文的短裤正在洗衣机里头洗,衬衫下面就是三角裤,最后的防线,但是她的手还架在墙上,所以副教授轻而易举的,用两三根指头就捏住了她胀出来的耻丘。

  “老师……”文文想要夹腿,但是来不及了。
  “唔……唔……”副教授的气息很急,摸到湿湿的棉布让他更加兴奋。
  文文大窘,自己急忙分辩道:“那是刚刚撞翻了水……嗯唷……”
  没有人在乎她要作什麽解释,因爲她的话还没说完,副教授的指头早勾开内裤花边,在她的小裂口上搅和着了。
  “啊呀……呀……别……别这样……”文文软得说不出话来:“老师……”

  副教授浓浊的呼吸一直在她脑袋后头回响,而且右手也滑下来了,两手一起乱摸乱撩,搞得文文整个阴户黏不拉答的,只能恨恨地咬着牙,呜咽忍受。
  摸着摸着,两只手忽然少了一只,文文顿时觉得有点空虚,老师怎麽不摸了?
  副教授的身体在她的背后蠢蠢骚动着,悉悉娑娑,一会儿光景,那不见了的手又出现了,这一次摸向她的屁股蛋,而且在扯她的内裤,把她的内裤都扯偏到一边,整个儿阴阜都凉飕飕的,完全遮不住什麽重点,然后两手一前一后,到处乱挖,挖得她魂儿都快飞了。

  挖着挖着,文文开始觉得,副教授的指头变得很奇怪。奇怪在哪里呢?文文也说不上来,其实她是没办法进行任何思考,全身热腾腾像要冒烟一样。
  不过马上文文就知道奇怪在哪里了。

  文文觉得,副教授的一根大得出奇的指头在想办法钻进她的穴儿口,那指头真大,真大……
  文文马上知道了,那不是指头,那是……

  “老师……老师……”文文下意识想要阻止,副教授的两手同时移到她的大腿边,固定住她那美丽屁股,然后像剥面包一样的剥开,身体一贴,那巨大的指头,错了,那龟头,向前推进,就没入文文的腴美的唇瓣之中。
  “嗯呀……”文文挨不住哼起来,她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也不阻止了。
  “把……把屁股翘起来,好不好?”副教授说。
  好不好?好不好?文文的小脑袋瓜还在想,身体却将不自主稍稍向前跪着,腰儿一实,屁股自然就翘起来了,才刚翘好,副教授立刻长驱直入,整根阳具都插挤进去。
  “哦……”

  副教授剧烈地发抖,抱着她用力咽气,文文被他侵入,大势已去,抵抗显然无益,她回过眼来,刚好他也在看她,文文见他血沖了头,心中不忍,扶起他的手放到她刚才靠在墙上的位置,再将脸前贴到他的臂上,然后双手后揽,扶住他的腰,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副教授心头一阵悸动,反倒停在那儿忘了要干什麽。
  “老师……”文文说:“我……我翘好了……”
  “唔,唔。”副教授突然醒悟,连忙作两次抽送。
  “咿……嗯……”

  文文嘤嘤低诉,充满弹力的膣腔将副教授夹得妙不可言,副教授岁至中年,那鸡巴早就不能保持年轻时的雄伟,但奇怪的是,今天却如同二十出头似的,不只硬,而且硬得发涨,硬得发酸,令他情绪高亢。他仗恃着船坚炮利,蹲妥身体,对準文文的嫩穴就横沖直撞,一顿猛插。

  文文由他在屁股后面恣意挺动,因爲怕惊动房间里的俩人,不敢多出声,只得咬住下唇,辛苦的扭着纤腰,迷人的娇羞尽写在脸上。她的膝盖还跪在地上,爲了要保持后翘的姿势,双腿不自主撑得发抖,小穴儿里也顺带一缩一缩的,副教授的阳具上青筋正在暴露,恶狠狠的突起,擦过穴儿肉的时候,每一下都被她夹得痛快异常,从末稍传到脊椎,让副教授简直要抓狂了。
  他疾速的抽出插入,虽然蹲立的方式实在很不方便,却有一种窘迫的异常快感,催促他更快一点,再快一点……
  “老师……好深哪……”文文呻吟着。

  “好女孩……老师好舒服……”副教授将脸靠着她的脸说。
  “嗯……嗯……我也舒服……老师……”
  “喔……呵……”副教授喘着:“你真棒……老师好久没做了……”
  “哦……”文文细声细气地回答他:“唉呀……呀……”

  副教授侧脸去吻她的脸庞,文文闭起眼睛,樱唇轻啓,迎向他的嘴,俩人马上就吻得湿热。
  副教授虽然爽得不可言喻,可也真的很累,毕竟体力大不如前,但是瞧着文文那又羞又满足的表情,只得继续强打精神,努力耸动屁股,对着文文的小穴不停摇晃。
  “哦……老师……”文文娇媚的吐气:“再快……再……哦……再深一些……啊唷……”
  这不是要命吗?再快一点?这可爲难了副教授。

  不过在这小美女面前怎能示弱,副教授真的干得更快更深了,遭遭都刺到文文的最深处,点了一下马上收回,又马上扑进去,把个文文插弄得气若游丝。
  文文的内裤本来被扯到一边,结果因爲俩人的迎凑,渐渐顺着屁股沟跑回来,而且被扯过之后那裤底已经纠缠成索条,正好陷在她的肉缝之间,束紧她的浪豆,也勒住副教授的鸡巴,俩人又是一阵肉麻兮兮。
  “老师……哦……老师……老师呀……我……我快要了……嗯呀……我快……快要了……呀……嗯……”
  “来……来……老师帮你……来……”
  “嗯……嗯……”

  师生俩人正在紧要关头,却听得旁边有人“咯吱”一笑,真吓了老大一跳。
  “继续啊……”蹲在门旁滑稽的看着他们笑的是依姈:“干嘛停下来?”
  “哎呀!”文文马上双手掩脸,副教授则眼睛直愣愣的獃着。
  “那个……呃……那个……”副教授想说些什麽。

  “快啦!”依姈一掌拍在他的腿上:“你没听她快来了吗?”
  副教授哪敢造次,依姈瞪他一眼,索性推着他的屁股动,副教授半推半就,顺着力量耸起来,依姈直起身,凑嘴到他耳边说:“臭男人,嘻……快!”
  副教授被她一骂,果然认真抽动,恢複原来的速度。
  “嗯……”文文仍然掩着脸,但还是被他挤出声音。

  依姈满意的点点头,慢慢站起,跨两步移到两人身侧,又蹲下来。
  文文知道依姈在看着,又变回平常的拘谨,忍着尽量不要出丑,只是身体越抖越严重,副教授知道这时绝对不能停下来,更是快马加鞭,放性奔驰。
  那作怪的依姈,蹲也不蹲好,右手托着下巴,左手还来捏文文的乳头,弄得文文内外交煎。她的羞耻全部转成蕩样春心,下头失防的小穴儿就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泌出源源的骚水,不断的渗漏到地板上,湿成一大片。
  副教授一面干着文文,一面看着半裸的依姈,依姈见副教授的贼眼滴溜溜的在她身上打转,便斜眼对他笑着,故意挪了挪屁股,装做不在意的样子,将两腿大方的张开,她那鲜嫩私处就清晰呈现无遗,副教授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一根鸡巴硬的像要断掉一样,不要命的对着文文猛肏。

  差不多就在同时,文文的穴儿剧烈痉挛,而且响起小小的“咕叽”轻响,水份喷洒着泄出来,接着身子骨一软,幸好副教授立时接着她,扶她缓缓倒到地上,文文还忍不住连连抽噎,“哼哼”地喘着,副教授也一屁股坐下来,吐着大气。
  依姈又“咯咯”的巧笑起来,站直身子,脱去衬衫,全身细皮嫩肉一丝不挂,背着双手,还摇起屁股哼着曲儿,悠悠地走到沙发那边,面对副教授斜躺着坐下来,两腿交叠,舒服地靠在沙发扶手上,掩嘴俏皮的看着他们这边,慵懒的摆了个诱人的姿势。

  接着更厉害,她假装没精打采的伸了伸懒腰,顺势把两腿推直,然后一寸一寸打开,又将一脚屈起,搁到沙发椅背上,摆明了开门缉盗,双手穿过腿弯,先是轻轻的护着私处,捂了几下后就一左一右的轻撚着阴唇,从肥厚的肉蚌中抹出黏黏的淫液来。

  副教授贪婪的吞着口水,那仍然死硬着的阳具浑似装了弹簧般的向上弹起,横空摇晃不已。依姈伸出左手食指对他勾着,副教授丢魂似的站起来,放着文文不管,依从她食指的勾引向着沙发走去。
  依姈的美眸一直盯準副教授的眼睛,副教授挺着石条一样的鸡巴,来到离沙发前约莫半米处,依姈扬手便握住那鸡巴,轻轻拉过来。说也奇怪,副教授高大的身体居然变得像个气球似的半点重量也没有,随着她若有似无的柔胰漂浮,整个人直挺到她身边。

  依姈揪着那从裤裆中挺出来的鸡巴,它看起来很骄傲,自从刚才在门口硬起来之后就再没软过,而且散发出烫人的热量。依姈用食指和拇指圈住肉杆子,优柔的滑前滑后,副教授刚刚享受完文文的刺激,气焰当然还十分高昂,依姈四两拨千斤,稍爲使点儿劲就套得他全身打摆子,中年肥起的肚子缩瑟连连,依姈偷偷好笑,反正送佛送到西,她就拿整只手掌都去握住,开始逐渐加快速度的替他打着,副教授的龟头被她箍得发胀,又红又亮,依姈突然想起耶诞灯泡,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副教授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及中在短短十余公分长的肉上,哪顾得了她在笑什麽,只能屁股交错的扭曲挤夹,两腿在裤管里不听使唤的抖着,随时都要脑浆涂地。
  依姈不躺了,她坐正身子,将胸脯高高耸起,那粉红色的小乳尖也硬得跟豆子似的,她再将副教授拉近一点,让他的马眼正好触在她的乳尖上,随着手的动作磨来磨去。
  “喔呜……”副教授喉咙里没有意义的滚着声响。
  依姈的手抽动得更狠了,彷佛想要把副教授的鸡巴拗断。
  “好大啊!”

  不知道文文什麽时候踗到依姈旁边,傍着她坐下来,她好奇的打量副教授那男性凶器。
  “没用的丫头,我替你複仇呢!”依姈说。
  文文没再出声,把头侧靠在依姈肩上,看着她忙碌。
  “喔……喔……”副教授叫起来了。

  “帮我忙,他快来了,”依姈对文文说:“含住它……”
  “不要……好丢人……”

  “丢你个头啦,胡说什麽傻话?”依姈白她一眼:“这东西刚才还弄得你要死要活的,不是吗?”
  文文不乐意嘟着嘴,还是低头下去,依姈让了让身子,文文就把副教授的龟头含住了。依姈换过另一只手,没停顿的接续搓着。
  “老师,”她挨到他身上:“还撑哪?要来了没?”

  副教授酥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依姈还在催他:“射出来嘛,射出来嘛!”
  “呃……啊……”副教授恍惚无神。

  依姈使出最后绝招,她张嘴对着副教授的腰间,没预警的咬上一口,副教授吃痛,大声叫了一句“啊唷……”,垂死的猛烈颤栗,叫声也迟钝下来,身体转爲呆滞,鸡巴突突胀大,依姈和文文都知道这是他败战的前兆,都快速地再深吞深套了十来次,副教授便仰起头粗着喉咙,停下来了。
  “哦……哦……我的天……”

  那鸡巴再度跳动起来,同时喷出一股又腥又浓的阳精,文文首当其沖,吃了第一口,满嘴都是男人味道,连忙把鸡巴吐掉,副教授第二股精液就又喷过来,射在她的脸庞上。
  “我来,我来!”依姈急忙张开嘴儿转手接过来,丁香小舌尖顶在龟头的分瓣处,副教授精流如注,弄得两个女孩子满脸浆汁。
  副教授果真好久没做了,文文眯着眼说:“好多啊……啊……还有……好烫……”

  依姈也很讶异副教授射出来的份量,她等他射得差不多了,才重新叼住他的龟头,间断的吸啄着,把他体内最后賸余的部份也都啜出来。
  副教授终于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不支地跌向依姈和文文,她们让他翻仰坐在中间,三人倒成一堆,副教授傻喘着,根本说不出话来。文文仰起脸,亲在他的脸上,对他说:“谢谢老师。”
  他的思绪混乱得很,搞没明白做了这种事是该被惩罚或是该被感谢?依姈的手掌托住他半露在外面的阴囊,细心的捏揉着布满皱纹的表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