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1/3]

2020-12-31 18:12:33


台湾大学椰林大道的尽头,座落着活动中心,几十年来,这里藉着多采多
姿的社团活动,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人才!

就像现在,晚上七点,在女青年社的社团办公室里,七位千娇百媚的青春编
辑们围着会议桌,正在开编辑会议,大家在爲下一期的刊物脑力激荡,要找出既
与时事配合,又与女青年社宗旨有关,而且还要耸动的主题!採访这个怎样?国
中女生受不了升学压力,跳楼自杀!好是好;可是与我们的宗旨不合啊?!爲我
们女性服务啊!怎麽不合?唉呀!我们应该专门针对大专女生嘛!要不然哪里管
得完喔?!你们看报纸:成大女学生爲情自杀……成大在台南呢,又採访不到!

你们先不要吵!我有个构想:听说大学女生被强暴的很多,要不要对这个做
个专题报导?大家都静了下来,面面相觑……怎麽啦?你们这些时代新女性?这
个问题那麽难啓齿吗?难道你们都被强暴过啊!!!

总编辑制止她:你不要胡说!这个议题相当好,谁去採访?她提议的,就她
去吧!你怎麽这样嘛!照你这样说,以后谁敢提比较刺激的採访题目呢?总编辑
叫做张慈芬;说也真巧,她的神情相貌酷似华视那位明豔动人的主播崔慈芬!她
明快地做了裁示:

我看,这个题目就由雪兰来做吧!白雪兰?!大家都吃了一惊可是她才大一,
不是该跟个谁先见习见习吗?这个议题具有很强的爆炸性!需要採访很多人,要
花极大的时间和精力!我看你们这些老骨头,万一陪男朋友的时间少了,不怕男
朋友跑了!大家都笑了!

这是实情!这个时代啊,好的男生已经变成稀有动物!主动积极的女孩又那
麽多;如果万幸有个够水準的男友,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

雪兰,你还没有男友吧?

雪兰摇摇头;俏丽的马尾随着摇晃,晃动了一屋子的青春!她腼腆地说:我
才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呢!

好吧,那就这样决定!雪兰,关于这个专题,由我亲自指导,你直接向我报
告!

啊!大家又吓了一跳!总编辑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六七年来,她一直是校刊
的重要人物!虽然她还在读大学,但在艺文界已经小有名气!现在已经大三的总
编辑,已经好久没有亲自指导新进的记者了,竟对白雪兰特别垂青……慈芬对大
家投以鼓励的微笑,结束了编辑会议:加油吧!让这一期的水準又超过以前!

第二天晚上,在总编辑的指示下,雪兰联络上一位饱受蹂躏的女同学,和她
约在傅园。傅园,是台大第一任校长傅斯年的坟墓。傅斯年任内,正是整个台湾
风雨飘摇的四十年代!他不仅对内提升了台大的学术水準,对外更抗拒军特的入
侵!在他任内,不準任何一个军人踏进台大一步,从而树立了台大的尊严!

逝世后,台大当局遵照他的遗言,将他埋葬于校园内,盖了一个希腊神庙式
的坟墓!

他的事迹代代相传,学生晚上在傅园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好像有他的英灵保
护似的,只觉得亲切温暖!再加上种满了花草树木,显得既旖旎又隐密,所以,
傅园早已成了男女同学,晚上幽会的好场所!

雪兰问:你什麽系的?

图书馆系二年级。你能不能描述当时的经过?我们要做详细的报导,好让其
她女同学不会再有同样的遭遇!当然,您的个人资料一定是保密的!

芷如深吸了一口气,脑海回到了那当时,眼神迷惘空洞……你知道我爲什麽
约你在这儿谈吗?

雪兰说:不知道耶!

因爲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大约一年前吧,我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
在登山社认识了一个男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和他到这里来约会:正雄在草地上
舖上一条大浴巾,自己先坐下来,然后扶着芷如的臀部说:坐下来吧!

嗯!她应了一声,一屁股跌到他的怀里!

软玉温香在怀,正雄的老二渐渐充血膨胀,说:来,先香一个!急急忙忙地
亲起她的脸颊来嗯哼……

芷如舒服地享受他嘴唇的抚摸!正雄接下来舔她的耳垂,并且轻轻地咬起来
……

啊!啊!啊!她呼吸开始急促,全身扭动,春情蕩漾,嘴唇微微张开来……

他捧着她的脸,嘴唇吸起她的嘴唇来,舌头深进去快意地翻搅勾缠!

唔……她双手缠上他的脖子,也热烈地回应起来!

他一面吸吮搅弄,手一面从套头运动杉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滑进她的胸罩里
面,搓揉起她的乳房来!

她更兴奋了!吸吮得更起劲了!扭动得更厉害了!

他抚摸她的膝盖,然后手从她夹得紧紧的大腿之间硬挤进去!

她短裙下的双腿,依然夹得紧紧的;不过那并不是抗拒,而是爲了增添摩擦
的快感!

他咬着她的耳垂,说着:我的小心肝!!!手指触上了她的私处!

她一阵颤慄,张开了双腿,好让可恶的手指头能爲所欲爲!

他手指滑进内裤里去,伸进阴唇和阴道内,迴旋!抖动!嘴唇对着她的耳朵
不断吹着热气!

到你的宿舍吧!?

她通体舒畅,娇喘连连,但却摇摇头,又摇摇头……娇娇地说:不行啦!心
里想着:才认识你不到一个月,让你这样已经很超过了;如果还让你……那不是
要被你看不起!你们男生啊,容易上手的就不重视啦!

他苦着脸说:那我怎麽办?手指可毫不停留,继续挑勾她的密处!

她紧紧地抱着他的大头,害羞地小声地说:我帮你弄嘛!

呃……你帮我?他有点迷煳……

她娇骂一声:唉呀!连这个都不懂!

你是说……

和你一样,用手啦!

说着狠狠地抓了他的小头一下!他看四周没人会注意,就坐到台阶上,张开
了大腿……

她跪在他的面前,拉开他的拉链,将他的小头缓缓地拉出来,用手握住,温
柔地上下搓揉起来……

啊——他快乐得喘起气来,双手撑在背后的地上,仰着头闭起眼睛,让她那
娇嫩的小手,那冰冰凉凉的小手,在他的命根子上抚弄!!!

那种快感,比起自己搞,真有天壤之别啊!!正雄边喘气,边问:你怎麽会
的?

人家看录影带的嘛!

那……你好人作到底,用嘴帮我吸出来好吗?

不要!

求求你嘛!轻轻的吸一吸就好!

她坳不过他,而且也有点想尝尝看是什麽滋味;所以就闭起眼睛,真的把他
的阳具含进嘴里,舔噬起来!

他爽得啊——啊——啊——地呻吟出声!!!

她受到他呻吟声的刺激,吸得更起劲了!

第一次被女生吸呢!他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大叫一声,玉茎急速抽搐,精液
喷了出来!

她闪开了,用早就準备在旁边的卫生纸,帮他擦乾净!再亲亲已经渐渐萎缩
的小弟弟,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她拉起还在一边喘气的男朋友,说:好啦,该
回去了!公车最后一班快赶不上了!

他搂着她的腰,边走边涎着脸说:送你回宿舍吧!?

少打歪主意了!末班车快来了!

大一的少男撒起娇来:我想要你嘛!

不行!怀孕怎麽办?

他看她语气有点鬆动,赶紧说:我用保险套嘛!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嘛!

这位单纯的年轻人,看到她发脾气了,不敢再说,乖乖地坐上最后一班0南
走了。

唉!她何尝不想呢!每次被他弄得腰部以下充满了血,敏感得要死;没有高
潮来宣洩,一整个晚上都会很难过的;但是,如果这麽容易就给了他,他一定不
会珍惜的!她目送他的公车离去,歎歎气,準备走回宿舍……

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叫住了她:这位同学,请你过来一下!

她狐疑地走近他:有什麽事吗?

他把皮夹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我是学校的校警!你刚才的行爲我都看到了!

啊!!!她吓呆了!请你和我到校警室去一下!说着抓住她的臂膀,把她往
大门口拖着走!

她挣扎!

他说:同学——难道你要我用手铐把你铐起来吗?!她闻言不敢再挣扎,顺
从地随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