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2/3]

2020-12-31 18:12:32


你已经严重地违反校规,可以被记大过退学的,你知道吗!

我……她芳心已经六神无主……

不过我可以帮你!

啊——?她微微张开小嘴,眼神焦虑地询问他?

只要你照刚才你所做的,和我再来一次,我就不向学校报告!这时他们已经
走到了大门口警卫室,他向里头的警卫点点头,警卫也向他点点头。他把她又带
到离校门口不远的傅园里去。

怎样???

她低头不语,手指搓着衣角……

他冷哼了一声:少装了!一把把她搂过来,强吻下去!

她羞怒地挣扎!

他乾脆把她整个打横抱起来,放到草丛上,扑在她的身上,由下往上掀起她
运动衫,再掀开她的胸罩,大大的手掌毫不客气地搓起她细腻的乳房来!

她正张嘴要叫,校警的警车开过来了,警示灯闪烁不已……

他盖住她的嘴,在她的耳边威胁:你要被记过退学吗?这辆警车里都是我的
同事,他们就是来找我的!

芷若不敢叫了,只敢象徵性地微微挣扎。

他用嘴含住她粉红色的小蓓蕾,手掀起她的短裙,就往私处摸去!

她来不及抗拒,最隐密的地方就被他的魔掌佔据了!

他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去,发现她的桃花源早就湿透了,原来刚才和小男友
的激情还没有消退呢!他野蛮地撕破她的内裤,解开自己的裤带,连裤子都不褪
下,掏出自己的家伙,就要强渡关山……

她又不敢叫,只有苦苦挣扎!

他看她竟还敢挣扎,狠狠地就甩了她两个火剌辣的巴掌!

她又痛又怕,不敢再挣扎,只好哀求说:请你轻一点,我还没有过……

他听说她还是处女,更兴奋了!哪管她痛不痛怕不怕,勐烈地就刺穿了她的
处女膜!

她痛死了!但又不敢哀叫,默默地流出眼泪来!

他一阵沖刺,很快就快乐地射精了,射精完竟吹起口哨来!

这时,一个大约三十岁,身材魁梧,相貌英气勃勃的男人,走近他们,大声
叱喝:干什麽!那个自称校警的男人抓着裤头,拔腿落荒而逃,留下草地上捲成
一团,嘤嘤哭泣的芷如……

这个男人温柔地说:小姐,你不用怕,我是校警!我先送你回家休息,有什
麽事明天再说吧!

芷如在他的协助下,站了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
泣声地诉说刚才的经过:他还说他是校警……

男人爱怜地抚着她的头髮,歎歎气:你被他骗啦,我们校警队根本没有这个
人!再说你和男友亲热,根本没有违反什麽校规啊!

她伤心得哭的更大声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里?

就在对面巷子里!

没住在家里啊?

和人合租的。

你室友在吗?

她今天回台南了。

喔——一面走,他一面问:你叫什麽名字?

廖芷如。

哪个系的啊?

图书馆管理学系一年级。

家在哪里?

新营。

嗯,好地方!

很快就到了她的宿舍楼下,芷如对第二个自称校警的男人说:谢谢你,我上
去了!

不!不!不!我一定要把你送到进门爲止!万一那个色狼躲在里面怎麽办?

你不要吓我!

我是说真的!他催促着:送你上去吧!

她们上到三楼,她用钥匙打开了门,他也跟了进去,仔细检查每一个房间,
确定没有其他的人,并且了解了整个房子的地形地物……

她站在客厅,嚅嚅地对他下逐客令:那就……谢谢你了!

他打量着她,突兀地说:刚才爽不爽啊?

她吓了一跳,你???

那个男人本来正气凛然的脸庞,霎时变得邪淫不堪!

小芷如啊!刚才我徒弟提供的是只开胃点心;我现在要给你的才是大餐呀!

芷如吓呆了!愣在当场,无法动弹……

他嘿嘿嘿地淫笑,向她走过去……

她一下有如大梦初醒,大叫一声,转身跑进房间,碰的一声,用力关起门来!

并且把喇叭锁锁上,靠在门上喘气……

他并不追赶,东找西找,找到了几支工具,就开始拆锁,要从外面把整个喇
叭锁拆下来……

她不知道要怎麽阻止,电话又放在客厅,急得她手足无措!他一面拆锁,还
一面心战喊话:小芷如!等我喔!我马上进来了!保证让你很爽,很爽的!

终于锁被他拆下来了!

她看到他推门进来,大声尖叫:我不要嘛!

男人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抓起一百六十公分的芷如,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
的简单!他批哩啪啦一阵乱剥,剥掉她的衬衫,扯断她的乳罩,脱下她的短裙和
内裤,把个一丝不挂的芷如丢到床上去!

她捲缩成一团,战慄发抖!

他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扳;

她吃痛,只好顺着他的势翻过身来,成爲仰躺的姿势!

他用另外一支手,摩擦她的大腿内侧!他的手掌非常粗糙,被他抚摸,竟有
着触电的感觉!他抚摸的路线和按压的地点,好像依循某种经络和穴道,让她起
了强烈的快感!!!他的手越摸越往上走,眼看快要探到阴户了……

她一挣扎,脚踝就剧烈地疼痛;停止挣扎,脚踝就不痛了!她只好任由那奇
异的怪手,在她的大腿内侧不断巡逡;任由她全身的快感,不断上升,不断增强!

他的恶魔之掌终于到达了她的下体,甫接触,就引出了她汩汩的淫液!!!

他的手指头技巧地拨弄她的大小阴唇,在阴道口进进出出,仔细地寻找到G
点,温柔地刺激它,让它膨胀凸现,使她沈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悦当中!那种快感
啊…

…远远不是自慰所能比拟的!更不是那毫无经验的男朋友,所能想像得到的
境界!!!

这时他已经不用抓着她的脚踝了,因爲她已经爽得不想挣扎了!他接下来使
用口技,舌头温柔地迴旋翻搅,竟然这样,就让她到达了高潮!

她对自己身体的反应非常羞耻,所以咬紧牙关,就算是到达了高潮,也忍耐
着绝不呻吟出声!

他脱下衣裤,露出了阳具!它好像自己有生命似的,昂然翘首,巍巍颤动!

通体布满粗粗的血管,竟足足有他男友的两倍粗!!!

芷如一看之下,魂飞魄散!

但在他的强力压制下,动弹不得,只好闭起眼睛,任命地接受命运的摆布!

他非常温柔地进入,进去了三分之一后,又抽了出来;然后再进入三分之一,
又抽了出来!这样非常轻柔非常缓慢地进出了九次,第十次,他慢慢地将整个阳
具塞进去,停留在里面不动……

芷如一点都不痛苦,只觉得饱饱涨涨的,身心都好像很满足似的,嘴角竟然
起了一丝丝的笑意!

他停留了好一阵子,看她咬紧的牙关旁边的嘴角,起了微微的笑意,他也微
笑起来!把阳具缓缓地全部抽出来,很有耐心地重头再来一次:九次浅浅的,一
次满满的;循环不断!他老是只进入三分之一就抽出来。

她渐渐感到空虚,感到不耐了!渐渐希望他每一次都送到底!

但是他怎麽可能现在就满足她呢?!不调足她的胃口,怎能完全地掌控她呢!

所以他一共作了整整十个循环,害得她几乎要抛弃一切的羞耻和矜持,出声
要求他满足她!

终于,她的煎焦阶段结束了!

他用他那巨大的肉棒,沖刺她那已经彻底被唤醒的阴道,勐烈地全部抽出来,
勐烈地又全部塞进去!勐烈地全部抽出来,勐烈地又全部塞进去!让她爽到飞上
天去,又飞到太空,又飞到宇宙的尽头!高潮就是这样,一次比一次还要刺激,
一次比一次还要爽快!淫液流满了两人的私处,流到了两人的臀部!每一次的沖
刺,都发出液体唧叽吱吱的摩擦声!

欲死欲仙的感觉让她以爲:今天一定要死了!

他让她爽够了,就把没有射精的阳具抽出来,自顾自地走到浴室清洗,把她
茫然若失地留在床上!

他清洗完之后,回到她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把她的生活照拿了好几张,
又取走她的学校同学通讯录,还趁她不留意的时候,拿走了她的钥匙!然后丢给
她一千元新台币,留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

去告我吧!我马上公布给你的父母和所有的同学知道!

第二天,她足不出户地躺在床上一整天,让疲累不堪的身心好好地休息!心
理实在是五味杂陈:他们到底是不是校警?该不该去控告他们?他怎会有那麽棒
的技巧?让我尝到无边的快感……一直想,想到傍晚五点……有人用钥匙在开门
……芷如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出声问:

蓓蓓,你回来啦?!

没有回答!

蓓蓓?

还是没有回答!

只听到脚步声向自己的房间走过来!她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赶紧下床这
时,房间门被打开了!是昨天那两个男人!

芷如脸色惨白,向后直退,歇斯底里的喊着:走开!魔鬼!走开!

三十岁的男人对年轻一点的那个说:照我教的作,绝对不可以猴急,懂吗?

年轻的必恭必敬地回答:是,老大!

说完就向芷如走过去。芷如穿着宽鬆的连身睡衣,里头什麽都没穿。这时已
经被迫退到了床边,一屁股坐到床沿,露出了整条青春光洁圆嫩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