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性开放的世界 [7/7] – avouo修正版

2020-12-24 10:01:56


金叔狂抽猛插了一会儿,终于在我妈妈的肉体里发洩了。他脱离她的阴道,
对我说道:「让她躺一会儿吧!」

说完就逕自走进浴室去了。我扶着妈妈娇庸无力的肉体,让她躺到床上。妈
妈对我递上一丝笑意。过了一会儿,金叔从浴室出来,他和金兴穿上衣服,便叫
我拿出合约给他签了字。我妈妈见到事情已经成功,立即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她
浑身是劲地从床上坐起来,说了声:「多谢金叔!」

我笑着对妈妈说道:「金叔对我们这么支持,不是一句多谢就可以报答的,
一会儿到了别墅,你一定要豪放地陪她们玩啊!」

金叔招手叫我妈妈到他身旁,他抚摸着她的乳房,笑着对她说道:「好!一
会儿我们到别墅时,再好好庆祝一番!到时我会安排一个好节目给你儿子,你不
反对吧!」

我妈妈到浴室去了一会儿,便穿带整齐地走出来,大家一起下楼。小王已经
等候多时了,我向他使了个眼色,他明白事情已成,欢喜地打开车门让众人上车。
我让妈妈坐在金叔和金兴的中间,自己坐到前面的座位。

车子向郊区方向驶去,我从倒后镜望过去,衹见后座的三个人似乎玩累了,
在闭目养神,其实仍然是春色无边。原来我妈妈把左右两个男人的裤链都拉开了,
她把两条肉棍都掏出来握在软绵绵的小手里。金叔那条真够瞧的,除了我妈妈握
住的部份,足足还露出三份之二。金兴的就衹露出一个龟头。我突然发现妈妈的
胸部有东西在动,仔细一瞧,原来两个男人都把手伸到我妈妈的酥胸,每人各玩
摸着一衹乳房。

车子行了大约40分钟的时间,终于到了金叔的别墅,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
岁的女人,身材稍微丰满一点,然而一对玉手不但小巧而且白嫩。陆叔称她叫小
妹。原来是金叔的妹妹,叫金琳。众人下车之后,随着金叔走进屋里。我走在后
面,见到金兴伸手去摸金阿姨的屁股,金阿姨衹是笑着把他的手拨开,并没有其
他反应。金叔搂着我妈妈则一路走,一边对我说道:「小琳是我乡下的妹妹,她
丈夫过身了,她和女儿彩玲偷渡过来找我。所以我让她们住在这里。俩母女都是
入得厨房,上得水床好女人,不过我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每个月衹来这里一两
次。今晚可要劳繁你安慰安慰她们哩!」

我连忙说道:「金叔的妹妹,我那敢染指呢?」

金叔笑着说道:「你妈妈你都给我上了,我的妹妹你干吗不能上啊!」

我们在客厅坐下,金阿姨问金叔要不要弄点东西吃。金叔说道:「我们已经
吃饱了,你进去休息,顺便叫彩玲出来,我有事情吩咐她做。

金阿姨进去不久,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走出来。衹见她生得唇红齿白,头
上还梳着两条小辫子,苗条的身材一副娇俏的模样。对着金叔亲热地叫了声:
「舅舅!」

金叔指着我对她说道:「阿玲,我和金兴今晚另外有节目,不需要你服侍了,
这位客人是小华,你带他到客房,照平时你服侍我们那样,好好招待他,知道吗?」

彩玲点了点头,便笑着对我说道:「华哥,你跟我来吧!」

我正要跟彩玲走,小王叫住我说道:「小华,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接你们
吧!」

金叔连忙阻止,他说道:「小王,你不能走,今晚你一定要和我们一齐玩才
有趣,刚才在酒店里,我和金兴都已经出过火,所以你一定要留下来,否则恐怕
你的嫂夫人会咬碎银牙哩!」

金叔说到这里,把我妈妈拉到她怀里,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你说是不是呢?
可爱的美人儿。介意让小王也和你玩玩吗?」

我妈妈虽然舆金叔有过肌肤之亲,但是当众被他轻薄,也难免粉面飞红,她
含羞说地说道:「你要问问我儿子才行嘛!」

小王连忙摆手说道:「不行的,我要走了。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和你们
玩在一起呢?再说……」

我打断了小王的话,笑着说道:「不要再说啦!小王。玩得开心点吧!」

我妈妈见我已经答应,就笑着对小王说道:「小王,别装模作样啦!平时在
我去丈夫公司里我就知道你老注意着我,衹不过碍着我丈夫的面子,你才不敢对
我乱来。今晚你大可横行无忌,我有心里準备,要煎要煮任你啦!」

小王笑着对我妈妈说道:「你那么漂亮,十足大美人一样,金叔和金兴都仰
慕你,我又怎么不会动心呢?如果你不是老闆的太太,我早在写字楼就把你玩上
了,还等到今天吗?」

金兴笑着说道:「好了!你们不要再斗嘴了。我们到我爸的大房去,你们在
大床上分个胜负吧!」

金叔也对我说道:「今晚真是太高兴了,小华,如果你不介意,不如带彩玲
进来看热闹吧!」

这时我虽然急着试试彩玲这个青春少女,又好奇地想看我妈妈和小王性交。
想了一想,还是拉着彩玲跟大队进入了金叔的套房。金叔的大房果然设备豪华。
柔和的水晶灯,八尺直径的圆形水床。金叔指着圆床对大家说道:「彩玲就是在
这里让金兴开苞的哩!」

彩玲含羞地说:「咦!舅舅笑人家!」

金兴也笑着说道:「当时爸爸怕他的大家伙挤爆她的大肉洞,所以由我代劳
了。」

金叔又说道:「彩玲到现在仍然很怕我哩!每次我玩她,都要花很多工夫才
能够进入她的体内。稍微用力一点,就依哇鬼叫。一点儿也不好玩。」

金兴笑着说道:「爸爸,你的尺码也实在太大了,连小姑都顶你不住,何况
是小小年纪的阿玲。」

金叔道:「好了!好了!言归正传。凡是进入这间房的人,无论男女都要脱
光衣服的,请你们各人自理吧!」

我妈妈说道:「金叔,我应该服侍你的。」

彩玲也对我说道:「华哥,我来帮你吧!」

不消片刻,大房里的男女俱已一丝不挂。金叔请我和彩玲坐到沙发上,他则
和金兴以及小王拥着我妈妈精赤溜光的身体到圆床上去了。

金叔和金兴分别坐在我妈妈的两旁,他们玩摸我妈妈的乳房和小脚,我妈妈
则握住他们的阳具轻轻套弄。在金叔的指示之下,小王卧到我妈妈身上。猴急地
把他的阴茎插入我妈妈滋润的小肉洞。一阵急促地狂抽猛插,把我妈妈玩得高声
叫床起来。

坐在我身边的彩玲,也看得脸红耳赤。我牵着她的手摸我的阳具,她摸了摸,
就低头用小嘴含住龟头吮吸。我摸她的头髮,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还不很大,
像肉包子一般大小。不过很有弹性。

圆床上的小王在我妈妈的肉体抽送了大约30分钟时间,终于趴在她身上不
动了。俩人静了一会儿,就一起进浴室去了。

金叔对我招手说道:「小华,抱彩玲上来玩吧!她可能已经等不及了。」

我把彩玲抱到床上,金叔立即把手指插到她阴道里一验,果然,当手指拔出
来的时候,已经见到淫汁津津了。这时,我其实也很冲动了。于是我扑到彩玲的
身上,彩玲伸出手儿,玉指纤纤把我的阳具道入她的小肉洞。彩玲的阴道很紧窄,
把我的龟头吸地紧紧的。我抽送的时候很有摩擦感。

过了一会儿,我妈妈和小王从浴室走出来,妈妈见到我正趴在彩玲身上狂抽
猛插,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弄我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卖力!」

金叔把我妈妈来到她怀里,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说道:「你打儿子,应该处罚
你了。」

我妈妈娇声说道:「罚我什么呀!」

金兴笑着说道:「罚你替我爸爸吮阳具!」

我妈妈笑着说道:「那也叫罚吗?你不罚,我刚才都吮过你呀!」

说完,我妈妈就把头钻到金叔怀里,含着他的龟头又吮又吸。刚才我妈妈含
金兴的时候,我见到她把肉茎整条吞入小嘴里,可现在金叔的阴茎太大,她衹能
含入一个龟头而且已经涨满了她的小嘴。

这时,我谷着整个晚上的慾火已经熊熊燃烧,终于把精液喷入彩玲的阴道里
了。我抱着彩玲到浴室沖洗后,便跟她到客房去。在长长的走廊上,彩玲对我说
道:「华哥,你试不试我妈呢?」

我说道:「我刚和你玩过,怎么可以玩你母亲呢?」

彩玲笑着说道:「不要紧的,金兴也是这样玩我们的,他把这叫着」一箭双
雕「,反正我们都是女人,女人天生就是用来给男人的阳具抽插的嘛!」

我指着软软的肉茎说道:「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抽插呢?」

彩玲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一定可以的,我妈就睡这里,你跟我进来吧!」

我尾随着彩玲进入一个房间,果然见到金阿姨躺在床上。金阿姨见女儿带着
男人进来,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彩玲说道:「妈,华哥刚和我玩过,我们要稍费
口舌才能继续。」

金阿姨对我逗了个媚笑,就将她的睡袍褪去。这时我不禁眼前一亮,原来她
里面是真空的,脱下睡衣,即见到一具洁白晶莹。细皮嫩肉的娇躯。金阿姨不但
身材匀称,而且肌肤赛雪。特别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无论形状。肤色,都足
予使我陶醉。刚才在外面初见时,我就注意到她一双十指纤纤的玉手。现在又看
到她玲珑的肉脚更加逗人喜爱。

彩玲推我坐在床上,金阿姨随即把头钻到我小腹下。把我的阳具衔入她的嘴
里,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觉得非常滑美可爱。彩玲也亲热地凑过来,她跪在
我背后,把一对乳房贴着我的背脊按摩。我的阴茎渐渐在金阿姨的小嘴里膨涨发
大,不过我并不急于进入她的肉体,因为她的口技的确不错,吮得我龟头怪舒服
的。我摸到她的乳房,是一对丰满而富具弹性的肉球。想不到她女儿都已经这么
大了,自己的肉体仍然保持得这么好。

我突然起了想探索她阴户内容的念头,于是我示意她坐到我怀里。金阿姨立
即跨到我身上,她对我妩媚一笑,接着将玉手轻轻握住我的阳具,把龟头对準她
的滋润阴道口「噗」地一声,就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吞入她的身体里了。一阵温
软舒适感觉包围着我的龟头,金阿姨的阴道虽然没有她女儿彩玲那么紧窄,但是
她产生一种有节奏的伸缩活动。虽然她没有上下套弄,但是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像
一张嘴在吸吮着我试试钻入她体内的龟头。她把乳房紧贴着我胸部,我双手顺着
她的大腿摸到她玲珑的小脚儿。我心里想:等一会儿在她的肉体射精之后,一定
要好好地把她的脚儿捧在手里仔细玩赏。

彩玲仍然把她的酥胸不停在我的背脊摩擦。比较起这两母女,做女儿的彩玲
固然青春活力。不过论成熟和风韵,说什么也比不上做妈妈的金阿姨。现在正在
和金阿姨交媾中的我,真正体会到「软玉温香」这四个字。她那个特殊构造的阴
道,把我的龟头吮得渐渐有了一阵跃跃欲喷的感觉。我对她说道:「金阿姨,你
躺下来让我抽送一会儿吧!否则我就要被你吸出来了。」

金阿姨温柔地说道:「你不必忍住嘛!儘管放鬆,要射精就射进去呀!你已
经算很有能耐的啦!要是金兴,早就在我里面一洩如注了。」

我笑问:「金兴是不是也和你们两母女玩过呢?」

金阿姨羞涩地说道:「那当然了,他喜欢一箭双鵰,每次都是先玩我女儿,
然后让我把他吸出来。我哥哥就喜欢一对一,他说这样可以专心应付。我常被他
玩得死去活来,可惜他太忙了,一个月衹能和我玩一两次。

彩玲插嘴道:「舅舅的肉棍太大了,和他玩痛得要死!」

金阿姨笑着说道:「傻丫头,你太小了是真。你见妈岂不是和他配合得天衣
无缝!」

彩玲又说道:「妈,我见你现在和华哥也玩得天衣问缝,人家心痒痒的,你
让我一会儿好不好呢?」

金阿姨笑着对我说道:「小华,彩玲这个小淫娃发浪了,先让她和你玩玩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于是金阿姨从我怀里站了起来。她站立的时候,我见到她的阴
部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

金阿姨的阴户在我眼前消失,接着出现的是彩玲的,彩玲的阴阜上衹有茸茸
细毛。她的肤色比较深,没有她妈妈那样珠圆玉润。我甚至觉得她有点儿偏瘦。
不过她胜在够青春,肌肤充满弹性。尤其欣赏她阴道里紧窄的收缩力,记得刚才
和她交合的时候,彷彿我的阴茎套上一个细码的避孕袋。我阳具又一次进入彩玲
的身体,她像金阿姨刚才和我性交的姿势,用「坐怀吞棍」的花式和我合体,虽
然进入时比金阿姨要困难,但是做妈妈的金阿姨在她女儿的阴道口涂了些涎沫,
总算顺利地让我的肉茎塞入女儿的阴户里。

彩玲的阴道没有她母亲那种如同婴儿吮奶似的功能,但是她尝试收腰挺腹时,
却带给我另一种交媾的乐趣。那种舒服的感觉使我几乎想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不
过我想到刚才已经在她的阴道里射出过,现在应该均分雨露,在她母亲的肉体出
一次才对。于是我捧着彩玲的臀部,将阴茎深深顶入她的阴道里研磨。这一下可
把她玩得双眼反白,手脚冰凉。才让她的阴道和我的肉茎脱离。接着,我把彩玲
软绵绵的娇躯推到床后。令金阿姨躺在床沿。金阿姨举高着双腿让我玩「汉子推
车」,这个三十年华的少妇真是天生尤物。一对雪白细嫩的肉脚握在我手里,足
予使我陶醉。我简直想把她柔若无骨的脚儿一口吃下去。虽然我妈妈的脚型和大
腿也很迷人,但是金阿姨那种骨细肉多,宛若婴儿似的驱体的确非常罕见,加上
她一对销魂媚眼,使得我和她交媾时,觉得十分兴奋。

刚才和她「坐怀吞棍」时,我几乎在她那个会吮吸的阴户火山爆发。但现在
我採取主动时,我又像平时那样,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我把她的粉腿架在肩膊,
腾出双手搓捏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又挥舞肉棍在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在
我上下急攻之下,金阿姨双目翻白,手脚冰凉,竟然失去知觉。

我并不紧张,因为我妈妈极乐时也是这样的表现。我继续把金阿姨肆意淫乐,
她终于幽幽地潇醒过来,我也在这时把浓热的精液溅入她那会收缩的阴道里。金
阿姨轻轻哼了一声,嘴角挂上了一丝满足的笑容。把金阿姨和彩玲两母女摆平之
后,我突然惦记着以一挡三的妈妈,于是我离开金阿姨的房间,循刚才来的路摸
到金叔的大房。从门口望进去,已经见到圆床上波浪滚滚。我不想惊动他们,便
留步于门口观看。

这时的金叔双脚伸直仰卧在床上。我妈妈趴在他上面,看来她的阴道里一定
塞入了金叔粗硬的大阳具,金兴跪在我妈妈后面,他的阳具插在我妈妈的臀眼里。
小王则跪在我妈妈前面,让她的小嘴吐纳舔吮着龟头。我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这
样玩的,但是由男人们脸上肉紧的表情看起来,他们已经到了高潮的阶段。果然
过了一会儿,金兴首先在我妈妈的屁眼里射精,接着小王也喷了我妈妈一嘴精液。
他们先后地脱离我妈妈的身体,金叔则翻身把我妈妈压在下面,强健的身体一上
一下地运动着。

我妈妈吞下小王射入她嘴里的精液,嘴里「伊伊呜呜」地呻叫着。看来她也
到达兴奋的高潮。金叔终于停止了运动,他静止了一会儿,然后从我妈妈身上爬
起来。这时,我忽然觉得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竟有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
我背后。原来金阿姨和彩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站在我背后偷看。这时,金
叔也见到我们站在门口,便招手叫我们进去。我走进妈妈的身边,见她的嘴角和
下体都沾满和洋溢着男人的精液,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但是见到她脸上那种兴奋
还未完全退去的表情。我对她的担心也随之消失了。我妈妈笑着对我说道:「小
华,我今天够刺激的了,好开心呀!你想再来一次吗?我还可以给你哩!」

我摸着她的头髮说道:「我刚才已经和彩玲以及她妈妈金阿姨玩过,你也够
累的了,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吧!」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我準备向金叔告辞,但是他留我们吃过宵夜再走。
于是我和妈妈先进入浴室沖洗,我见到妈妈的肛门和阴户都有点儿红肿,便关心
地问她会不会感觉有什么不适,我妈妈笑着说道:「你和你爸爸平时有时都一天
搞我几次啦!又不见你问我有什么不适。」

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金叔那条比较大嘛!」

我妈妈摸着我的阳具说道:「你的也不小呀!你别看金叔的家伙大,其实他
不够你的硬,我觉得你弄我的时候比较有挤迫感哩!」

我笑着问道:「那么小王的又怎么样呢?」

我妈妈收敛笑容,她低声说道:「我不想多说些什么,不过你将会明白,无
论发生过什么事,我所爱的衹是你和你爸爸!」

我没有什么话再说,衹把她的娇躯紧紧搂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