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女律师黎雅菲 [6/6] – avouo修正版

2020-11-11 09:59:43


           我操了美丽的女律师(6)

  最近公司新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律师,她叫做黎雅菲,二十五岁左右,长的不
错,身材也很好。她主要是负责办理业务部门方面的事务。

  有一天九点半,公司大部份的人都走了,黎雅菲由于最近在整理公司的客户
资料要将其输入电脑,所以这天留到满晚才準备要走。就在黎雅菲收拾好东西要
走时,突然听到门打开的声音。「这时候还有谁?还留在这呢?」

  黎雅菲觉得很奇怪。这时图书馆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
人。

  「噢!吴经理,你还没走埃」黎雅菲娇声的问道。

  这位吴经理名叫吴建人,最近才刚升爲业务部经理。

  「嗯,最近忙着写一些计划的申请书!我要用一下影印机」

  吴经理走向影印机,开始操作机器。

  黎雅菲提起皮包,对吴经理说道∶「吴经理!我现在要回去了,麻烦你要走
时帮我锁一下门。」

  「请等一下,亚非,这机器好像坏了!」「我看一下,嗯……好像是卡纸了
……」

  就在黎雅菲蹲下去检查机器时,吴经理由上往下看到黎雅菲的衬衫缝硕大的
乳房,并且随着修理机器的动作在左右晃动着。吴经理不禁看呆了,喉咙不自觉
的发出咕噜声,感觉他下体开始起了变化。

  黎雅菲在修理机器时,突然瞥见身旁吴经理的裤档开始澎起,粉脸煞红,她
也知道是发生什事了,只想赶快修好机器避开这种尴尬的场面。

  「吴经理,好了!我要走了」黎雅菲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出图书室。

  吴经理看到连忙走过去,一手抱着她的细腰。一股刚阳的男性体温,传到黎
雅菲的身上,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她虽然也曾暗地喜欢吴经理,
可是吴经理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她连忙说道「吴经理,求求你放手!」

  但是吴经理非但不放手,反而将搂着腰的手掌按着她的一边乳房上轻轻?

  捏起来。黎雅菲感觉吴经理的手在乳房上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她到现在
还是处女,平常最多也只是用自慰来解决,现在被吴经理这样挑逗,小穴面就像
是万蚁钻动,阴户也开始潮湿了起来。

  吴经理看她这副娇羞的模样,心想她一定还未尝人事,心中爱极了,手掌也
就捏得更有劲。「你没有行过房事吧,想不想呢?」

  黎雅菲羞得低下粉颈,连连点了几下,但想了想,又连连摇头。

  「那你忍受不住时,是不是用自已的手来解决呢?」

  黎雅菲的粉脸更是红过了耳根地点点头。

  「那多难受哇!黎雅菲我好喜欢你,让我来替你解决好吗?」

  黎雅菲娇羞的说不下去了。

  吴经理擡起她的粉脸,吻着她的红唇,黎雅菲被吻得粉脸胀红,双眼现出既
惊惶又饑渴的神采,小穴流出一阵淫水,连三角裤都湿了。

  吴经理一看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知道她已经大动春情,急需男性的爱抚,
于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股,那种富有弹性而且有柔软感的触觉,使得吴经理心
里産生震撼。他本来想把手缩回来,但低头看看黎雅菲,她却咬着樱唇,娇羞的
缩着头,并没有表示厌恶或闪避,于是吴经理便开始用手轻轻地抚模起来。

  黎雅菲感到吴经理那温暖手抚摸在自已的屁股上有一种舒适感,所以她并不
闪避,装着没事一样,让吴经理尽情去摸。

  但是吴经理越摸越用力,不但抚摸,更捏着的屁股肉,更试探地向下滑落,
移到她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那里轻轻的抚摸。「嗯……嗯……」

  吴经理受到鼓励,索性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地抚摸起
来。

  黎雅菲爲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开他的手说「不要啦,吴经理!好难爲情!」

  「黎雅菲,不要紧,给我摸一摸,怕什呢?」

  吴经理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影印机上,搂着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内挑开
三角裤,摸到长长的阴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濡濡的了。

  黎雅菲从来没有被男人的手摸过自已的阴户,芳心是又喜又怕,连忙将双腿
一夹,不让吴经理有下一步的行动。「不要啦!啊……请你放手……噢……我还
是处女啦……我怕……不要啦……」

  「嘻嘻……你夹着我的手叫我怎放手呢……」

  黎雅菲本来想挣开吴经理的手指,但从他手掌压在阴户上所传出的男性热力,
已经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了!「啊……请你住手……好痒……求求你…
…我受不了了……」

  黎雅菲在洗澡时也摸过自己的阴核,她已有经验,手指一碰它,就全身麻酸
痒,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捏得更是酸麻,酸痒难当,其味各异。

  吴经理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轻轻地?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
滑腻腻、?着、挖着……然然黎雅菲全身猛然一阵颤抖,叫道「哎唷……什东西
流出来了……啊……好难受……」

  吴经理笑道「那是你流出来的淫水,知道吗?」

  吴经理说着,手指又往阴户再深入一些……「哎呀!好痛……不要再进去了,
好痛……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把手拿出来……」

  黎雅菲这时是真的感到疼痛,吴经理乘她正感疼痛而不备时,快速地将黎雅
菲的迷你三角裤给拉了下来。

  在黎雅菲的小穴旁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吴经理再把她的屁股往上擡,将
她的三角裤完全脱去,脱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脱得清洁溜溜。

  吴经理将黎雅菲的双腿拉到影印机旁分开,自己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观看
她的阴户一阵子。

  黎雅菲的阴户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
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着,吴经理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
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
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好漂亮的小穴……大美
了……」

  「不要这样看嘛……好丢脸噢……」

  黎雅菲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
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豔红色的乳
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豔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
真是光豔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这副场景看得吴经理是欲火亢奋,立即伏下身来吸吮她的奶头、舐着她的乳
晕及乳房,舔得黎雅菲全身感到一阵酥麻,不觉地呻吟了起来……「啊……啊…
…吴经理……」

  吴经理站起身来对黎雅菲说道「你看一下我的大鸡巴!」

  黎雅菲正闭问享受着被吴经理模?

  舐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害羞的说着「啊!怎那大,
又这的长!」「不要了!我怕……」她说着便用手掩着她的小穴口。

  「来嘛!难道你那个小洞不痒吗?」「是很痒,可是……我……」别可是了,
只有我这家伙才可以止你的痒」

  吴经理口里回答她的话,手又在捏黎雅菲的阴核,嘴也不停地吸吮她的鲜红
乳头。

  黎雅菲被吴经理搞得全身酸痒,不停地颤抖。

  「让我来替你止痒吧!」「不要啦!吴经理!」

  但是吴经理不管黎雅菲的感受,强制地将她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
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吴经理手握着大阳具,
用龟头在阴户口轻轻磨擦数下让龟头沾满淫水行事时比较润滑些。

  吴经理慢慢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于龟头有淫水的润滑,「扑吃」一声,整
个大龟头已经进去了。「哎唷!不要……好痛噢……不要了……快拔出来……」

  黎雅菲痛得头冒冷汗,急忙用手去档阴户,不让他那条大鸡巴再里插。

  但真巧她的手却碰到吴经理的大阳具,连忙将手缩回,她真是既羞又怕,不
知如何是好。

  「啊!好烫呀!那粗、又那长,吓死人了……」

  吴经理拿起黎雅菲的手握着大肉捧,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对正,好
让他插进去。

  「吴经理,你好坏唷,尽教人家这些羞人的事。」

  吴经理挺起屁股,龟头再次插入阴户里面去,他开始轻轻的旋磨着,然后再
稍稍用力往里一挺,大鸡巴进了二寸多。「哎呀!不要了……好痛……不要了啦
……呜……」

  吴经理看她粉脸痛得煞白,全身颤抖,心里实在不忍,于是停止攻击,用手
轻抚着她的乳房,?捏着她的乳头。「再忍耐一下,以后你就?苦尽甘来,欢乐
无穷了!」

  「呜……你的这粗大,塞得我又胀又痛,难受死了,以后我才不敢要呢,没
想到性爱是这样痛苦的!」「处女开苞都是?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
再玩?

  更痛的,忍耐一下吧!」

  这时吴经理已感到龟头顶到一物,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处女膜吧。他也不
管黎雅菲受得了受不了,猛然地一挺屁股,粗长的大鸡巴,「吱」的一声,齐根
的进入到她紧小的小穴。黎雅菲惨叫一声「哎唷!痛死我了!」

  吴经理轻插慢抽,只见黎雅菲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漓。

  「轻一点!我好痛……不要……我受不了啦……吴经理……住啊……」

  吴经理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处女开苞的滋味真棒,小洞紧紧地包住自己的大
鸡巴,好舒服!好爽!「还痛吗?」吴经理问道「现在好一点了……」

  吴经理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就近欣赏黎雅菲粉脸上的表情,压着她雪白粉
嫩的胴体,双手玩弄她粉红的奶头,黎雅菲在一阵抽搐颤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
浪水来了。

  「啊……噢……吴经理……」

  吴经理被黎雅菲的热液射得龟头一阵畅无比,再看她骚媚的表情,便不再怜
香惜玉了,他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大龟头猛搞花心,黎雅菲被搞得如欲仙死,浑
身乱扭、眸射春光。「啊……吴经理……嗯……噢……」

  吴经理听了血脉奋涨,欲焰更炽,急忙双手擡高她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
使她整个花洞更形高挺突出,影印机随着两人激烈的动作剧烈的晃动着。

  「啊……我要死了……噢……我不行了……」

  黎雅菲已经被吴经理弄得魂魄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

  吴经理在黎雅菲第三次丢精的两三秒锺后,也将那滚烫的浓精射进她的子宫
深处,射得黎雅菲一抖一抖的,两人开始软化在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
潮的馀韵中,两件相互结合的性器,在轻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开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