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出轨 [4/6] – avouo修正版

2020-10-22 10:39:07


  噩梦终于完了,我也理不了身上的精液,羞愧的穿回衣服,想尽快夺门而逃。
这时赵先生却叫住我,原来他正从银包袒拿了二千元出来,想塞到我的手上。我
看着那两张一千元纸币,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自尊尽丧,「哗……」的一声便哭了
出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变了!我变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以前我最自豪的,就是我纯洁无污的
身体,但现在已没有了。我忽然想起了伟忠,很想他就在我身傍,用力的抱着我,
安慰我,用他的身体慰藉我空虚的心灵.

  就在这时,有人从后抱着我,我吓了一跳的回头一看,那人正是狄文!

  # # # # # #

  旧情人

  正当我陷入痛苦的深渊时,我的前男友狄文就出现在我身后。他不发一言的
看着我,这刻我终于得到依靠,便倒在他的怀里痛哭起来。

  可能他怕我的哭声会影响了其他住客,便示意我不要作声,一手拉着我走去
货运电梯,然后按到最顶一层。我们走了出去后,他带着我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
走上一条楼梯,便到达酒店的天台。

  他拖着我走到天台水箱后边,再贝紧紧的抱着我,让我可以放开怀抱的大哭
一场。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但已足够把我心中的郁闷也发洩了出来。

  我们靠站在天台的边沿,只有一道围栏之隔,便是潻黑的夜空。我本来就很
畏高,但不知何解,有狄文在我身后抱着我,我便觉得甚麽也不怕。我问始对他
说起我今晚的遭遇,以及我跟公司公事之间的一切。我说到我已变得不再纯洁,
害怕伟忠知道后会离我而去,他竟淡淡的在我耳边说:

  「他不爱你,还有我。我还很爱你!」

  虽然是淡淡的一句说话,但却是如雷贯耳的刺进我的心里. 我擡头一看,看
到他一脸傻兮兮的样子,但眼神却又如此坚定不移,我虽有点感动,但想起当初
是他见异思迁,我在伤心之下才跟伟忠一起,我的理智告诉我:除了伟忠之外,
其他的男人全都不会是好东西!我突然想试探一下他。

  「那你有女朋友吗?」

  「有……是有的……」

  「那你可以如何爱我?」

  「我真的那麽多年也没法忘记你啊!」

  「那你当时又不追我回来?」

  「我有啊!跟你分手后,我显得很后悔,于是在两个多月后,即是你生日那
天的晚上,我便到你家找你,踫巧见到你已拖着别人的手走了。我还在你家楼下
等了你一整晚……」

  「你等了我一整晚?」

  「对啊!但你整夜也没有回来……」

  「我到了他的家过夜。」

  「你跟他……?」

  「嗯。」

  狄文听罢后,似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想他一时不敢相信,惜日在他心中连
多踫一下也不敢的女神,竟就在当天把初夜给了别人。

  「那……你有否想过得到我?」

  「有……」

  「是那时?还是现在?」我故意望着他,并用诱惑的声线。

  狄文没有答我,但我已发觉他的双手正开始打震。

  「是不是……我们拍拖的时候就有……」我小声问。

  狄文依然没有回答,只是点一点头.

  「那爲何你一直也没有告诉我?」

  「那时……我们还……小吧。」

  「现在呢?……现在你再见到我,还会否想要我?」

  狄文再次看着我,脸上是一片羞愧的不知所措。我见他双手都垂在身前,似
像一个傻傻的孩子要掩饰着甚麽似的。我决心要再戏弄他。

  「不要藏起来吧!难道你现在还要把一切都不告诉我?」

  我拨开他的双手,然后蹲下来,一手抚模着他撑起来的裤裆. 我可以感到里
面的跳动,与及他急速的呼吸。

  我慢慢动手拉下那金属的拉链,当从裤链打开的小洞中,露出那纯白色男装
内裤的片段,我已经可以看到,藏在里面的是一条早已涨起来的肉棒。我不由自
主地笑了出来。

  他见我笑了,便战战兢兢的问我:

  「你笑什麽?」

  「没什麽. 我只是想知道……它是否跟你一样怕丑而已。」

  「Angel……」

  我把右手伸进里面,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然后拾起头对他说:

  「好硬……好粗啊……」

  我见狄文再次吞咽,紧锁着的粗眉,并张开嘴巴,很想我继续吗?

  我索性解下他的腰带,把他毕挺的制服长裤脱到小腿上,我已清楚看到一根
长长的肉棒已挺到内裤头之上,半棵龟头更在上面探出头来。

  我的脸上流露出惊歎的神色,连忙把脸膀贴在它上面撕磨起来,小嘴还有意
无意的隔着内裤,轻吻着正兴奋得一跳一跳的肉棒。

  我趁狄文仍呆呆的没有反应时,便又拉下他的内裤,肉棒终于解除了束缚,
雄斗斗的在我面前晃动着。

  我用手指围圈的量了一量,然后以赞歎的语气说:

  「好粗大啊!比伟忠的还要大很多!」

  说真的,他并不比伟忠粗大,只是长度相若,但长相却是微微向上弯曲。一
个尖尖长长的龟头,在没有包皮的保护下,显得像一条怒极的毒蛇,似要张牙舞
爪的攻击眼前的猎物。

  我故意挑起他的兽性,一面握着他又长又弯的肉棒,一面对他说:

  「若你当时懂得珍惜我,它应该已属于我的了……怎样也不会被伟忠天天把
他的东西插进来,干得我半死……」

  「不要再说了……」

  狄文激动地把我抱起来,动手脱掉我的连身裙,带点粗鲁的替我解下碍事的
胸罩,当两个浑圆的乳房坦露在你面前时,你不禁发出了深沉的歎息。

  「好美……」

  「傻瓜!你跟伟忠当时的表情一样啊!」

  我轻佻地一说,更刺激起他的兽性,他像只饑饿多时的豹狼,一张贪婪的嘴
唇立刻伏在我的樱桃上拼命吸吮。虽然笨拙的动作令我感到些许痛楚,但这种独
有的痛楚却又有如洪流澎湃的热浪,爲我带来一点点的快感。

  「啊……不要啊……很酸软啊……」

  他的嘴巴不断吸吮我乳头的同时,他粗壮的指头亦不断用力抓捏我的乳房。
他的掌心很热,很湿,显示出他的激动,更使他的动作在不觉间带点粗暴……但
我就正是爱这粗暴。

  「啊……不行了……快些给我……」

  狄文听到我的呼唤,便把我摧在栏杆上,粗鲁的拉下我身上仅有的内裤,便
扶着我雪白的小屁股,把他的肉棒用力插进来。

  「呀……!」

  他豪不怜香惜肉的把整根肉棒都插了进来,使我近乎疯颠一般对着潻黑的夜
空狂叫了出来。他的肉棒长而上翘,像是设计出来要置我于死地一样,不停刺激
着我敏感的肉壁,不停顶撞着我兴奋的花雷,使我爽得死去活来。

  狄文一面奋力的抽插,一面伸手抓着我晃动的乳房,还不忘问我:

  「是我干得你爽……还是他干得你爽……?」

  「不……你……还不如他勇猛……」

  我故意再剌激他,他听到了真的有点怒了,便用力把我的上身也抱过去,然
后张囗就咬在我的粉颈上。他的力度很大,我痛得眼泪也掉下来,但这又使我産
生了更兴奋的感觉.

  「呀……呀……不要……呀……」

  他不断咬我的颈项和双肩,双手更用力的紧握在我的乳房上,十根指头都掐
了进去。我真的很痛,但又很兴奋!

  「快告诉我……是我好?还是他好?」

  我没有回答他,因爲我的高潮正要到来。他见我不说,便又抱着我的屁股,
更猛烈的抽插着我的小穴。我已失控得狂呼起来,嫩穴的淫水正汹涌而出,被他
的肉棒快速的一进一出下,发出「澲滋……澲滋……」的声音。

  他持续不断的狂插着我,使我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来。正也不知道跟他干了
多久,最后他紧抱着我,便大叫了一声,滚烫的浓精便猛烈的贯注在我的小穴里
去。

  狄文终于把软掉的肉棒拔了出来。我整个人像刚生完孩子一样虚脱无力,软
软的坐在地上。我抱着他站立着的双腿,把头靠在他湿漉漉的肉棒上。我不禁爱
上跟狄文造爱的感觉.

  我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已不知现在已是何时了。还是他扶起了我,替我穿
回衣服,带我静静离开这里. 临走前,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并相约我后天晚上
再来找他。

  # # # # # #

  真爱的告别

  我撘上了狄文后,使我沉醉在他近乎粗暴的性爱之中。我一有时间便走去他
的酒店找他,他都会带我上天台去,像强暴一样把我干得死去活来。

  伟忠已从日本公干回来,但我似没有意欲见他,一日複一日的推说要加班工
作,差不多两星期了,我们仍没有见过一面。开始时他还以爲我刚升了职,工作
自然较忙,但渐渐地,他也发现了我有异样,语气还流露出有点不满,只是我仍
好言安慰他,他才没有再怪责我。

  又过了一个星期,伟忠坚持要我出来见他。原本我是约了狄文的,但仍依约
到旺角找他。

  伟忠远远见到我,便兴奋得跑上来抱住我。

  「老婆……我好挂念你啊!」

  「傻瓜!我巳是啊!」

  「我带你去一个也方吧!」

  「是那里呢?」

  「不要问,你去到便会知!」

  他拖着我走过一条又一条热闹的街道,突然转身走进一座全新的住宅大堂。
我奇怪的问他:

  「你干吗带我来这里啊?」

  「待会你便知道了!」

  我们走出了电梯,只见他拿出一串门匙,待门一打开,他们拉着我走入去。

  「你已经是这间屋的女主人了!」

  「这是……」

  「是我两星期前买下的,我见你一直浸有时间跟我商量,我就拿主意买下。
由于这里只卖剩这个示範单位,故所有家俬和电器都齐备了,尚欠的便只是一个
女主人!」

  我傻傻的呆站着,想不到一向多鬼主意的他,竟干出这样大的事情,一时间
我也不知可以说些甚麽?

  「老婆,你太感动了是吗?」

  「我……」

  未待我反应,他又像天真的孩子般拖着我四处观看,最后到了睡房时,他情
深的抱着我说:

  「以后我们也有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再到酒店了!」

  「酒店」这两个字,使我更愧对伟忠,但他已高兴的抱着我抚摸起来,还开
始动手去脱掉我身上的衣服。

  「伟忠……」

  我还未说出心里的说话,我便被脱得一丝不挂。他也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
一根我熟悉的大肉棒便出现在我眼前。

  「老婆……我好想要啊!」

  伟忠把我抱到床上,分开我的两腿,粗硬火烫的肉棒便顶在我的小穴上。他
斗大的龟头在我的肉缝上磨擦了一会,便急不及待的插了进来。

  「啊……」

  这不是我兴奋的呻吟,而是我太突然的感歎. 他温柔的吻我,大肉棒也开始
有节奏的抽送,但我就是兴奋不了,因爲我觉得对不起他,我没有资格做这间屋
的女主人。

  他仍是温柔的弄着我,还在我耳边柔柔的说:「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真真正
正的老婆!」

  「不要!」

  我沖囗而出的反应,伴随两行泪珠也落在白色的枕头上。他停止了所有动作,
撑起上身看着我说:

  「老婆……你怎麽了?」

  「我……没有资格去当你的老婆……呜……呜……」

  我一面饮泣,一面说出我跟公司同事,赵先生,与及狄文的一切,我感觉他
的身体开始发抖,插在小穴的肉棒也变软了,最后,数滴泪水也从他的脸上滴下
来,我也心痛得大哭起来。

  软掉了的肉棒终于也滑了出来,仿彿我俩的关系也由这一刻开始便终结了。
他仍流着泪,不发一言的站起来,从地上拾起衣服穿回身上,然后回头看了我一
眼,便离开了这个新居。

  关门声响起来时,我也阻止不了我的眼泪,我开始失控的痛哭。我开始后悔
我的所作所爲,开始责备自己一手破坏了这段美好的感情。我痛恨自己,觉得自
己已再没有资格去拥有幸福。

  我无力的走下床,穿回衣服,之后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再拿出我桃红色的唇
膏,在睡房的大镜前写下最后的数个字——

  「老公,对不起!我永远爱你!」

  我离开了伟忠的新居后,只觉茫然若失。我又走到狄文的酒店,跑上了天台,
跟他哭诉我已跟伟忠分手了。他没有多加安慰我,反而动手脱去我的内裤,拉起
我的裙子,便拿出他长长的肉棒,刺进我那空虚的小穴里.

  一如过往的,他又像强暴般干着我,但我好像失去了灵魂般,没有得到兴奋
的感觉. 我只知道在这一刻,我便只有狄文会在我身边,成爲我心灵和肉体上唯
一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