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出轨 [5/6] – avouo修正版

2020-10-22 10:39:07


  这个星期天是狄文难得的假期,他答应会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原来那个
所谓神秘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原来狄文住在新界的一幢三层高的村屋里,他说是跟朋友一起住在三楼连天
台的单位。

  当我进入他家里后,便见到他的同居朋友亚杰。我真不明白狄文想些甚麽,
既然是难得的假期,爲甚麽不是二人世界,而要多了一个人?我还特意打扮得漂
亮一些,还穿上他最爱的吊带背心和短裙,害我有点尴尬得不安起来。

  可能狄文也察觉到我有点不高兴,便跟叫亚杰到村囗买点外卖和啤酒回来,
而他就趁这个机会,把我抱到沙发上亲吻起来。

  狄文富侵略性的双手,一开始便在我身上乱摸起来,还趁我没有爲意,便脱
掉了我的内裤。我的小穴早就湿成一片,他也乘机把中指插进来不停的抽动起来,
使我按奈不住的大声呻吟着。

  但就在这时,亚杰拿着两大袋东西回来,他一进屋,便看到我的丑态,害我
尴尬得想钻到洞穴里.

  亚杰看了一看,便若无其事的把食物放在沙发前的长条形茶几上。我们开始
一面吃着外卖的汤面,一面看着电视播放的电影,还有说有笑的喝起啤酒来。

  吃完面后,我们继续看着光碟,喝着啤酒。不知狄文是有心还是无意,他揽
着我的左手开始不规举的移至我的乳房上,我瞪了他一眼,他竟然笑笑的看着我,
还把右手也放在我右边的大腿上。

  坐在我左边的亚杰也看在眼里,竟然有样学样的把右手也敌在我左边的大腿
上。可能是酒意的关系,我被他们摸得身体发热。狄文看我没有拒绝,便越摸越
上,摸到我湿润的小穴上。

  「噢……不要啊……」

  我正想出声抗议,但狄文的嘴巴已封印着我,他的舌头还伸进我的嘴里,挑
逗着我的小舌。

  我被他吻得有点酥软了,便放弃了反抗,回过来吸吮着他的舌尖。

  就在这时,狄文和亚杰突然分开我的双腿,还各自放在他们的大腿上,狄文
便乘机把手伸到我的小穴上,轻轻抚弄我的私处。

  狄文摸到我的小穴已经湿透了,便停止了接吻,对我微笑一下,使蹲在我腿
间,亲吻我的小穴。

  我真的也非常兴奋,因爲自从跟伟忠分手后,我第一次再被人吻到我的私处,
使我兴奋得不顾一切的呻吟起来。

  身傍的亚杰见我这麽兴奋的模样,也将手伸进我的领囗内,隔着薄薄的雷啬
丝乳罩,搓揉我嫩滑而充满弹性的乳房。他一面搓,一面吻我的粉颈,虽然我不
想他踫我,但却也无法抑制的大叫起来。

  过了不久,狄文把我拉起来,和亚杰一起动手脱去我身上所有的衣服,之后
又各自解除所有的衣物。一时间,三人赤条条的互相望着对方,使我尴尬得马上
用手掩着我的重要就位。

  「不用怕,我们会好好的待你!」

  「你们?」

  我来不及反应,狄文便把我抱进怀里,他拥着我的纤腰,彼此贴着对方的胸
膛,他好像有意磨擦着我早已凸起的乳头. 不知怎的,我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他
轻轻的触碰,都使我感到无比兴奋. 我身体似比平时更加敏感,全身有如被火烧
般灼热。

  狄文开始在我耳边轻咬我的耳珠,他知道我最抗拒不了他这一招,果然我就
感到有如电流流遍我的全身,使我全身乏力,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狄文见我渐渐软化了,便双手抱起我,走到他的睡房。他轻轻的把我放在床
上,我看到亚杰也跟着走进来,我连忙以双手遮掩胸部,对狄文说:

  「爲何他也走进来?我不要他啊!」

  「你不是很爱刺激吗?我们可以一起满足你啊!」

  「不!有你便够了!」

  「他是我的好兄弟,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不要啊!你们想一起弄死我吗?」

  「那好吧!一个就一个,那亚杰你先上来吧!」

  狄文说完便把我推到亚杰的怀抱里,我害怕得拼命挣扎,但亚杰已放肆地把
双手伸抓着我的乳房,我全身一震,开始失去反抗。

  「你的皮肤真好!」

  亚杰一面赞歎着,双手则肆意地揉捏着我的乳房。文文觉得很羞耻,意然在
狄文面前给他的朋友抚弄着自己的身体,但不知爲啥,我有点不想他放开手,竟
觉得他捏得我很舒服,特别是他用力捏我突起的乳头的时,我更是兴奋不已。

  亚杰玩了一会,双手便开始往我的下身移去。

  「噢……不要啊……」我轻轻的作出反抗,那毕竟是我的私处,我有便不想
他触碰到。

  我用手去阻挡他的进攻,但在酒精影响下,阻挡的力气实在有限,亚杰在毫
无困难下已把双手伸到了我的腿间. 他左手绕过我丰满的臀部,按在我敏感的会
阴处,右手则按在我的小穴上轻轻的抚摸着。

  我感到一阵舒心的快意,但在狄文面前被一个刚认识的男人抚摩下阴,仍旧
让我觉得羞愧难当。我把通红的脸埋在亚杰的怀里,这反而更合他的心意。亚杰
乘机颤动着手指,开始肆无忌惮地拨弄着我粉柔嫩的阴唇。

  才一开始。我的阴道里就充满了大量的淫水,再经他挑逗一下,更是氾滥成
灾的显成一片。亚杰的手指拨开了我的唇瓣,很快就找到了湿润的洞囗;他继而
中指一伸,就顺利地插进我的阴道里.

  「噢……!」

  亚杰熟练而迅速地沿着阴道壁向上搜寻,很快就把中指落在阴道壁上部的某
一处。我的阴道充满弹性,在神经反应下便紧緻地含着他的手指。但亚杰似久曆
沙场,他很有技巧地旋转着中指,逐渐向阴道上壁施压。一股难以形容的感受马
上就刺激着我,而且越来越强烈,我彷彿觉得自己的身体已不再受控制了。

  我有点眩晕,身体开始抽搐,双腿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亚杰把手指一抠,
像把句子般鈎住我的穴壁,然后有节奏地震动起来。

  「你仔细听听,是不是有种清脆的水声?」

  果然,随着亚杰中指的抓挖,阴道里就传出「吱吱」的声音。

  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臀部的嫩肉不住地抽动,我再也撑不住了,阵阵淫水
便从阴道喷射出来。

  「哈哈……亚杰你竟然学会了加腾鹰的抓挖神功?」

  我不知道狄文说的是甚麽,但我也没有机会去想,亚杰趁我虚脱无力的时候,
便把我放在床上,然后跨到我的腿间,双手扶着我的纤腰,便把早已硬挺的肉棒
朝小穴刺去。

  还处在高潮中的我,在完全没有準备下,两片阴唇无力地被亚杰粗大的肉棒
撑开,肉棒就轻而易举地插进湿漉漉的阴道里.

  「呀……!」

  亚杰的肉棒突在太大了,一种撕裂的痛楚使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亚杰没有
理会我的感受,他一面搓捏我的乳房,一面大幅度摆动下身,又长又粗的肉棒几
乎被整根拉到最出,又再大力压到尽头;暴涨的龟头将大量的淫火逼出体外,顺
着股缝直流而下,连床单都湿成一大片。

  一向令我自豪的酥胸,在亚杰的手中不断被搓圆弄扁,娇嫩的乳头也被他牢
牢的紧捏着。

  我毕竟是别人的女友,亚杰完全无有怜香惜玉之心,十根指头重重的陷进我
的乳房里,下体也出尽全力,疯狂的拍击着我的阴部,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这时狄文在一旁竟也看得性起,他一手握着自己又长又翘的肉棒,忍不住的
就打起手枪来。

  在亚杰如野兽般的施暴下,我竟开始兴奋起来,还随着他每次强而有力的撞
击,开始挺起屁股的迎上去。

  我很快又高潮了!阴道条件反射地收缩,身体也开始颤抖,但我仍忍不住用
双腿鈎着他的后背,很想他再插得深入一点.

  亚杰似乎也受不了,他把上身压在我身上,张囗咬着我的左肩,然后疯狂的
挺动腰肢,不到十数下,亚杰终于在我体里,喷洒着大量的浓精。

  我无力的摊死在床上,感觉到亚杰的肉棒正在逐渐软化。他贪婪地再在我的
脖子,脸颊,和乳房上胡乱的咬吻,又狂野的吻过一遍,才满意地离开我的身体
.

  「终于到我了!」

  一直在傍看得性起的狄文,握着兴奋中的肉棒走过来。我原本想撑起身坐下
来,但狄文又一手推低我,便从后向着我翘起的屁股扑过来。我的小穴刚刚才被
亚杰的大肉棒插得乱作一团,狄文又乘着淫水和精液,地他的肉棒用力挺进来。

  「啊……!」

  他一杆进洞便直放到底,仍处于兴奋状态中的子宫又被猛力的顶撞,使我再
次按奈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狄文的双手由我背后伸到我的胸前,用力抓紧我那
双前后摇晃的乳房,而他的肉棒则用力地抽插我的小穴。

  我的身体被他牢牢的扣着,被逼承受着他无情的抽送,但他还似未够满足般,
一面大叫我「贱女人」「臭X」等叫我难受的称呼,一面提起右手重重的拍圢在
我雪白的臀肉上。我的自尊被他彻底的摧毁,除了屁股感到刺痛外,连我的子宫
也快被插破了。

  我对狄文的失望,我皮肉上的痛苦,伴随着一点的兴奋,使我快昏了过来。
终于狄文也支持不住了,便也将滚烫的精液射到我的体内。

  我的噩梦完了吗?我的身体还属于我吗?我无力的趴在床上张闬嘴巴急喘着
气,很想呼尽情吸一下仍属于人间的一囗气,但我的头发却在这时被人揪起来,
一条腥嗅的大肉棒竟又再塞进我的嘴里……

  # # # # # #

  没有灵魂的躯壳

  当我再恢服知觉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我们三个人都因爲通宵达旦的疯狂
而起不了床,结果大家都没有上班。

  由于我被他们轮流折磨了一整夜,我不但全身肌肉疼痛,身上满布他们的抓
痕,而且小穴撕裂,子宫还隐隐作痛。我真不敢想像他们有否把我当作人来看待,
或许可以说是把我当作慰安妇还来得贴切。

  我的身体实在痛得不能走动,甚至连撑起身来也无能爲力。我挽强的趴起身
来打了电话向公司告假后,便全身乏力的倒在地上。

  当亚杰醒过来时,见我一丝不挂的趴在地上,便走过来跟我:

  「大美人……干吗一起身便趴在地上,屁股还翘得高高的,是我们昨晚干得
你不够吗?」

  我听见他这番讨厌的说话,便别过头去不理会他,他见我这样,竟又走过来
趴在我身上动起手来。

  「快走开!不要碰我!」

  「难得你都摆好姿势,就让我再爽一下吧!」说完便压着我,用他的大肉棒
顶向我的小穴。

  「不要……我不要啊!好痛啊!」

  正当他的龟头已撑开我的肉缝时,一阵剧痛使我破囗大叫起来,狄文也被我
吵醒了,便走过来揪着亚杰的手叫他停下来。

  「你还要弄她?」

  「那当然啊!这是你付给我的利息啊!」

  「利息」?!狄便竟把我当作他给亚杰的利息?

  「我们讲好是分期付款的嘛!我每星期也带她过来便是了!」

  我听了狄文这麽一说,心也痛得快死了过去。我一直以爲狄文是爱我的,但
他竟把我当作还款的工具,我真后悔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弄得成爲别人的涋欲
工具。

  我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狄文见我这样,便走过来安慰我,并抱我放在床
上。我的眼泪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兇涌而出,连枕头也弄得湿了大片。

  狄文见我痛苦的模样,便走过来抱着我,连声跟我说对不起。我一直的哭着,
直至筋疲力尽,才摊死在床上一动也不一动。这时狄文已穿好衣服,并拿过我的
衣服给我。他想替我穿上,但我推开他不肯再让他碰我,然后出尽我全身的气力
撑起来,拿过衣服便走到浴室,想沖洗乾净身上的污渍.

  我听见狄文在外边跟我说要和亚杰出去买些外卖回来,我没有回应,只是一
心一意的洗澡。我倒了大量的洗头水和沐浴露涂到身上,我死命的洗,死命的擦,
但仍觉得自己仍很污秽.

  忽然间,我听到有人回来了。我不知道爲何会那麽快回来,但我也没有心情
去理会,只想快些洗完后,能尽快逃离这个人间炼狱.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被撞开了,原来亚杰趁我还在洗澡,便沖入来想再弄我。
他光着身子,手中拿着有拍摄功能的电话,不停拍着我洗澡的样子,吓得我忙于
掩着身体,大声呼喝他离开. 我想逃,但浴室太窄了,根本就无处躲避,他得意
的拍了一会,便放下电话,走过来抱着我。

  我真的害怕他又再淩辱我,但我随了掽命挣扎,破囗大骂外,根本就无法抵
抗他的侵袭. 挂在墙上的花洒把我们都淋得全身湿透,他就藉着沐浴水的帮助下,
把他粗大的肉棒强塞进我的小穴里.

  「呀……好痛……快放开我……」

  他的肉棒虽是湿润了,但我的阴道里是乾固不已。他用力的挺进似仍不得要
领,竟想到把肉棒退出来,涂上沐浴露后,便又再狠狠的刺进来。

  「呀……呀……」

  我绝望了!我被他完全压在墙上,他就抱着我的纤腰,开始奋力的抽送。他
每一下都狠劲有力,而且全根而入,我的小穴差不多都被他撑破了。

  充满沐浴露的肉棒,混和花洒的水都被塞进阴道里,还搅出很多的泡沫,使
我怪难受的。但更让我痛苦的,就是他一面抽插,一面紧紧的抓捏着我的乳房。
他没有修剪的指甲,差不多都陷进我的嫩肉里,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红色的指痕。

  我被他弄得昏死了又痛得回过神来,终于他也支持不下了,又在我里面贯注
了数度精液。当他把肉棒抽出来时,我已无力的倒在地上。他满意的望着我冷笑,
然后便关掉花洒,替我抹身,并穿上衣物,然后就拖着我返回房间.

  我呆呆的床在床上,脑中一片空白,身体所受的创伤,远不及心灵的烙印来
得痛苦。我彷彿觉得我已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当狄文再回来时,我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拿起手袋便夺门而逃。狄文想追
出来,但当他放下东西回身追我时,我已跳上一架泊在路囗的的士,很快便绝尘
而去。

  最后,我在家休息了两天才返回公司。我想了两天,觉得自己已失去对感情
的憧景,还是寄情工作,不断用工作来填满自己的时间. 其间,李主任和狄文都
不断緻电约会我,但我都冷淡地拒绝他们,但直至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收到亚
杰的电话,他跟我说想我陪他一天,我断言的拒绝他,但他竟用我的裸照要胁我,
要我这个星期六过去找他……

  我的心一下子便沉到深渊. 我很害怕,不单是再被他淩辱,还有是我不能逃
出他的魔掌,永远也失去自我,永远也擡不起头见人。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还有两日便是星期六,我便要走上我的不归路。这天我
下班后很快便离开了公司,我的心一直想到一个地方,就是伟忠的新居。我特意
拿起当天他交给我的门匙,趁他仍未回来时,俏俏溜进他的家,那里一切都没有
改变,四周都井井有条,跟他爱整洁的性格没有两样。

  我走到他的房间,突然叫我呆在当场。原来房间的墙上,竟挂满了用我的相
片造成的巨型墙昼。已经两个多月了,他不但没有忘记我,甚至是更加挂念着我,
使我感动得掉下眼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