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快乐的暑期生活 [1/3] – avouo修正版

2020-10-22 10:39:06


                前奏

  7月的清晨,徐徐的清风吹拂着纱质的印花窗帘,慵懒的阳光照透过微风吹
拂窗帘的空隙一丝丝的照耀进了卧室里,这是一间有着典雅欧式风格的大卧室。

  我舒服躺在卧室中心的大圆床上,享受着美貌娇豔的妈妈跪在我的两腿之间
爲我口交,妈妈只穿着黑色的丁字裤,除此之外雪白如玉的娇躯全裸着,她用纤
嫩雪白的手撸着我的大鸡巴,并不时地低头含住我的鸡巴,让我硕大的的龟头直
顶到她娇嫩的喉咙,而妈妈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则在我手中被揉捏成各种不同的形
状。

  哦……哦要出来了!

  我的大鸡巴终于在妈妈的口中爆出精液,命令妈妈全喝下去后,我把妈妈的
白嫩胴体抱在怀里,边摸捏着她娇嫩肥硕的屁股,边随意地和妈妈聊着。

  “儿子,妈妈美吗?”“妈妈当然美,妈妈的身体白白嫩嫩的,漂亮极了!”

  该死的中考终于结束了,在这个没有暑假作业的暑假里,我要尽情的享受生
活。

  我叫顾晓明,今年15岁,有180高,体重77公斤,在春城市私立育才
中学的时候曾担任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司职组织后卫,是一个壮小伙。我的妈妈
叫吴家丽,今年39岁,身高165,身材白皙高挑,乳房很大,大约有35F,
屁股翘翘的很丰满。我的爸爸5年前去世了,去世前他曾是春城市国投公司的副
总,他去世后给我和妈妈留下了一笔不小的存款和一处公寓一处别墅,及繁华商
业街的两处商铺。这样我跟妈妈就靠爸爸留下的遗産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记得那时半年多以前,我发现了妈妈的秘密,这次意外的发现改变了我的人
生。

  那天是正月初九,中午我跟妈妈说要去找我的同学,刘熙、马凯他们玩,晚
上不回了吃了。

  妈妈说:“啊!你黄阿姨约我下午去做瑜伽、SPA,你胡阿姨她一直跟我
叨念你,说想你了,她说晚上要跟我们一起吃饭”。

  “妈!你跟黄阿姨说对不起了,改天我一定陪你们,我走了”。

  黄阿姨是叫黄雅娟是妈妈的高中同学,铁杆的闺蜜。今年39岁,离异单身,
有一个12岁的儿子跟了前夫,她代理了一个皮具品牌,在我们市的几个大商场
都有专卖店,黄阿姨大约有一米六三左右的个子,保养得非常的好。她有着娇豔
嫩爽的脸蛋和丰满健美的身躯,最迷人的是她那一对36D大乳房的。不妨悄悄
地说,我也曾经在思幻中奸干了她好几回呢!

  下午,我跟刘熙、马凯去了,我们市最大的游戏厅中央广场游乐工厂,我们
玩了《死亡突击》、《军魂》、《月华剑士》等几个游戏,又玩了一会投篮机,
一直玩的下午6点多了。我们觉得有点饿,就到中央广场游乐工厂旁边的KFC
吃了饭,我们三个在KFC点了餐,在二楼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马凯刚从日本回来,找个僻静的角落他好给我们大讲日本的去见闻。马凯的
爸爸年轻的时候跟她妈妈是大学同学,后来他们又一起到日本留学,两人在日本
结的婚,马凯也是日本而出生的,大学毕业后,马凯的妈妈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
作,而马凯的爸爸到是很顺利的进了日本的一家着名的软件公司,后来因爲马凯
的爸爸工作能力突出,长得又帅,就被社长的小女儿看上了,就这样马凯他爸他
妈离婚了,马凯他妈带着4岁的马凯回到了中国,进了市政府工作,成市政府计
算机中心的主任。但是马凯的爸爸跟社长千金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因爲马凯的
日本后妈一直很新欢小孩,就这样从马凯10岁开始,每年正月都要去日本看他
老爸。这样马凯就从日本的女明星一直侃到了日本AV音像店。

  一直就到8:00左右,我们侃完了,我们就準备分手各自回家了,临走时
马凯给了我跟刘熙一人4张从日本带回来的DVD光碟,这8张光碟全部是日本
的近亲相奸乱伦片,其中有我这里有2张还是我最喜欢日本熟女高坂保奈美拍的。

  “知我者,兄弟也!拜拜了你们!”

  这样我就打了个车回家了,车走到南海路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坐落在南海路
边上的我们的家的别墅里竟然亮着灯。车都过去了,我又示意司机师傅把车停下,
我下了车抱着疑惑与不安的心情径直进了小区,来到了我加别墅的门口。我用门
卡打开了门,开门一看门口竟然有四双鞋,一双棕色高筒皮靴、一双黑色高筒皮
靴、一双耐克运动鞋、一双休閑鞋,那双棕色皮靴我认识是妈妈的,剩下三双鞋
我不认识,是一女两男的,那女的可能是黄阿姨的,但是那两双男鞋是谁的呢?

  我脱了鞋,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朝有灯光的主卧室走去,渐行渐近,女人
的呻吟声,低喊声,传入我的耳朵中,其中还好像有妈妈的声音。那是……

  一股不祥的预感传遍了我的每一根神经。

  顺着微开的门缝,眼前的一切让我验证了我的预感。我只见大床上四条肉虫
抱在一起。妈妈跟黄阿姨身上正分别压着一个男人,两个男人正在不停的向前送
着送着屁股,鸡巴的抽送声,大腿互相撞击的声,妈妈与黄阿姨的淫叫声,此起
彼伏!
 咕叽……咕叽……!

  啪……啪……啪……!

  啊……啊!!不要停,阿伟使劲,使劲!!

  哦……哦……李子的鸡巴插到我的子宫了啊!!

  这时,随着两声洩气的喘息声,两个男人好像都射精了,两个男人无力的趴
在了,妈妈跟黄阿姨的身上。

  因爲角度的问题,我只能看见妈妈跟那个叫阿伟的男子交合着的阴部,妈妈
的阴部没有毛(好像是剃了),看的很真切。妈妈的阴道紧紧的裹着阿伟的鸡巴,
妈妈的阴部很肥大,肉呼呼的,阴道口、会阴、肛门,堆积了很多白色的骚水,
精液混合着淫水不时的从阴道口往外冒。

  看到这里,我缓了缓神,偷偷的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录功能。

  “看老外的录象里,几个男人一起操一个女人,真过瘾!你和两个男人同时
操过吗?”黄阿姨说着问妈妈。

  “怎麽和两个男人一起干?”妈妈好像没有看过这种的录象,带着疑问的口
气问道。

  “那干法可多了,有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有两根鸡鸡同时插到一个屄
里,也有一根插到屁眼一根插到屄里……”黄阿姨一边喘着气,一边回答着。

  “两根鸡巴同时进去,那把屄还不撑疼了?”妈妈问。

  “我都跟阿伟和李子干过了,爽着呢,把屄插得紧紧的,每插一下…”

  “你让阿伟和李子操一下,我看看。”妈妈没等黄阿姨说完,就急忙恳求着。

  “两位姐姐,刚射完,总得让我们兄弟两个缓缓吧……”阿伟道。

  “吴姐想看好戏,没问题,我就是累死也心里美,不过要麻烦两位姐姐帮我
们再把鸡鸡吹大了。”李子附和道。

  “想看好戏还不帮忙,今天妹妹就让姐姐开开眼……”黄阿姨说。

  这时候两个人男人分别起身,躺在了床上,妈妈跟黄阿姨分别起身,跪趴在
两个男人身上,一对肥白浑圆的大屁股,呈现在我的手机摄像头下,这时候终于
看清了黄阿姨的阴部,也是没毛(不知道是否是刮了),两片小阴唇外翻着,呈
蝴蝶状,阴道口靠近肛门的部位已经被鸡鸡撑开了一个小洞,小洞里流出精液混
合着淫水顺着大腿一直流到了床上。

  妈妈跟黄阿姨大约给他们吹了3分锺左右。“差不多了吧”妈妈说黄阿姨站
起来,让李子躺在床上,然后爬到李子身上,李子用右手扶着鸡巴,对準黄阿姨
的阴道口,黄阿姨往下一压,鸡巴连根插入进去。这时阿伟起身站起来,走到黄
阿姨的背后,双膝跪在李子的两腿间,左手握住鸡巴,右手扶住黄阿姨的屁股,
把鸡巴对準已被一根鸡巴插住的阴道边,使劲往里顶。

  这时,李子用两手掰着黄阿姨肥大的屁股,黄阿姨的屁股往起擡了擡,李子
的鸡巴只有一半在里面,阴道后边同时就有了一点空隙,阿伟趁势将鸡巴插了进
去。黄阿姨“啊”了一声,屁股往下一沉,阿伟顺势往下一压,两根鸡巴紧紧地
连根插入了黄阿姨的阴道。

  妈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样的交媾过程,屄里和整个小腹被一阵兴奋的电
流刺过。她感觉到一股骚水儿从子宫里流出来。

  阿伟的鸡巴开始缓慢地插进抽出,当他往出抽时,黄阿姨的屁股跟着擡起来,
就好象阿伟和李子的鸡巴按照相同的节奏插进抽出一样。黄阿姨兴奋地哼哼起来,
两片阴唇在两根鸡巴的进出时陷进去又翻出来,李子原来射在阴道里的精液被挤
出来,加上女人流出来的淫水,沾满了黄阿姨的阴部。

  阿伟两只手分别紧紧抓着黄阿姨的乳房,李子两只手抓着黄阿姨的屁股,把
黄阿姨夹在中间,就像夹着一份三明治。三个人这样交配了约有20分锺,黄阿
姨的头向后痉挛着,嘴里发出沉重的哼哼声,达到了高潮。两个男人依然运动着,
两根鸡巴有力地一起插进去又抽出来,抽出来又插进去。

  “我不行了,你们一起操你吴姐吧。我受不了了。”黄阿姨喘着气说。

  阿伟从黄阿姨的背上爬起来,把鸡巴从紧裹着的阴道里拔出来。黄阿姨也从
李子身上爬起来,阿伟的鸡巴硬邦邦地向上挺在空中,闪着骚水儿的光。

  阿伟躺在床上,把妈妈拽到自己身上,用手把鸡巴插到妈妈的阴道里,一只
胳膊搂住妈妈的头,含住妈妈丽的嘴,把舌头插进妈妈的嘴里,和妈妈的舌头缠
绕在一起,互相深吻着。李子翻身起来,爬到春丽的背上,粗硬的鸡巴顶在妈妈
的阴部。

  “我还是有点害怕。那麽大的两个鸡巴都要插进去,会把我撑疼了。”妈妈
说。

  “被两个男人夹住操,多舒服呀。你试试就知道了。要不了一会,就让你达
到高潮。他俩原来经常夹住我操,一操就是40多分锺,能让我完三四次。”黄
阿姨说。

  黄阿姨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抓住阿伟的鸡巴,对準妈妈的阴道边,使劲往里
插。阿伟搂住妈妈的臀部,往起一擡,鸡巴“叽”的一声插进去了一半。接着,
李子往下一压,整根鸡巴全部插进春丽的阴道里。

  “涨死我了。”妈妈呻吟着说。

  两个男人像操黄阿姨一样,把妈妈夹在中间,缓慢而有力地操着。不一会妈
妈就达到了高潮。两个男人又操了一会,妈妈的屁股使劲向上挺,李子的屁股使
劲向下压,两根鸡巴都插到根部,同时向妈妈的阴道和子宫里喷射出灼热的精液。

  妈妈被这样一夹一顶,又一次达到了交媾的高潮拍到这里,我偷偷的收起了
手机,蹑手蹑脚的退出了别墅,打了个车一溜烟的跑回了家里,到家以后大约1
0点了,回到家里后我迫不及待的掏出了鸡巴,躺在了床上,开始套弄起来,没
多久高潮顺着大腿根、丹田传遍了全身,紧接着一股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

  我匆匆了处理完后事,就把马凯给我的碟插进来电脑光驱里,看了起来,看
完了一个碟,就是高坂保奈美出演的《义母奴隶》,讲的是儿子跟后妈乱伦操屄,
被儿子当做性奴隶玩弄,最后送给同学玩的故事。

  看到受不了的时候,我又打了一次飞机,简单的洗了洗,我就上床躺下了,
晚上看到的一切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原来妈妈是的蕩妇,慈母的神圣外衣洗原来
也这麽肮髒;还有那个黄阿姨,我一直拿她当长辈,原来是这麽个骚货,女人都
是骚货,甭管披着什麽样的神圣外衣,上了床都是骚屄,女人天生就给男人干的!

  想着想着我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