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诱惑了朋友妻,自己的老婆也… [2/3] – avouo修正版

2020-10-01 22:35:56


              (二)妻的秘密

  自从上次跟小梅「来」了一次后,她就少来一郎家,就算来了,也很少和一
郎交谈,看到一郎,小梅总是红着脸、低着头,双手一直拉着裙子。一郎心想有
机会,一定要好好跟小梅再来一次,因爲小梅答应一郎,会再给他一次,最好是
在没有压力下做,可以尽情干。

  小梅来到一郎家,故意找一郎老婆聊天,大嫂长,大嫂短的,一郎很好奇,
『她是不好意思吗?』心里纳闷着,却也不方便问:『那天是甜妮故意制造机会
给我的吗?还是……』

  从那天后,一郎开始注意老婆的言行、穿着,有时电话讲没三句就说「嗯,
好……我知道……」神秘希希的。一郎发现甜妮出门会故意打扮、擦香水,不知
不觉中,老婆是改变了,是一郎忽略了眼前的美人妻。

  一句名言:女人爱漂亮、开始打扮自己,是在谈恋爱了。

  因爲一郎是自由业,想休息就休息,中午没事,偶而会回家睡觉。一日一郎
下午回家,又听到「嗯……嗯……喔……好爽……」的呻吟声,心想:『难道又
是小梅来看色文?』一郎心里暗喜:『我又有机会了。』故意放轻脚步,开门声
自然轻,仔细听,声音来自卧室,不是书房(一郎的电脑放在书房,上次小梅是
在书房给一郎干的)。

  走到卧室外,声音更清楚了:「喔……喔……嗯……亲哥哥,你的阳具好长
喔……干到我花心了……嗯……嗯……我还要……呀……呀……喔……喔……要
丢了……」还有弹簧床重压、撞墙声「咚……咚……」这次是两个人在干炮的声
音,不是一个人在自慰。太熟悉了,听了二十几年,不会错,那是我老婆的叫床
声,但究竟是谁在干她呢?

  一郎想要推门而入,又想到夫妻相爱这麽多年,很少吵架,上次干小梅理亏
在先。想到这里,伸出的手又缩回来,但是又很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于是只有
拿个椅子垫脚,爬上窗户看看是谁。

  只看到一个男人压在甜妮身上,甜妮双眼微微张开,屁股垫着枕头,双手紧
紧抓着床单,看起来被干得很爽。这个男人的老二插在甜妮淫穴做着活塞运动,
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的背部,弓着身,双脚跪着,腰部往前沖,有规则的在
动。

  一郎心想:『是在干我老婆甜妮没错。』但天下最悲哀莫过于此,看着老婆
被干却不敢捉奸。

  理智告诉一郎,先了解情况再说。于是一郎下了椅子,轻轻将门关好,又听
到甜妮淫叫:「亲哥哥……干我……喔……喔……干得我好爽……喔……喔……
呀……嗯……嗯……我又要丢了……」

  一郎心想:『淫妇,晚上再好好问你!』脚步故意放重,要让他们知道我回
来过。

  一郎想出去看场电影,晚上再回来,想一想,心有不甘,就拿起手机打给小
梅:「喂……小梅有空吗?我们去看电影。」

  小梅答:「好,在哪里相等?」一郎说:「在你家门口转角,我去载你。」

  小梅离一郎家很近,很快就到她那里。小梅上车问一郎:「看什麽电影?」
一郎说:「电影不要看了,陪我到处走走好了。」

  小梅看一郎脸说:「一郎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吗?」一郎没答,开着车子就
走。看到全家便利商店,一郎叫小梅下车随便买吃的、喝的上来。小梅上来后,
一郎开车往三重方向环河道路走。

  在新庄跟三重中间,淡水河边找个好位子,停下来。这时已经晚上八点多,
在车内一郎跟小梅吃着东西、聊天,小梅问一郎说:「一郎哥,你今天心情好像
不好吗?」

  「嗯……还好。你老公今天下午在家吗?」

  「没有!早就出去,说要找个朋友聊天,我没问他找谁。大哥有事吗?」

  「喔……没有,随便问。」

  小梅忽然说:「一郎哥,那车子没发动,在摇。」一郎顺着她指方向看去:
「小丫头,没看过?是车震。」

  小梅问:「什麽是车震?」

  「是在车上干炮。」

  「是真的吗?那一定很刺激,我们偷偷去看。」

  「好……要轻一点,不要吵到人家。」

  一郎跟小梅下车,踮着脚走到车子旁边,车子装反光纸看不到里面,只听到
「喔……喔……嗯……嗯……」的声音。听到这样就已很爽了,一郎不经意伸手
插进小梅衣服里,摸着奶,小梅说:「一郎哥,不要……让人看到不好。」

  这时车窗忽然摇下,淫叫声很清楚,小梅探头看看说:「一郎哥,真的在打
炮耶!」一郎说:「小声点,我们走。」

  回到车上,小梅已经受不了,拉一郎手去摸她的奶,她则脱一郎衣服,一只
手插入裤子里摸老二。

  小梅说:「一郎哥……我想要。」一郎移身到副驾驶座,将小梅身体压着,
椅子放平,低头吸小梅的奶子,一只手脱下内裤(小梅穿裙子)。

  一郎握着涨到不行的老二就往淫穴插,小梅「喔」叫一声说:「一郎哥,好
爽,好刺激……干我……用力……喔……喔……喔……好爽……第一次在外面做
爱,好爽又刺激,嗯……嗯……嗯……我快高潮了……」

  一郎不停沖刺,沖进小梅淫穴,恨不得插到底,也不知道这是否算报複?想
到甜妮被一个男人压着干,心里想着:『八九不离十,一定跟小梅有关!』心中
怒气便全部用在小梅身上,小梅还是「喔……喔……」叫,一郎干得更卖力。

  不知道何时,车外已经站了四、五个人,双手趴在车外玻璃上看我干小梅,
我故意将车窗摇下一点,小梅忽然叫着:「一郎哥,外面有人在看!」一郎说:
「你放心,车门我早就上了锁。」

  受此刺激,一郎干得更用力,小梅叫得更大声:「喔……喔……呀……我要
丢了……呀……嗯……嗯……一郎哥不要停……嗯……嗯……我好爽……」

  龟头一麻,一股电流往后脑沖,大力干几下,我射了。随即找卫生纸擦乾净
淫液,匆忙穿好衣服,开车就走。一郎想:『外面那些人早就在打手枪了,先送
小梅回家再说。』

  回到家,已经半夜(心里阴影挥不去),甜妮看一郎回来,热情地叫:「老
公你回来了!」抱着一郎的头亲嘴,随即蹲下来脱一郎的裤子,掏出老二,亲吻
龟头。

  甜妮说:「老公,你老二有腥味。」

  一郎不敢说刚干完炮:「喔……是没洗。累了一整天,我先去洗澡。」

  甜妮说:「没关系,我喜欢这个味道。」跟着便很温柔地吸吮老二,一手轻
轻套上套下,问一郎:「老公,这样有爽吗?」

  「我陪你洗澡,你先进去浴室,我拿衣服。」一郎答。

  「嗯,好。」甜妮随即进入浴室。

  开着莲蓬头,一郎让热水淋着,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不相信这是事实,眼
前的老婆对我这样好,难道我昨天走错家,偷情的不是甜妮?』

  没多久甜妮进来,自己脱衣服,看一郎在淋浴,拿沐浴乳涂满一郎全身,从
一郎后面抱着说:「老公,你身体好壮,我爱你!」甜妮香奶贴身轻轻移动,一
手握着老二,说:「老公,老二长大了,好雄壮。干我,老公,我要……」

  一郎转身望着老婆裸体,心想:『眼前老婆是蕩妇吗?』

  老婆撒娇的说:「老公,我要……」禁不起色诱,一郎擡起老婆右腿,让她
背靠墙,自己身体微蹲,握着老二往甜妮淫穴插,「嗯……」一声,带着水滴,
很容易就干了进去。

  莲蓬头的水还是淋着,一郎疯狂地干,腰没停,不停沖刺,干得甜妮大叫:
「公……好爽……喔……嗯……嗯……我爱你……老公……」

  干了约一百多下,甜妮单脚有点站不稳,说:「老公,我们到床上。」说完
深情看着一郎,好像等一郎回答。一郎说:「好,我们到床上继续干。」

  甜妮牵着一郎手进到房间,自己躺在床上,双脚微弯成M型说:「来,老公
来干我,我只爱你一个人干。」

  一郎犹疑着:『是真的吗?』心想:『那中午干你的是谁?还是……』一郎
幻想着:『可能看走眼,躺在床上被干的不是她,不是我老婆甜妮。』一郎甩甩
头,告诉自己:『是我眼花,眼前躺在床上的是小梅,不是甜妮。』

  「老公……」一句话叫醒了一郎,让一郎回到现实,眼前躺在床上的真是甜
妮:「公……快……我要……」

  『眼前老婆何时变成蕩妇了?是谁诱拐她呢?她无胆,不可能会偷情。』一
郎不由分说,握着老二就干,先干了再说。

  插入后感觉很温暖,淫穴很湿,甜妮叫着:「公……嗯……嗯……喔……甜
妮爱你干……喔……呀……喔……喔……干死我……妹穴好痒……用力插我……
喔……喔……喔……我要飞了……公……喔……喔……呀……丢了……公……不
要停……甜妮爱你干……」

  戳插了二百多下,想要射精,一郎问甜妮:「我要射了,要射在哪里?」甜
妮说:「射在我脸上。」

  一郎得了圣旨,抽出老二,右手紧握老二用力套着,嘴里叫着:「喔……我
要射精了……」说时慢那时快,一股浓精喷向甜妮脸上,甜妮直说:「好爽……
老公,我爱你!」两人深情抱着就睡,精液也没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