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送货的时候能遇到这种豔遇太好了 [1/2]

2020-09-14 10:43:26


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够,又没有什么拿的出去的经历,更没有什么有钱有势的亲戚好友,经人介绍来到一家民营邮局送货,也就是快递啦。虽然说是早九晚六,但是东西没送完,根本下不了班。偶而一次两次就算了,但是常常遇到就会很度烂,尤其是像今天这个奥客,货到付款,都约了三次了,每次都不在。

  「叮咚叮咚......林小姐在吗?您好...我是XX快递,我刚才有跟你通过电话,有您的一件商品 」

  「等等喔...」声音听起来有点慌张,不会是正在干麻吧,我心里面邪恶的想。

  「抱歉喔...你可以帮我送上来吗?我进了电梯按下八楼。

  「小姐两千四百八,麻烦你在这里签一下名。对不起,可以跟妳讨杯开水吗?我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我偷偷的看着她的脸色,真是个美人呢是我喜欢的型呢,身高大约一米六,鹅蛋脸,身上居然只穿件睡衣...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空呢?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想的我下半身都有些涨痛了.....

  「抱歉,让你跑了这么多趟,请进...我去倒水给你,等一下喔...」她连忙开门说 。

  我站在客厅眼睛四处打量着,估计她是刚回家不久吧,衣服还凌乱的丢在沙发上。看房子的格局,套房式,一房一厅,应该是单身吧。咦?桌上...那不就是...传说中的遥控器吗只见客厅上的茶几上,端端正正放着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这东西我在A片里看多了,露出调教必备用品!心想难怪她刚才有点慌张,我如获至宝,连忙顺手拂进了我的口袋,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请用」好温柔的语气...我很快的喝完水,将杯子交还与她。

  「还要吗?」她问道。

  「谢谢,再一杯好了...」我一见她转身,急忙将口袋里的遥控器开关打开。

  只见她一个颤抖,蹲了下来,「小姐怎么了?妳没事吧?林小姐你还好吧?」我假装好意的问。

  「没事,我头昏了一下」她声音有点慌乱,缓缓的站了起来,四处东张西望着。

  「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你可以离开了吗?」连逐客令都下的这么温柔,这时候会走的还是男人吗?

  「小姐,麻烦妳再给我一杯水就好,我喝完就走」我装的很可怜的说。

  「嗯...好吧...你喝完就要走喔」她连说话都有些发抖了...然后转身去厨房。这短短的不到十步路,我想她从来没想到过会如此的漫长。我看着她的腿都快站不直了,我关上了开关拿在手上。她捧着水杯转身走向我,此时她也应该知道是我在搞鬼了。

  「林小姐,这是什么阿?我刚才捡到的」我把遥控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不断的重複着这个动作。这下子她的表情可精采了...彷彿遭受极大的痛苦似的,五官扭曲的一字一句的说:「啊...那个...不...要玩..不可以...碰...不行...」终于两腿一软跪到地上,水也洒了满地.........

  「 妳没事吧?这是什么东西啊?」我假装不知情的问。

  「还给我...那是我的」她还两腿发软站不起身,像是小孩子要糖果一样的伸手。

  「这是妳的?妳怎么证明呢?除非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证明是妳的,我就还给妳」我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说。看着她欲言又止欲哭无泪的表情,手指不听话的又将开关打了开来。

  「 啊...好麻...不要了...不...快关掉...不要再...这样..我...要叫...警察了」她还在作无谓的抵抗。

  「妳叫啊,我又没怎样,警察来了我就说,我只是在门口捡到一个东西,好奇玩玩而已,谁知道这是什么。说不定警察先生会知道哦!还是交给警察妳说好不好?」我继续逗着她说。

  看着她一脸苦像,我蹲下来看着她的脸说:「 呵呵...只要妳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就好」

  「 小蜜蜂」她懦懦的说。

  「我听不到呢!大声一点」我继续的戏弄着她。

  「小蜜蜂」声音大了一点。

  「 嗯?小蜜蜂是干麻的啊?会飞吗?」我故意装傻说道。

  「你先...关掉...求你啦」

  「可以阿,只要你告诉我小蜜蜂是什么我就关掉」我用非常坚定的口气说。

  「按摩器啦」她说话的声音好比蜜蜂一般。

  「妳说什么?我没听到呢」

  「 按摩器」她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按摩用的」说完还用眼角偷偷瞄我一眼。

  我肚里都笑的快打结了,她这不是画蛇添足吗?我邪邪一笑问道:「按摩哪里用的啊?可以给我看看吗?」

  她脸色为难考虑良久,我拿起开关晃了晃,作势要打开,她脸色一变终于下定了决心,将睡衣往上一撩说:「给你看啦!就会欺负人,要看看啊!」我惊讶她怎么转变的如此之快,还在癡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一件红色小丁,隐约可见底下湿了一块。她把小丁一脱,只见在白净无毛的阴户上,一只黄色蜜蜂佔据了花房的位置,长长的毒刺从花阜延伸到后面,一直隐没到后庭,不由得让我看呆了。

「喂!你是不是想跟我ML啊?喂!」我仍未从眼前美景震撼中醒来,她顺手从我手中抽走了遥控器。

  「啊? ML?喔!MAKE LOVE,我这个...当然」怎么跟我原来设想的不一样啊?本来想像是她被我百般凌辱后,才半推半就的被我姦淫得逞,最后将精液喷她满脸后扬长而去, 现在怎么.......

  「看不出来呢!你东西还不小呢」不知何时她抚上了我已涨的发痛的阴茎,还帮我脱去全身衣物。

  「你几岁啊?身材不错喔」

  「二十四」我呆呆的说。

  「小底迪乖哦!跟姐姐洗澡去」她微笑着右手拉着我的阴茎往浴室走去。

  「喂!不对吧?现在是什么情形啊?应该是我要强姦妳的吧!」我终于回过神来说。

  「有什么差别吗?反正是要被你插吧!姐姐我喜欢主动」她笑着给我一个媚眼说。

  「还没看够啊?来帮姐姐脱!」我听话的帮她脱去了睡衣,果然没戴胸罩,衣服一脱下,就见两只小白兔跳了出来。

  「 好大喔!有36吧!」 我惊喜的问道。

  「35C啦,等洗完再摸啦!先帮姐姐拿出来」拿什么?我变得有点愣头愣脑,她指指蜜蜂说:「你刚才不是一直想看?帮我解开!好痛!轻一点啦」

  她一声娇嗔,害的我的手不自主抖动。虽然已不是处男,但实战经验屈指可数,更别说像是把按摩棒从肛门拿出来这种重责大任了,下手不禁有些太重,我看着眼前迷人的肉体不禁感叹说:「 妳好漂亮啊!」

  「乖底迪坐好哦,姐姐帮你洗澡澡」我眼泪几乎要决眶而出,上天待我不薄啊!居然有个大美人帮我洗澡,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旖旎情况,我一定跪下来好好拜谢上苍。

  正胡思乱想间,突然感到一阵温热从下体传来,呜…感谢众家神明,不知上辈子作了什么好事,竟然有美女主动帮我口交!

  「舒不舒服?这小底迪真不乖呢」 她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龟头说道。

  「喂!没礼貌!这是大肉棒才不是小底迪呢!」我要提出严正抗议,开什么玩笑,十五公分长妳还说小,等一下非弄得妳哇哇大叫不可。

  「换我帮妳洗啰,嘿嘿...上面洗完下面洗,左边洗完右面洗,前面洗完后面洗...」我胡诌着歪歌,大肆的满足我的手口之欲,东摸一下西亲一下,在我毛手毛脚东抠抠西摸摸攻势之下,好不容易洗完了,她也半瘫在我的怀里了。

  「奇怪怎么越洗越滑?洗不乾净呢」

  我拿着莲篷头对準小穴猛沖,沖的她哇哇大叫:「好底迪,不要沖了啦!姐姐快受不了了」

  「什么好底迪,我还好乐迪勒!要叫亲哥哥,好老公,不然大鸡巴老公也可以。嘻嘻...」

  我随口调笑着,轻薄的话语直把她弄得六神无主,不住哀求着:「 好老公」她动情已极,俯身堵住了我的嘴,嗯,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