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房间里的叫床声,房门外的心碎声 – avouo修正版

2020-09-14 10:43:25


当兵入伍前一晚跟女友狠狠的爽过三次。

她是需求量很大的女孩,就算我这么好色,体力这么好,有时候也只是刚好能满足她而已。   

虽然我是她第一个男人,但第一次要分开这么久,难免会胡思乱想。

新训要一个半月,中间恳亲或点放也不过只有三次而已。

点放8小时,从台南要到台中来回也不太可能。

等到下一次能上床的机会我和她的机私可能都会生鏽和长蜘蛛丝了...千万个不捨,千万个不放心。

再再交代恳求他要等我之后,还是硬着头皮当兵去了。   

十几天后的恳亲,我没有叫我爸妈来,只叫她来陪我。

见面时她神色就有点不妥,不经意的问她怎么过来的,她语气也有些闪烁。

我还以为是担心我,或被我光头的呆样吓到,还是因为人多排不到电话没办法打给她而生气。

要牵手,要亲嘴,都闪闪躲躲的。一直用人多,这是营区等等的来拒绝。

拜託,跟她在学校司令台上都打过野砲了!   

千百个疑问也只敢闷在心里。眼泪也只能往肚里吞,拜託上苍,可别搞兵变啊。

再过一个礼拜的点放,她过来时就更奇怪了。那么久没见,当然是精虫上脑。

拉她去开房间,就推说不想,累。到最后还发脾气,说我只在乎她的身体等等...   

我真的是完全不知道状况。当兵前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吗?我们感情也不错啊,她也说会乖乖等回去,周遭也不见什么人对她有非分之想。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的那么诡异!?   

第二次点放她就直接摆明了不过来了。电话理冷冷的语气,再怎么套她话也只是说等你放假再说吧,或好好当兵别胡思乱想之类的。

这这这...,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心里隐约有个底了,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脑海里有无奈,有悲哀,有疑惑也有愤恨。

我没告诉她结训假的确切时间,我要给她来个出奇不意!我要看看到底是谁让这一切变成这样!   

8点放假,就直冲过去,到了我们和租的套房时是正中午。

阳光灿烂,心里却是紧张万分。不要笑我无聊或低级,我还特地买了一束花和一盒保险套。世事难料,有準备比较好。

而且还是她最爱的戴瑞斯螺旋纹,虽然我真的很讨厌带套套,以前根本是能不带就不带,是男人都码知道,不带套内射是最爽的!   

上到三楼我就听到怪声音了。还傻傻的不知道是哪一间传出来的,骯在叫床声都码大同小异...了不起日本欧美的差比较多而已...   

但是站在「我们」的房门口,我是真的听出来了。

多么熟悉的叫床声和喘息声...我确定我没走错房间...房号没错,鞋柜上的鞋子也是我们的。

门口我的9号NIKE球鞋旁是一双11号,配色极丑,还散发着异味的A牌鞋。

而她小巧可爱的CAMPER鞋,一脸无辜的默默躺在旁边。

所有情色文学理的情节全哟现在我脑海。   

不要跟我说她在DIY...那男人的喘息声哪来的?还有那趴趴趴的撞击声?   

不要跟我说是电脑的喇叭好...199一组的防磁喇叭是不可能有这种高级环场立体声的表现的。   

不要说是学区之狼正在里头犯案...那明明是男欢女爱,妳情我愿的欢愉声。   

冷掉了,真的冷掉了...我曾经半正经的设想过,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反正我汗草也不坏,冲进去跟他胜负一下啊,怕啥?   

心痛吗?愤怒吗?比较多的还是不知所措吧...可是现在,我却只能脑袋一片空白的退到楼梯口。   

为什么?我对她不好吗?他真的那么好吗?现在是大白天,不怕别人听见吗?多久了?几次了?   

我是真的傻掉了,有什么人经过,什么鸟飞过,什么狗跑过我都无动于衷。

哀大莫于心死,真的。

心痛到连猪排便当的味道我都闻得出来。

是啊,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

原来心痛归心痛,饿归饿。   

心痛加肚子饿就会产生女朋友提着便当出现在妳面前的幻觉...幻觉...幻觉开口说话了:「你放假了怎么没告诉我?」   

ㄟ~~~!?   

爽完了还去买便当回来给奸夫吃喔?

三...三个便当?还搞3P喔?还是多买一个给当观众的我?   

不对啊,那激烈的叫床声还在啊?满猛的,断断续续也快半个小时了,身体好喔!   

是分身吗?女友脸红红的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下走。

「干嘛偷听我妹和她男友啦!」

『ㄟ~~~!?』

「她跟男友来台中玩,房间借他们住啦,我窝小娟那边。」

『啊~~~』

「啊屁,楼下就听到声音了,有够扯的。以后不敢回来住了」   

我低头看着女友穿着脱鞋露出来的粉嫩双脚,还有点呆呆的,回不过神来。

『那个...』

「那个啦?」   

女友把花抢了过去脸上又露出了我熟悉又深爱的可爱表情。

看她这种清纯可爱的表情,我不相信她会背叛我。

「就说我比较喜欢百合了你还买玫瑰...。」   

『妳妳妳...』   

『妳之前干嘛怪怪的啊?』   

她刚好把玫瑰拨了一下,戴瑞斯的黑色盒子露了出来。

然后...整束花就往我头上甩过来...   

「你这只死色猪还敢讲!你入伍前一天我们嘿的时候叫你带套套你就偏不带!」

「现在才知道要买一盒来!」

「人家这次已经慢了三个礼拜还没来了啦!」

「就已经担心的要死你还只想嘿!」

「死猪!臭猪!大色猪!」   

『喔... 呵呵呵...』

「笑屁啊!?一脸淫笑的在想什么鬼东西?赶快陪人家去检查啦!」   

原来是酱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