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朋友的女友…香琳 [5/6]

2020-08-26 11:12:13


(五)姦淫香琳

香琳:「公~~公~~」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香琳只好无奈地挂了电话。

我笑着对她说:「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何那么晚了,阿杉还会突然打电话给你?」

香琳:「嗯~~你知道为何?」香琳看着我,焦急的问道。

突然间她懂了,心也真的都碎了,原来阿杉是怕她突然去阿文家找他,所以打电话给香琳试探看看是否在家。而刚刚电话中那句「射出」,明明就是她老公阿杉在跟前女友小慧做爱时抽插到要射出来的呼喊声音啊!

震惊到无以复加的香琳像是在问我说:「他……他真的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本来我还是希望我猜错的。唉……」

我紧紧地抱住了香琳,并轻声的告诉她:「香琳宝贝,你还有我啊!」抬起头的香琳看着我,我深情地吻了下去……

与香琳舌吻中,我也不忘在她的全身游走,刺激的她的敏感点,现在的香琳只有在忘我的肉慾中,才能忘记了刚才的事实。被她握在手中的肉棒,仍不停地揉搓着,而她的小穴中的淫水正源源不断地流出,我知她已动了情。

香琳:「给我你的大肉棒好吗?狠狠地干进我的小穴中,让我忘却了那个事实,请让我拥有我手中的这点幸福吧!不要让我觉得连你也要离我而去。」

我慢慢地抬起香琳的双脚,用我那大大的龟头一次又一次地顶住她小穴上那颗肿胀充血的小豆豆,一次次的过门而不入,使得龟头沾了越来越多她小穴上流出的淫水,更使得香琳的小穴越来越酥麻,越来越痒,难过得她直用呻吟声来抗议。

「啊~~给我~~啊~~求求你~~啊~~嗯~~给我~~哦~~阿杰~~求求你~~啊~~插进来~~用力地狂捣我的小穴吧~~嗯~~」

见我依然没有想要进入她小穴的意思,香琳终于哭了起来:「是不是连你也不要我了?鸣……鸣……」

看着那哭得伤心的香琳,我实在不忍心再逗她,轻声的说:「香琳宝贝,我怎会不要你呢?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时,就有想要你的感觉了。而刚刚在看到你被那个阿贤姦淫时,更是想要都来不及了,怎还捨得不要你呢?」

香琳:「那你又为何一直不肯给我那可以属于我的而仅有一点的幸福呢?」

哭着的香琳问出了这一个问题。

我笑着说:「谁叫我的香琳宝贝到现在还只是叫我「阿杰」呢!是不是该叫「老公」啊?」我笑笑的看着她说。

下一刻就听到了香琳说着:「坏家伙~~到现在还要占人家便宜……老~~公~~亲哥哥~~好哥哥~~亲丈夫~~好老公~~好爸爸~~好爹爹~~行了吧~~求你给我~~哦~~了~~啊~~」

香琳红着脸说着,还未说完时我便对準她的小肉穴一枪插了进去,才会听到「我」变成了「哦」,我坏坏的笑着看她。

「哦……好难受……你个坏蛋老公,也不说一下,让人家準备一下~~就这样插进来了~~实在太粗了,又长……先别动~~哦~~嗯~~啊~~哦~~」

听着香琳叫个不停地说。

我笑着说:「有啥好準备的?又不是第一次说,难不成还怕痛咧!不给你也说我坏,插进去还是说我坏,真是拿你没办法!何况我还没全干进去喔!」

香琳:「什么~~天啊!老公啊~~你慢慢来……让我适应一下好吗?我已经感觉到你顶到我的子宫颈了,真是太长了!」

我笑着说:「当然好啊!反正宝贝的小穴就像是一张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压得我好紧,夹得我好爽,难怪那个阿贤会说宝贝是她干过最爽也是最骚的女人了。我真是幸运啊!能够干到阿杉他这样的好女友。」

听了我说的话,又想起那个阿贤在干自己小穴时那满满的感觉,却一点都比不上现在的老公来得充满,简直可以说是撑……快撑爆自己的小穴了!但却不难受,反而快感一直涌上,真是美死了!

香琳用力地让她的小穴夹了一下,我就夸张的喊了出来:「哎呀~~你想让你老公以后没大肉棒用了吗?你不想这么充实的感觉了吗?」笑嘻嘻的看着终于被我插入的香琳。

香琳白了我一眼,推了推我说:「老公~~你动一下好吗?我突然觉得下面好痒~~你帮我止止痒好吗?」

「嘿嘿~~那有什么问题呢?何况我感觉到香琳宝贝的小穴是山洪暴发啊!

流得到处都是了,当然要好好的用我这根棒子塞住罗!以免发水灾啊!」我坏坏的笑着说。

「老公~~你又笑人家,讨厌啦你!还不都是你那根肉棒才害得人家流了那么多水的啊!」

「是是是!我来了……」说着,我慢慢地往后抽出,细细地感受香琳那小穴中的嫩肉一道一道地刮着我的肉棒,真是太舒服了!难怪那个阿贤在姦淫香琳时爽成那样,还想着拖她进去再奸一次,也难怪每次阿杉在里面都干不到十几分钟就弃械投降了。这种感觉要是没有自己插进去体验过,是绝对无法理解的。

加上香琳的小穴又湿、又窄、又紧,也难怪以前在阿杉那十几分钟就射的鸡巴上没体会过高潮的香琳,在被那个粗黑肉棒奸上高潮洩了三次后,看到我的大肉棒就一直眼睛发亮。

香琳的双臂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在我慢慢地抽出鸡巴时,香琳感到我的龟头肉冠那一正一层一层的刮着她的肉壁,爽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从没有过这么大支的肉棒闯入过那可以充斥甚至是撑得整个小穴的洞内,由于满满地挤压小穴,使得肉棒每抽出一点就刮得她肉壁一阵一阵的快感传来,这是以前阿杉从没有带给她过的感觉,让她爽到连话都说不清楚,只懂得——

「老公……好舒服……啊……哦……爽……你干得香琳……好舒服啊……美啊……舒服呀……好舒服……老公……好猛……啊啊……老公……香琳……宝贝是……是你的啦……哦……啊……老公……香琳……香琳……又要丢……又要丢了……」

只是这短短的几下抽出、干入,就已经让香琳洩了好几次的阴精,爽到只懂得喊,重覆地浪叫呻吟:「老公……啊……啊……好舒服……香琳好舒服……老公……用力呀……用力干……干宝贝香琳……我要你给我的幸福啊……」

「乖香琳,老公干得好不好?干得你爽不爽啊?」

「好……老公的……的大鸡巴肉棒……大鸡巴肉棒真好……噢……哦……老公……亲哥哥……用力地操我……把我的小穴穴操到烂掉……操到坏……让那个阿杉再也不能来操……你的宝贝……香琳…… 哦~~嗯~~」

由于一直不断地传来龟头刮擦小穴肉壁的快感,可以说让香琳一直处于高潮的忘神之中,连她自己也无意识到到底在说些什么,只知道自己再也离不开这根带给自己快感连连的大鸡巴肉棒,什么淫语都说了出来。

看着语无伦次、快感连连、神智不清的香琳,我决定若是我那多年的好友不懂得珍惜的话,我就要努力地把香琳干到给拐过来。

「乖香琳……老公的好香琳……好老婆……老公好喜欢干你……好喜欢用我的大鸡巴肉棒干你的小穴……」

香琳也无神地回应着我说:「香琳……也最喜欢……老公的……大鸡巴…肉棒……干……香琳的小穴穴……」

我慢慢地把洩了再洩的香琳拉起了身,只是没想到,一拉起身后,反而让我的大鸡巴肉棒更深入地插进了香琳的小穴里面去,让肉棒直插到子宫里面去了。

「啊…… 呀……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好长……啊……插得太深了……都插进……宝贝香琳的子宫……里面去了……」

这时的香琳由于鸡巴插到子宫里的巨大快感,更是只知追求被插的快感,让我更方便我那要把香琳干上瘾的坏主意,于是我抱着香琳,看着她两只脚紧紧地夹着我的腰、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只知道努力地往上抬高臀部,再用力地往下坐,以便我的大鸡巴肉棒能深深插入她的子宫内。

我知道香琳已深深的爱上这根能带给她快乐的大肉棒,再也离不开它了,即使现在阿杉或是那个阿贤那两根曾插在她小穴内的鸡巴就在她眼前,她也不会捨得拔出她现在正坐着的这根大鸡巴肉棒的。

听着两具肉体的撞击拍打声「啪!啪!啪!」的响,以及大鸡巴肉棒插入小穴时的「噗滋~~噗滋~~」声,我心里想着:「阿杉啊!你正干着别的女人,而我也在帮你干着你的女人。而你的这个女人有多么的爽你知吗?想不懂那个小慧有什么好的,一个为了钱而跟别人走的女人,到底好在哪?」

我抱着正在我身上努力用小穴坐上我的大鸡巴的香琳,慢慢地移向了床的边沿,站了起来在房间内走了起来……香琳就像是只无尾熊一样用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双脚用力夹住我的腰,仍旧是用力地将小穴往我的大鸡巴上坐去。

我边走边问正让我干到失神无力而小穴插着我的大鸡巴流出的淫水滴满地的香琳说:「好宝贝,老公现在正在跟你做什么呢?」

失神的香琳无法控制音量地几乎狂吼的回着我:「老……老公……在干香琳的骚屄……老公……在和香琳相干……老公……正用他那根大鸡巴肉棒干着香琳的骚屄……老公正用……大鸡巴……肉棒……在和香琳的小穴……相干……」可惜阿杉听不到啊!不然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在房间内慢慢走着的我,看着香琳依旧努力地在我站着的身上用力坐下、抬起……有时还会因为抬得太高而听到大鸡巴离开了骚屄的「啵」一声,香琳又努力地坐回去,有好几次还差点进错门入到菊花门去了。嘿嘿~~

就在这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我抱着依旧在我身上起落不停、小穴在大鸡巴肉棒干入时就会发出「噗滋……噗滋……噗滋……」响声的香琳慢慢地走过去,把电话拿了起来。

现在的香琳只对我深深插入小穴的大鸡巴肉棒有反应,也只知阿杉跟那个女人深深地伤了她的心,她现在只想努力地从我大鸡巴肉棒上得到她的快乐,这就是目前她能要的、也是她想要的、更是她需要的,以至于连手机响了都不知,只知小穴内大鸡巴肉棒传来的快感,让她体会到一直没在男友阿杉身上体会过的高潮不断的感觉,也让她忘了这一刻处身在哪儿。

而自己的那个男友也正在某个地方,正在以曾经只属于她的鸡巴一下下地撞向别的女人的小穴中,散播着曾经只属于她一人的精液在别的女人身上……

当我按了接通按踺后,听到了话筒中传来了阿杉的声音:「喂!香琳~~是你吗?」

这时香琳的小穴里还插着我那根大鸡巴,听到了阿杉的声音,我感觉到来自香琳小穴内的肉壁突然紧缩了一下,我的大鸡巴肉棒也感受到了,害我差点失神没抱住香琳,也差点让她掉下去,害她惊呼了一声,失神的眼神也一下变成了又吃惊又兴奋的眼神,至少已不在是失神状态了。

而阿杉听到后更是紧张的问:「怎么了?为何叫那么大声呢?」

不问还好,如果阿杉知道他多年的好友现在正跟他的女友下体紧紧地相连在一起,而且女友在跟他说电话的时候,下体的小穴内还插着一支不是属于他的肉棒,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而这一问,反而让稍稍清醒些的香琳因为紧张而使得小穴再次兴奋地收缩起来,就好像一张嘴在吮吸着肉棒的感觉,这真是让我爽到极点啊!更是用力地将大鸡巴往香琳的小穴内顶去,只听见香琳深深的「啊~~」叫了一声。

而香琳也因为这个收缩,让小穴能再次更充实地感受到了我向上顶进来的大鸡巴肉棒的充实感,小穴的淫水更是一刻也没停过的一直滴在地板上,即将再次到达高潮,而且又开始慢慢地处在失神、清醒,失神、清醒……的难过状态,一直在「嗯~~嗯~~啊……啊……」的小声喘息呻吟。

而另一边的阿杉因为没有得到答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因为他很确定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是吟叫声,还是女友在每次被自己插入时才有的淫叫声啊!自己又不在家,怎么女友会呻吟呢?

他开始担心是不是女友酒醉回家后,阿杰离开时门没关好,被小偷进去看到女友后趁机姦淫凌辱,甚至拍下裸照威胁……后悔为何要为了前女友小慧而不陪伴爱他的香琳安全回到家。而阿杰的手机通常晚上又都是关机的,无法问问到底是如何。

阿杉着急的问香琳:「你真的没事吗?」

而这时传来了香琳虚弱的声音回答:「没…… 我……嗯……没……事。」

阿杉大吼着:「你到底怎么样了?为啥声音听起来那么奇怪?明明就是呻吟声啊!」边讲电话还在边插前女友小穴的阿杉,这时终于停止了动作,只想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如果这时的阿杉能看到的话,一定会气的晕倒。就在香琳拿着电话回答他说「没事」的同时,正又洩了身,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抽搐,小穴更是狂喷淫水。

而我也正把香琳的两脚用双臂抬着,次次用力地让下体那根大鸡巴肉棒可以快速地出入香琳的小穴最深处,将我那滚烫的精液都一一射进香琳的小穴内。

而香琳正用一手摀住自己的嘴,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呻吟声,一手拿着电话环在我的脖子上,小穴正在接受我大鸡巴肉棒用力地干进去、抽出来,发出了强烈的肉体拍打声。

看着地上那一大滩湿湿的阴精及白白的精液,可以发现刚刚的小穴紧缩,同时让两人都达到了高潮;而滚烫的精液,更是让香琳连喷了两次阴精,虚弱得几乎快说不出话来。

而射了精的我,在鸡巴还有硬度时,在香琳那像小嘴一样又因紧张而收缩的小穴狂吸下,竟没退出就硬在小穴里,再次顶住香琳的子宫横冲直撞,也让香琳因为不能叫出的呻吟声而感到痛苦与快乐共存着。

这时的阿杉又听到了香琳微弱的呻吟声,但是还不能确定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淡淡的跟香琳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的话你赶快休息吧!明天打完后我就回去陪你了。」

听到话筒中传来这话,我真的非常想笑,你女友哪里不舒服,根本是舒服过头了,爽到说不出话来才是啊!

香琳勉强的想到了一个说法:「老公……其实我是在想你……啊~~嗯~~想得~~啊~~我受不了~~所以你猜我在做什么?」

阿杉:「你不是在跟男人做爱吧?」阿杉气急的说。

香琳无力地说着:「是啊~~但是你信吗?」

听到这的我吓了一跳,香琳怎么敢就这样说出来了?那我还怎么跟我这十几年的朋友见面啊?这下惨了!但看着香琳似笑非笑的样子,再听到接下来她说的话后,我笑了,这阿杉也太好骗了吧!

香琳:「其实啊~~我是想你想到受不了了,刚刚在偷偷的自慰,正拿着按摩棒刚插进我那你常干的小穴里,你的电话就来了,所以你才会听到我的呻叫声啊!你这个坏老公~~哼!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在跟男人干吧?我又不是你~~色狼一个!」

香琳脸红的呻吟着,看见我坏坏的笑着看她,而下面的小穴里还有一根进进出出着的大鸡巴肉棒一直插到子宫里。

我心里则想着:「那岂不是把我这根会灌你精的大鸡巴肉棒给当成了自慰棒了?还是有温度的全能摆腰自动助慰器咧(帮你自慰),真是好个歪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