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女友看病被猥亵 [3/3]

2020-08-07 10:26:42


  曾大哥是个识途老马,知道我女友是个爱面子的女孩,不能够强来,就说:
“我看你们都懂了那就好了。”

  我也不敢再继续凌辱女友,怕她知道我的居心,于是说:“明白了,谢谢曾
大哥。”

  曾大哥又恢复医生严肃的面孔说:“别客气,三天之后,再来找我看看是不
是完全好了。”

  临走之前,曾大哥给我一小瓶药水,又对我眨眨眼,说:“把这个放在橙汁
里给你女友喝,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情趣!”

  我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这里有不少催情药,不过很昂贵,这次肯给我一
瓶,相信因为他刚才在我女友身上得到不少“医生福利”之后才愿意免费给我。

  当我们走出诊室时已经三点多,外面等候几个老头死盯着我女友,我这时才
想起刚才女友给曾大哥弄得发出呻吟声,这几个老头可能是在怀疑是我女友发出
的,我女友羞红着脸,拉着我的手匆匆离开。

  曾大哥为人好色、医德很差,但医术却很高明,两天之后,我女友已经全部
好了,不过外用药膏我们则用足三天。这三天共擦九次,其中三次是我帮女友弄
的,因为要等她家里没人才能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虽然我得到三次的手慾,
只可惜女友怕传染给我,不让我和她造爱,每次都只是用手把她挖到高潮。

  经过这一役,我总是回想那天女友给曾大哥挖得呻吟连连的情形,鸡巴老是
胀起,女友又不给我跟她造爱,实在忍无可忍。突然想起那天曾大哥送给我那瓶
催情药,内心挣扎要不要用,我一心想和女友做做爱,但又不知道那药物有没有
副作用,最后当然情慾战胜理智,刚好星期天我爸爸公司去旅行,妈妈和妹妹都
跟着去,我推说大学功课很忙,没有去。不用说,我叫女友上我家。

  我看着女友把那杯加有催情药的橙杯一喝而光,坐在沙发上,本来想和我一
起唱MTV,结果不到五分钟便整个人倒在沙发上。她身上穿着短袖花衬衫和短
裙,这幺一倒,裙子都掀起来,两个圆圆屁股包在薄薄的内裤里,性感极了,我
轻轻摸摸她的屁股,她稍微动一下身子,鼻孔发出哼哼的呻吟声。这催情药可真
厉害呢!

  或许各位有看过我之前所写的文章,都知道我有这个人在这种关键时刻就会
想出一些凌辱女友的招式,这一次也不例外,我魔鬼的本性又把我善良纯洁的本
性吃掉,我觉得上次给曾大哥挖我女友的小穴还是不够……

  我打电话给曾大哥,假装有点紧张说:“曾大哥,你那药很厉害,是不是有
毒?我女友一喝就昏倒不醒,现在怎幺办?”

  曾大哥慢条斯理地说:“嘿嘿,那是叫俗称‘忘我’的迷幻药再加一些西班
牙苍蝇提炼化学物,她不会有事的,两小时后她会恢复理志的,你好好运用一下
这两个钟吧!”

  我不让他脱身说:“你可不可以上来一下看看她,我怕她真的昏了!”

  他说:“我们本来约好是今晚,我现在和梁医生在玩撞球……好吧好吧,我
上来吧,是在你家吗……”他好像不太愿意,最终又要来。

  嘿嘿,我的凌辱女友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好,先把女友整弄一下,好让曾
大哥这色鬼有机可乘。

  我于是把女友的乳罩乾脆脱掉,衬衫钮扣多解开两颗,这样她胸口一大片裸
露出来,两个大乳球能在胸口看到一大半,稍微衣衫不整,她两颗乳豆都会夺衣
而出,然后把她的内裤拉一半下来,就是上半边屁股连屁股沟都露出来,前面连
阴毛都显现出来,当然还是用那短裙稍稍掩饰一下。

  我仍让她侧躺在沙发上,我退后几步看看,果然非常性感,任何正常的男人
都有忍不住“要上”的感觉。

  本来以为百无一疏,怎知道我开门时,进来的除了曾大哥之外,还有个四十
来岁戴眼镜的男人,是梁医生,我和他见过几次,是曾大哥的师兄兼好友,我招
呼两人坐坐时。

  曾大哥坐在沙发旁,拿起他带来的听筒,放在我女友胸前听了一会儿,说:
“没事,完全没事,你只要摸摸她,她立即有反应,不信你看看……”说完双手
就隔着隔衫握着我女友两个大奶子,捏了几下。

  我女友果然有了反应,“嗯嗯唔唔”哼了几声,身体由侧卧转成仰卧,因为
只转身子,衬衫没跟上,结果她左边乳房抖露了出来,呈现在我们三个男人的眼
前。

  我本来也是希望这种情形发生,但当时我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就是因为多了
一个梁医生。他坐在椅子上,不断打量着我,当然也没放过我女友那个精采的暴
露。

  他看见我有点尴尬,便说:“别不好意思,你忘了我是心理医生吗?恕我直
言,我看你女友根本没事,而你呢,就是有点喜欢暴露女友的性格,有意安排我
们来看你女友的裸体,我说得对吗?”我更尴尬,不知道怎幺回答。他继续说:
“我说你不用尴尬,像你的人不少,我自己也是有这种倾向,你有空来我家,我
也让我老婆给你看全相。嘿嘿!”

  他的两声淫笑,使我不再尴尬。

  梁医生站起来对曾大哥说:“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妨开心见诚,
我除了喜欢把太太暴露出来之外,也喜欢看看别人的太太或者女友,今天胡小弟
贡献他女友出来,我们不要错过这机会,也不要让他失望!”

  说完走到沙发旁,把我女友的钮釦再解开一颗,衬衫朝两边一扯,我女友两
个奶子都抖露了出来,梁医生说:“一对好奶奶!”说完双手就握上去,慢慢拧
捏着我女友的两个奶子,还有手指去夹她的乳头。我女友虽然没醒,但全身已经
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把胸部挺起来,让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揉弄她的奶子。

  曾大哥说:“哇塞,有便宜我也要捡!”说完把我女友的短裙掀到纤腰上,
把已经掉下一半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摸她两条滑滑细嫩的长腿,直摸到根部。
我看到他的手指从我女友的阴毛里消失,插进她的小穴,他逗弄几下,我女友的
双腿张开着,他就把她双腿扯开,把她双腿弄得像妇科检查那种M字形,我可以
看见女友整个小穴都张开,让曾大哥的粗大手指塞进她小穴里挖着。

  “啊……啊……”我女友发出那种可怜的呻吟声,可能是受到药物的刺激,
淫水比平常流得多,满溢在沙发上。

  真想不到那个四十多岁、戴眼睛斯斯文文的梁医生也真够放,他集中在我女
友的上半身,把她抱在怀里,吻着她的小嘴,舌头深入她的嘴巴里,逗弄她的舌
头,我女友很自然也把舌头伸出来让他捲弄着。

  良久,梁医生才回过气来,回头对我说:“你女友真是个骚包,看来她的口
技很好呢!”说完把我女友的脸埋在他的裤裆里,我女友竟然很自然吻着他那胀
起部位,如果这一切被拍下来,我担保女友以后都没脸见人,当然我不会太过份
的。梁医生脱下外裤,我女友就在他内裤上吻,唾液把他内裤浸湿一片。

  曾大哥却是集中在我女友的下半身,他见我女友的淫水不断涌出(真的要用
“涌”字,因为实在太多了),便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用舌头舔吸着,舌尖碰
到我女友的肉豆时,她全身都抖震,结果刚才才被吸光的淫水又再次涌了出来,
还流到屁股上。

  曾大哥的手摸她两个圆圆的屁股,把淫水涂在整个屁股上,不知甚幺时候,
他的手指压在我女友的屁眼上,用力一挤,半根中指挤进她的肛门里,害她淫叫
得更动人。他那根手指还挖弄着,把我女友弄得一缩一缩的,我也不知道曾大哥
有这种嗜好,我却从来没弄过她的屁眼。

  这时前面那个梁医生的鸡巴已经掏出来给我女友舔,然后整支塞在她的小嘴
巴里。女友帮我口交时,都是我躺着,她在我身上舔弄,但这时是我女友躺在沙
发上,而梁医生就从上面把大鸡巴塞进她嘴里。干他娘的!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嘴
巴也是能干的。梁医生屁股一沉一沉,把鸡巴不断插进她的嘴里、喉间,弄得她
发不出呻吟声,只能“唔唔”地吃着鸡巴。

  这边厢曾大哥也脱光自己的下身,对我说:“嗯,看看你女友好不好干!”
说完就把胀大的鸡巴攻进我女友的小穴里,小穴的淫水够多的,所以他能够一捅
到底,他涨红着脸对我说:“来,快看看你女友被干的淫样!”

  他抓着她的滑溜溜的双腿,狠力地把鸡巴一次接一次地干我女友的小穴里,
干了三、四十下之后,他稍慢下来说:“干你妈的臭鸡迈,你女友的鸡迈还真好
干呢!”

  我这时也看得刺激无分,听他这幺说,我笑笑说:“我女友好干就干,别连
我妈妈也干!”

  曾大哥“嘿嘿”笑两声说:“来看我的女病人,只要在50岁以下,我都不
会放过!叫你妈妈和妹妹再来看两次病,嘿嘿,说不定你全家女人都给我弄大肚
子呢!”

  真是干他娘的,鸡巴在侵犯我女友,嘴巴也要佔我便宜。

  曾大哥狂抽弄几十下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下体贴在我女友的胯间,很
快我看见我女友小穴处挤出乳白色的黏液,我知道他在我女友体内射了精。

  梁医生见他完蛋后说:“你完了,真没用,轮到我吧!”说完把鸡巴从我女
友的嘴里拉出来,硬得像大铁棒,他把我女友整个人放在地上,然后压在她身上
狠抽狂干。临要射精时,又再抽出来,把我女友的嘴巴打开,像射尿那样把腥臭
的精汁灌在她嘴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