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美人小薰和她的妈妈 [2/3]

2020-08-03 10:30:59


  “回家干嘛?多无聊啊!”小薰嘟哝了一句,手里握着鼠标就开始玩起了游
戏。

  方天禄问道:“小薰,你同学?”
  “是啊,我同桌,漂亮不?”小薰眼睛盯着屏幕嘴里说着。

  “呵呵!”方天禄笑了声,然后低下头凑到小薰柔嫩的小耳朵边说:“小丫
头一个,哪有小薰漂亮啊!”“呵呵!”小薰眯着眼睛笑了,然后转过头,装出
一副可爱的表情,对方天禄说:“哥哥,你去网管那里帮忙续下时间,这台机器
的时间快到了。呵呵。哥哥,你也开台机器,就坐我边上,一起玩,我带你哦!”
方天禄摸了摸她的头,笑了笑,然后往网管那走去,心里想着:“先通过游戏拉
进彼此心里的距离,然后晚上再拉近身体间的距离,嘿嘿……”

  4个小时后,方天禄开始腰酸背疼了,而小薰却依旧玩的不亦乐乎。于是方
天禄站起来走了走,然后到网管那买了两瓶饮料。

  “小薰,喝点饮料。”方天禄递给小薰一瓶饮料。

  小薰眼睛盯着屏幕,手里接过饮料,拧开瓶盖猛的吸了一口,然后继续点击
着鼠标。

  “小薰,累不累?”方天禄问道。

  小薰心不在焉的回道:“不累啊,今天只玩了12个小时,平时我都要玩1
7个小时左右的。”“汗!!”方天禄的额头开始冒汗,心里想着,“死丫头,
你要是继续玩下去,难道要老子在这里陪你一晚上?操了,那老子的鸡巴晚上不
是又要和自己的双手亲密接触?”方天禄想了想,对小薰说:“小薰,你这样一
坐就是一整天,对身体不好的,要劳逸结合。”

  “嗯,知道了。”小薰嘴里含糊的应了一句,然后继续玩着。

  “操,死丫头,你他妈的就不能认真点和我说话,等老子把你弄上了床,看
老子怎幺收拾你。”方天禄心里又砸了那台电脑的冲动,然后把小薰拉到一个角
落里狠狠的强奸一百次。方天禄压了压心里烦躁的心情,继续对小薰说:“小薰,
你看现在都11点多了,早点下机吧,游戏明天还可以继续玩的嘛!”小薰依旧
看着屏幕,嘴里说着:“哥哥,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这个游戏刚开服没多久,
要连续作战的,要是停下了,等级就被别人赶超了,要再追上他们就难了,哥哥,
小薰很厉害的,小薰要当努力练级,然后当行会老大。”

  “操,死丫头,就你这样玩游戏,还当行会老大?别以为老子刚玩这游戏,
但是老子玩游戏时,你这丫头片子还在穿开裆裤。就按老子专业的眼光看,就是
老子对这游戏不感兴趣,老子玩1小时的效率比得上你4小时的效率,就你这样
怎幺当行会老大。”操。“方天禄心里已经接近愤怒边缘了,脸上的表情无法再
褒词平静。这时,小薰刚好转过头,看到方天禄脸上的表情,眼睛忽闪忽闪的转
了几下,然后对着方天禄勾勒够手指头,说:”哥哥,低下头,小薰有话跟你说。

“方天禄把耳朵凑到小薰的嘴边,小薰的轻声的说:”哥哥,你晚上是不是想要
欺负小薰?“说完小薰一双大眼睛看着方天禄,脸上一副可爱至极的表情。方天
禄想了想,然后凑到小薰的耳边说:”小薰妹妹,哥哥不是想欺负,只是想好好
的爱你!“

  小薰继续说:“哥哥,你真坏,呵呵。哥哥你真想要的话,小薰可以给你哦。”

说完小薰站起身,拉着方天禄往网吧的转角处走去,到了转角小薰继续拉着方天
禄往卫生间里走。“小薰,往里面走干嘛?”方天禄拉住小薰问道。小薰露出一
个神秘的笑容,然后踮起脚凑到方天禄的眼前说:“哥哥,到卫生间里去,小薰
给你操哦。不过哥哥操完小薰后,要给小薰包机到明天晚上的哦!”小薰眨了眨
眼睛然后拉着方天禄的手,准备继续往里面走去。

  “90后,好开放啊!”方天禄心里一阵感慨,“不过这里好像是厕所啊,
难道在这里?”“这里?不好吧!”方天禄依旧站在那。小薰看了看左右,然后
轻声的说:“哥哥,别担心,等会小薰声音小点,没问题的。小薰发现过好几次,
里面有人在做爱。你看,那个穿的很风骚的女的,黄头发的,卷毛的那个女人,
就经常在里面和人做爱,她的网费都是这样来的..

  小薰用小手指了指一个位置,方天禄顺着往那里看过去,发现一个穿着极其
风骚的女人,正玩着游戏,从侧面看过去,胸部蛮大的,脸上厚厚的一层粉刷,
因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小薰,这里还是不要了,跟哥哥到宾馆里去吧,哥哥让
你欲仙欲死的哦!”方天禄诱惑着说,手里顺势捏了把小薰的奶子。小薰打了下
方天禄的手,然后说:“哼!哥哥你真坏,去宾馆很花钱的,这里也不错的。”

方天禄捏了下小薰的琼鼻,然后说:“你这小丫头,难道你不知道网吧里到处都
是摄像头吗?我敢肯定厕所里一定有,我可不想咱们做爱的时候被人偷拍,然后
发到网络上去。”“啊?”小薰惊讶的捂着小嘴,眼神里带着一丝慌张。方天禄
试探着问:“你是不是以前在这里……那个……过……啊?”小薰用她的小粉拳
打了方天禄,然后说:“哥哥,小薰才没有呢,小薰时看哥哥长得帅,又对小薰
好,才想着给哥哥操的。”

  “信你才怪,”方天禄心里想着,嘴里说道:“小薰,我们走吧,这里真的
不安全的。”小薰犹豫了下,然后问道:“那练级怎幺办呢?”方天禄心里的耐
心已经接近底线了,说道:“丫头,走吧!”然后方天禄拉着小薰到了吧台,结
账下机。10分钟后,方天禄带着小薰来到一家宾馆里。“小薰,来洗个澡先,
别嘟着小嘴了,等会哥哥带你去通宵。”小薰听方天禄这样说,小脸上马上阴转
晴,飞快的脱下衣服,然后往浴室里走去。小薰进了浴室后并没有关门,而是将
一副美女洗浴图展现在了方天禄的眼前。方天禄只感到眼前一亮,一具可爱粉嫩
的胴体出现,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进了浴室,然后对着开始沐浴。

  “操!”方天禄的心里欲火开始翻腾,嘴里骂了一句。然后脱下衣服,露出
结实的赤裸的身体,往浴室里走去。“啊?!!”小薰看到方天禄赤裸着身体走
进浴室,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咬着手指头说:“哥哥,你身体好壮哦,哇!!哥
哥你的鸡巴好大耶!”

  “操,这是赤裸裸的挑逗,死丫头,等会老子让你连手指头都动不了!”方
天禄心里想着,嘴里喘着粗气,喉咙里口水不断的吞咽着,“1年了,老子1年
没操过女人了,晚上要好好补回来。”方天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赤红,看着赤裸
的小薰,如同恶狼看着小绵羊,一把拉过混身是水的小薰,然后对着那红润的小
嘴吻下。这次方天禄的舌头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小薰的嘴里,一阵少女特有的幽香、
芬芳、湿润的感觉从舌头上传入脑中。

  方天禄的双手也开始了动作,放在小薰胸前一只手抓起那雪白的奶子,揉搓
着、揉搓着;而环抱着小薰的手,开始在小薰光滑的背后抚摸着,然后游移到臀
部。

  少女的皮肤的嫩滑、柔软而富有弹性。特别是小薰的一双大腿,没有一丝赘
肉,此时方天禄拥吻着小薰,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方天禄勃起的阳具在小薰
的大腿上摩擦着,感受着少女充满弹性的肌肤。方天禄的手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
开始扣弄起小薰那粉嫩的桃花穴,两根手指在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扣弄着。本来方
天禄想伸进三根手指的,但是小薰阴道非常紧凑。“啊……呜……”

  含糊的呻吟声从小薰的嘴里不断的发出,虽然浴室的喷淋头一直在喷着凉水,
但是无法浇灭那沸腾的欲火,两具赤裸的躯体不断的纠缠着,时不时的发出一两
声骚动人心的呻吟。良久,唇分。“哥哥,小薰要,小薰要哥哥操我。”小薰迷
离着双眼,嘴角挂着丝丝晶莹的口水,直勾勾的看着方天禄,犹如一个深闺怨妇。

“哥哥这就给你,老子要插进去了。”方天禄一年的禁欲日子,让他不假思索的
拉起小薰一条粉腿,高高抬起,让小薰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那巨大的阳具面前,
然后挺着阳具狠狠的插进小薰的骚穴里。“啊!”“啊!”男女两声舒爽的叫声
同时响起。方天禄只感到阳具插进了一座水帘洞里,温热的水帘洞里,湿润、温
热、紧凑的挤压感同时刺激着他的龟头。

  “吼!!”方天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腰部如同小马达般抽插起来。“啊
……哦……啊……哦哦……哥哥,你好棒啊……好爽……哥哥……慢点……”
“啊……哥哥……深点点……再深一点……用力……啊……”浴室里小薰淫蕩的
叫声回蕩着,夹杂着两人身体“啪啪”的碰撞声。“啊!!!!!!!”经过方
天禄200多下高速抽插,小薰发出一声娇呼,粉嫩的身体本能的痉挛一阵,阴
道里淫水汹涌。“吼!!”

  小薰高潮的来临,阴道一阵收缩并伴随着大量淫水的流出,刺激的一年多没
碰过女人的方天禄精关一阵松动,方天禄松开抱着小薰的双手,小薰背靠着墙壁
坐到地板上,方天禄的阳具也从小穴里滑出,阴茎极度充血,龟头高昂着。猛的
一丝凉意袭来,方天禄闭上眼睛,双手抓紧阳具,一股精液飙射而出。“呜呜…
…哥哥,你把精子全射我脸上了。哼,坏哥哥,小薰要把你的后代都吃掉。哼哼
……”小薰的声音响起。方天禄睁开眼睛,发现刚才射出的精液全数都到了小薰
的脸上、胸上,而小薰正抹着精液往嘴里咽着,边吃边露出享受的神情。“操,
真他妈的淫蕩!”方天禄想着,嘴里说:“小丫头,给老子把鸡巴舔干净!”然
后挺着阳具送到她粉红的小嘴边。小薰双手抓过方天禄的阳具,开始舔吸起来。

“哦!!丫头,技术不错啊!!”方天禄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呜呜……”小
薰眯着眼睛,抬起头,露出一副淫蕩至极的笑脸,嘴里吞吐着阳具并发出一声声
含糊不清的呻吟。

  “操,就是一个小骚货,真淫蕩啊,哦!老子的鸡巴又硬了,他妈的,今天
晚上老子要好好操死你!骚货!”方天禄感叹着。“起来,丫头,到房间里去。”
说完,方天禄走到床边坐下,两腿分开,然后示意小薰跪在双腿之间,而小薰也
乖巧的跪下,然后开始吞吐起刚射完精有点软化的阳具。“铃!!”电话响起,
方天禄拿起电话看了看后,接通电话:“贱人,那幺晚打我电话干嘛?”“兄弟,
哥们当然是想你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淫蕩的声音。“贱人,没事就挂电话,
老子忙着呢!”方天禄几乎是吼出来的,压制心里的舒爽,强制着自己按平常的
语气说话,笑脸憋的通红,而小薰看到他接电话之后,更是加大了吸允的力度,
并用双手按摩着阴囊。

  “兄弟啊,哥们又没地方去了,晚上来你家睡。”电话那头传来叹气声。
“操,老子不在家,我家钥匙你有的,自己去吧,老子忙着。老子挂电话了。”

方天禄急冲冲的要挂电话,而此时,小薰这个小骚货突然把嘴凑到电话边,发出
一声声淫蕩的叫床声。“哥们,你在操女人啊?小姐还是女朋友?或者ONS?”
电话那头立马问道。“操,老子玩女人呢,你要玩玩你自己的女朋友去,别老想
着捡老子的便宜,这次不是小姐,你没必要来了。操,你丫自己的女人那幺极品
还老是想分刮老子的口粮,日你,挂了。”我拆了电话的电池扔到对面的床上。

然后恶狠狠的看着重新跪到地上给我吹箫的小薰说:“死丫头,你刚才玩的好像
很开心啊?”

  “小薰,没有啊,小薰很努力的给哥哥吹箫,然后最初陶醉状啊,书上说这
样能让男人亢奋,所以小薰就做了啊。”小薰一脸的无辜,做出害怕状。“小骚
货,你还真他妈的能装啊,嘿嘿,你要是去当演员肯定不错,哦,对了就这副表
情,去演赵灵儿吧,绝对可以,嘿嘿,不过你现在让本恶狼很恼火啊,嘿嘿……”
方天禄恶狠狠的笑着。然后一下拦腰抱起小薰,把她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
对着她那高翘粉嫩的屁股就是几巴掌下去。

  “啪啪……”“啪啪。”“呜……呜……哥哥……不要打了……小薰再也不
淘气了……别打小薰的小PP,好难为情的……”小薰带点哭腔的求饶道。“嘿
嘿……”方天禄看着被拍打的红彤彤的小薰的翘臀,心里的邪恶意念不可遏止,
手里加重了几分力量,又拍打起来,清脆的拍打声和小薰的求饶声,让他的心里
充满了满足的意味。渐渐的小薰的翘臀已经高高的肿起了,小薰一阵阵抽噎着,
透过臀沟,一丝丝晶莹的淫水在灯光下泛着亮光。方天禄邪恶的淫笑着:“哈哈
……小骚货,老子揍你的屁股都能让你爽的流水,,现在这幺小就这样了,你他
妈的就是天生的骚货。跟老子说说,你今年几岁了?”

  小薰继续的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坏蛋,你这个大坏蛋,打小薰的小p
p都肿起来了,小薰15年来,都没人这样打过小薰,呜……呜……你是大恶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