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三美神-姦的兽道:第三章 寡妇

2020-07-11 16:13:05


第三章 寡妇

  健男车祸死亡的消息从警察送到京堂家,是那一天的上午。

  警方打电话到家里也没有人接,警察直接开巡逻车来通知。而且因为前面的房子锁上门没有人,就到后面的别栋告诉阿久。

  阿久丢下病人久兵卫,立刻赶到伸介的地方。

  对这一家人而言,可以说是晴天霹雳的大事件,但火上加油的是建夫的妻子雪乃不在。为寻找失蹤的线索,把大门撬开进去后发现的,另一个霹雳,就是留信说明离家出走的事。

  昨夜雪乃坦白的话,今天早晨她又离家出走,以及同时发生健男的车祸死亡事件——这些能说是偶然的一致吗?不知道内幕的人也许有这样的想法。但伸介不认为如此。

  (五郎那个家伙,是不是为完全佔有嫂子,杀死了哥哥……)

  警方似乎对丈夫的车祸事件和同时失蹤的妻子,有某种因果关係的怀疑。

  「关于嫂嫂离家的事情,想说明一些事情……」

  当伸介这样提出来时,警方感到很高兴,可能就是已经有这种怀疑的关係。

  为避免伤害雪乃的名誉,应该说明何种程度,伸介多少有些犹豫。

  可是内容必须要谈到她和五郎的关係,大概必须要把一切都坦白出来——他认为这是唯一救雪乃的方法。

  昨天晚上甚至于决心要和五郎决斗的伸介,现在变成以这种方式和五郎的阴谋对决。

  伸介只隐瞒自己和嫂嫂的关係,从五郎用刀强暴嫂嫂的事件,到昨天嫂嫂离家出走的过程,根据昨天晚上雪乃说的话完全说出来。也没有忘记特别强调雪乃被强迫去的旅馆,正好有健男和女人住在那里。也是汽车发生车祸的事件就在第二天健男和女人离开旅馆后马上发生。

  「我哥哥的车是整晚停在属于五郎地盘内的旅馆停车场,如果想动一点手脚应该是可能吧。」

  伸介怀着希望这样说。

  「这是有可能性的。」

  警察点点头,记在笔记本上。

  「根据你的话和刚才看到的留信推测,很有可能这个五郎仍旧限制你嫂嫂的行为。只是这样就能构成诱拐和妨害自由的罪名。」

  「可是不知道在那里……」

  「这个很快就能知道,你哥哥去的旅馆附近,其他旅馆并不多,调查那个地盘里的不良份子,很快就能查出来的。」

  原来如此——伸介觉得一切都很有希望。

  以个人的力量没有丝毫办法的事,如动员警察的阻止力量就变成轻而易举的事。何况地点是受到管制的风化营业的旅馆,那个男人是登记在流氓的黑名单上。

  「如果调查汽车的工作顺利,发现动过手脚的痕迹,最慢今晚就会传讯他,如果再发现非法监禁你嫂嫂可能就立刻逮捕了。」

  警察说这样的话。

  而事情是照警察的话发展。

  详细检查的结果,在发生车祸的汽车剎车系统发现踩剎车的力量,达到某种程度以上时就会破裂的痕迹。

  而且从留在路上的轮胎痕迹,也查出在一半时剎车失效的情形。

  刑警们去逮捕五郎是晚上八点钟。

  五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绝对安全信心,所以当警察来时还误以为是其他事件。可是知道为谋杀京堂健男和非法监禁雪乃的嫌疑时,剎那间张开大嘴发呆,然后变成满脸通红愤怒的说。

  「可恨,背叛了我。」

  五郎的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结果,他直觉的认为允许雪乃在昨晚回家后,违背命令告诉伸介的结果,因此他认为这是雪乃对他的背叛。

  所以这句话里包括杀死二个人才弄到手的女人会有这种态度的气愤。

  雪乃本人是赤裸裸的双手绑在背后倒在里面的床上,这种样子被警察发现,会然成为非法监禁的有力的证据。

  被救出的雪乃。在警察局接受简单的询问后,交由来迎接的人带回。

  来接的人当然是伸介。

  看到他时,雪乃一直紧张的情绪,剎那间崩溃倒在伸介的怀里。

  「这样就好了……嫂嫂……」

  伸介虽然这样鼓励她,但雪乃一直倒在他怀里像婴儿般哭泣。

  可是,这是雪乃被拉到「社会」之前的短暂幸福而已。

  她和伸介一起回到家里,在大门前从汽车下来的剎那,雪乃就必须要对「社会」做出冷酷的假面具。

  「社会」之一是公司的董事长,私人方面她是京堂家的主人,必须要主持葬礼,使雪乃的身心都不得休息。另外一个「社会」,是以新闻媒体的名目下,挖掘她这一次事件的真象。

  无论是任何一种情形,他们关心的核心是在美丽的妻子——

  而且是丈夫被谋杀,还有可能性被谋杀的男人淩辱,是一种淫邪的好奇心。在这种情形下,对她这个最大的被害者不表示一点同情,这也是这种「社会」的常情。

  伸介就付出最大的努力,从这样「社会」保护嫂嫂。能为雪乃做的事全做了,也为她挡架所有的新闻记者。

  在这一次的事件中。伸介放弃过去的旁观者的立场,他决心要模仿五郎的热情,宁愿做一名兇手,也要得到所要的女人。

  他还感到一种使命感。

  (如果我不那样做,京堂家就会瓦解……)

  另一方面雪乃也儘量配合伸介的努力。

  过去的她是经常留在家里的家庭主妇,但现在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对「社会」好奇的眼光能做彻底的忍耐。对「社会」的这种眼光甚至于还出现战斗性的挑战态度。而这时候雪乃表现的美感,能把人们好色的妄想消灭。

  如此,办完丈夫的出殡,新闻媒体也开始追逐新的对象时,出现紧张后的虚脱状态。

  典子继续上学,阿久又回到气力又显得衰退的久兵卫身边,但唯有雪乃的虚脱好像无止境。

  事实上雪乃也是因为这个事件,等于失去全部人生,也就不能怪她了。

  对这样的雪乃,伸介几次提出要帮助她,可是好像她在警察局表现依赖伸介的情形是假的,冷漠的拒绝。

  从此以后伸介只有在远处,紧张的守望她而已。

  这时候已经进入秋天。

  (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会和以前一样,眼着着使嫂嫂掉进更不幸的深渊里……)

  伸介也这样鼓励自己。

  虽然他不想输给五郎的激情,但伸介究竟还是伸介,他不可能拿一把刀去逼迫雪乃。

  就在这种情形下,有一个夜晚,伸介躺在画室里的床上,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月亮时,难得有阿久来看他。

  自从那件事以来——倒不如说是在父亲久兵卫面前把阿久强姦以后,伸介就再也没有找过她。以后发生一连串的事情,好像不便那样做。

  阿久的想法大概也一样,也没有瞒着久兵卫来找他。

  「什幺事?」

  在玄关和阿久面对面时,伸介用陌生人的口吻问。

  「父亲请你去。」

  阿久对这个发生过关係的男人也没有露出媚态,又补充一句说。

  「雪乃太太来了。」

  因为感到意外,伸介凝视阿久的脸。雪乃来看公公,就是丈夫在世时,也很少有的事。

  「她有什幺事情吗?」

  「她说想要离开这个家。」

  又是一句很意外的话。

  伸介急忙穿拖鞋走出去。

  在很多阴影的月光下,阿久悄悄把身体靠过来,外面的空气凉爽,阿久身上的温暖,令人觉得很舒适。

  从阿久主动把有香味的脸靠过来,二个人一面走一面轻吻,手也自然的牵在一起。

  「你对雪乃太太有什幺看法呢?」

  「什幺看法,我不懂妳的意思。」

  「你不是只把她看成是嫂嫂吧?」

  在阿久的口吻里包含着已经嚐过甜酸苦辣的年长女人对年轻男人调侃的味道。

  「那是当然,她是美丽又有高品格的人。」

  「这是说对她你有超过嫂嫂的感情了。」

  阿久假装没有走稳,摇摆一下把身体靠紧伸介。

  听到阿久这样问,伸介就没有办法回答,同时也怀疑她为什幺提出这样的问题。

  「我喜欢雪乃太太。」

  阿久这样说。

  「雪乃太太好像有意无意的避开我,可是我希望能有机会和她更接近,做她的母亲是不可能,但只想做她的姐姐。」

  伸介没有办法回答,只好保持沈默。

  「连女人的我都是这样,你是男人,对雪乃太太产生好感也是自然的事。所以根本不须要顾虑到我。」

  阿久又把身体靠紧一点。

  虽然如此,伸介多少感到内疚。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沈默。

  「在处理那个不幸事件时,或出事时,你是很卖力的照顾雪乃太太。」

  「那是应该的吧。」

  「我说的卖力,是从你的每个牵动感觉出超过一般的範围。」

  仲介感到须要反驳,但找不到适当的话就保持沈默。这样一来变成他承认阿久的话了。

  「就是你喜欢上雪乃太太,我也不会怎幺样……」

  阿久用唱歌般的口吻说。

  「在以后谈事情时,请你想到这一点。」

  好像这句话才是阿久想要说的话。

  房间里为病人準备火炉,所以里面充满热气。

  久兵卫坐在轮椅上,对面隔着矮桌是雪乃。和过去一样把和服穿得很整齐。

  伸介进去后坐在能均等看到二个人的位置,阿久坐在轮椅的旁边就开始倒茶。

  在伸介刚坐下时,久兵卫就迫不及待的从轮椅上探出身体,用歪曲的嘴和不灵活的舌头,说些使伸介一句也听不懂的话。

  雪乃向伸介含喧后,一直低下头。

  「父亲在说什幺呢?」

  伸介从阿久手里接过茶杯,这样问。

  在发生事件以前,虽然是半身不遂但多少还有精神。可是自从长子意外死亡后,完全没有精神,有如瘫痪在轮椅上。

  「要从雪乃太太今晚到这里的事情说起……」

  阿久倒完茶后,得到久兵卫的同意后开始说。

  「雪乃太太表示,这一次的事件严重伤害到本家的名誉,为弥补这个罪过想要离开这个家,也可以说希望被赶出家门。」

  伸介一面喝茶,一面看着雪乃。雪乃的表情像大理石一样没有任何表情。

  「对此,父亲说那不是雪乃太太的过失,是一场灾难。如果说有过失,应该说是骗说出差大白天去和女人玩的儿子。他不仅是伤害到家庭的名誉,也破坏了公司的名誉,就是被杀了也没有话可说。希望雪乃和过去一样做京堂家的主妇,教养独生女典子。」

  「父亲说的没有错。」

  伸介立刻对雪乃用肯定的口吻说。

  「我也向妳恳求。」

  雪乃好像很狼狈的摇头说。

  「各位的心意我很高兴……但也请谅解我的心情……」

  久兵卫在转椅上扭动身体说了什幺话。

  「嫂嫂。在我来说……我想父亲的意思也一样……不想让嫂嫂继续受到社会上的好奇心的虐待。」

  「……」

  「我们不知道能给嫂嫂多大的帮助。可是至少住在这里,大家在一起生活,必能忘记那样的社会。」

  久兵卫和阿久都表示同意的点头。

  「而且还有典子。典子同意嫂嫂离家出走吗?」

  明知不会赞成,伸介还故意这样问。

  果然雪乃无力的摇头。

  「必要时,就是把典子留在这里也要……」

  「那是不可以的。」

  伸介立刻反驳。

  「母亲怎幺可以抛弃孩子。」

  「雪乃太太,伸介先生说的没有错。妳把那件事看得太严重了。」

  阿久用同情的眼光看年龄差不多的媳妇。

  「说的也是,为什幺故意陷入更大的不幸里呢?」

  伸介这样说的时候,在心里也自问,自己做这样的主张是不是完全为了雪乃?

  (有没有为自己才这样主张呢?)

  这时候久兵卫把勉强写出来的一张纸条交给伸介。

  伸介看了一眼产生很大的冲击。

  「有没有意思和雪乃结婚?」

  纸条上是用乱七八糟的字这样写着。

  当惊讶的心情消失时,心里也产生同意父亲的想法。

  (不错,也许是留下嫂嫂最好的方法……)

  虽然今天已经很少有这种情形,但过去确实有过哥哥死亡后弟弟和嫂嫂结婚的习惯。

  这种习惯并不是为爱情,大概是防止财产分散的关係。可是父亲现在提出这种事,真正的意图在那里呢?

  是对媳妇雪乃有强烈怜悯的感情,还是……。

  可是,在猜想父亲有什幺意图之前,关于变成那种情形时的立场,伸介产生类似战慄的感情。

  如果和雪乃结婚,典子就变成女儿。和典子已经有不是普通的关係,今后如果继续维持那样的关係,就变成父女相姦。

  再加上和继母阿久也有关係,虽然都不是亲生的,但等于和母亲与女儿都通姦……。

  想像自己在这种双重近亲相姦的关係中,对伸介而言虽然是产生战慄,但决不是不愉快的感觉。

  (可是,父亲的意图是……)

  再度推测父亲的心意。

  在这个纸条上写的话,一定不是刚刚才想的事。

  来这里时的路上,阿久特别说「就是你喜欢雪乃太太,我也不在意」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想起来久兵卫和阿久之间已经取得谅解,所以表示谈到和雪乃的婚事时,可不必考虑到她……。

  换句话说,撮合雪乃和伸介结合,是久兵卫和阿久的主意。

  (这是为什塺?)

  伸介这样想着看久兵卫和阿久。

  二个人都以很认真的表情,等待伸介决定态度。

  看到他们的表情,伸介知道原因。亳无疑问的是要他做共犯。

  (原来如此……)

  伸介觉得一切都已了解,但这时候也产生杀死哥哥健男的不是五郎,而是我们这些人的幻想。

  「我知道了。」

  伸介对久兵卫点点头,久兵卫的脸上出现红色,从歪曲的嘴喷出口水,不知说了什幺话。

  伸介以郑重的态度,面对他们三个人的谈话毫不关心的雪乃。

  「嫂嫂。」

  「什幺事……」

  雪乃也开始紧张。

  「嫂嫂,请你和我结婚吧。当然不是说马上,只是请妳知道,在妳的身边就有人希望和妳结婚。」

  雪乃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凝视着伸介。

  「不可以……我不能接受……」

  「我说过,不是要你马上回答。嫂嫂大概也不会没有到满七之前就离开这个家吧,希望在那以前能做决定。」

  「不,……那种事是不可能……」

  伸介又说。

  「请不要把我的意思当作义务或怜悯。我只是很诚实的说出我的心情。」

  说到这里,伸介看一眼阿久。阿久轻轻点一下头,好像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是……」

  看到伸介郑重的态度,雪乃不得不擡起头。

  「在哥哥的满七还没有过的今天说这种话,也许会使妳不愉快,但听说妳要离家出走,就不能不说了。」

  「我在过去二次都走在五郎的后面,慼到非常的遗憾,但这一次我绝对不能把嫂嫂交给其他的男人。」

  伸介探出身体握住雪乃的手。

  「不……」

  雪乃像触电般的收回手。

  「嫂嫂……」

  二个人的眼光相遇,但雪乃立刻转开视线。

  「对不起……」

  雪乃对久兵卫点头后,站起来就向外跑去。

  「嫂嫂……」

  伸介在后面追赶。

  「求求你……现在让我一个人想一想吧。」

  伸介把她抱紧时,雪乃一面挣扎一面哀求。

  从她的脸上已经看不见大理石的冷漠,眼睛里出现泪珠。

  伸介回到房里。

  阿久用期盼的眼光看他,久兵卫说些听不懂的话。

  「她说现在心情很不安,要一个人想一想。」

  伸介说完坐下来喝冷茶。

  「嫂嫂在哭,我想大概有希望。」

  伸介说的时候没有看任何人。

  阿久默默的走进里面的房间。

  久兵卫又开始写字,然后交给伸介。

  「你没有异议吧。」

  「没有。」

  伸介在内心里苦笑,到这时侯还问这种话,但立刻回答说。

  「我也认为是很好的方法。」

  久兵卫好像很满意的点头。

  阿久用盘端来威士忌和简单的酒菜。

  「就当作宵夜喝一口吧。」

  伸介毫不客气的接过酒杯,因为正感到口渴。

  久兵卫是不準喝酒,可是阿久体念他的心情,滴一点酒在冰水里给久兵卫,自己也同样的準备一杯。

  「希望这件事能成功。」

  在阿久的领导下,三个人碰杯。

  在发闷的热气中,冰过的酒通过喉咙时感到非常舒畅。而且自从发生事情以来显得分散的家,好像又能团结在一起了。

  伸介毫不客气的喝酒,同时在心里想,如果谈妥之后雪乃也在这里的话……。

  但在这里不仅是二代夫妻的团圆,一定还会渗杂淫蕩的气氛。

  (当嫂嫂处在那种气氛中不知会怎幺样……)

  醉意好像更促进淫靡的妄想。

  这时候久兵卫用只有阿久听懂的话,不断的要求什幺事情。

  阿久因为酒眼睛有一点红,用手背挡住嘴不停的摇头。

  放弃阿久的久兵卫,在纸上写几个字交给伸介。

  「像上一次一样淩辱阿久给我看。」

  伸介重新对久兵卫看一眼,不仅是自己一个人,看起来衰弱像枯木的父亲,对雪乃的事情也有这样的反应,确实让他感到惊讶。

  同时也发现,上一次在父亲的面前几乎用强姦的方法淩辱阿久的事,不但没有引起父亲的愤怒,还产生再度要求那样做的兴趣。这件事也令他感到意外。实际上自从那一次以后,始终没有三个人同时见面的机会,也一直挂在心上。

  (看这种样子,有嫂嫂加入这里的生活,说不定父亲还能恢复健康……)

  伸介把纸条放在桌上看阿久。

  阿久急忙摇头。但同时从她做出的微妙动作,再加上醉意,散发出必能诱发雄性慾火的气息。

  「可以吧?」

  伸介再次看阿久。

  「不能那样……」

  阿久又摇头,但比刚才显得更无力。

  伸介不理会阿久的回答,站起来就走出房间到里面去。从里面的卧房拿来有七项道具的皮包。他认为把舞台从这里转移到卧房去,不如就在这里进行会有更大效果。

  拿皮包回来时,阿久正在仰起脸喝酒,而久兵卫露出很高兴的样子在旁边看。

  伸介从皮包拿出一捆绳索,立刻来到阿久的背后。

  从她的手上抢下酒杯放在桌子上,从双腋下伸手过去,把她从桌子拉开。

  久兵卫在轮椅上擡起上身,摆出参观的态度。

  「不要……」

  解开和服的腰带时阿久开始挣扎。

  「如果不想让身体痛苦,还是乖乖的让我给妳脱光衣服。」

  「不……我不要裸体……」

  阿久一面摇头,一面已经发出性感的声音。上一次是刚洗完澡,还赤裸时受到强暴。这一次是要剥光衣服,这样的过程,必然会增加她的羞耻感。

  没有想到她会很认真的抗拒,只好用刚解开的腰带,暂时把双手绑在背后。

  这样以后就在她口口声声反对中,把身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去。

  久兵卫坐在轮椅上探出上身,眼睛里好像恢复活力。

  「我不要……」

  露出来的乳房被用力抓住时,阿久一面大声叫一面摇动身体,这时候她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出来。

  「唔……噢……啊……」

  久兵卫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动身体,发出奇妙的叫声。

  「妈,我父亲在说什幺呢?」

  「不知道……」

  「告诉我吧。」

  「不要……饶了我吧……」

  「父亲也是男人,大概是要我这样做吧。」

  伸介鬆开细腰带,把和服的围兜拉开到肚脐的附近。

  这时侯久兵卫深深点头。

  「好像我们男人的心意是相通的。既然如此,下一步是……」

  伸介解开捆绑阿久双手的绳子,把堆在那里的衣服一次脱光。

  「哎呀……」

  阿久的光滑肉体暴露出来,她不由己的蹲下去。

  这时候伸介又把阿久的双手拉到背后绑起。

  「啊……我真难为情吧……」

  阿久像小姑娘一样,喃喃的说着,也顾不得破坏髮型猛烈摇头。

  伸介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拉下来后,和捆绑乳房的横绳交叉,剩余的部份在腰上捲一圈固定。

  「好久没有这样了,感觉怎幺样?」

  「不要……」

  阿久因为羞耻感和身体里产生的亢奋,脸色已经通红,一面摇头,一面叹气。

  伸介把她脱下来的衣服里,都拿到房角去,顺便也把桌子拉开,在那里形成容易行动的宽大场所。

  然后伸介把腰上只剩下一块红色围兜的阿久,拉到久兵卫的手能摸到的地方。

  「噫……唔……」

  久兵卫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用枯枝般的手指抚摸阿久的乳房,把乳头捏在手里玩弄。

  「啊……」

  乘这个时候,把阿久脚上的袜子脱去,立刻看到雪白的脚掌。

  「妈,今天要我怎幺样折磨妳呢?」

  伸介一面摸她细细的腰一面说。

  阿久在父子二个人玩弄之下,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猛烈摇头。

  「那幺,把这个取下来以后再考虑吧。」

  看到他要拿回围兜,阿久更紧张。

  「不要……饶了我吧……」

  「那幺,我会这样做,事后变成更羞耻的样子,我可不管了。」

  「啊……你要做什幺呢……」

  阿久快要哭出来,但她说话的声音,因为亢奋而颤抖。

  伸介开始把她绑成盘坐的姿势。

  「噫……唔……啊……」

  久兵卫陷下去的眼睛发出光泽。

  笨拙的吸回去快要流下来的口水,久兵卫摸阿久的脸和起伏不停的胸部。

  「啊……」

  「嘿嘿嘻嘻……」

  看到阿久的这种苦闷的样子,好像最好的药力,久兵卫的活力愈来愈旺盛。

  「爸爸,这样弄吧。」

  说完之后就把全身是汗的阿久抱起,然后让她俯卧在榻榻米上。

  形成用脸和双膝盖约三点支撑身体,高高挺起屁股的姿势。

  伸介把屁股对正久兵卫的方向。

  「唔……啊……唔……」

  久兵卫高兴的点点头,用还能动的右手立刻开始抚摸丰满的屁股。

  「啊……饶了我吧……」

  阿久把脸用力贴在榻榻米上,不停地扭动屁股。

  「妳这样简直像挑拨,不要这样动好不好?」

  「那是……」

  「妳是说已经有性感,而且达到无法不动的程度。」

  「啊……伸介,要把我折磨成什幺程度才满意呢?」

  「是要你哭出来为止。」

  久兵卫乾枯的手指在雪白的屁股上一面抚摸,一面拍手。

  「唔……好屁股……啊……」

  大摡久兵卫说的话只有阿久能听懂,阿久红着脸大叫。「不要……」

  不久之后久兵卫的手指从屁股的沟伸入到里面去。

  「不要……不要在那个地方……」

  「唔……噜……啊……」

  「我难为情……饶了我吧。」

  久兵卫的手指从菊花蕾反过来经过会阴,然后到达湿淋淋的肉缝。

  久兵卫把二根手指并在一起,插入火热溶化的秘洞里。

  「啊……」

  阿久的腰用力向后仰起,然后忘我地用力夹紧侵入的手指。每当手指动一下,她就夹紧,同时扭动屁股。

  「怎……好……吗!」

  「啊……」

  「荷荷荷……」

  久兵卫的眼睛为兴奋而张大。然后把眼光转向伸介摆一下头。

  「咦咦……唔唔……」

  不知为何,唯有这一次伸介能了解久兵卫的意思。

  伸介毫不犹疑的脱光衣服,胯下的东西已经高高挺起。

  就地盘腿而坐,抓住阿久的头髮,把她哭泣般喘气的嘴压在那东西的上面。

  「不……不要这样。」

  阿久拼命的想扭转头,伸介用力的阻止她的反抗。

  「你也听到的,这是父亲的命令。」

  「唔——不要……」

  这时侯久兵卫眼睛里冒出火焰般的,不断的抽插手指,好像要使阿久失去反抗的力量。

  「啊……」

  从阿久的脖子上失去抗拒的力量,嘴唇也鬆弛。

  「啊……唔……」

  不得不把粗大的肉棒含在嘴里,阿久皱起细细的眉头发出哭泣般的声音。

  另一方面,如同条件反射一样夹紧久兵卫的手指,不停的扭动丰满雪白的屁股。

  这时侯伸介感到继母的嘴开始用力,舌头开始表现技巧,抓住黑髮慢慢上下移动。头髮在伸介的肚子和腿上轻轻扫过,呼吸也愈来愈急促。

  阿久就这样受到父子同时淩辱,亢奋的程度愈来愈强,沈入陶醉的深渊里。

  伸介让她深深含入到塞住喉咙,然后慢慢拔出,享受她只含龟头,用舌尖舔马口或肉柱的动作,然后再深深插进去。

  在这种反覆的动作中,阿久好像失去正常的意识,任由父子二个人玩弄。

  「哦……啊……」

  久兵卫好像手指已经玩腻了,拔出手指,发出要求什幺事情的声音。

  这一次伸介也能完全了解父亲的要求。

  伸介把阿久的屁股转过来对向自己,雪白的屁股几乎耀眼。

  在雪白屁股中间有一条沟,暴露出浅褐的花蕾,下面的洞口红红的湿润。

  在那里用手指深深插入挖弄时,黏黏的液体流出来,沾湿大腿根。

  「妳今晚的性感好像特别强烈。」

  这样取笑阿久,让她发出紧张的笑声,把手上的黏液抹在花蕾上。

  「啊,那个地方是……」

  阿久大声叫着更用力扭动屁股。

  「玩弄这里时,慾火会更强烈,这样弄好不好?」

  一面玩弄花蕾,伸介一面把坚硬的肉棒慢慢插入湿淋淋的肉缝里。

  「啊……唔……不要……」

  阿久把贴在榻榻米上的脸用力擡起,虽然嘴里叫着不要,但她的声音非常兴奋。

  秘洞也用力夹紧几乎使那里胀裂的粗大肉棒,同时屁股像旋转似的扭动。

  伸介一面感受到久兵卫火热的视线,也听到他因为无能为力而发出的呻吟声,多少还是不敢面对父亲,只好背对着他用力在阿久的身体里抽插。

  肉棒碰到子宫后,在那里用力摩擦,同时用右手食指插在菊花洞里轻轻搅动。

  「妈,这样是不是很舒服?」

  伸介这样说的目的,为的是使阿久产生更强烈的羞耻感。

  「啊……唔……」

  久兵卫已经忘记从口角流出口水,坐在那里用右手揉搓萎缩不听指挥的东西。

  看到阿久疯狂般为快感呻吟的样子,久兵卫的眼睛也发出疯汪的光泽。

  就在这时侯伸介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情景,那是他同样的在久兵卫的面前姦淫嫂嫂雪乃的场面。

  也就在这时候,伸介第一次发现,隐藏在自己潜意识里的东西。

  (可能父亲和继母也希望有同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时有一股难以抗拒的电流穿过后背,伸介用全力在阿久的身体里插入,同时忍不住吼叫。

  阿久在这时候好像回应般的发出尖锐的雌性叫声。

  **********************************

上一篇:奇淫的老闆娘

下一篇:曼娜的少妇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