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迷恋熟女滋味的阿勇 (四)

2020-07-11 16:12:56


嫣妈则大感奇怪,阿勇只是个小孩子,怎会懂得用舌头去舔阴户,把舌头伸进小穴中当鸡巴伸缩,又会用鼻尖去磨擦阴核,怎会这麽厉害?

  她想问,又不好意思问,无法开口,再看他兴高采烈的在看电视,又歎气又摇头,小孩子毕竟不失天真和可爱,只是他懂得太多了。

  到了星期六。

  中午放学后回了家,他就告诉妈妈,他今天跟同学有约,要出去玩,妈妈答应了,规定他五点锺以前回家。

  他吃完了中餐,看了一下书就一点半了,告辞了妈妈,就往阿明的家中,反正时间还早,他就边走边玩,到了一点五十五分,才到阿明的家。

  他按了电铃,林伯母出来开门。

  他进屋后,果然只有林伯母在家,他不放心地问:「他们呢?」

  「谁?」

  「林伯父、阿明、阿芳。」

  「阿明爸爸出差去南部,阿明跟同学去看电影,阿芳今天加班,这样你放心了吧!」

  林伯母说着,就已依偎在阿勇的怀中。柔情万千的,像小鸟依人般的,阿勇来者不拒,早伸出双手,把个林伯母紧搂着。她也不害羞的,用火烫的小嘴,吻上阿勇的嘴唇。

  原来她一见了阿勇,想着那天阿勇像天降神兵一样,锐不可当,她的小穴里,早已淫水泊泊了。

  阿勇突然想起,应该逗逗她,她才会乖,但是如何逗她呢,一时还想不出办法来。经过热烈的接吻后,林伯母娇滴滴说:「亲哥哥,我们到房间嘛!」

  阿勇说好,林伯母半偎半搂着与阿勇进入房间后,两人就躺在床上。

  林伯母翻身伏在阿勇身上,说:「亲哥哥,这两天,你想我吗7」

  「想得很。」

  「什麽想得很,是想?不想?」

  「不想。」

  「你好狠心。」

  「只想妳那甜美的小穴穴。」

  「坏东西,只会占人家便宜。」

  「林伯母,不才亲妹妹,妳并不便宜呀!妳是董事长的太太,怎会便宜呢?」

  「坏!你真坏。」

  她今天又是穿那件睡衣,阿勇伸手摸摸她的大乳房,虽然软软的,在摸起来很好受。

  「妳想我吗?」

  「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想你。」

  「那麽严重?」

  「真的嘛!」

  「看样子妳不是想我,只是想我的大鸡巴。」

  「坏人,这麽坏。」

  她吃吃笑的伸手拉开了阿勇裤子的拉链,把他的大鸡巴拉了出来,大鸡巴早已又硬又翘了,她握着,如获至宝般的玩弄着。

  阿勇也掀开了她的裙子,哇!连三角裤也没有穿,他摸着她的阴户。

  「嗯!……」

  她娇躯一阵颤抖,阿勇用指头,伸进她的小穴穴中,已经春潮泛滥,淫水津津水。

  这个时候,林伯母的女儿阿芳,并没有加班,她是故意骗她的母亲加班的,她知道母亲支开了阿明去看电影,一定是要跟阿勇约会。

  她的脑海里,浮出了她看到的那幕:

  她的母亲,竟然压在阿勇的身上,更令人气愤的是,母亲竟叫阿勇是亲哥哥,阿勇叫母亲是亲妹妹,这是多麽可耻的一件事。

  她本来想告诉父亲,但也没有,爸爸见了妈妈,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害怕。

  再说她的爸爸自己也乱七八糟,在外面包,女人金屋藏娇,而且据说,把金钱乱花在许多女人的身上,向爸爸说了,只是引起父母的不和而已。

  她知道,阿勇一定是被妈妈引诱的,否则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他再大胆也不敢对妈妈怎样,假如妈妈骂他一声,他也怕得逃之夭夭,那敢跟妈妈在那里「亲妹妹」、「大鸡巴哥哥」的翻云覆雨。

  她是订过婚,有未婚夫了,但未跟未婚夫玩这套,大鸡巴小穴穴的游戏,所以说,她还领略不出其中的乐趣来。她真的不相信,阿勇能给妈妈那样的快乐。

  想着想着,她的小穴里,淫水也流出来了。

  她站在她家的对面,果然被她猜对了,她看到阿勇坐电梯而上,一定是去找她妈妈了。

  「这对狗男女」。她这样骂着,又觉得不对,她不该这样的骂妈妈,她也是可怜的女人,被爸爸冷落,一定非常的寂寞,才会引诱阿勇的。

  她想,这样说来,阿勇反而理成受害者,他才十七岁,正是最天真,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就被母亲引诱来做这种事,真是罪过。

  她算算时间也差不多,阿勇和她妈妈正在翻云覆雨的时候了,就走电梯而上,很小心的,悄悄无声的打开门,还好,内锁并没锁上,她就进来了。

  这时,阿勇已把林伯母,逗得忍受不了了,两人也不知几时都脱光了衣服。林伯母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火中燃烧一样,猛地翻身伏在阿勇身上,手握着他的大鸡巴,对準她的小穴,就套压下去。

  「啊!……」她娇叫一声,娇躯抽慉着,颤抖着,双腿伸缩着。

  「啊!……」阿芳也惊叫一声,只是她没有叫出声来。

  原来,原来阿勇有那麽粗壮的大鸡巴,难怪妈妈要勾引他,假如,假如阿勇的那根大鸡巴,也插在自己的小穴里,不知又多舒服,多爽快。

  林伯母并不立即套动,只用两片火辣辣的香唇贴在阿勇的唇上,两人死缠着,她的香肩紧缠着他的舌头,饑饿而又贪婪地猛吸着。

  「嗯……哼……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啊……」

  大鸡巴才被套进了一个龟头,林伯母边娇哼,边用臀部磨起来,旋转起来,她颤抖的磨转着,大鸡巴就一分一分的被小穴吃进去。

  「亲哥哥……啊……亲哥哥……」

  阿勇并没有很激烈的兴奋,他也叫着:

  「亲妹妹……小穴妹妹……妳要加油……加油呀……小穴亲妹妹……」

  大鸡巴进入小穴三寸多,突然「啊!」林伯母浪声高叫,娇躯一阵痉挛,娇哼着:

  「……妳的……妳的大鸡巴……碰到妹妹的花心了……哎呀……好舒服,好舒服哦!……」

  她又转又磨又套动,娇躯颤抖,娇脸粉红,星眼欲醉,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像要融化了,舒服得使她差点儿晕迷过去。

  「小穴亲妹妹……快动呀……」

  「好嘛!……啊……受不了的亲哥哥……」

  她愈套愈猛,臀部一上一下,急如星光,她的呼吸急促,粉脸含春,那样子真能勾魂蕩魄。

  阿勇这时也发动了攻势。

  原来,林伯母那两个大乳房,随着她的扭动,正好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摆动着,惹得阿勇心猿意马,伸出双手,握住了那双乳房。

  「啊……亲哥哥……好舒服……美……美死了……亲妹妹……就死给你了……小穴给你了……哎呀……命也给你了……」

  阿勇揉弄乳房一阵子,就擡起头来,用口含住了一个乳房,吮舔着,像吃乳,又像舔乳。

  「啊……美……美透了……亲哥哥……」

  她更加用力的套动,小穴已把整根大鸡巴吃起来,又吐出来,又吃进去……狠狠的套,猛猛的套,夺得她魂飞九宵,阵阵的快感,使她张着小嘴娇喘吁吁的呻吟着。

  阿勇也没有空閑,他一手揉捏着乳房,口中也含着一个乳房,吮着、吸着、舔着。

  她小穴里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滴在阿勇的身上,湿了一大片,又掉落在床单上。

  「……哎呀……我受不了了……亲哥哥……我要丢了……丢给亲哥哥了……」

  阿勇但感一股阴精,沖激得他的龟头,使他也舒服得大叫:

  「小穴亲妹妹……不要停……快动……呀……妳怎麽停了!」

  林伯母已经无力地伏在他的身上,晕迷过去了。

  她的女儿阿芳,看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肉搏场,情不自禁的也芳心蕩漾起来,小穴里也淫水津津,难受极了,又酸、又麻、又痒。

  痒得她只有用自己的小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里抽插不已。

  阿芳是看得心神俱颤,这活生生的春宫,逗得她也脸红心跳,欲火如焚,真恨不得阿勇的那根大鸡巴,也是插在自己的小穴中。

  想不到玩大鸡巴小穴穴,会这麽舒服,看母亲快乐成那样子,真是美死了。

  她胡思乱想,还是不能止痒,小指头并没有发挥它的作用。想到她的未婚夫又不能像阿勇那样,让她快乐得死去活来,不免自怨自哎起来了,既然妈妈能引诱阿勇,自己爲什麽不可以?

  她愈想愈多。

  林伯母已长长吁了一口气,悠悠的转醒过来,嗲声道:「亲哥哥,你太会逗人了。」

  阿勇说:「亲妹妹,妳太自私了。」

  「自私什麽?」

  「妳只顾自己痛快,从不想想别人。」

  「对不起嘛了。」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

  「亲哥哥,你要怎样嘛!」

  「亲妹妹,不才这样叫起来多难听,我还是叫林伯母好,妳也叫我阿勇比较顺耳。」

  「嗯!才不要,我要叫你亲哥哥。」

  阿芳愈听愈感不是味道,这是肉麻当有趣,她反而一想,若她也是处在妈妈的情形,她一定也会叫阿勇是亲哥哥,因他太令人舒服了。

  阿勇说:「妳太痛快了,妳丢了,那我呢?」

  「谁叫你那麽厉害。」

  「妳想个办法,我也要丢精。」

  女儿阿芳更是惊的玉脸顔色大变,经过这一番的大战和折腾,阿勇竟然还没有丢精,难怪她妈妈要叫他亲哥哥,是应该叫他亲哥哥的。

  想自己的未婚夫。已经当兵回来了,跟他玩的时候,常尚不久就丢了,无能爲力了,多气死人!

  林伯母娇滴滴说:「我再给你舔吗!亲哥哥,妳不要生气嘛。」

  阿勇说:「不要。」

  「嗯!那我给你挟吗?」

  「什麽挟?」

  「你翻过身来,我挟起来你就知道了嘛!」

  「不要翻身,就这样好。」

  「嗯!……」

  「怎麽了?」

  「人家不喜欢这样嘛!」

  「那妳喜欢怎样?」

  「人家喜欢被亲哥哥压着,这样才充实,才满足嘛!亲哥哥,你压我吗?」

  「好了,妳的花样特别多。」

  「不要生气嘛!对不起嘛!」

  阿勇抱紧林伯母,一个翻身,他就俯压在林伯母的娇躯上了。

  其实,他也感到这样比较舒服,他的胸膛贴着她那两个大乳房很是畅美。

  阿勇说:「妳挟呀!」

  「好嘛!」

  她用力在阴户,阴户一收缩。

  「啊!……」阿勇叫了出来,真是美透了。

  「舒服吗?亲哥哥。」

  「很舒服,快挟呀!」

  「好嘛!」

  于是她挟着,挟着,本来是让阿勇痛快舒服,谁知她自己挟出味道来,边挟边扭动着娇躯,白皙皙的小腿乱踢着,舒服得娇哼着。

  「亲哥哥,亲哥哥……呀……大鸡巴哥哥……妳的鸡巴好美……好美呀……」

  阿勇感到这是种很美妙的感觉,彷佛林伯母的小穴,是一张嘴似的,在含着他的大鸡巴,舔着、吮着、捏着他的大鸡巴似的,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连阿勇也舒服得浪叫起来:

  「亲妹,妹……哦……小穴穴亲妹妹……妳的小穴穴……真美,真美透了……哦……」

  他也扭动着腰,让大鸡巴像条蛇一样,在小穴旋转,乱闯,扭动着。

  美得林伯母双眼翻白,拼命地咬着牙,粉脸露出极爲满足的样子,她挟着更用力,娇躯抽慉着,一阵接一阵的淫水,流得床单上一大片,像是撒尿一样的,歇斯底里的娇哼:

  「亲哥哥……我一个人的亲哥哥……我把命…交给你了……哎呀……好美……美死了……死给你亲哥哥……唔……亲达达……哎……哎呀……」

  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在喊什麽,一阵阵的舒服和快感,沖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的全身,像是碎裂了,成灰成粉似的。

  阿勇也进入了美境,他拼命地扭着,有时候狠抽猛插一两下,又磨又扭,舒服得颤抖起来。

  「亲妹妹……小穴穴亲妹妹……我要奸死妳……把妳奸死……呀……看妳浪不浪……」

  「……哎呀……哎呀……亲哥哥……亲哥哥……我……我要死了……要被你奸死了……我……要……死……要丢了……」

  「不可以……妳要等我……亲妹妹……小穴穴妹……等等……妳不能……不能丢……」

  「不行了……哎呀喂……美死了……舒服死了……忍不住了……呀……呀……要……丢了……丢了……美……死……了……」

  林伯母的魂儿已在半空中飘浮了,她晕迷在床上抽慉,痉挛,连小嘴都吐出了白沫。

  阿勇气得直叫:「妳滚蛋……混帐……呀……自私……坏人……妳……不是好东西……」

  骂也没用,她已魂儿魄儿都离了娇躯,都已不知飞向何方了,哪有心情听阿勇的骂。

  阿勇顿感没趣,一个人演独脚戏多乏味,只好停止的伏压在林伯母身上,用胸膛去磨那两颗大乳房。

  「嗯!……嗯……好人儿……好人儿……J

  女儿阿芳看得娇躯也颤抖起来,好像地也感染了那份舒服似的,但并非真的舒服,而是小穴里淫水已湿透了三角裤,全身是又麻又痒。恨不得沖进房内,把阿勇拉出来,跟自己玩一番。

  但她就是不敢,尤其不能让妈妈知道她已知道了奸情。

  林伯母悠悠的醒了,嗲声嗔叫:「亲哥哥……我的亲哥哥。」

  双手紧搂着阿勇。浓情密意,柔情万千地吻着阿勇,如雨点般的吻着。

  「妳滚蛋。」

  「嗯!……」

  「嗯什麽,妳这个自私鬼,只顾自己快乐,也不想想我怎样,以后不再跟妳玩了。」

  阿勇说着,突地起身。

  「啊!……」

  林伯母立即爬了起来,猛抱着阿勇,说:「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生气嘛!我叫你亲爹嘛?」

  「不要。」

  「求求你,不要离开亲妹妹嘛了亲妹妹把命给你好了,不要生气嘛!妳是好人嘛!」

  「妳最自私了。」

  「对不起嘛,对对对不起嘛!」

  阿勇的大鸡巴,从林伯母的小穴中抽出来,又粗又壮又长,红筋暴露,像愤怒的雄狮在吼叫。

  女儿阿芳看得倒抽一口冷气,有这样雄伟的大鸡巴,鸡怪妈妈要叫阿勇亲爹,自己无端端的变成阿勇的孙女儿了,多气人。

  她本来想跟阿勇理论,他跟她妈妈的事,因这是家丑,让别人知道了,是多麽耻辱的一件事。

  可是现在,她所想的,竟然是如何来勾引阿勇,阿勇才愿意跟自己玩大鸡巴小穴穴的游戏。

  她想,阿勇,阿勇,你真害人不浅。

  阿勇说:「我要回家了。」

  林伯母哀求着说:「不要,不要离开我嘛!我给你舔嘛,一定舔出来了。」

  其实阿勇从头到尾只是在逗逗林伯母,想不到林伯母会这样急切的需要自己,他这时才想通了,原来许多女人通奸害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大鸡巴有这样的魔力,连阿勇做梦都想不到的。

  「不要。」阿勇说。

  「你要怎样?随你嘛!我叫你亲爹,你不要;命给你,你也不要,那你要什麽嘛!」

  「好了,好了,妳躺好。」

  林伯母紧抱着他不放说:「你不要离开我嘛!」

  阿勇说:「不会离开妳了,放心。」

  「不会骗亲妹妹吗?」

  「不骗妳了,躺好,妳再不躺好,我可要生气了。」

  「好嘛?不要生气,我躺好嘛!」

  林伯母躺下来,变成的「大」字,那两个摇摆的乳房,与雪白的小肚上,乌黑绒毛似的阴户,窕窈的曲线,真的令人垂涎欲滴。

  她的手,还紧紧拉着阿勇的手,深怕他离去。

  其实阿勇也非常喜爱这女人,他又伏压在林伯母身上,大阳具对準小穴,一口气连连抽送了四十多下,若非阿勇这伙子,又有谁能有此能耐呢?

  眼见林伯母在阿勇一连串猛攻之下,两片阴唇随着鸡巴的抽送一张一合,恰似鲤鱼的小嘴,且口吐白沫。

  林伯母虽然是风流之妇,交战的次数不胜枚举,但是遇到阿勇这初生之犊,可谓不怕死的勇夫。因此她处于挨打的局面,仅能摇摆纤腰,双腿不停伸缩,来个像徵性的还击。

  而嘴嗫嗫的动着,就像垂死之人在交代遗言似的,其声如蚊蝇般:

  「亲哥哥……我……我不行了……你…你的鸡巴……这麽利害……小穴会……被你插穿……求求你……我……我受不了……喔……」

  声音一落,她整个人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