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迷恋熟女滋味的阿勇 (七)

2020-07-11 16:12:54


「拍!」的一声,芳姐的玉掌已结结实实的,打在阿勇的脸上。

  「呀!」阿勇叫了一声,想不到芳姐真的打他,女孩子家的掌力,当然不会很痛,可是他不得不假装很痛的样子,而且装出像要哭的样子。

  芳姐大惊失色,她想不到阿勇没有闪避。

  两人本来已站得近,芳姐更趋前一步,差不多要跟阿勇贴在一起,她用手摸着阿勇的脸,急声说:「阿勇,对不起,对不起嘛!」

  阿勇见机会来了,他伸出双手,把个芳姐紧搂着,并用唇要去接芳姐的唇。

  芳姐的粉脸猛摇,骂着:「要死了,要死了。」

  阿勇见芳姐不跟他接吻,那也没关系,他用手搂紧她的臀部,使她的阴户跟自已的大鸡巴磨擦也过瘾。

  「啊!」芳姐轻叫一声,如触了电似的,全身都麻了起来。

  「阿勇……嗯……你欺负芳姐嘛!」

  「我就是要欺负妳,妳妈妈欺负我,我要报仇,所以我欺负妳。」

  「嗯!……」

  芳姐这时全身又麻又痒,想起阿勇跟妈妈玩大鸡巴小穴穴,那种舒服的样子,她的小穴里也流出了淫水,春情蕩漾起来。

  阿勇的唇就是不离芳姐的粉脸,芳姐说:「你要……要怎样嘛?」

  「要跟芳姐接吻。」

  「嗯!」

  「芳姐不跟阿勇接吻,阿勇绝不放手。」

  「好嘛!」

  芳姐只好把她的香唇,送去与阿勇的唇贴合在一起,阿勇现在也是接吻高手,他只感到芳姐的囗中很香又很甜。

  芳姐被阿勇吻得昏头转向,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片刻,阿勇才放开手,说:「好了,现在我俩好好的谈谈。」

  芳姐早已被阿勇吻得欲火高涨,突然被阿勇放开手,还傻楞楞的问道:「谈什麽?」

  阿勇说:「妳不是约我来谈谈的吗?」

  他心中暗叫一声「罪过」,芳姐是很美丽,迷人,又善良的女孩子,因爲太美丽了,专科刚毕业,就考入一家大公司当秘书,立即被董事长的独子看上,猛追了三个月就被追上订婚了。这样的女孩他再对她想入非非,委实罪过。

  芳姐这时才回过神来,说:「对,是要谈谈的。」说着,芳姐坐了下来。

  因爲她的小腿很长,所以看起来特别的婷婷玉立,现在坐下来,小腿更显得修长均匀,很是迷人。

  阿勇贴着她坐下说:「谈什麽?」

  芳姐被阿勇贴得芳心大乱,说:「阿勇,你不要欺负人嘛!」

  「我欺负妳什麽?」

  「你这样坐,人家很难受。」

  阿勇得寸进尺,一手搂着她的柳腰,说:「这还难受,以后有得妳难受的。」

  「什麽意思?」

  「妳的丈夫是大富豪,大富豪就事业多,事业多就工作忙就常常在外面,在外面就不能回家陪妳,不陪妳,妳就会空虚寂寞,那妳怎麽办?」

  「那还不简单,我可以找你陪我,或看电影呀!」

  「那晚上独守空帷,又怎麽办?」

  「你胡说什麽?」

  「芳姐,我说真的了,妳晚上独守空帷,是不是也找我陪妳睡觉?」

  「要死了,你要死了……」

  芳姐说着,拼命打着阿勇的大腿,阿勇不由分说,就把芳姐压在沙发上,猛吻着她。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说:「阿勇,你又欺负人。」

  阿勇说:「不是欺负妳,反正妳以后要独守空惟,那时妳只好找我陪妳睡,我俩现在先试试睡觉的味道怎样,难道不可以?」

  「睡觉也不是在沙发上了。」

  「好,那就到床上去。」

  阿勇说着就站了起来,也把芳姐拉起来,说:「走,到房间里去。」

  芳姐就阿勇这一阵的胡缠,早已芳心蕩漾,她被拉起来,不知该怎麽办,声音有点发抖说:「阿勇,你,你欺人太甚嘛!」

  「我就是要欺负妳,走不走?」

  「好嘛!」

  阿勇搂着芳姐,走入卧室,阿勇说:「哦,这卧室好美,像皇宫。」

  芳姐说:「是我的卧室。」

  「妳未婚夫的呢?」

  「在隔壁。」

  一进入卧室,阿勇就忙着关门,也忙着爲芳姐脱衣服,芳姐挣扎着,说:「你要怎样嘛?」

  阿勇说:「要跟妳睡觉呀!反正妳以后总是要独守空帷,到那时候再要找我,我可不理妳了。」

  「你最会欺负芳姐了。」

  「我就是要欺负妳,妳要怎样?」

  「嗯!……好嘛!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从来未曾帮女人脱过衣服,七手八乱的,终于把芳姐的衣服脱下了。

  「啊!」芳姐粉脸含羞的低叫一磬,阿勇逗趣的问:「芳姐又啊什麽了?」

  芳姐气得跑上床去,说:「你又欺负人,又羞人,你最可怕了。」

  阿勇则惊住了。

  虽然芳姐还穿着乳罩和三角裤,可是那肌肤之光洁晶莹,实非任何一个女人可比,因爲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脱掉衣后,更显得修长纤秀,再加上曲线分明,窕窈玲珑,婀娜多姿,更是迷人已极。

  阿勇赶快脱掉衣服,赶忙上床说:「对不起,对不起,芳姐,我是逗妳的。」

  芳姐侧过身不理他,说:「逗人也不是这样的逗法,又欺负人,又羞人,最最可怕了。」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向妳陪罪。」

  阿勇说着,一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紧张得差点儿把颗心跳出口腔,芳姐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美女像,那麽晶莹与豔丽,他依偎在芳姐身旁说:「不要生气,我已向妳陪罪了,妳又要怎样呢?」

  「要你去死。」

  「好,我决定死,就死在芳姐的肚子上。」

  不由分说就把芳姐扳过来,与芳姐吻在一起来了,一手忙着解开芳姐的乳罩。

  「啊!」

  芳姐轻叫,乳罩已被阿勇解开,他忙着摸抚芳姐的乳房,她的乳房虽没有林伯母那麽大,却也不小,摸起来紧碰碰的极富弹性,手感极好。

  「阿勇……不要……不要嘛……」

  「芳姐……要……要嘛!」

  芳姐被摸得娇躽轻轻的颤抖,全身只感酥痒极了,于是她的手,也盲目的搜索着,当她的玉手,握住了阿勇的大阳具时,芳心乱跳。

  「啊!……」

  这是一条火烫的大铁棒,又粗又长。

  阿勇的手顺势往下,通过平坦的腹部、小腹,终于摸到了芳姐的阴户。

  她这时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一丝气力也没有,只有小腿伸缩着,柳腰乱扭,不知是挣扎或是迎接。

  阿勇摸到小腹下面的小山丘,在茂密的阴毛中高挺着,他寻探小山丘的洞中,渐渐的,他拨开阴毛,把手指伸进湿淋淋,滑润润的小穴穴内。

  「啊……」

  阿勇很快的就把她三角裤褪掉,然后翻身上马,把个白玉似的芳姐压着,说:「芳姐,握住我的阳具,对準妳的小穴穴……」

  芳姐玉脸含春,双眼含娇,猛摇着头,呻吟着:

  「不要……阿勇……不要……真的不要……我怕……我怕你……」

  呻吟归呻吟,她还是把阿勇的大阳具拉到她小穴穴囗,等待阿勇的攻击。

  她迷着眼凝视阿勇,小嘴不断地用迷迷糊糊的鼻音哼着,那样子真是勾魂蕩魄极了,两只玉手同时也不停地在阿勇的身上摸。

  她的小穴穴已经流出很多淫水,阿勇的臀部猛往下沈,大鸡巴就往小穴里插。

  「啊……啊……好阿勇……轻点……轻一点……我好痛……」

  阿勇看到芳姐粉脸苍白,泪水纵横,便于心不忍的停止不动,柔声问道:「芳姐,很痛吗?」

  「痛……痛死了……」

  「芳姐,妳忍耐一下,马上会好转的,好吗?」

  「好嘛!你轻点,你的那麽大……」

  阿勇这时才发觉,只进去了一个大龟头,他当然不能就这样停着,他用灼热的双唇,吻着芳姐,下面的臀部,也缓缓的摆动起。旋转着,又旋转着,不敢再插下去了,怕伤了芳姐。只是慢慢的塞进去,直顶处女膜。

  「啊……哎……哎……哎哟……」

  「很痛吗?芳姐……」

  「哎……不……不很痛……很痒……很胀…很舒服……」

  阿勇只感到芳姐的香唇火热,阴户发烧,知道她已渐渐地进入佳境了。

  「芳姐,我慢慢插进去,好吗?」

  「唔…阿勇……你不要太用力……轻点……」

  阿勇旋转了一阵,就用力插了一下,一下就沖破了那道薄膜。

  「啊……轻点……」

  「痛吗?芳姐……」

  「哎……啊……很痛……很……痛死了……」

  阿勇不敢再动了。

  渐渐的,芳姊也扭动起臀部了,粉脸上也呈出了消魂的表情,娇躯战颤着,伸缩着。

  阿勇不敢茂然猛插,他只是旋转一阵,再插深一下,大鸡巴,已渐渐深入小穴中,有四寸了。

  只听芳姊娇叫一声:「哎哟……你顶到人家的……花心了……」

  她抽搐着,粉脸左右急摆,把个秀发摆的乱飞,她咬牙切齿,娇躯蜷缩着,而且两条小腿乱踢。

  「……阿勇……好舒服……哎哟……我快受不了了……好阿勇…………我的好阿勇……哎……哎……不要停……不……不要……停……」

  她的鼻音沈浊而急促,粉脸上已涓涓的流出香汗。

  阿勇也感到舒服透了,芳姊的小穴穴又紧又暖,把他的大鸡巴包得文风不透,那种舒服的快感,激发了他原始的野性。

  他不再旋转臀部了,他猛然抽出,狠命地插入。

  「啊……哎哟喂……我真的要死了……好舒服……好美……好美喔……」

  这处女的小穴,是阿勇在林伯母处所享受不到的,他愈插愈深入,已经全根尽入了。

  「啊……啊啊啊……我丢了……丢了……」

  她抽搐了一阵,就垂死晕迷在床上,魂儿也飘飘的飞向空中,载浮载沈。

  阿勇插得兴起,突然见她晕迷过去了,大感失去了对手的无趣,只好伏在她的娇躯上,无聊地吻着她的粉额、玉鼻、脸颊。

  吻吻停停,看她的反应。她只是张开着樱囗,迷迷糊糊地哼着:

  「……舒服……好舒服……好美……好美。」

  阿勇又无奈地吻着她的粉脸,同时挺起胸膛,挪出一只手来摸捏她的乳房。

  少女的乳房本来就美,芳姊的更美,白得如雪如霜,像妈妈的那样大,有三十四寸了,比红豆还小的乳头,凹下乳房内,乳晕粉红色的,渗着血丝,使人见了就失魂落魄。

  「嗯……嗯……嗯……」

  芳姊还在馀味无穷,阿勇耐不住的说:「芳姊……芳姊……妳醒来了吗?」

  「嗯……醒来了……」

  「舒服吗?」

  「好舒服,好舒服。」

  「我欺负妳了吗?」

  「让你欺负好了,你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的大鸡巴还硬如铁的插在芳姐的小穴穴中,他的欲火还末消。看芳姊那样的舒服,心理上也大感好受。

  一会儿,芳姊才展开她的美目,很快的又闭上。

  何勇好奇的问:「芳姊,妳闭眼睛干嘛?」

  「芳姐害羞嘛!」

  阿勇说:「芳姐,妳害什麽羞,反正妳以后要独守空帷的,总要我来陪妳睡觉……」

  「阿勇,再胡说,芳姐要生气了。」

  「好,妳生气吧!我要回家了……」

  阿勇放开了搂着芳姊的手,挺身就要起床。

  「不!……好阿勇……不要抽出来,不要离开芳姐,芳姊要你,要你……」

  芳姊花容失色,惊得一双玉腿擡起来,挟阿勇的臀部,一双玉手,死紧的搂着阿勇。

  阿勇见要胁成功,就说:「妳要不要生气。」

  芳姐说:「不!不要了。」

  「妳要叫我亲哥哥。」

  「嗯,叫亲弟弟好吗?叫亲哥哥多难听。」

  阿勇想想也对,是该叫亲弟弟,这样是好听多了,于是说:「好,芳姐叫阿勇亲弟弟,阿勇叫芳姊亲姊姊。」

  「好嘛!叫亲娘也可以。」

  「芳姐,妳欺负人!」

  「嗯!你能欺负芳姊,芳姊就不能欺负你吗?」

  「也对,但叫亲娘不好听,啊!」阿勇发现了新大陆。

  「啊什麽?」

  「我还是叫妳亲娘好。」

  「爲什麽?」

  「我叫妳亲娘,我要钱,妳就得给我钱呀!」

  「钱个鬼,芳姊被你卡油得太多了,难道还不够!」

  「啊!对,阿勇连芳姊小穴穴的油,都卡出来了。」

  「嗯!」她扭动着娇躯。

  娇躯一扭动,小穴里的大鸡巴就动了起来,大鸡巴动了,阿勇但感全身一阵抽搐,快感由龟头传达全身,引发了熊熊的欲火。

  尤其是芳姐一阵阵的少女体香,馥郁的传入他的鼻中,更增加了他的刺激,他欲火高炽,大鸡巴开始抽动起来了。

  「啊……亲弟弟……插得好……哎……哎……你插……你欺负吧……」

  她被阿勇插得舒服透了,那雪白的玉腿,已举起缠在阿勇的身上,舒服得飘飘欲仙。

  阿勇也感到全身着火,芳姐的小穴穴和林伯母的小穴穴,完全不同,芳姐的小穴穴又紧又暖,好受得太多了,他插得又畅美,又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