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猛男武川的不归路:第三章 变态的姦淫

2020-07-03 21:09:40


第三章 变态的姦淫

  武川恭恭敬敬地从看守长川崎手中接过了刑满释放证书。看守尾形也在看守长办公室里,他正在翻阅一本外国杂誌,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这里是一点钱,回家乡松冈市的路费还是够的。”川崎将桌子上的一个信封拿起交给了武川,接着说道:“可不要再进来了唷!”

  “武川君,出去以后要好好干。”看守尾形也擡起头,微笑着对武川说。

  武川将释放证书折好,小心地藏进上衣口袋里面的口袋里,把装有日元的信封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帆布背包,然后向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川崎看守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多谢关照。”

  又向坐在办公桌一旁的尾形鞠了一躬,也说了声“多谢关照”,这句话可是武川打心眼里说出来的,因为尾形分配给他的打扫卫生的活,使武川在杂物间里饱了不少眼福。

  “嗯!”尾形点点头。

  个子高大的武川走出了看守长办公室。

  终于熬出头了!重获自由的激动,使武川兴奋得真想大喊大叫!失去的一切又重新回来了。十年的损失,一定要仔细地?全部地弥补回来。

  走出监狱的大门,武川头也不回地朝前大步走去。

**********************************************************************

  就在武川出狱前一天的晚上,横田的哥哥一郎家中,大约是淩晨两点多钟的时候,睡在卧室榻榻米上的一郎夫妇同时醒了。两人看到卧室的房门已被打开,两个黑色的人影正向床头方向移动过来,秀子不禁发出一声惊叫。

  只听一个男人低声的呵斥声:“不许喊,再出声就宰了你们。”

  俩个人影一下子扑了过来,分别将一郎夫妇的头按在枕头上,锋利的刀尖抵住了头部,秀子吓得不敢再喊了。

  “打开床头灯!”抵住一郎的那个家伙命令道。

  软弱的一郎吓得连呼吸都快停止了。他茫然地伸手按亮了床头灯。灯的位置就在枕头上方约一米高的墙壁上,顿时,屋子里的情形总算大致看得清楚了。

  “只要老老实实地照我们的吩咐去做,我们会很快地消失。”

  还是抵住一郎的那个家伙在说话,大概他是头目吧。一郎看清了进屋来的人头上都戴着女人用的黑色的长筒袜,因此看不清脸,身上都穿着深色的衣服。而抵住他们的刀子则约有一尺来长。刀尖已经刺破了一郎额头上的皮肤,一郎紧紧地将头抵住枕头,一动也不敢动。

  睡觉前,修理部的大门一郎没有去检查过是否关上,他认为妻子秀子会关上的,看来大门并没有关好。可能是秀子也怀着同丈夫一样的想法吧,她也未检查大门就径自进屋休息了。只要进了修理部的大门,单凭这把长刀拨开卧室的门栓就很容易了。一郎后悔极了。

  借着卧室内微弱的灯光,歹徒将一郎的双手用铁丝捆了起来,嘴上也用宽胶带纸封住了。而铁丝和宽胶带纸八成是在一郎的修理部中得到的。

  “把家里的钱统统都拿出来。”

  个子较高的一个男人用手中的长刀轻轻地拍打着秀子的脸颊命令道。而秀子已经被他们弄起来坐在榻榻米上,被子被扯到了一边,秀子双手交叉着紧紧地抱在胸前,吓得全身打颤。两个歹徒的目光同时盯在秀子那结实的身体上,秀子的臂弯里露出大半对乳房,只穿着一条裤衩的下半身和裸露的大腿根部都让人一览无余。

  “钱……钱嘛……”

  秀子还在犹豫,被封住嘴的一郎用脚碰了妻子一下,秀子转过头去看了看一郎,只见丈夫的嘴里“呜呜”地说着什幺,同时还点着头。一郎是想把钱拿给这两个蒙面入室者,好让他们快点走。秀子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她慢慢地从榻榻米上爬了起来。两个蒙面人一言不发地看着下体肥硕、结实的秀子朝室内存放钱物的地方走去。

  存放在家中的钱一共是三万日元多一点,包括刚取出準备买洗澡用的热水器的二万日元,秀子未敢多想,就将它们全部交给了两个蒙面人。然后,秀子蹲在了地上,将被子拾起裹住身子。

  “就这幺一点呀?开着这样一间发财的铺子,这点钱就想打发我们,是不是小气了一点?”

  高个子男人伸手猛地拉掉了秀子身上的被子。

  “啊!”秀子再次惊叫了一声。

  “浑蛋,不许叫!”

  高个子男人又伸手捉住了秀子的一只胳膊,这是一只皮肤细腻但又十分粗壮的胳膊。另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用手中的刀子再次抵住了已被吓呆了的一郎,低声威胁道:

  “不老实就宰了你们!”

  淩辱开始了。

  秀子被两个男人几下就扒光了身上仅有的乳罩和裤衩,下体的阴毛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黑乎乎的一片。秀子被两个男人强行按倒在榻榻米上,她拼命挣扎的双脚将枕头蹬向墙边。高个子的男人扯下了蒙住头的袜子,露出一张激动的脸,他一下子扑在了秀子的小腹上,用脸拼命地去摩擦着秀子小腹部长着的浓密的阴毛,双手用力地揉捏着秀子丰腴的大腿,嘴里开始发出沈重地喘息声。另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则跪在了秀子的头前,弯下腰,捧住秀子的脸拼命地亲吻,“啧啧”的响声在卧室之中响起。

  秀子的身体被疯狂的男人死命的压住,连扭动一下都不可能。两条大腿被用力地掰开,高个子男人的嘴伸向了大腿根部,舌头开始在阴唇中间滑动。高个子的男人用手将两片肥厚的阴唇分开,用舌尖轻快地舔触,女人下体的特殊气味,强烈地刺激着男人的鼻腔。高个子男人又用嘴唇含住秀子的阴唇向外扯去,同时用手不停地抓抠着阴唇两边软绵绵的肌肤。而另一头的男子乾脆将屁股坐在了秀子的头上,用手抓住秀子一对饱满的乳房,十分舒服地玩弄着。秀子被压住的头扭动了一下,这样嘴里才能呼出气来。秀子的乳头被矮个子男人用指头不停地捏撚上提,男人的手还在腰间、肚脐等处揉摸。就这样,秀子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着。

  这时,下面的那个男人停止了舔吮,站起身,让秀子把屁股撅起来。无可奈何的秀子只得按照男人的要求做了,她将肥硕、结实的屁股伸到了男人的胯前。一郎始终痛苦地紧闭着双眼,动不了,也喊不出。

  这时,将要姦淫秀子的男人嘴里发出“嘿嘿”的笑声,他用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秀子滚圆的屁股。秀子的屁股开始颤抖,双手吃力地撑在地上。而站在秀子前面的男人赶紧脱下了裤子,他将早已勃起的阴茎伸到了秀子的嘴边,命令她用嘴含住。秀子晃着头不干,男人搧了她一记耳光,接着用双手捧起秀子的脸,用龟头撬开了秀子的牙齿,男人的阴茎开始在秀子的嘴里抽送起来。

  后面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解开皮带,将裤子拉下,高翘的阴茎对正了秀子屁股的裂缝。

  “嗯嗯,这头也要进去了。”

  他用手拍打着秀子的屁股,深吸了一口气,阴茎瞄準了秀子的阴道,猛一用力,“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秀子压抑着嗓子哭了起来。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汙辱着秀子,微弱的灯光下,三个人的身体映在墙上,形成了一幅十分淫蕩的影子。秀子的身体同时插入了两个男人的阳物,极度的羞辱已令她痛不欲生。秀子后面的那个男人单膝跪地,屁股一前一后地动着,阴茎不停地在肉缝中抽插着。

  “啊……啊……啊……”

  他的嘴大张着,眼睛向上望着天花板,抽送的动作一次比一次猛烈。龟头在秀子的阴道中摩擦得又红又大,酥麻的感觉使他的身体阵阵抽动,男人猛顶着秀子的肉穴,晃着头呻吟道:

  “呀……好充实……好热……又酥又麻……夫人可真是……美妙之极呀……呀……”

  “……夫人的小穴……实在是……太美了……呀……夹得紧紧地……我……我好……舒服……”

  男人的膝盖离开了地面,身体向前弯着,几乎趴贴在了秀子的背上,两手按在女人结实的腰身两侧,下体更加猛烈的撞击着秀子的屁股,发出了“啪、啪、啪”的急促的肉体撞击声。秀子的阴道被这个男人疯狂地抽插,粗硬的阴茎像一根滚烫的铁棒,她感到全身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着,痒得厉害。

  “呀……夫人……真要……感谢你……送钱又送……身体……给我们……干……干你的小穴……啊……我要干死你……”

  “啊……好美……好美的屁股……”

  男人拼命地姦淫着秀子,阴茎在秀子的阴道中抽送得又快又急。秀子的面孔已经涨得通红,乳头也凸了出来,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的嘴里开始发出浊重的呼吸声。

  “怎幺样……舒服吧……被两个男人强姦的事……夫人恐怕连做梦也在想着吧……”前面的男人开始调侃秀子,阴茎照样地在她嘴里抽送着。

  “哈哈……两个男人的大肉棒……同时插着你的感觉如何……?”

  “……夫人的身体真结实呀……应该让两个男人同时侍候你……”

  前面这个男人屈着腿,用手抚摸着秀子粗壮的胳膊,而阴茎则顶着秀子的上牙膛,停止了抽送。而秀子则用舌头舔着滚烫的龟头。

  “唷……唷……”男人呻吟着。

  “啊……快要流出来了……夫人……真好……夫人也动情了吧?……”

  “干死你……干死你……啊……啊……”

  后面的男人兴奋得快要晕过去了。秀子的阴唇紧紧的包夹着抽送中的阴茎,又一阵狂热的捣弄之后,男人将小腹死死地抵住了秀子的屁股,滚热的精液射进了秀子的肉缝之中。这时,前面的这个男人将阴茎从秀子的嘴中抽出,跪到秀子的后面,让已经完事的同伴挪开一点,然后猛地将几乎已经麻木的阴茎插入了秀子的肛门之中。

  “来呀……快动起来呀……大屁股……”

  他在要求秀子的主动配合,于是秀子开始用结实的屁股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动了起来,屁眼内的肉棒十分的粗大,将肛门括约肌塞得满满地。

  “啊……好……好啊……夫人真够味儿啊……屁眼儿好美……好美……屁股……好圆……好结实……”

  矮个子男人结结实实地撞击着秀子的屁股……

  两个男人第一次完事后,叫秀子去给他们拿吃的来。秀子拿来了一盘鹹鱼和两只麵包。吃完后,两个男人又将秀子端来的一大杯冰水喝了个精光。接着,填饱了肚子的男人又向身体丰满的秀子再度发起了第二轮进攻,这一次比头一次更加猛烈,一直干到了天亮。

  天亮后,两个歹徒将已经被干得昏死过去的秀子丢在一边,携带着三万多块抢来的日元逃走了。

  接近中午时分,武川来到了一郎的修车铺门口。他是应一郎的弟弟,还在狱中的横田的要求来一郎家的。出狱后,武川是搭的便车进的城,因为身上的钱有限,要儘量节约。本来武川是準备去赶午饭的,他身上带有横田带给哥哥的信,信中让哥哥好好地款待一下武川,武川还想好好看看横田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情人--嫂嫂秀子。

  但是,武川发现一郎的修理铺前围着不少的人,大都是一郎的街坊。横田的哥哥家出事了,武川凭着直觉判断。原来,两个歹徒从一郎家走后,甦醒过来的秀子替丈夫鬆开了被铁丝捆住的双手,看到还全裸着身子的妻子以及双腿之间还未乾透的精液,一郎的肺都快气炸了。他再也顾不得什幺面子,急速地拿起了电话,要通了警署。

  接到报案后,刑警及时地赶到了一郎的家中进行调查,问了将近三个小时后方才离去。秀子在回答刑警的提问时,一直哭哭啼啼的,丈夫一郎则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抱头,一声不响。除了钱被抢之外,受害者主要是秀子,当然,秀子曾经被两个男人挑起过情慾的那段情节,秀子没有说。一郎也装做不知道。刑警离开之后,一些好看热闹的街坊围在铺子的门口,一直到中午还未离去。

  武川将横田带给哥哥的信从口袋里掏出来,撕得粉碎。这个时候,进去不方便,武川于是离开了一郎家的门口。

  在从街坊们那里听到了大致情况之后,武川心里只想到了两点:一是那两个轮姦秀子的男人一定当时兴奋得不得了;二是横田在听说嫂嫂秀子被两个蒙面男人干得昏死过去的事情后,不知有何感想。

**********************************************************************

  在渡过津轻海峡之后,武川乘上了国铁直达下关的高速列车。

  在车上,武川总是设法挨着女人坐。日本列车上的座椅是比较舒适的,同座的两个人是不会感到拥挤的。但是武川挨着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坐下后,总是将屁股紧紧地挨着同座女人的下体,并拼命地嗅着身边女人的体味。一旦察觉了武川的不良动机之后,女乘客便会立即逃离座位。

  火车越往南开,气温就越高。中途上车的女乘客的穿着也越来越薄了。武川的目光在同车厢的年轻女性身上不停地扫来扫去,年轻女人衣裙里面颤动着的乳房、充满活力的身体,常使武川看得气紧。

  列车在松江站停车的时候,武川乘坐的车厢上来了一群南下度假的女大学生们。一位自己报名叫京子的女学生在武川这排座椅上坐了下来,武川让她坐在靠窗子的座位上,姑娘高兴地感谢了他。其实武川是想装作留恋窗外的景色,偷看姑娘。

  这位叫做京子的姑娘皮肤很白,脖子十分光洁,身体发育得很好,刚刚在坐下的时候,武川看见京子裙子里面的屁股显得十分丰满。武川瞇缝着双眼,双手在暗中攥得紧紧的,下体早已经膨胀起来。

  列车开了一阵之后,姑娘站了起来,将行李袋向车窗上面的行李架上放去。行李架比较高,京子踮起了脚,屁股也随之翘了起来。武川见状,心头一颤,急忙也站了起来,帮忙将京子的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而自己的下体则紧紧地贴在的京子丰满的屁股上。京子楞了一下,赶紧坐了下来。自此以后,她就一直向着窗外,未回过头来看过一下。武川有点按捺不住了,他闭上眼睛,装做打嗑睡的样子。左手则在座位上悄悄向京子屁股下面摸去。

  武川的指头开始朝京子的屁股与座位之间插进去,手指触到了裙子里面的屁股沟的舒服感觉,令武川心头狂跳不已。“唷……”武川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

  突然,京子站了起来,她急速地站到座位上面,伸手抓起行李袋,然后跳了下来,离开了武川让给她的这个位置,头也不回地跑到她的同学们当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