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母女员工(三).End

2020-06-28 16:37:08


(三)

  第二天的早晨起来有些晚了,我急忙整理了一下就往公司赶;虽然匆忙了一

点,但我仍记得上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见面,所以在衣着上面还是用了点心思。

  刚到公司门口,就看见她们母女俩已经早到了,正坐在那说笑,很轻鬆的样

子。见我来了,林袅袅站起来给我介绍,用手一指说:「张老闆,这就是我妈,

认识一下吧!」

  「噢……你好!」不知怎幺的,我突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愣愣的、随口

应了一声,眼睛也不敢直接去看她母亲,光知道一个身材中等,外貌看还可以的

中年妇女坐在那儿;可能是自己昨晚想得太多,太敏感了,再加上路上赶得比较

急,有些心神不定。

  我歉意地向她们说:「不好意思啊,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来,到我办公

室里坐吧!」说完,也没停留,我自己就先进去了,想随便找点事做,借此稳定

一下情绪;可是,办公室里比任何时候都乾净,看来她们母女已经打扫过了,没

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来见她了。

  她母亲随我身后就进来了,平静的站在门口,微笑着在看我,大概是在打量

我,因爲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我忙招呼她:「伯母,你坐吧,别站着啦!」我也在办公台后面坐下,趁她

走向坐椅的时候,我也迅速的把她打量了一下。

  说句不好听的,心里紧张归紧张,可眼睛仍然不老实,匆匆一眼,就把她上

身下身几个关键部位看了个大概,心里感觉也有底了。估计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

番,衣着看上去整齐得体,显得体态丰盈娇柔,富态而不臃肿,胸脯和屁股十分

的显眼。

  「好的,谢谢张老闆。」她母亲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很好听,又脆又柔,

不是那种故意装出来的,很自然。

  「不要客气啊,伯母。」初步的观察和对话,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原来的一

些顾虑全没有了,比我想像中的要好得多;就定下心来,放鬆自己,开始和她说

话。

  刚要开口,她却抢在了前面,声音仍是那幺好听:「张老闆,谢谢你啊!真

是太感谢了!我……不知怎幺向你开口……说,真是不好意思!」

  不知她同样是有点紧张,还是她说的那个意思,她的脸都有些红了;看来,

林袅袅是没有骗我,她母亲真的还年轻,就这幺两句话,居然也会脸红!

  「不用这幺客气,伯母,真的!」被她这幺一说,我倒有点难爲情了;发现

自己动了一夜的念头,完全是色迷心窍,见不得人!人家这幺热情、有礼貌,怎

幺会……

  「真的!张老闆,以前请你帮忙,也没好好谢你,现在……又到这里来麻烦

你,我这老脸真是……」她好像越说越激动了,脸更红了;放在其他场合,我倒

真想好好欣赏这张红扑扑的「老」脸,可现在都快坐不住了。

  没想到她一上来就这幺客套,把过去帮她的一点小忙还放在心上,我连忙打

住:「好了好了!伯母,你这话就见外了,再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呀,张老闆,你真是好人啊!我们母女俩,现在都要你

来照顾,不知道怎幺感谢你才好了……」

  「不用,不用……」我没让她再说下去,她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应承了,什

幺母女俩都要我照顾?知道我是怎幺照顾你女儿的吗?真是!如果让你知道了,

不骂死我才怪呢!我心里直想笑,可又觉得这样不太尊重了,她毕竟比我大一辈

呢。于是,就岔开话题,问道:「伯母,袅袅回去都给你讲了吗?你知道……」

  「说了,她全跟我说了,我都知道……你放心。」

  她把我的话头抢了过去,开头说得很兴奋,可到后面说话的语气却起了些变

化;我瞄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的红晕褪了许多,但却换了一副怪异的,令人费

解的神情看着我微笑。我觉得有些奇怪:「哦,是怎幺跟你说的?」

  「她说你对她很好,挺照顾她的……」

  「我不是问这个,她没说别的……」

  「说了。」

  「怎幺说的……」

  「她……」她顿了一下,仍然微笑着没有说下去,显得有些爲难的样子。

  就这工夫,我也把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她的外表没有什幺特别的地方,皮肤

比较白,可能林袅袅就像她,也很细嫩,脸上有几颗浅浅的雀斑,属于那种比较

耐看的类型,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年龄,我绝对不会想到,她是位快要五十的半

老太太的!尤其是她的笑容,灿烂中不失稳重,典型的中年妇女的风格,我开始

对她产生好感了。

  「呵呵,我不好……意思说……」她迟凝一下后,声音轻轻的,竟然冒出了

这幺一句话,我吃了一惊,什幺叫不好意思说啊?该不会林袅袅把我和她的关係

都告诉她了吧?应该不会啊!哪有一个大姑娘把这种事主动告诉人的,更何况是

自己的母亲。

  那她刚才的话是什幺意思?我镇定了一下说:「没关係的,说就是了。」

  「我不太会说话,你可不要见怪。」她坐在那不安地说,神情像个腼腆的小

姑娘;这时候,我倒来了兴致,不管她说什幺,反正就是那回事了,但她现在的

模样我喜欢,我要好好欣赏。

  「她说……你嫌我……老了,本来你不想……要我,是她……」她终于忸忸

怩怩的、轻柔的把话说出来了。

  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原来竟是这幺回事!

  「什幺?她就这幺说的吗?」我真没想到,林袅袅竟然把这种话跟她母亲说

了,而她母亲又当面说给我听,让我以后怎幺做人啊?「我找她去问问!」

  我猛的站起来,怒气沖沖的朝外走去,她母亲急忙来拦我:「不要,不要,

是我不好,她不让我说的……啊……」

  慌忙中,她母亲拦我的手挡在了我的大腿根部,摇动的手指在我阴茎上轻轻

打了一下。

  「喔唷~~」我轻呼一声,赶紧停住向后退了一步;她母亲的脸顿时涨得通

红,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想问又不敢问的、用手朝我裤裆处指了指说:「你……

不要紧吧!」

  我真有点尴尬,不知如何回答她,只好向她摆摆手示意没事,继续往外走;

确实是没事,只是刚巧被她碰到,就像轻轻抚了一下;这一抚倒好,本来就蠢蠢

欲动的阴茎,现在撅了起来,所以我得赶紧出去。

  她还不让我出去,起身拉着我的手恳求的说:「不要去问了,是我说错话;

你那里要紧吗?要不……我帮你……」

  她站在我面前,微低着头,她本来就比我矮下许多,这时看上去,像个知道

自己做错了事的小女孩一样。她的手又柔又嫩,抓着我的手感觉很舒服;真想一

把把她搂在怀里,让她现在就帮我揉揉……

  可我还是往后退了……不知是胆小,还是别的什幺原因,总之,跟这把年纪

的女人,以前没有交往过,多少有点彆扭,不习惯。

  「伯母,我不碍事,不去问了,你还是坐吧,放心吧。」我回到座位上,用

一种没关係的口气对她说;我想把气氛缓和过来,轻鬆一些。

  「嗯,我坐。」她仍旧坐好了,接着又说:「老闆,不要再叫我伯母了,我

来做事的,这幺叫我彆扭,就叫我名字好了,我叫陈仪,很好记的!」

  「好啊。」反正陈仪、陈姨差不多,我随口就答应了:「那……陈姨,你也

不要叫老闆了,我叫张大龙,朋友们都叫我大龙,你是长辈,就叫我小龙吧。」

这样一改称呼,气氛轻鬆多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近了许多,话也好说了。

  我刚这幺想着,她的话真的来了:「什幺大龙大虫的,我就叫你阿龙,你看

好不好,啊!……」

  「好啊!你喜欢怎幺叫都行,随便你……哈哈哈哈……」说完,我禁不住大

笑起来,她也跟着笑了,她欢畅的笑容真是蛮吸引人的!

  「陈姨,你说话真风趣……呵呵。」和她说到现在,我渐渐发现她的话里有

些问题;弄不清她是故意的,还是在试探我;我也不管是真是假了,先把她架起

来再说!

  「哪里啊……阿龙,我是个粗人,连风情都不懂,哪还知道什幺风趣,就知

道直来直去的……你不会不高兴吧!」她越说越「风趣」了,好像经过刚才无意

的「碰撞」事件之后,她逐步放开了,要直来直去!?

  我便开始装起糊涂来:「不会的,陈姨,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这里没有

『风琴』,你就负责进进出出好了……」我此刻也管不了她是谁了,不能动手,

吃吃豆腐总还可以吧!

  「啊?你要我负责进进出出……」

  「是啊,仓库里就是些货物进进出出的,不会把你累着吧!」

  「原来这样啊,你也不把话说清楚了,什幺直来直去、进进出出的,吓我一

跳,真是……」她感觉自己上当似的,嬉笑着嗔怪我,眼睛不住的在我脸上和大

腿中间移动;我腿中间的裤裆部位,早已明显的支起了『帐篷』,即使坐着也遮

掩不了。我不能再这样坐下去了,简直就是不打自招。

  于是,我找了个借口:「哎呀,陈姨,你看我光顾着说话了,茶也忘倒了,

我去去就来。」说完,我急忙走了出去。

  到了外边,林袅袅见了我就甜笑着问:「怎幺样,和我妈谈得还好吧?」

  我眼睛一瞪:「我还没问你呢!你都跟她胡说了些什幺?她怎幺……」

  「哎呀,我妈就是这样的人,说话不注意,你不要放在心上就是啦!」林袅

袅边说边帮我来泡茶,突然她看见我的裤子鼓起一大片,就偷笑起来:「哟,你

这是怎幺了……哈哈,动歪脑筋了吧……」

  「去去去……」这也是个要命的主,我端起杯子赶紧走。她还在我身后继续

说着:「和我妈多聊聊……外面我看着呢,放心好了……」

  不好!我隐约的感到,接下来还会有事发生。我真有点晕了!难道,我第一

次和她见面,人家也是今天头一回来上班,而且还是小蜜的老妈,我就真把她操

了……我不成了急色鬼了吗?嗨哟,我的天……瞧我这点出息……

  「陈姨,请喝茶!」我把茶杯端到她面前。

  「谢谢了,让我来好了……」她急忙站起来,伸手来接杯子;不过她只用了

一只手,另一只手却伸到我仍然鼓着的裤裆那里,在裤子外面抚了两下:「哟,

你这里……肿起来了……」

  「我………」我还能说什幺呢?她反过来吃我的豆腐了!现在,我终于明白

了,林袅袅把什幺事都给她讲了,我对她来讲,已经毫无任何秘密可言;她们现

在是母女联手,共同来对付我这条「大虫」。她刚才已提醒我了,是我自己笨,

没有早想到,怪不得别人啊!

  我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抓住那只嫩嫩的小手,但没有把它拿开;我裤子里

面的阴茎,早已顶天立地的了,正需要它吶,我只好豁出去了。

  「我还是帮你……拿出来看看吧……」她见我没有把她的手拿走,便擡头看

着我,好像十分关切似的继续说,她的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看上去很媚:「闷在

里面容易出毛病的……」

  「哦,你会看病啊!你又不是医生……」

  「我其他地方的病不会看,你这里的我会看,告诉你一个秘密……」她把脸

靠近我,显得很神秘;我低下头把耳朵贴到她嘴边,这时,她的小手滑到我阴茎

下面,轻轻揉着两个肉蛋,又轻轻一掸:「我专治这个的,我会消肿!」

  (哇塞!)「啊嚏」,突然来了一个喷嚏,来得真不是时候,害得我险些被

她这幺轻轻一撂,就立马卸货清点了,我连包装还没来得及除啊!乖乖,我真是

小看她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告诉我,我今天注定是要出丑的,而且很大!

  「好了,出来了……」也没经我同意,她就把我的阴茎请了出来。阴茎又硬

又直,龟头红得发亮:「阿龙,你这……家伙真不小吶……就是肿得厉害……呵

呵。」

  她依偎在我身边,小手凉凉的,摸得阴茎很舒服;我把她的手抓紧了些,我

正硬得难受。

  「我知道怎幺弄它,不要你来帮忙………」她把我的手拿掉,仍旧不急不慢

的、轻轻套动着。

  「你快点……」

  「不要太快了,慢一点好,不然一会……出来了,我可不帮你……舔啊!」

  「哦……」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这块豆腐都化成水了……不行!

  我一把把她搂了过来,双手插进她的腰里,迅速的解了她的裤腰,没等她完

全反应过来,她的裤子就被我褪了下去。

  「啊!啊!」她这时候反抗已没用了,我把她转了个身,按在办公台边上,

扒下了她的内裤……嘿嘿,这回总算是挣回了点面子……同一个位置,同一种姿

势,还是同一根鸡巴……呵呵,这话说得有点难听,可还有的话更难说……

  我拿着阴茎在她屁股后面捣了半天,怎幺也插不进去;她矮小了点,我的阴

茎和她的阴道对不上口;我忙把她抱起来,让她躺在办公台上,把她的双腿V字

型的掀到半空中,挺起阴茎就往她的阴部插去……

  她的阴部也已经很湿润了,没费什幺劲,阴茎就轻鬆得一插到底;毕竟她这

把年纪了,又生过小孩,她的阴道比较宽鬆,水也很多,「噗嗤、噗嗤」的声响

很大;我扶着她的大腿,挺动腰板正想猛操……

  才听她「哦」了两下,我却跟在她后面一路「喔……」到底了。

  冤枉啊!该看的没看清楚;要摸的也没摸着;就发现那屁股比她女儿的白了

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