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不伦乱交赛事~刘桂香

2020-06-16 10:29:21


清晨的阳光温柔的洒在整个西安城上,把这个古老的城市都笼罩在光明之下。

  随着天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城市里开始变的喧闹起来。上班,上学的人流

开始逐渐的睹满了整个大街小巷。

  明亮的光线也开始逐渐的刺激到了刘桂香的眼睛里,让她再也难以入睡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看了一下墙上那个有些古老的挂锺,发觉已经是清

晨七点多了。

  伸了一个懒腰,她有些臃懒的在床上翻了一下。却意外的发觉身边的位置是

空的,丈夫于明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知道丈夫应该是已经出去上早班了。因爲家里的条件并不好,所以丈夫就

兼了送报纸的职。每天早上不到五点就得起来去开工。已经都干了将近半年了。

  早上送完报纸,来不及休息一下,上午又得赶紧的去公司报道。这几天,她

明显的看丈夫的脸上已经带着一丝疲劳的倦容了。这让刘桂香的心里总是觉得酸

酸的。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仅仅是爲了这个三口之家的生存。那麽就不用丈夫这麽

的辛苦奔波了。可是爲了儿子,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儿子已经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现在的这个社会,如果儿子上了一所公立大学,

那他以后的出路就全完了。因爲在公立大学出来的学生,根本就没办法在社会上

找到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这一点,刘桂香和丈夫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唯一的出路就是让儿子上私立大学或者是那麽大公司自己办的培训学院。可

是那种学校的高昂学费可不是刘桂香这种社会低层人士能承受的起的。即使是丈

夫现在这样不要命的努力着,也很有可能攒不够儿子到时候的学费。

  歎了一口气,刘桂香尽量的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看时间,儿子上学的时

间就要到了,她还得赶紧起来爲儿子做早饭呢。

  随便的批上了一件衣服,刘桂香有些脚软的走到了厨房。昨天晚上,儿子又

一次把她拖到了他的房间使劲地肏了好长时间。一直把刘桂香的屄都肏的有些肿

了还不过瘾。要不是她用嘴又帮着儿子放出来一次,估计刘桂香还不能回自己房

间睡觉呢。

  刘桂香也知道儿子现在正是发育的阶段,不应该这麽没节制的总是肏自己。

  可她也没办法,就这麽一个儿子,而且她和丈夫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儿子身

上。

  所以宝贝的都不行了。从小到大,什麽事几乎都依着他,弄到现在,即使知

道儿子的要求是有些过头了,可自己也实在没办法拒绝。

  更何况这阵子丈夫因爲整天忙的要死,回到家就累的倒头就睡。也已经很长

时间没和刘桂香过夫妻生活了。弄的她自己也想了。所以明明知道儿子不能再这

麽别节制的肏自己了,可每次一当儿子的手在自己的屄缝扣几下,她偏偏就浑身

发软的没办法拒绝。

  又歎了一口气,刘桂香无奈的到了厨房。她心里琢磨着要做些什麽东西给儿

子好好的补一下。她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东西前后的选择半天,可就是选择不

出什麽有用的东西来。

  因爲要给儿子攒学费。家里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吃上一些象样的东西了。一直

都是米饭青菜的。刘桂香看了半天,终于狠了一下心,从蛋筐里拿出来两个鸡蛋,

準备煎一下给儿子好好补补。这些鸡蛋本来是给丈夫留的,他这几天实在是累怀

了,每天回来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吃了饭倒头就睡。弄的刘桂香生怕他会累出

个好歹来。

  锅里「吱啦」的响着,刘桂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她似乎能象到当儿

子看见桌子上有鸡蛋的时候会是一副什麽样的高兴表情。一会,一顿虽然不贵但

却很丰盛的早餐就弄好了。

  把早餐摆到桌子上,刘桂香发现儿子的房间门还是关的紧紧的。她知道昨晚

上的折腾让儿子的精力也费了不少,弄的他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没起床呢。

  又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已经七点半了,再有半个小时,学校的班车就该来了。

  刘桂香不敢让儿子再睡下去了。生怕到时候赶不上学校的班车,那就得自己

做车去学校了,这样又得浪费不少钱。

  推开儿子房间的门,刘桂香走了进去。床上,儿子于小刚正呼呼地仰面朝天

的大睡呢。浑身还是和昨天晚上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都是光溜溜的。而且下边一

根粗大的鸡巴又一次立的高高的对着天上。

  看着儿子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刘桂香是又爱又恨的。按理说因爲家里条件

的限制,刘桂香根本也买不起太好的补品给儿子补补,可就是馒头青菜的吃着,

竟然也能让于小刚的鸡巴发育的越来越好,一直到现在,几乎都快有三十厘米长

了。自己平时和附近的一群经常在一起买菜的妇女说了以后,都把她们羡慕的不

行了,要不是因爲儿子的年龄还不到法定的性交年龄,估计这群平时就相当饑渴

的女人非到自己家里还儿子好好的肏一下不可。

  根据新中国联邦性交法第一条的规定,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是禁止和十八岁

以上的成年人性交的。当然,这其中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中不包括自己的直系亲

属。要不然的话,刘桂香和儿子的性交就会也被视做是违法的。于小刚明年就到

十八岁了,根据性交法的规定,就应该也是属于可以无限制性交的成年人了。一

想到原本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儿子过了年以后,就会被很多的外人带回去享受了,

这让刘桂香心里开始一阵的难受。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法律也只能保证到儿子在十八岁以前是专属于自

己的。如果过了十八岁,那就是无限制性交保护的成年人了。如果双方都是成年

人,当有一方提出性交要求的时候,另一方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是无权拒绝的。

  否则最高可被判处十五年以上的刑罚的。

  想到这里,刘桂香也只能是无奈的摇了一下头。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用手在儿

子的鸡巴上抚摸着。虽然知道这是大势所驱,但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却马上就

要被别人享用了,这还是让刘桂香觉得很伤心。

  摸了一会,刘桂香突然觉得好象儿子的东西似乎又大了一些。她想了想,就

从自己卧室里拿出一套阴茎测量器。把它戴到了儿子那硬邦邦的鸡巴上仔细的测

量了起来。

  一会,液晶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组数据——生殖器长度:33。2厘米。生

殖器直径:3。5厘米。生殖器坚硬度:七级。生殖器总体评价:优。

  因爲家庭条件,刘桂香买不起最精确的阴茎测量器,这套仪器也只能将长度

和直径精确到小数点以后一位数字。但这就够了,看着这组数据刘桂香心里想着:

「怪不得这几天被儿子把鸡巴肏进去,自己总是觉得有些涨的难受呢,原本和上

个月的测量结果相比,儿子的鸡巴又长了将近3厘米,也粗了将近半厘米啊。」

  「真不知道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刘桂香心里琢磨着。这麽个庞然大物

总是没日没夜的肏自己,虽然舒服是舒服,可也总是让自己屄里面开始禁不住的

分泌太多的淫水了。虽然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是总这麽白白的把淫水都流出

来,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损害的。

  自从儿子在十三岁就已经达到了可以和直系亲属性交的法定年龄了。可出于

对儿子的保护,刘桂香一直坚持到在于小刚十五岁的时候在和他肏屄。其实要不

是丈夫也在一边劝她,她可能会坚持到儿子十八岁以后才肯让他肏的。不是刘桂

香没有这方面的需要,而是他知道,这个年龄段,儿子正是在发育的阶段,精液

射的太多了,对儿子的发育是没有好处的。

  可是最后刘桂香还是没有坚持的住。就在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儿子沖了进

来。对着自己又是摸又是扣的。再加上那段时间,丈夫又因爲工作的关系肏自己

的次数有些少了,弄的刘桂香浑身都开始痒痒的发软,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她

终于劈开了大腿,让儿子把鸡巴肏了进去…………

  刘桂香还记得那个时候,儿子的鸡巴还不是象现在那麽大的。而且持久力也

一般,经常是肏个十五分锺左右就在她屄里射精了。所以刘桂香倒也还能抵挡的

住。

  可是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以及性交经验的增加,刘桂香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

有些撑不住了。就拿昨天晚上来说吧,儿子把鸡巴肏进去就开始干,一直最少干

了一个小时才第一次射精。儿子射精的时候,刘桂香都觉得自己几乎都昏过去了,

下体湿的把儿子的床单都浸了一大片。

  可于小刚还是不满足,仅仅也就是歇息了半个小时吧,就又骑上来準备肏第

二次。把刘桂香吓的都有些腿软了。好言好语的劝了半天,才又容她休息了十几

分锺。可最后还不是又骑上来玩了第二次。

  想到这里,刘桂香一边摸着儿子的鸡巴,一边嘴里怔怔地说道:「臭儿子,

已经这麽厉害了,现在偏偏鸡巴又大了这麽多,这……这以后可让妈怎麽承受的

了啊。」

  说着说着,她的眼睛就转到了儿子的脸上。可突然刘桂香发现,于小刚不知

道什麽时候已经醒了,正睁着眼睛,喘着粗气的看着她。

  「哎呀」刘桂香禁不住叫了一声,象摸到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似的,一下子放

开了儿子的鸡巴。她怕于小刚会误会她的动作,万一这小子劲头在一上来,她就

又要有些遭殃了。

  可是已经晚了。于小刚象一个小牛犊子一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一把就将刘

桂香拉了过来。

  「啊」在促不急防之下,刘桂香只是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喊之后,就被儿子

一下子按到了床上。紧接着,儿子就重重地压到她身上,开始在她的奶子上使劲

地用手肉揉了起来,一边揉,一边还开始往下扒刘桂香的裤子。

  「别……别……不行,不能再肏了,」刘桂香赶紧的可是推儿子,还着急的

拉着自己的裤子,以免被儿子扒掉了。「乖儿子,你……你上学时间快到了,再

肏就赶不上校车了。」

  听了刘桂香的话,于小刚楞了一下,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然后不

在乎的说:「没事的妈,还有半个小时呢,你……你就先让我把鸡巴肏进去干几

下,我也就是过过瘾罢了,十五分锺,我就肏十五分锺好了,然后我就吃饭,应

该还来得及做校车的。」

  「不行。」刘桂香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儿子的请求。因爲她实在太了解

自己的儿子了。这小子正是在尝到滋味的年龄,一旦自己松口了,只要他把鸡巴

干到自己屄里,那不等到他射精,儿子是绝对不肯把鸡巴拔出来的。而这小子这

段时间猛的很,每次肏屄最少都得干上一个小时左右,这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刘

桂香被儿子肏出来的经验。

  「儿子,你……你听话。」刚开始的时候,刘桂香还和安静地劝着他,但于

小刚却根本没理会她,还是一个劲的拔她的裤子,眼看着刘桂香的下身就要被拔

的光溜溜的了,这让她再也沈不住气了。

  「你放手。」刘桂香开始大声地说道。语气很硬,连表情也变的相当的严肃。

  看见母亲好象真的生气了,于小刚不敢在用强了。他嘟着嘴,有些委屈的和

刘桂香说道:「好了,妈妈别生气,我……我不肏你就是了。」

  看着儿子一副受气包的模样,让刘桂香的心里不由得一软。她模着儿子的头,

温柔的对他说:「好了乖儿子,不是妈妈凶你,你……你也大了,都要考大学的

人了,别……别那麽孩子气的。听妈妈的话。赶紧的快去洗洗脸,然后赶紧的吃

饭,再耽误了,就赶不上校车了。」

  「嗯。」于小刚乖乖地应了一声,然后放开了拽着刘桂香裤子的手,自己开

始穿衣服了,只是,他的嘴还是噘的高高的,就差没掉眼泪了。

  看着儿子的样子,刘桂香心里开始也觉得自己刚才是有些太凶了。她提上裤

子,一边帮儿子收拾床铺,一边嘴里安慰儿子:「好了宝贝,妈妈的乖儿子,别

……别嘟着嘴了,最多一会儿……一会儿你吃饭的时候,妈妈帮你含一含鸡巴好

了。乖!」

  「嗯。」这回于小刚的答应的相当痛快。脸上也开始露笑眯眯的表情了,他

麻利的套好校服,一溜烟儿的就窜到洗手间去了。

  看着儿子的背影,刘桂香微微地笑了起来。唉,天底下有什麽事,能比讨儿

子的欢心更能让母亲觉得欣慰呢!

  于小刚的速度超快,也就是一两分锺的时间,他就从洗手间钻出来了,不过

从他头发上还挂着的水珠来看,估计他也就是随便的用水拍一下脸就算完事了。

  三两步,于小刚就溜到饭桌上。不过当他看见桌子上鸡蛋的时候,明显的就

是一楞,看了半天,他才有些迟疑的问刘桂香:「这……这不是给爸留着的吗?

  怎麽?怎麽弄到我的盘子里了?「

  「这是给你补补的啊。」刘桂香走了过来,模着儿子的头有些心疼地说道:

「乖儿子,昨天晚上你射了好几次,把妈妈的肚子都射的胀胀的,可想而知你射

出来多少精液。你正是在长身体的阶段,不补补哪行啊。」

  「可是……可是那爸爸怎麽办,他一天到晚那麽累,他……他比我更需要啊。」

  于小刚有些犹豫的对着刘桂香说道。

  刘桂香琢磨了一下,她觉得正好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劝告一下儿子,

让他别总是成天想着的性交什麽的,把自己的身体都给弄虚了。

  「既然你知道心疼你爸爸,那……那你以后就得自己多注意啦。」刘桂香模

着儿子的头,语重心长的和他说道:「乖儿子,妈知道你人长的帅,皮肤又生的

白白净净的,在学校里,肯定会有很多女同学缠着你,让你去肏她们。」

  顿了一下,刘桂香继续说:「可是咱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爸爸妈妈都是普

通人,不可能像那些有钱人一样能买一些高级补品给你,所以你更要学会控制自

己,不要一有女同学找你,你就由着性子去和她们干那事。要知道肏屄一旦肏的

频繁了,你的身体就撑不住了,以后在家里也是一样,和妈肏屄以后最多……最

多每天只能射一次,知道了吗?」

  「妈妈我知道了。」于小刚显得很听话,他乖乖的点了一下头。

  「好了,快吃饭吧。别……被耽误了校车。」刘桂香看见儿子这麽听话,心

里也觉得甜甜的。

  「嗯。」于小刚抓起一个馒头,就着鸡蛋就开始大口的嚼了起来,可嚼了一

会儿,他突然地停了下来。

  刘桂香看见儿子的举动,不由得有些担心地问:「怎麽了儿子,是……是饭

不好吃吗?」

  于小刚摇了摇头,然后使劲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接着就指着自己的裤

裆说道:「妈妈你忘了刚才答应我什麽了?」

  刘桂香笑着摇了摇头,用指头在儿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有些嗔怪地说:

「臭小子,别的不好,记性倒是好的很,什麽你都忘不了。」

  一边说,刘桂香一边就钻到桌子底下,然后爬到了于小刚两腿之间,开始仔

细的把儿子裤子上的拉练给拉开了。

  隔着儿子的内裤,刘桂香先是用舌头在上面轻轻地舔了一下。顿时。一股浓

郁的阴部气味一下子就沖到了她的鼻腔里。顶的刘桂香的头都有些昏昏的。

  「妈妈,别……别隔着内裤舔,快……快直接把鸡巴拿出来使劲的吃一吃。」

  坐在椅子上的于小刚显得很急,他摇着屁股,嘴里匆匆地说着。

  「好,乖儿子,妈妈马上就帮你含。」刘桂香在儿子的裤裆之间应了一声,

然后用手轻轻地就把儿子的内裤给撩开了。

  刚撩开内裤,儿子的鸡巴就跟一根弹簧一样,直接的就蹦了出来,还晃晃悠

悠的就打了刘桂香的脸一下。

  近距离观看儿子的鸡巴,就更能感受到那根东西的庞大。刘桂香觉得儿子的

鸡巴就好象家里的拖把杆一样,又粗又直。而且前边的龟头更是吓人,几乎就好

象一个小拳头似的。还黑紫黑紫的油光瓦亮。

  刘桂香看的又是喜欢又是心痒的。她禁不住一口就含了上去。可是儿子的龟

头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让她不得不使劲的张大了嘴,才能把整个龟头都含到嘴

里。

  刚吃了一口,刘桂香就觉得舌头上好象黏黏的沾了什麽东西一样。他把儿子

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然后自己蠕动着舌头,把刚才吃到的东西蠕动到嘴边上,

然后「啐」的一口就吐到了手心上。

  看里看刚才自己吃到嘴里的东西,刘桂香发现那是一根儿子的阴毛。只是那

阴毛上正黏黏糊糊的沾着不少白色半透明的液体。看色泽,刘桂香就知道,那应

该是昨天晚上儿子肏完自己以后,流出的精液和自己阴道分泌物的混合液体。

  「怪不得刚才吃到嘴里,有一种黏黏的,甚至是发酸的怪味呢!」刘桂香心

里想着。她擡起头,有些嗔怪的和儿子说:「臭儿子,昨天晚上肏完以后,妈妈

不是让你自己去洗干净吗?又不听话了。」

  于小刚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妈,昨晚上实在是……是太累了,

就……就懒得去了,妈你别生气,现在不也一样吗?妈不舔一舔就干净了。」

  「唉,真拿你没办法。」刘桂香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那脑袋钻到儿子

两腿之间,开始使劲地吮吸起来。

  她先是仔细的用舌头开始在儿子龟头上来回的刮着,把那些昨天晚上沾上去

的分泌物都刮下来。只是有些黏液因爲时间太长,都已经干透了,硬硬的黏在儿

子的龟头上,让刘桂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上面的髒东西都吸到自己嘴里。

  怕这些髒东西再从嘴里重新地沾到儿子的龟头上,刘桂香便在嘴里抿出了不

少的口气,然后「咕噜」一下,连着口水带髒东西,就都咽到自己肚子里了。

  把那些分泌物都清理完以后,刘桂香这才开始真正的爲儿子口交。她用嘴里

使劲地吮吸住于小刚的龟头,不不时的用舌尖在儿子的马眼上轻舔着,一边舔,

还一边用手轻轻揉弄儿子鸡巴下的卵蛋。

  于小刚被母亲吃鸡巴吃的浑身酸麻的,他绷直了大腿,从喉咙发出一阵阵兴

奋地呻吟:「哦……妈,你吸的真好,舒服……哦……真舒服…………」

  儿子的鼓励让刘桂香更卖力的吮吸起来。她觉得儿子的龟头在嘴里开始变的

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和一块小铁球一样,含的自己都有些噎住了的感觉。于是刘

桂香就吸的更使劲了,就好象非要从儿子的鸡巴上吸出点蜂蜜似的。

  吮吸了一会儿,刘桂香开始试探性的把儿子的鸡巴含的更深一些。因爲这些

天以来,于小刚一直在要求着让刘桂香把他整根鸡巴都吃进去,他说把鸡巴都塞

到刘桂香的嘴里会让他更兴奋更刺激。

  可是试探了一下,刘桂香还是放弃了。她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儿子的鸡巴太长了,仅仅是她强行吞下去一半,还有不少都露在嘴外面的,

就已经让儿子的龟头都顶在喉咙上,前端的马眼开始一个劲儿的刺激嗓子,让刘

桂香开始觉得恶心的直干呕。

  没办法,刘桂香也只能就含住鸡巴的三分之一左右,开始来回前后的摇动着

头部,让儿子的鸡巴在自己嘴里不停的进出着。

  又吃了一会儿,刘桂香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她把儿子的鸡巴从嘴里吐出

来,然后伸头看了一下表。

  已经是七点四十五了。如果儿子再不出家门,可真的就要迟到了。想到这里,

刘桂香就把于小刚的鸡巴仔细的贴住他肚皮摆放好,然后就温柔的帮他把内裤也

拉了上去。

  于小刚正舒服着呢,突然发觉刘桂香不吃他的鸡巴了。急的他嘴里直哼哼:

「妈,再吃一会,就一会儿…………」

  「好了乖儿子,不耍赖了啊,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刘桂香温柔的哄着

儿子。一边说,一边就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

  于小刚看刘桂香已经爬出桌子了,知道妈妈现在是觉得不肯再含下去了。难

受的他只能哼哼着嘟囔着:「妈妈不好,出了一半就不吃了,现在还……还硬着

呢!!」

  看着儿子的样子,刘桂香也知道,男孩子在这个年龄段,是对肏屄最感兴趣

的时候。没有发泄出来真的会让他难受的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怕儿子真的会憋

坏了,于是她就安慰着说道:「好了乖儿子,别嘟囔了,妈妈允许你今天到学校

里找个女同学发泄出来。但是要记得啊,最多只能射一次,就一次,不许更多,

如果妈妈知道你不听话,以后妈妈就……就再也不让你肏了……」

  「那也只能这样了。」于小刚勉强答应着。「那……那今天晚上回来,妈妈

一定要陪我好好的多肏几次啊,妈妈你知道的,学校的那些女同学肏起来一点都

没意思,奶子又小,屄里又紧紧的,每次我干起来都觉得不尽兴。还是和妈妈肏

屄最舒服了。」

  「好,好,妈妈知道了。只要你在学校里听妈妈的话,那晚上回来,妈妈一

定让你好好的多肏几次。」说着说着,刘桂香觉得自己也开始兴奋起来,连屄里

都开始痒痒的往外分泌淫水,弄的下体已经开始湿湿的了。

  「那我上学去了,妈妈再见。」于小刚转身拿起书包,和刘桂香打了一声招

呼就出门去了。

  等儿子走了以后,刘桂香在家里又收拾了一下,然后看看时间,估计自己上

班的时间也快到了,就锁好房门,向报社走去。

  刘桂香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小报社。主要出版的刊物也只有一种——《时事新

闻报》。刘桂香负责的是报纸的性爱版块,只要报道一些国内国际上发生的一些

关于性交方面的新闻。

  由于报社规模很小,所以连采访记者也没有,所以一些所谓的即时性爱报道,

都是刘桂香和另外一个编辑从《中国性交报》或者《阴茎与阴道》等一些主流媒

体上摘录出来的。

  这就使刘桂香每天的工作量变的很轻松,她每天也就是上网观察一下这些大

的媒体都有一些什麽样的新闻,从中选择几个比较能引起读者注意力的报道,然

后把它传给报社的排版员,由他们来安排这些性爱报道的版面。

  基本上这些工作也花不了刘桂香多少时间。本来刘桂香还準备在业余时间再

去兼个别的职,好能爲家里也增加一些收入的。可最近儿子在床上是越来越厉害

了。每天早上起来,刘桂香都觉得自己已经被儿子肏的脚都有些软了。别说再兼

职了,就是连走路都觉得有些发飘的。

  刘桂香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拒绝一下儿子肏屄的要求。可是这好象有些困难。

  因爲在这个社会上,只要是家里有儿子的家庭,哪一个母亲不是主动的把身

体献出来让儿子幸福的发泄呢。何况很多心理学家和医学专家也都发表过言论,

说尽可能多的让儿子与母亲发生乱伦关系,会更好的促进儿子的生理和心理发育。

  更能使孩子的头脑变的更聪明,更灵活。

  再这种情况下,别说拒绝儿子的肏屄请求了,即使是少让他肏几回,都有可

能引起儿子的不满。要是万一这事情传了出去,让别人再知道了自己竟然会拒绝

儿子的肏屄请求,估计那更是得引起轩然大波了,甚至,估计一些牙尖嘴利的人

都会说一些譬如自己是后娘之类的话来。

  所以兼职也只是想想罢了。具体的就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了。正想着,刘桂香

发现已经到报社了,她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就发现和自己一样做编辑的王姐正跪在地上,裙子已

经被拉到了上身了。小小的内裤也被甩在了她的办公椅上。报社的门卫李大爷正

跪在她后面,「呼哧呼哧」的正把鸡巴在王姐的屄里不挺的干着。

  甩了他们一眼,刘桂香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在这里肏屄多没意思啊,报

社不是有专门用的性交室吗。在性交室的大床上肏屄多舒服啊。何必跪在这里肏

啊,地上冰凉的,也不怕把膝盖都硌坏了。」

  被顶的身体左摇右慌的王姐这时候擡起头来,有些不满意的说道:「谁说不

是呢……哦……今天一上班,李大爷就追……追过来非要肏我不可。我都说了,

去性交室的大床上好好的肏一下吧,可是……可是李大爷就是不同意,说用报社

的性交室要……要花钱的,还是在办公室的地上肏就好了。」

  她身后的李老头也不管王姐是否满意,就是一个劲的「呼哧呼哧」的肏着,

一边肏,一边还把手伸到王姐的胸前,开始对着她的两个大奶子就开始捏。

  听了王姐的话,刘桂香有些鄙视地看了李老头一眼。她最讨厌这样的男人了。

  又想肏女人,可又怕花钱。真是让人讨厌到极点了。

  转念又一想,刘桂香便有些开始担心了。她怕如果哪一天如果李老头和她提

出肏屄的要求怎麽办?要知道,根据中国性交法的规定,如果一个成年人对另一

个成年人提出这方面的要求的时候,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被提出要求的人是无权

拒绝的。

  刘桂香可不想和可怜的王姐一样,被那个老家伙就这麽贴在办公室的地上狠

肏. 她算了日子,自己的月经还要在一个星期以后才能来呢。看起来,在这段期

间,自己还真应该躲的小心一点才是。

  正盘算着,李老头已经是有些不行了,毕竟也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人了。

  即使鸡巴能勉强硬起来肏女人,在时间也坚持不了多少的。她使劲地抓着王

姐的奶子,嘴里哼哼着:「要出来了,不行了,啊……啊……」

  这时候的王姐赶紧的把头转回去对他说:「你射精我不管,可是如果你要是

射到我屄里,你……你可得给我买避孕药吃啊……」

  一听到要花钱,李老头赶紧的把鸡巴从王姐的屄里拔出来。快速地用手在上

面撸了几下,然后大吼一声,腰上一哆嗦,一股白色的精液立刻就从马眼里喷了

出来。

  别看他年纪不小了,可射精的力量还是挺大的,甚至都有几滴精液都溅到了

一米之外的刘桂香的手上。

  看着手上的几滴粘稠精液,刘桂香下意识的用嘴舔了舔,觉得味道还可以,

基本上没有什麽腥味。也不知道这老头子,平时一直都是馒头鹹菜对付着的,怎

麽精液倒竟然比那些整天吃山珍海味的有钱人的精液还好吃。

  李老头射了好几下才射干净。把鸡巴里的存货放出来以后,他也知道其实王

姐和刘桂香都不怎麽喜欢他。他也没说话,只是很快的就提上裤子,灰溜溜地走

出了办公室。

  王姐看里老头已经走了,赶紧有些厌恶的爬起来,把身上的灰拍干净了。又

拽了一块纸把下体仔细的都擦了一便,最后才坐到椅子上对刘桂香说:「对了,

你今天来的晚一些,我已经把摘录下来的新闻都发到排版员那里的。现在其实也

没什麽事了。」

  「谢谢你啊王姐。」刘桂香有些抱歉的说道:「你总是怎麽帮我,总把我的

工作都给做了,这……这让我总是觉得对不起你似的。」

  「说什麽呢?」王姐很豪爽的表示了对刘桂香的不满:「都是一个办公室,

和你就象亲姐妹一样的,帮这点小忙算什麽啊,你要再说谢谢之类的话,我可真

的生气了。」

  「是……是……」刘桂香知道王姐就是这麽一个仗义的人,再说谢谢估计她

就生气了。

  「对了,你这几天到底是怎麽了,怎麽总是无精打采的啊,看你走路都觉得

有些脚底下发软,是不是病了啊?」王姐有些关心地问着。

  「唉,病倒是没病。」刘桂香有些无奈的说:「还不都是我家那个宝贝儿子,

最近这几天晚上,一肏起屄来就没够,一次都不过瘾,非要两三次才舒服了。弄

的我现在都还是有些晕晕的呢。」

  「唉,都一样啊。」王姐也有些感慨的应和着:「我家那个小子不也是那样。

  一硬起来就非得肏上不可。不让他都不行,甚至有一次,我正和我家那口子

在床上干呢,我儿子闯进来就把他爸爸推到一边去了,然后骑到我身上就开始使

劲地肏,气的他爸都快疯了。「

  说了一会,突然,王姐象想起来什麽似的,有些疑惑的问刘桂香:「不对啊,

好象你的情况有些不对啊。按说,女人在我们这个年龄层上,应该正是如狼似虎

的阶段啊。每天都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时时刻刻都有男人的鸡巴插进来才对啊。」

  顿了一下,王姐继续说道:「你比如说我家里的那个小子吧,虽然也是每天

最少都要肏我两三次,可我还不是被他越肏越有精神的。因爲我们这个年龄正是

比较耐肏,也比较喜欢肏屄的年龄啊,怎麽你就让你家里的儿子肏那麽几次就不

行了,看来你的身体应该是有些虚了,得去医院看看才好啊。」

  刘桂香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王姐,你是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啊。

我不是身体虚,是我家的那个宝贝儿子实在是……实在是太厉害了。」

  「切……」王姐瞥了一下嘴,有些不屑的说道:「半大小子,再厉害还能厉

害到哪儿啊。还能让我们这个如狼似虎的人都吃不消了?」

  「真的。」刘桂香有些虚弱的点了一下头。「你不知道啊,我儿子实在是太

厉害了,最近他肏屄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每肏一次,都最好要将近一个小时啊。」

  「真的假的?」王姐被刘桂香的话吓了一跳。她嘴里喃喃的说道:「那是真

的很厉害啊,比我儿子坚持的时间长多了。他肏一次最少要顶上我让儿子肏三次

的时间。」

  「这还不算呢。」刘桂香接着道:「偏偏他东西又那麽大,我今天早上用阴

茎测量器测了一下,你猜怎麽着?」

  王姐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急忙追问道:「怎麽样?结果怎麽样?」

  「生殖器长度:33。2厘米。生殖器直径:3。5厘米。生殖器坚硬度:

七级。

  生殖器总体评价:优。「刘桂香把今天早上的那组数据报给了王姐。

  「天啊。」王姐听的都有些头晕目眩的。她惊叫道:「那……那不是比大部

分的成年人都厉害吗?我的老天爷啊。」她拍着自己胸脯不敢相信的说:「怪不

得呢,我说的你这几天怎麽总是走路发软的,哪个女人被这个个庞然大物干过以

后,估计都会吃不消的。」

  感慨了一会,王姐突然又好象想起来什麽似的,对刘桂香说:「哎呀,我突

然想起来了。既然你儿子的鸡巴这麽大,这麽厉害,你不如带着他去参加……参

加母子性交乱伦大赛好了。」

  「母子乱伦性交大赛?我怎麽没听说啊。」刘桂香楞了一下,然后迟疑的问

着。

  「就是今天早上的新闻啊。《中国性交报》上已经刊登了。现在已经开始报

名了。」王姐拍着脑袋对刘桂香说道。

  「是吗?」刘桂香听了也有一些心动了。她着急的对王姐说道:「那……那

原始报道呢?」

  「你把电脑打开,我给你传过去。」王姐说着,就开始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

起来。

  打开电脑,一会的工夫,资料就传输完毕了。打开原始资料库,刘桂香就对

着这则报道就看了起来。原来这项大赛还是首届呢。怪不得刘桂香事先连一点风

声都没听到。她开始仔细的向下看去。

  这次大赛还是世界性。世界上每个国家各派一对母子代表。然后参加各自所

属大洲的选拔赛,最后在选拔赛上脱颖而出的选手,每个大洲四个名额,四大洲

一共出出十六对母子参加最后的总决赛。

  具体分赛爲,亚洲和欧洲各有四个名额,南北美洲统一爲美洲赛区,有四个

参赛名额。大洋州并到非洲爲一个大赛区,也有四个出现名额。

  这些刘桂香都是一眼就扫了过去。因爲她发现如果真的进入到世界总决赛,

竟然会得到高额的奖金的。这才是她最感兴趣的。

  只要进入世界总决赛的十六强,就会有奖金。每参加一场比赛,就将得到十

万元的奖励。进入八强可得到一百万的奖励。进入四强可得到一千万的奖励,如

果进入到最后的冠亚军决赛,那麽即使最后只是获得亚军,也能得到五千万的奖

金,如果得到冠军,那麽最后的总奖金将达到惊人的一亿元。

  「天啊。」刘桂香在心里颤抖的感慨着。她的眼睛已经完全被奖金后面的那

一大窜0给晃的都花了。她开始幻想着如果最终真的拿到了冠军,那一亿元的巨

额财産估计得让她都会疯掉的。

  好半天,刘桂香才从这种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恢複过来。她开始务实的看

起在中国赛区的赛制与奖金分配。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比赛制度——整个区分东西南北四个分

赛区。每个赛区最后的冠军共四名选手最后来竞争代表中国参赛的唯一名额。其

中,只要是分赛区的冠军,就能得到五十万元的奖励,如果最终获得区的总

冠军,那就将得到一百万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