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村色撩人

2020-04-07 09:40:26


  茶乡村,村色无限,撩人心弦,有让人想入非非的成熟寡妇,想一亲芳泽的

村花,有可爱惹人喜爱的女同事,还有有点野蛮的小学女教师…

                第一卷

             第01章强奸未遂

  “今天看到她,她竟然沖我笑,还跟我打招呼呀!”

  想到这里李树亿不由得兴奋起来。自己从小就喜欢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

都把她当成自己的性幻想对象,而且她是村长的女儿,还是村里的一枝花(村花)

人人都想一亲芳泽。每每在意淫的时候脑海里都是她的影像,她眉目如画,娇靥

如玉,玲珑的嘴唇,虽嫌太大了,广阔的额角,虽嫌太高了些,但那双如秋月,

如明星的眼珠,却足以补救这一切。但这些也是在想想的范围内,真要对她做点

什麽,李树亿也做不出来。连跟她讲话也不敢,更别想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了。

但是今天李树亿竟然跟她打招呼讲话了,这可是不多见的。

  李树亿看着孙菲菲离去的背影,有点癡。好美呀!心中不由的发出感歎!今

天也不知道爲什麽,自己很想跟着她看看,她都在做什麽。于是,决定跟在她后

面。孙菲菲朝村的西面而去,这是去后山的方向。她上后山做什麽呢?的确有点

奇怪?李树亿继续跟着孙菲菲,远望后山,上顶千年积雪,像一位久经沧桑的白

衣老人安详地卧在那里。

  只见孙菲菲走近咱们村后山的竹林时,突然从竹林中跑出几个人来,李树亿

数了一下有四个人,他们用麻袋一把把孙菲菲的头给罩住了。孙菲菲拼命的在挣

扎,想挣脱他们,但是她一个女孩这麽可能是几个男人的对手。几个男人各自抱

住孙菲菲的手,脚,头,拖向一旁的草地方上。

  李树亿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傻了,这是发生什麽了。很快他明白了,他们

几个男的是要对孙菲菲实施轮奸。李树亿也看清楚了这几个男的是谁?也是咱们

村里的,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他们是村里出了名的小混混,成天在一起无所事

事,吃喝嫖赌倒是样样会。看来今天他们是起了色心了。李树亿心想:“如果自

己就这样沖出去救孙菲菲,肯定是救不了,反而自己也难免皮肉之苦。但是让自

己看着自己心仪的人被人给蹂躏,而自己没有行动,那是做不到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里斗争,李树亿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就是豁出自己的性命

也要去救孙菲菲。而此时的孙菲菲已经衣冠不整,很多都成碎片了,一时春光乍

泄。几个男人看着孙菲菲若隐若现的的身子,早已按难不住内心的躁动,脱裤子

就扑向孙菲菲!而其他几个按住孙菲菲的手脚。

  脱裤子的男的,一把撕开孙菲菲胸前的衣服,两只丰满的大白兔呼之欲出,

看得几个男人直咽口水,正当男人用嘴去吸吮孙菲菲的奶子时,他人向前一沖,

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放在自己的眼前一看都是鲜红的血。一下子趴在孙

菲菲的身上晕了过去。其他几个男的见自己的老大被人一棒给打晕了,轮奸的事

也被人给发现了,要是被村里的人知道一定会被抓到派出所去的。几个马上起来

说道:“李树亿,今天被你发现了这个事情,要是被你向村里告密,我们几个就

完了,所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哥几个把他给解决了。”

  他们几个向李树亿围了过来,李树亿用一根粗的树枝挥舞着说道:“你们不

要过来,要不来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一边向后退去,他们其中的一个见有机会,一把抓住李树亿的树枝,其他几

个马上扑上去压住李树亿,死死的压住。抓住树枝的说道:“兄弟们,今天不是

他死,就是我们玩完,所以大家不要手下留情,给我往死里打。”

  说完几个人就是给李树亿一顿暴打,到最后李树亿只有用手捂住自己的头了。

  而此时,孙菲菲已经把罩在头上的麻袋给拿开了,看到李树亿被他们几个快

打的死了,随手捡起一块大的石头,砸向他们其中一个。这一下砸下,那人直接

倒了下去。剩下的两个见自己人已经两个倒下不知死活了,而且李树亿也被自己

打的个半死,差不多一口气的事情了,心里害怕起来。两人相互对眼,马上明白

彼此的意思了—就是逃跑。

  随即两人向山下跑去,孙菲菲见他们两人跑了,整个人一下子软了下来,坐

在地上。但是看到身边的李树亿的时候,她再也不能轻松了。李树亿鼻青脸肿,

浑身都是伤,不赶紧送他去医院怕是要不行了。孙菲菲站了起来,把裸露的上身

用衣服遮住,托起李树亿向村里走去。

  村长孙浩得知自己的女儿差点被人给强暴了,气的真想杀了这几个人渣。马

上招集村里的人去找跑掉的两个小混混,而另外两个被砸晕的早已经被村里的人

绑起来送到镇派出所去了。而李树亿也同时被送往镇卫生院,孙菲菲也一同前往。

李树亿的父母在田里得知自己的儿子出事了,在镇卫生院,扔下手里的活,也马

上赶往那里。

  李树亿的父母赶到卫生院,看到孙菲菲他们正等在手术室门外的座位上,忙

走过去问道:“菲菲,阿亿怎麽样了?”

  孙菲菲一把扶住李树亿的母亲说道:“阿姨,树亿还在手术室里,不知道什

麽情况,得等医生出来了才能知道。”

  孙菲菲陪李树亿的父母坐下后,李树亿的母亲杜芳问道:“菲菲呀!阿亿到

底出来什麽事情呀?我们在田里的时候有人通知我们说阿亿出事了在卫生院,我

们扔下活就赶了过来。”

  孙菲菲惭愧道:“阿姨,树亿都是爲了救我才会变成这样子的,都是我害了

她。”

  于是孙菲菲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李树亿的父母。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杜芳他们马上围上去问道:“医生,

我儿子怎麽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说道:“经过手术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伤得挺严重的,要好

好的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複。”

  听了医生的话孙菲菲跟李树亿的父母都放心下来。杜芳又问道:“医生,那

我们可以进去看我儿子吗?”

  医生点点头说道:“嗯,你们进去看他吧。”

  孙菲菲扶着杜芳走进手术室,看到李树亿现在全身上下都被绑着纱布活像个

木乃伊。

  杜芳在病床边坐下含着眼泪说道:“儿子,你怎麽样了?”

  李树亿想要擡起手臂,擡起一点就支撑不住,杜芳忙握住儿子的手说:“阿

亿你别动,你身上有伤。”

  李树亿的父亲也靠了过来说:“阿亿,你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在医院修养

一段时间就好了。”

  李树亿看着父亲点点头,然后望向孙菲菲。孙菲菲忙走到李树亿的旁边说:

“树亿,谢谢你救我。”

  李树亿见自己心仪的人安然无恙,心终于放了下来了。其实对于李树亿来说,

爲了孙菲菲受再大伤也愿意。

  孙浩替李树亿付了医疗费,安慰一下他们全家就要回去了,但是孙菲菲不肯

跟他爸爸回去说:“爸爸,树亿是爲了救我才受的伤,我想留下来照顾他。”

  孙浩也很感激李树亿,但是让自己的女儿留在医院陪护着李树亿还是不大愿

意的说道:“树亿有他妈妈照顾着,你还是回家吧。”

  孙菲菲坚持道:“爸爸,你不要说了,我已决定留下来照顾树亿,你先回去

吧。”

  孙浩知道自己女儿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也没说什麽了自己回村里

             第02章村花陪护

  这几天有很多的亲戚朋友来看李树亿,接下来几天来看的人渐渐地少了,但

是对于李树亿却是高兴的事。因爲这样就没有人来打扰她跟孙菲菲相处了。前几

天李树亿的母亲都一直陪伴着他,见孙菲菲一直在照顾着儿子,心里也乐意。接

下来的几天也不是一直待着了,回田里干活去了,她也放心让菲菲来照顾儿子。

由于前几天李树亿伤的挺严重的,嘴巴张开来说话很困难,所以跟孙菲菲交流都

是用眼神跟手势。这样对于李树亿来说再好不过了,因爲她在女生面前很胆小,

不知道说什麽话,老是要冷场,很是尴尬,尤其是在自己喜欢人的面前更是如此。

  这天李树亿终于可以讲话了,心里很是高兴,跟孙菲菲几天相处下来,跟她

也熟了很多。而此时孙菲菲正在一旁给李树亿削苹果,发现有一双炽热热的眼神

正盯着自己,她回过头来看,是李树亿。笑着说道:“干嘛这样看着我?”

  李树亿也笑着回答道:“菲菲姐,我发现你笑起来的时候特好看。”

  李树亿也不知道自己竟然会从口中蹦出这句话来,可能是发自内心的话,没

来得及控制说了出来。

  孙菲菲听了李树亿赞美自己不由得高兴说道:“难道我以前就不好看吗?”

  李树亿忙说:“不,菲菲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什麽时候都好看。”

  孙菲菲见李树亿这麽急着解释心里乐开花了,笑着说道:“好了,我没有怪

你的意思,来吃苹果。”

  孙菲菲把削好苹果递给李树亿。李树亿接过苹果咬了一口,不由得赞道:

“这个苹果真甜!”

  孙菲菲突然说道:“树亿,你别动。”

  然后人凑了过来。李树亿很听话没有动,看着孙菲菲靠近自己,闻着孙菲菲

身上传来的体香,全身一阵舒坦。孙菲菲在李树亿的头上捣鼓着说:“树亿,你

头上有好多的白头发呀?”

  李树亿现在正沈淫在自己眼前孙菲菲的两胸部上,想着在救她的那天,她被

人撤掉上身的衣服,露出两只雪白的乳房,感觉那两只乳房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蕩,

真想上去咬他一口。孙菲菲见李树亿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有点奇怪,低头看向

李树亿,发现李树亿正对着上衣的领口用鼻子闻着自己。“啊!”

  的一声,孙菲菲脸腾的一下全红了,忙离开李树亿。李树亿这才清醒过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径是多麽的龌龊,忙解释道:“菲菲姐,对不起,你刚才让

我不要动,我就没有动,但是这样我正好对着你的领口,所以我就不由自主的这

样了,真的对不起。”

  孙菲菲虽然怪他,但是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自己也有责任的,所以开

口说道:“算了,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李树亿忙点点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

  爲了避免尴尬,孙菲菲马上转移话题,说:“树亿,你那天这麽会在后山?”

  李树亿心想:“我要是告诉你,我是跟着你才到后山的,不知道你会怎麽想?

当然自己肯定不会跟你说是跟着你来的。”

  李树亿稍微思索了一下道:“我那天要上后山的茶场去采点茶叶来,正巧看

到你往后山走,哦,对了,那你这麽也一个人上后山呀?”

  孙菲菲脸红着说:“其实我是刚从茶厂出来回家的,但是在半路有点内急,

所以,这个,就想到后山上面找个隐蔽的地方去解决一下。”

  “原来是这样,要是没有那几个小混混自己岂不是可以看到孙菲菲撒尿?”

  李树亿想着孙菲菲白花花地腚,还有两腿间的让人无限遐想的风景,不由得

让他只咽口水。心里不由得骂道:“这群该死人渣,坏了老子的好事,下次让老

子见到,一定废了你们。”

  但是想想自己的行爲也跟人渣差不多,不由得苦笑。孙菲菲见李树亿一会儿

色色的傻笑,一会儿又苦笑,很是奇怪,拍了一下李树亿的脑袋说道:“树亿,

你怎麽了?难不成变傻了?”

  李树亿答道:“怎麽了?怎麽了?你刚才说什麽?”

  孙菲菲真是被李树亿打败了,这麽多天相处下来,他老是要走神,不知道内

心在想些什麽东西?忽然孙菲菲想到了自己被那几个小混混强暴的时候,李树亿

也在周围,他一定也看到了自己裸露的上身。难不成这几天他老是色色的傻笑走

神,就是在想这些东西,脸不由得一红。虽说自己上过技校,这种事在县城里常

有发生,但是发生在自己,而且还在家里的小山村,还是让自己难以承受。要是

让村里的人知道,自己还怎麽做人呀?所以他要跟李树亿商量一下。

  孙菲菲回答道:“没什麽,我想跟你说个事?”

  李树亿点头道:“菲菲姐,有什麽事你说吧?”

  孙菲菲毕竟是个大姑娘,说这种也是会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说:“那个树亿

呀!就是关于你救我的那个事情。”

  李树亿还是搞不懂孙菲菲到底想说什麽,道:“嗯,那个是怎麽了?”

  “就是关于你看到的我被那几个小流氓那个事,你就当什麽事情也没有发生

过,别人问你,你就说他们还没来的及做什麽,你就把一个打晕了,好吗?”

  是这个事,原来她是怕我说出她被扒了衣服,露出奶子的事情。这倒也是一

个大姑娘的,被别人知道,以后在村里这麽做人,还有谁会要她当老婆?不过对

于李树亿除外。他巴不得现在就给他当老婆,天天能看到她的身子,做爱做的事

情。

  李树亿坏笑着说:“哦……原来是这个事情呀!我那天看到那几个男的把压

倒,有一个男的在撕你的衣服…”

  李树亿说到这里停顿了。孙菲菲忙问道:“那你看到什麽了?”

  李树亿见孙菲菲这麽着急,逗她也够了,道:“我看到那个男的撕你衣服,

还没有撕开就被我一棒打晕了,所以我什麽也没有看到。”

  孙菲菲舒了口气道:“算你识相,记住你刚才说的话,要是被我听到什麽閑

话,你就死定了。”

  这些天相处下来,李树亿也更多的了解孙菲菲,她在村里的茶厂做会计,现

在没有对象,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不过自己比她小两岁始终是个问题。毕竟这里

是农村,这种女比男大的事比较忌讳的。

             第03章偷窥春光

  将近一个月的修养,李树亿也好的差不多了,要出院了,还真的怀念这里,

最好是天天都待着这里,这样可以天天跟孙菲菲近距离的相处。

  回到阔别将近一个多月的家,看着自己家的两间小楼房,仍是那麽的亲切。

虽说李树亿家不富裕,生活也是勉强过得去,但是有两间小楼房住算不错了,这

都是靠父母承包村里的桃山挣的钱。而父母现在仍得在田里干活给李树亿挣老婆

本,李树亿想到父母这麽辛苦,而自己都已经高中毕业(由于家里不富裕,再加

上李树亿成绩也不是很突出,所以他自己决定不给家里添加负担了,毕业就不读

了,直接找工作。在那样的小山村里,高中学曆算是高了,找份工作是不难的。

快半年了,都没有去找工作,觉得真是太不孝了。所以决定过几天到镇上去看看,

有什麽招工的,先找个工作再说。

  第二天,李树亿就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说了,父亲孙一天觉得儿子的想法是

好的,说:“阿亿,你也高中毕业快半年了,是该找个工作了,但是你现在刚出

院,身子还不是很好,过几天再说吧?”

  母亲杜芳也附和道:“阿亿,你爸说的对,过几天再去镇上找吧,哦,对了,

你王姐的娘家在镇里开了个百货店,要不你去问问她,店里是否招员工?”

  李树亿说:“嗯,待会我上王姐家去看看。”

  杜芳继续道:“你王姐也说了,你出院回来要你上她家去。”

  王姐是我家的邻居,住在我家不远,也就三十米的距离。王姐叫王仪琳,今

年三十岁了,但是风韵尤存。不过不行的是她是个寡妇,有一个女儿6岁。嫁到

我们茶乡村已经7年了,也可以说从小看着李树亿长大,而且两家的来往也比较

的频繁。不幸的是,在两年前,王姐的丈夫在后山干活的时候,不幸被一块石头

绊倒,从山上滚了下来,后脑正好砸在石头上,颅内大出血,送到医院已经抢救

无效了。就这样王姐这两年来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所以村里对她很是照

顾,李树亿家那是更不用说了。

  从家里出来直接上王姐家,她家跟李树亿家差不多也是两间小楼房,现在只

剩下他们母女俩住,的确有点冷清。

  走进她家院子,见楼下的门半掩着,李树亿就直接走了进去。他一向都是自

己进去的,因爲在他的眼里真的把王姐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看了一下里面没

有人,里屋的门关着,当李树亿正想叫王姐的时候,他听到从里屋传来水声。李

树亿马上走到门前,把耳朵贴着门上聆听,是的水声是从里面传来的,好像是有

人在里面洗澡。这让李树亿一阵兴奋,因爲这里除了王姐没有人会在里面洗澡了。

  李树亿忙在门上找缝,看是否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在

门右上角的小洞,大概有缝麻袋的大头针那麽大。李树亿迫不及待凑上去,想看

里面的风景。用眼通过小洞往里看,里面的场面真的让李树亿血脉贲张,下面的

小兄弟马上坚挺起来,顶起一顶帐篷,甚是“雄伟”只见王姐全身赤裸着,两只

雪白的大奶子摇晃着,坐在一个很大的洗脚盆内,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奶子,而另

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口中还不时的发生撩人心弦的呻吟声。李树亿知道王

姐在做什麽,毕竟自己是高中毕业,也学过一些性知识,也看过那方面的书,而

且自己从小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王姐是在自慰,也难怪,丈夫已经死了两年了,

而自己正值三十岁如狼似虎的年龄,肯定寂寞难耐,需要男人的慰藉,而在村里

又不好找男人,所以只能靠自慰来发泄心中的寂寞。

  看的李树亿直咽口水,不知觉中,李树亿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摩擦着

自己的小兄弟,一种舒麻的感觉涌上心头。王姐她1米67的个子,在我们村算

是高了,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长着一对

鼓鼓的大乳房,一走道上下晃动。俩手一掐就能掐过来的小腰,最搀人的就是她

的大屁股,太性感了,只要不是阳萎的男人看见她,没有一个不想跟她上床的。

而李树亿也不列外,真有股沖动,想沖进去,跟王姐发生关系。

  王姐现在正沈淫在自慰给带来的快感中,完全没有感受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而正好有一个外表老实,内心淫蕩的小子正在观看她表演中国的R片。只见王姐

用手摩擦着自己的下体,指尖的力量越来越强,她不时变换着各种方式,先这样

抚弄一下,再那样揉搓一下;先用一种节奏,然后再换成另一种节奏。终于,她

感到一股电流通过她的胸部、喉咙和脸孔。女人全身肌肉都拉紧了起来,即将濒

  这时,她只轻轻地在那潮湿又肿胀的下体上一碰,立刻就到了她想要的境界。

王姐静静地迎接高潮来临,她的大腿和性器痉挛着,最初是急促又短暂的震颤,

然后,颤动的幅度逐渐变长。她终于感到全身放松,一切都过去了。

  高潮过后,王姐像是全身都麻痹了似地躺坐在洗脚盘里。过了好几分锺,她

才站起身来,重新系上浴袍的腰带。

  李树亿见王姐洗好了,要出来了,忙把放在裤子里的手拿出来,但是就在这

一瞬间,里屋的门开了。王姐打开门就看到人,吓了一跳“啊!”

  的一声叫了起来。当看清是李树亿的时候,红着脸说:“树亿,你怎麽在这

里?而且你还靠在门边?”

  李树亿也很尴尬,脑子有点短路,支支唔唔不知道说什麽好。王姐看到李树

亿的一只手还放在他的裤子里,她很快就明白李树亿刚才在做什麽了,毕竟王姐

是过来人,这种事情比李树亿了解的多了。

             第04章寂寞寡妇

  王姐嗔怪道:“树亿,你怎麽还不把手拿出来?”李树亿听到王姐说的,脸

又一下子红起来,看来王姐已经知道自己刚才在做什麽了。这下丢人丢大了,以

后还怎麽见王姐呀?李树亿忙把手拿出来低着头不该正视着王姐。王姐见李树亿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由得“扑哧”笑了起来:“还傻站在这里干什麽?进

来坐吧。”

  一把拉过李树亿的手臂,往里屋去。王姐把李树亿安排一张小床上坐下(这

里是她的女儿睡觉的地方)说:“你先坐会,我把洗澡水倒了。”

  李树亿点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王姐让李树亿做什麽他都会做什麽的,心里有愧疚的人就是这样。李树

亿双手合十放在两腿间,像个乖孩子一样坐在小床上。王姐把洗澡水倒了,放好

洗脚盆来到李树亿的旁边坐下说道:“树亿,王姐的身材好吗?”

  李树亿点头说:“嗯,王姐很好看。”

  王姐向李树亿靠了靠,两个人紧挨着。这也是除了孙菲菲外,又一次和女人

靠得这麽近,而且这个女人身上还散发着淡淡地香味,穿着白色的浴袍,想到里

面仅仅穿着的是胸罩和内裤,李树亿的脸又不觉发红发热,精神恍惚。

  “树亿,在干吗啊,还在想刚才的事啊?”

  王姐好像看穿他的心思。

  李树亿忙道:“没有没有。”

  “树亿,王姐腰有点酸,你可以帮我捏捏吗?”

  李树亿还没来到及回答,王姐说完突然把浴袍脱下。李树亿感觉大脑要晕厥

了,“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树亿是第一次看到少妇只戴着胸罩,黑色的蕾丝胸罩之间的白白的乳沟,

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眼睛倒是直勾勾盯着那虽然开始有点下坠却因此显得

格外大的乳房。

  “树亿,没看过女人的奶子啊,难道你刚才没有偷看王姐的奶子吗?”

  王姐吃吃地笑着,一下子把乳罩也脱了下了。

  李树亿看到白白的一团肉上面黑黑的乳晕,上面是熟透发紫的乳头,王姐已

经像蛇一样倒在李树亿的怀里,硕大的乳房紧紧贴住李树亿的胸膛,软软热热的,

更要命的是她那只柔软的手已经迅速抓住李树亿早已硬翘翘的小兄弟,李树亿觉

得整个人都要瘫软下去……

  李树亿挣扎着推开她,“不,王姐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要是有人进来怎麽

办?”

  “小傻瓜,怕什麽,王姐这就去把门都关了,看谁还会知道我们在做什麽?”

  说完跳下床,把里外的门都关了,还拉上窗帘,这样就不能看到里面发生什

麽了。

  李树亿此时的心情非常的兴奋,他知道今天可能自己要告别处男之身了,而

且这也是他自己日夜期盼的好事情。

  王姐回到床上,她的舌头已经在舔李树亿的脸,是那样的饑渴,李树亿想她

这两年以来一定很期盼有男人的慰藉,而李树亿就不幸成了她的猎物。

  李树亿的手在她的引导下,探向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软,后来我才知道那

叫松弛,但是她的乳蒂很大很硬,李树亿狠狠地捏。

  王姐很喜欢似的在李树亿耳边呻吟,哦哦地轻叫:“小坏蛋、小坏蛋……”

  她褪下李树亿的裤子,昂扬的小兄弟虽然不够大不够长也不黑,但是却很硬,

王姐竟然一把含在口中吧嗒吧嗒地吮吸,口水顺着小兄弟流了下来。

  李树亿哪里受得了,不一会李树亿的少年第一次释放在王姐的嘴里,王姐居

然一滴不漏地吞下去。

  王姐也满脸绯红,但是她并没有放过李树亿,而是把李树亿压在身下,李树

亿连王姐的下体都没看到,小兄弟已经被塞了进去。

  王姐一边抓着自己的乳蒂,一边上下耸动身体,因爲她的下面对19岁的小

伙子来说的确很松,所以尽管李树亿是释放过一次,但是半硬的小兄弟还是轻易

在她的体内运动。

  李树亿几乎感觉不到什麽摩擦,倒是王姐的大屁股啪啪地撞击李树亿的下体,

让李树亿感到刺激,十几分锺之后,小兄弟再一次在王姐的体内雄起。

  王姐更加起劲了,李树亿在下面由得她捣鼓,几分锺之后可能是王姐的体内

实在太热,就像刚才在她的口中一样,李树亿再一次释放了,而这次,王姐也满

足了。

  李树亿累得半死,王姐也满足的躺在李树亿的身上喘着气。因爲是小床,所

以一上一下躺着正好。有了这层关系,李树亿对王姐也放开了,身子挪了挪,让

王姐也躺在床上,而头靠在李树亿的胸膛上。李树亿一只手亲亲地抚摸着王姐的

奶子说:“王姐,这次你可赚了,我可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呀。”

  王姐听到这个“黄花大闺男”“扑哧”一下笑了起来说:“你个小坏蛋,得

了便宜,还在这里装可怜,从你偷窥我洗澡就知道你小子也不是什麽好东西。”

  李树亿狠狠地捏了一下王姐的乳头,只听王姐:“哎呀!你想疼死我呀!”

  李树亿坏笑道:“谁叫你骂我不是什麽好东西,这是对你的惩罚,看你以后

还该说我的坏话。”

  王姐吃吃笑道:“你不是什麽好东西,难道你是个东西呀?”

  李树亿接上话:“我不是个东西。”

  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绕进去了,而王姐在一边笑的快

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树亿一把擡起王姐的屁股,作势要打她的屁股说道:“反了你,敢这麽说

你的男人,看我不打你屁股。”

  李树亿在王姐那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上轻轻地打了一下。王姐“哎哟”一声道

:“好老公,饶命呀!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树亿听王姐叫自己老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有了王姐以后需要女人发泄

时,就有对象了,这人生也变得多姿多彩了。李树亿说:“要我饶了你可以,以

后你要听我的话,要不然把你屁股打的开花。”

             第05章遇到老师

  王姐突然想到了什麽,问道:“老公,你怎麽会来我这里?”

  经王姐这一提醒,李树亿才记起来这里的目的,回答道:“你不说我倒是忘

了,我妈告诉我,你娘家在镇上开了个百货店,要我来问问你,那里招人不?我

想要去工作。”

  王姐说:“哦,是这个呀,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帮你问一下。”

  李树亿在王姐的耳边亲声道:“谢谢王姐。”

  王姐只觉得耳朵里痒痒的,全身麻麻,很是舒服。王姐说道:“好老公,你

以后一定要多来陪我,我知道你以后一定会找对象的,所以我只期盼你能有空的

时候陪陪我。”

  李树亿手臂一用力,紧紧地抱住王姐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道:“王姐你

就是我老婆,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李树亿自从跟王姐发生关系后,就经常往她家跑,不过村里的人也不觉得什

麽,因爲他们两家一向关系很好。而王姐经过李树亿的滋润越发显得年轻,皮肤

光滑,有水分。她再也不觉得生活的寂寞,枯燥了。

  李树亿想今天上镇上去转转,看有没有招工之类的,碰碰运气,老是待在家

里也不是办法。李树亿骑上家里的那辆凤凰牌老式自行车往镇上去,其实茶乡村

离镇上也不是很远,骑自行车也就半个小时而已。

  李树亿推着自行车走在镇上,镇上有两条呈十字状交叉的小街。这两条街虽

不宽,但也足以驶过一辆吉普车,加起来足有六百米长。零零落落地嵌着青石板

的路面,以及从两边的门头上伸出来的油漆斑剥的小吊楼,都在向人们炫耀着自

己的长寿。这里也算是有点曆史的古镇,老房子都保存的很完好。李树亿初中,

高中就是在镇上读的,对这里还是比较的了解。当他走到镇邮政局门口时,看到

一张招人啓示。李树亿马上推车过去看,原来是邮局要招几个人,学曆要高中以

上的,男女不限。想想自己,李树亿觉得自己符合他的要求,不如去碰碰运气。

于是,停放好自行车,走进邮局。

  李树亿来到柜台前,向里面的营业小姐问道:“请问这里招人不?”

  柜台内的营业小姐礼貌道:“是的,我们招人的,你是要应聘的?”

  李树亿点点头道:“我是来应聘的。”

  营业小姐指了柜台左边的一个房间道:“你进这个房间,我们的所长在里面,

你跟他说就好了。”

  李树亿说:“谢谢你!”

  说完就往所长的房间而去。

  李树亿敲了一下门,过了一会儿从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进。”

  李树亿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靠窗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一个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低着头在办公。由于那人低着头,李树亿看不清他

长什麽样?找了一张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你好,所长,我是来应聘的。”

  那中年男人听到李树亿的话,擡起了头看李树亿,两人同时说话了:“郑老

师?李树亿?”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这一下子气氛融洽起来。李树亿说道:“郑老师,你不

是在教书吗?怎麽到邮局来工作了?”

  原来这个李树亿口中的郑老师是他初中时的数学老师叫郑志阳。在初中时,

郑老师对李树亿挺照顾的,而李树亿也因爲数学比较的好,跟郑老师走的比较的

近,但是不知道爲什麽?不当老师到邮局来当所长了?这些疑问都是李树亿想知

道的。

  郑志阳站了起来,给李树亿倒了杯茶笑着说道:“说来话长了。”

  于是给李树亿讲起了他的事。原来当年他带的一个班在一次外出春游的时候,

有几个男生在但是春游的地方附近的河里游泳,有一个学生游到河中央的时候不

知道爲什麽突然脚抽筋,“扑通,扑通”几下拍水声,就不见蹤影了。后来被打

捞上来已经断气了。由于这件事,郑志阳要负一定的责任,所以他辞职了。正巧

郑志阳的岳父在县邮政局工作,见郑志阳辞职,就帮他在邮局找了个工作。这些

年做下来也混到镇邮政局的所长位置。

  郑志阳叙述完后问道:“树亿,你怎麽没有去考大学,来找工作了呀?”

  李树亿回答道:“家里条件不好,再加上学习成绩也不是很突出,所以就没

有去考大学,高中毕业就去找工作,给家里减轻点负担,正巧今天在邮局的门口

看到招人,所以就进来应聘了。”

  郑志阳说:“嗯,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这样也好,哦,对了,你是来这里应

聘的,这样吧,你在初中的时候数学比较的好,给你安排内部处理工作吧,主要

负责邮件的分拣封发、信息录入、转运处理等内部处理工作。你跟着我们所里的

陆师傅学习一下,他会告诉你关于工作内容的具体事宜。”

  李树亿马上站了起来说道:“谢谢,郑老师你给我这次机会,我会好好工作

的。”

  郑志阳点点头道:“嗯,我这里有张员工的资源表格你填一下。”

  从办公桌的右边一沓纸中拿过一张给李树亿。

  李树亿接过表格一看,大概是自己的一些基本资源,像什麽姓名,住址,学

曆等。李树亿都一一填好。把表格给郑志阳后,郑志阳带着李树亿来到大厅柜台

的后面,他拍拍手说道:“大家注意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李树亿,

以后他就跟着老陆一起负责邮件的分拣封发、信息录入、转运处理等内部处理工

作。”

  李树亿跟大家打招呼道:“大家好,以后请多多关照。”

  郑志阳向一旁的一个穿灰色夹克衫的中年人说道:“老陆,你待会带树亿去

熟悉一下。”

  李树亿后来知道这个郑老师口中的老陆叫陆学锋,在这里工作已经十多年了。

  陆学锋答应道:“好的,老郑你放心把他交给我吧。”

  说完陆学锋就带着我去熟悉工作的具体内容。

  陆学锋带着李树亿来到放信件的地方,指着这些信件说道:“看到这些信件

了吗?我们首先要把这些信件给分拣。而目前大部分地方都是人工来分拣,因此,

平挂函件分拣入格时要保持顺头顺面,即出口函件按经转关系分拣;进口函件按

支局、所和县(市)局投递段道分拣;保价信函和特快专递邮件需要专台(或专

门格口)分拣。”

  李树亿听的有点愣,似懂非懂的样子。陆学锋见他这个样子,也知道不能一

下子就都懂了,所以说道:“小李呀,可能这样讲你听不大懂,我待会给你具体

操作一下,你就会明白了,我先大致的给你讲一下这过程。”

  李树亿惭愧道:“陆师傅,那就麻烦你了。”

  陆学锋笑着说道:“我也是这样过来的,不麻烦,那我们继续,这个邮件分

拣封发的步骤大致爲:函件分拣,平信捆把,包裹堆放,邮袋选用,邮件装袋,

扎袋要求,袋牌拴挂,封袋事项,邮袋开拆,邮件管理,我待会给你张《邮件分

拣封发应注意的问题》的纸,你自己先看一下。”

             第06章寡妇有难

  李树亿跟着陆师傅学了一下午,也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工作内容。郑志阳让他

明天开始正式上班,早上上班时间是7点半,因爲邮局营业时间爲早上08:0

0- 12:00,下午爲13:00- 17:30。

  晚上回到家里,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母。母亲杜芳说道:“阿

亿,真的吗?你真的在邮局找到工作了?那里可是个好单位呀!”

  父亲李一天也有点不行附和着。李树亿把如何遇到初中郑老师的事情跟父母

说了一下。

  听了李树亿的叙述,二老才放心下来,杜芳说道:“阿亿,郑老师可以算是

你的恩人呀,以后记得报答人家。”

  李树亿回答道:“妈,你放心好了,郑老师在我初中时就对我很照顾,现在

还是这麽照顾我,我一定不会忘了他的恩情。”

  杜芳说道:“你明天要正式上班了,穿的体面点,不要让人笑话了,哦,对

了,你不是托你王姐找工作的事,现在你已经找到了,待会去跟她说一下,让她

不要忙活了,谢谢人家!”

  李树亿心里想:“这个你不说我也会去的,待会正好可以去温存一下。”

  不由得淫笑起来。

  从自己家出来李树亿直奔王姐家,就在李树亿快到王姐家门口时,忽然看到

两个鬼鬼祟祟的男孩,他们大约15,6岁,脸上刚长着胡须出来,看起来很是

稚嫩。两男孩来到了王姐家的门口的时候,忽然拿起砖头砸了过去。

  “谁啊?做什麽的?”

  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两男孩却嘿嘿笑着,继续捡起砖头砸过去。

李树亿对这种行爲深恶痛绝,上去不由分说,抓住一人的领子将他提起来就是两

拳过去。他此时很是气愤,感觉拳头就像是铁拳,猛力下去就是砖头也能砸碎,

但是却念到对方是恶作剧,力道下的也不大。

  可即便如此,那男孩挨了打也吓得哭爹叫娘,嘴角也肿了,“妈的,你们是

谁家的孩子?”

  李树亿虽然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却是一副大人的口气。

  “我们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

  这种事情发生了,两男孩哪敢说家人是谁啊,于是哭着求饶发誓说不敢了,

李树亿看他们神色不像是乱说话,也就打算放过他们。就在他怒声训斥的时候,

门打开来,王姐从里面走了出来,李树亿转过脸来,一下便看到吓得有些哆嗦的

她。李树亿晃了晃肩膀,以一种充满了强悍的语气骂道:“你们两个小崽子,再

看到你们过来,我非得揍扁你们。”

  两少年连忙求饶,“不来了,不来了,再也不敢了。”

  李树亿又狠狠的在他们屁股上踢了一下,在他的喝骂声中,两少年灰溜溜的

跑开了。

  在李树亿发威的过程中,王姐一直盯着他看,美眸里泫然若泣,盈盈的就像

是要滴出水来。李树亿看两少年跑远了,转过脸来微微笑了一下跟着王姐进了她

的家。

  在王姐家里,王姐委屈地哭着,投入李树亿的怀抱。李树亿拍拍她的肩说道

:“不怕不怕,有我在,他们欺负不了你的。”

  王姐还是哭泣着,李树亿想到了一个笑话,于是对她说道:“乖!不哭了,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王姐点点头。

  两人在床上坐了下来,李树亿沈思了一会儿,说道:“以前在山里有一个小

和尚,在那里当了一段时间的和尚,一次回到家,跟一个从小玩大的女孩讲在那

里的事情。”

  小和尚对女孩说道:“我出去的这段时间,在省城的一座山上当过和尚。”

  女孩疑惑道:“当和尚?”

  女孩很有兴趣的问了一句,“那你怎麽没有剃光头呢?电视里的和尚都是光

头的。”

  小和尚回答道:“我那师傅是酒肉和尚,不禁荤,不禁女人,说什麽酒肉穿

肠过,佛祖心中留。嘿,他憋不住了就下山找女人,他的姘头是个小寡妇,两人

可逗了,经常拿我开刷。”

  李树亿看了看王姐,见她看着自己讲笑话,于是接着讲,小和尚说道:“有

一年师父闭关半年,出来的时候我师娘就跑到庙里找他,我偷偷听他们说话。”

  “师娘说我怀孕了,该怎麽办吧?”

  说到这里,小和尚又看了一下女孩的神色继续道:“我师傅一听立即怒了,

大叫着说我30年前就结扎了,你怎麽能怀孕,说,是不是找了别的男人。”

  李树亿对王姐说道“姐,你猜小和尚的师娘是怎麽说的?”

  李树亿故意顿住,笑着问努力憋住笑容的王姐,她闻言乐了,说道:“我咋

知道她怎麽说的?”

  “小和尚的师娘说,你这老不死的秃驴闭关半年,人家忍不住了就拿胡萝卜,

难道这年头连胡萝卜也靠不住了吗?”

  说到这里,李树亿哈哈大笑,王姐更是乐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不过仔细想

想,她忽然觉得林李树亿在拿她开刷,于是便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了他一眼,李树

亿一把推倒王姐淫笑说:“姐,你这两年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呀?”

  王姐嗔道:“讨厌!你个臭小子越来越不正经了。”

  李树亿笑着道:“我本来就是不正经呀,难道你以前没有发现吗?”

  王姐回答道:“我早看出你小子,不正经了,以前每次见到我都是盯着人家

的奶子看。”

  李树亿说:“那就让我再看看你的奶子吧。”

  说完一把撩起王姐的上衣,粉红色蕾丝胸罩尽收眼底,还有之间的白白的乳

沟。李树亿低下头凑到白白的乳沟,有舌头舔那里。王姐感受到胸前传来的舒麻

感,不知觉的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李树亿一把撤掉王姐胸前的蕾丝胸罩,左手揉捏着一只奶子,而用嘴吸吮着

另一只奶子。像个婴儿在吃妈妈的奶水一样。吸吮了会王姐的奶子,擡起头来深

情地看着王姐,她那满脸红晕的样子让李树亿觉得王姐此时很可爱。王姐睁开眼

看着李树亿说:“你看着我干吗?”

  李树亿回答道:“姐,你真美!”

  说完低下头去亲吻王姐的嘴唇。

  李树亿用力吸着她的嘴唇,感受着冰凉而又芳香的气息。她也激烈的回吻着,

舌头伸到李树亿的嘴里,挑拨着他的舌头。

  李树亿极爲兴奋的用舌头回应着她的挑拨,把舌头再伸到她嘴里,吸食着她

芳香的津液,舔弄她甜蜜的香舌。

  两只手在她背上屁股上来回用力抚摸着,她也伸出手来抱住李树亿的后背,

让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给融化了。

  李树亿用手抱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便将她的上半身擡起来。王姐知道他的

想法,嘴仍然和李树亿热吻着,却扭动着身子将上衣给脱掉。

  接下来,两人一边热吻,一边互相配合着将彼此的衣服脱掉。等到两人都赤

条条的时候,她用双手捧着李树亿的脸,盯着他的眼睛,用一种让李树亿快要心

碎的声音说:“你是我第一个心甘情愿的男人!”

  以前王姐都没有跟李树亿说过这样的话,可能今天感觉这个比自己小的小男

人给自己安全感。

  李树亿重重的点头:“姐,我永远都会记得你这句话,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这一瞬间,王姐的眼里流出泪来,那是激动地泪水,李树亿低头舔掉她脸上

的泪水,两人再一次的纠缠起来。

  粗喘声渐渐充斥着小屋子,床头柔和的灯光将两人笼罩着,躁动的火花在流

淌,李树亿幸福的在她的身躯上流连,也忘了自己没有打招呼就跑了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树亿再也忍不住躁动的火花,便分开她的玉腿,进入了

她的身体。在触碰到那柔软的内壁时,王姐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李树亿运动了一会,王姐的声音越来越大,丰臀也逐渐向上迎合着他。李树

亿感觉到她那少女还要紧密的地方,慢慢的收缩起来,象有个小嘴在吸着一般,

让他越发兴奋。

  李树亿的小腹和她迎合的丰臀相撞,发出啪啪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旁晚,

抒发着浓浓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