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阿光

2019-10-25 12:31:04


阿光自出世就一直住在香港的新界,他拥有一座三层高,而且建筑得美伦美焕的西班牙式的“丁屋”,又有卖地给政府所得的巨款,可以说是一世衣食无忧了,可是,自从太太和他离婚之后,就再也娶不到老婆了。因为太太和他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不能容

忍他的“小器”。

  其实阿光的“器”也不至于小得不能使用,祇是那个有外遇的太太既然以此为藉口和他分手,他也祇好无可奈何的接受命运的愚弄。这种事情,女人可以轻易地脱口而出而让人深信不疑。男人却百词莫辨。难道还能脱下裤子到处向人解释吗﹖

  不过他的人生中不幸中仍有大幸。在这个世界里,金钱的能力真是不可低估。阿光所顾用过的菲佣不止照顾了她的衣食住行方面的方便,也向他提供了肉体的抚慰,虽然她们算不上是什幺美女,但毕竟也是他挑选过的女人,而且床上的风情绝对胜过和他离婚的那个女人。所以他失婚后的三年中,就享受过四个宾妹的肉体。其中第一个宾妹在受聘两年之后,因为回去结婚就没有再续约。但是她临走之前,曾经介绍了两个朋友让阿光试用。那两个女人都和他上过床,不过她们年纪已近三十。阿光并没有留用。

  目前阿光所顾用的宾妹年仅双十,虽然她的第一次是给了帮她办手续来香港的菲律宾人,但是和阿光初试云雨情时,也给了他很大的满足。她曾经受过内行人的指点,口技非常出色。每和阿光性交之前,必定先以唇舌的工夫使他的阴茎膨涨得超乎平常。然后主动用她那紧凑的阴户套入,令阿光得到极大的兴奋和满足。

  阿光认为他最幸运的是他有一帮中学时代很要好的同学。在那些人之中,除了当便衣警察的马良和他做护士的妻子玲玲,以及律师阿泉和他在图书馆服务的太太丽珠这两对夫妇之外。还有几个虽然已经结了婚却瞒着家里出来偷欢的男女。其中男的有在尖东洋行上班的李文杰和林智庆,女的有银行的女职员何英.秀美以及月仙。这班大颠大肺的男女,不时会在公众假期相约来他的家里举行聚会。

  文杰与智庆虽然有太太,却各有一个上得床的女朋友,这些男女们的想法祇是贪玩而已。这一天,他们在酒店开了一个大房间,实行大被同眠。一杯酒下肚,两个男人都已经沈醉在美色里了。智庆伸手搂着女友美娜。文杰也同样的向淑玲靠了过来。文杰的手摸向淑玲的酥胸,在她乳房上捏了一下,笑着大声说道﹕“来﹗亲一下吧﹗”

  淑玲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要这样嘛﹗”

  文杰却说道﹕“来,靠紧一点,让我亲一亲嘛﹗”

  酒,能造成爱情和性慾的假期。他们开始感到浑身发烧,散发着热气。文杰和智庆已开始脱外衣。体内的酒精在作怪,智庆醉眼模糊的,觉得美娜比昨日娇艳多了,便开始去解除她身上的衣物。

  祇消两三下子,他们就脱得赤裸裸了。智庆也解除了自己的内衣。他热烈的把美娜搂在怀中,两片火热的嘴唇紧紧的压在她的唇上,他的手抚弄着她的乳房。最后游向她的神秘洞口去。

  美娜作象徵性的推拒。但体内的欲火使她无法自持,主动的抱紧了他。剎那间,两人已经倒卧在床上了。在互相爱抚热吻中,他和她的生理都起了很大的变化,他的一根阳具,不断的充血,膨胀得又粗又壮。

  美娜的阴户痒丝丝的,淫水如泉涌出,生理上殷切的需要,赤裸裸的肉体,紧贴在一起,随即有节奏的摆着,智庆的肉棍已深入她的穴内了。智庆的阳具,像灵蛇般的在穴内钻动着。

  他要慢慢挑逗她,使她的淫欲之火泛滥。他稳固自己的精关,祇轻轻抽插着。这种动作,当然末能满足性发如狂的她。

  美娜浪哼道﹕“哎呀﹗快﹗你快点插我呀﹗”

  智庆道﹕“别急嘛﹗我会给你最痛快的享受﹗”

  他气贯丹田,便阳具更加壮硕,大起大落的抽送了。

  美娜紧搂着他的背部,紧紧的玉门夹着阳具,扭腰摆臀,款款迎送。

  过了不知多久,美娜一阵颤抖,阴精直泄。美娜泄过精后,瘫痪着还喘着大气。

  智庆脸露出得意之色,把湿淋淋的阳具,从美娜的阴户之中抽了出来,昂头摆脑,耀武扬威。双方都达到了高潮。

  他们仍然相互的搂抱着。反观另一边的一对,也仍然在大干着。祇见文杰大起大落的疯狂抽插着淑玲。一面喘呼呼的叫道﹕“淑玲,你的小穴真滑哩﹗又紧又湿润,玩起来好舒服呀﹗”

  淑玲也喘着道﹕“啊﹗啊﹗真是痛快,美死我了﹗”

  文杰仍在不停的抽插,淑玲两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际,盛臀款款迎凑。她阴户里淫水直流个不停,大龟头一进一出的,滋滋作响。

  他们两人尽情的缠绵。文杰狠干了一阵之后,伏在她的身上,一手抚弄着她白嫩的乳房,同时低头含着另一只乳房的奶头,他搂紧了她的娇身,吻着她。将阳具缓缓抽出阴道口,又突然奋力一插,狠狠干着。

  淑玲“啊﹗”的一声两手抱着地的屁股,摇摆着丰臀,用力迎凑。同时娇声浪语地哼道﹕“哎哟﹗我快受不了﹗挨不住了呀﹗”

  文杰的阳具也在她肉体里跳跃、颤抖,世界末日一样的狂潮,到达极点,他们同时泄了。享受到人间无上的快感。

  雨过天晴之后,两个人赤裸裸的相拥着,喘息稍平之后,擡头一望床上的另一边,却看到美娜和智庆也在望着他们,脸上露出赞许的微笑。

  美娜故意用手羞淑玲。淑玲娇羞的躲入文杰的胸前,擡不起头来。文杰突然把智庆叫到一边,低声说道﹕“智庆,我们该换一换了﹗

  智庆道﹕“换甚幺﹖”

  文杰道﹕“交换游戏呀﹗”

  智庆道﹕“哦﹗是换床还是换人呢﹖”

  文杰道﹕“什幺都可以。”

  智庆笑着说道﹕“我倒有一个新建议,我们是否可以交换一下女人呢﹖”

  文杰道﹕“这是个好办法,试试看吧﹗”

  智庆道﹕“不要讲出来,秘密进行﹗”

  文杰道﹕“这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亏你还想得出来。”

  智庆道﹕“我祇是觉得良机不可失,我们现在去洗澡吧,準备重新上战场。”

  说着他们两人就提议四人共浴,两女半含羞红着脸走向浴室去。

  智庆先替美娜涂上肥皂,手上触到了紧要地带。美娜娇笑道﹕“不要吧﹗我自己来嘛﹗会痒的呀﹗”

  智庆道﹕“来嘛﹗不然你帮我洗。”

  美娜道﹕“也好﹗”

  说着拿起肥皂涂在智庆身上,可是临到下部时,即不敢动手去擦,智庆见状,抓起她的手往阳具上摸去。美娜红着脸,握着他的阳具涂肥皂。

  文杰向淑玲道﹕“我们也来吧﹗

  一面讲话,一面动起手来,使得淑玲娇笑不已。她大叫道﹕“不要这样啦﹗我不习惯呀﹗”

  文杰不回答,也拉着她的手去握阳具。涂过肥皂的手,很是滑润。所以祇轻轻的握了几下,两个人的阳具又变化了,由软绵绵的开始胀大成为坚硬的肉棍儿。两女看了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赶快将手拿开。

  可是他们又去拉她的手。智庆道﹕“握着它,摸模看,是不是很奇妙的。”

  接着又将身子靠了过去,这下阳具也顶到阴户了。如此一来,美娜的淫水又不断流出来。而智庆的阳具更是坚硬无比。智庆急色得双手在她身上乱摸,然后双手抓住美娜的头,往阳物上一按。阳具先半截,塞进了美娜的口中去。

  美娜的口小,智庆的阳物太租,将口塞得满满的,双手抓住头上下游动,不时发出哼叫之声。

  淑玲的情形也差不多。她也张着嘴咬住文杰的龟头。先用舌头在龟头上面舔弄着,四周慢慢的舔个不停,祇舔得那龟头发亮,而且更加坚硬了。

  文杰被她这幺一弄,觉得痒痒的,更逗起他的慾火。

  四人都春心蕩漾,战场又由浴室移转到那张大床是。两对人马开始倒向床上了。更把身体倒置过来,让女人们的嘴巴吸吮着阳具,而他们则用舌尖舔着她们的阴户。让那酥酥麻麻的感觉,由最敏感的地方传流到全身各处去。

  美娜与淑玲的慾火逐渐地泛滥着,她们娇喘嘘嘘的。那高隆的阴户,经过了他们不断的吮吸和爱抚之后,两片幼嫩的阴唇,渐渐已经翻转肥大。小小的穴口儿,正不断地流出着淫水。

  文杰和智庆一看时机已成熟,忙互相使个眼色。两人赶紧起身,调转过了位置来。智庆的身体压着淑玲。而文杰却压上了美娜的娇躯。顿时,各人的对象都已不同,他们重新组合了新的配搭。

  “啊﹗”美娜和淑玲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但这声惊呼马上平息了下来,因为她们的口已被封住了。代之而起的是“呜呜”的呻叫。

  智庆连忙用手握着阳具,朝淑玲的肉洞猛顶进去。淑玲也不退反叫,将体内的肉棍儿紧紧夹住,随即扭摆起来。她的淫水越来越多,使大龟头进出非常便利。

  智庆轻抽慢插了一阵,改为“九浅一深”,祇见他的屁股挺动着,上下起伏犹如大海行舟。再抽送了一阵,淑玲突然颤抖着,大声叫道﹕“哎呀﹗我高潮来了﹗”

  她一股阴精直射而出,然后她软绵绵的躺着。

  床头的另一端,同样也在发生男女肉搏。文杰的花样多多,他说道﹕“美娜,换一个姿势,我教你玩花式﹗”

  美娜道﹕“随你的便,怎幺玩都好﹗”

  文杰得意的笑着,随即躺下来,要她骑在上面。他捧着美娜的屁股,帮助她一下,温软的肉洞立即顺利地套入大阳具。

  美娜在他的挺送下,淫水直流。不到一百下,美娜突然阴精直流了。她不住娇喘着说道﹕“哎呀﹗我快不行了,高潮快来了﹗”

  文杰说道﹕“好哇﹗再动几下,快﹗”

  美娜却停了下来,她说道﹕“不行啦﹗我完了呀﹗”

  文杰祇得翻身过来,变成脸朝下的姿势。他把龟头抵紧花心,用力旋磨着,不到几十下,美娜又第二次泄了。文杰的心里一热,说不出的快感,也泄出阳精来。

  如今的情形是两对鸳鸯一张床。他们彼此都筋疲力尽了,祇是互相拥抱对方。这一场交换对象大战,直干得淋灕尽致,最后祇可以听到他们的喘息声。她们终于告一段落了,然而过了一会儿,他们恢复疲劳后,又大干起来了﹗

  话说回来,这一天在阿光家里第一次聚会的时候,因为大家都是相熟的老同学了,打情骂俏本属自然。阿光的“小器”难免成了取笑的话题。虽然和他曾经有过一手的月仙也挺身而出,证明阿光实际是可以性交的。但是众人并不肯作罢,阿泉甚至要他脱下裤子让大家检查一下。

  阿光气愤地对阿泉说﹕“要检查也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如果可以的话,你就得让丽珠和我来一次。”

  阿泉的精力过人,早就有意在这里制造混乱,以便搞一个性爱的欢乐窝。他知道如果把自己的太太让出来,并不愁得到这里其他女人的身体。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

  做护士的玲玲自告奋勇帮阿光脱裤检查。结果,证实阿光虽然并非一柱擎天,却也胯下硬物高举。丽珠待要逃走,早被马良捉住,趁机摸乳之余,扭送阿光怀里。

  众人一窝蜂涌入房,要看真人表演,阿光也不好意思白干阿泉的老婆。和他的俏菲佣商量了一阵,决定让她也和阿泉当场性交,让气氛更加热闹。

  于是,菲佣先向阿泉投怀送抱。阿泉也老不客气,先摸摸她的乳房,顺势脱下她的上衣。接着又把手插入她的裤腰。菲佣自动把裤子褪下,众人见到阿泉的手指已经钻入她的阴道里了。接着,有人帮阿泉脱光了衣服,两条肉虫就在床上翻滚起来了。

  另一边的丽珠,也半推半就地让阿光脱得一丝不挂。抱到床上。见到阿泉和宾妹正面交锋,阿光就让丽珠伏在床上,从她后面插入。然后伸手到胸前抚摸乳房。这时床上四条肉虫在蠕动,众人也大开眼界。阿泉把宾妹干了一会儿,也学阿光一样,要她伏在床上让他从背后抽送。阿光见那边有了变化,也随机应变。把丽珠调过来正面交锋。

  阿光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姦淫朋友的太太,显得特别兴奋,虽然他竭力镇定,毕竟未能理想,终于在不甘心的情况下射精了。倒是阿泉有定力,他左冲右突,翻来覆去把个二十出岁的宾妹玩得欲仙欲死,如癡如醉。

  阿英递一些纸巾给丽珠,丽珠恨恨地从床上爬起来,捂住阴户跑进厕所去了。

  丽珠穿好衣服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阿泉刚好从宾妹的肉体里拔出射精后的肉棍子。旁边的玲玲正递上纸巾。丽珠突然向阿泉说道﹕“老公,刚才马良捉我的时候,趁机摸我的胸,你可要替我作主呀﹗”

  阿泉则回头问马良道﹕“我老婆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马良回答说﹕“我是有踫过你太太的奶子,但并不是故意的呀﹗”

  阿泉对众人说道﹕“这幺说,我太太说的是真的了,你们评评理,马良的太太是不是也该被罚摸奶子呢﹖”

  周围的人都是一班兴灾乐祸的,当然异口同声地说﹕“应该﹗”

  阿泉笑着说道﹕“好﹗现在我来宣判,在场的男人可以摸马太太的乳房。”

  话音刚落,文杰和智庆立即把手伸到玲玲的酥胸。玲玲却也表现得很大方,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对丽珠说道﹕“阿珠,我老公是看得起你才摸你哩﹗不必那幺小气嘛﹗”

  丽珠也说道﹕“好啊﹗看得起就可以摸,以后我也摸你老公,看你生气不﹗”

  玲玲笑着说道﹕“绝对不会的,你高兴的话,现在就可以摸他,甚至和他做爱,大家都是开朗的,否则也不会来这里聚会啦﹗”

  阿泉也出声说道﹕“马太太说得好,我们都是玩得开的人,今天不够时间了。过几天就是连续几天的公众假期。我们来这里举行一个狂欢性舞会,有兴趣的话,现在就报名,我会策划统筹,包让大家满意﹗”

  在座的人个个都喜欢刺激,一听说这是一个无遮舞会,当然全部同意了。

  假期的头一天下午,众人又纷纷来到阿光的住所。那时,有几个先到的人聚在大厅里打牌,祇等阿泉和丽珠来到,就要开始今晚的狂欢舞会了。

  阿光刚刚输出局,见到月仙也没份打,就笑着对她说道﹕“阿仙,反正我们都没得玩牌,你敢不敢和我先来个当众表演呢﹖”

  “为什幺不敢呢﹖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你玩了,不过你得替我脱衣服才行﹗”

  “那是当然,好妹妹﹗来﹗让我替你脱下﹗”阿光迅速脱下月仙的连衣裙,接着就伸手去拉她的三角裤。

  “不用了﹗等我自已来吧﹗你这不死鬼﹗”她双腿一翘,顺手脱下了三角裤。

  打牌的见到有人开始玩,又刚好打完手头上的一局,便即时停下手观看。

  阿光心里一乐,扶住坚如铁条的鸡巴,一压而上,阿仙的纤手轻轻一拉,龟头插进了洞里。二人是老搭档,各人的生理部位,心里有数,所以阿仙两腿一张,肉茎就已经溜进去了。别看阿光身粗体壮,而那根家伙却小得可怜,祇有半寸多粗,四寸不到的长度。站在旁边周围的男女们都渍渍称异,可是像这样的白日当众宣淫,在大家心目中早就习以为常了。

  阿光鸡巴虽然细小,但插在月仙紧窄的阴穴口里,仍然塞得满满的,酥得她暗地里直叫“甜心”。

  阿光抱住月仙的粉颈,按住她香唇猛力的狂吻。随手剥下了乳罩,露出两只挺实的双峰。少妇的玉峰,胜过新剥的鸡头肉,脆嫩光润,触手犹如温玉,阿光爱不忍释,摇搓捏弄,手掌不停的在双峰间游移着。肌肤相触,慾炎更高,双方血脉浮动,像电传一样地运行全身,月仙觉得酥酥麻麻的,心里祇希望对方加重加快。阿光满脸如焚,双目精光迸射,慾火快要冲破了脑门﹖

  他两膝微点,压劲一提,开始抽插了。由于他阳具较小,阿仙的分泌又多,才没有几下,就觉得有点滑溜,快感也渐减。但他不气馁,希望以动作来弥补这个快感。于是直起直落,一下下都插到了根底,抽插不遗余力。

  月仙也似乎觉得快感不够过瘾,频频的扭动腰肢,滚摇臀部,来使阴户重重的撞擦着那根细小的阴茎。以致阿光抽得越快,她的屁股也摇得越加紧凑,双方配合得乾柴烈火,的确是一对性交的好对手。

  二人这样的互相拼杀撕斗,大有非见胜负不肯罢休之概。惹得围在旁边的男女,也都心痒难禁,好想也当场一试,不过反正舞会就要开始了,满腔慾火,祇好强行按住。

  别看不起阿光那根小家伙,劲道可真强呢﹗二百抽过去了,凶劲丝毫不减。穿钻得更加快速。月仙的腰劲,本来就不错,无奈阿光个子粗壮,被压在下面,扭起来可真吃力呢﹗这时她已微现汗渍。站在周围的男女们,知道阿仙有点吃不消,为了要争取时间早点儿开始狂欢舞会,深怕被二人这样一拖,误事不少,大家都在为月仙做啦啦队,连呼﹕“阿仙加油﹗阿仙加油﹗”

  这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个性都极为好强,谁也不肯让谁。月仙当然不愿当众示弱,扭滚有增无减。

  正当此时,阿光突感背脊骨一阵酸麻,他冲刺了几下,伏在娇躯上,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精液喷射,全身鬆畅,他仿佛飘上了云间天上。

  月仙也被这浓精的浇射,花心里一阵酥鬆,扩散到整个阴户。这时她倒而动起怜惜之心,轻轻的问道﹕“你好了吧﹗”

  阿光脸上展开灿烂的笑容,他翻转身滚下了玉体。

  阿泉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见俩人已经完事,便号召大家开始今晚的舞会。

  本来,裸体和交欢,在众人的眼中,已经认为是生活中的常事,祇要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不过跳这种交欢舞,却还没有尝试过,对这别致的节目,大家无异议的全体鼓掌赞成。因为大家所追求的就是新鲜和刺邀。

  不过这种交欢舞,男女下部必须相等,否则一高一低,插得进去也转不来呀﹗

  这下子可苦了阿光,祇因他的身材太高,没有一个女的配得上。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寻乐。幸亏他的小二哥刚才已经安抚过了,一时之间还不至于冒火。

  月仙刚好和马良相配,依偎在一起,鸡巴早已塞进了阴户,慢步华尔兹音乐声中,这几对裸体的青年男女,徐徐的起舞了。

  这种交欢舞,可不能快,因为双方面都是站着的,鸡巴是无法插到了根部,总有一部份凉在外面的,如果动作一快,很容易滑溜出来,所以移动得相当的慢,在每次拍子之间,两人的屁股都要顶了一下,才能够稳得住。

  马良的家伙,可真够强,一根有七寸多长,比阿光可长上一半。插到月仙的阴道里面,把阴户鼓得高高的,相当够味,每当拍子互相顶送的时候,更是酥到心底里。

  月仙初尝异味,笑意涌现,眉眼一扬,笑嘻嘻的说道﹕“好粗﹗”

  “粗才过瘾﹗难道你不喜欢﹗”马良收腰挺腹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阴户一顶。

  “当然喜欢啦﹗你大概吃过药了﹗以前好像并没这幺长呀﹗”月仙也向他迎凑,他又顶了一下,使她整个阴户都感到蜜麻麻的。

  “哈哈﹗何止吃药,还要磨练呢﹗否则那会长得这幺快﹗”马良自鸣得意的说。

  她们随着轻微的乐声转动,在昏黄的灯光,人影肉香,互映成趣。确是别开生面的玩意儿。跳这种舞,不但舞步要熟,而且双方要紧密的配合,否则稍不留意、小二哥就会滑到阴户外面,那就煞风景了。最大好处,还可以训练持久力,因为站立的姿势,木来就是合乎持久的要诀,而这种舞每个拍子才始插了一下,肉茎凉在阴户外面的时多,持久力自然更长。

  可是有一样不过刺激的,他们动作慢,好像小孩子在学走路,看上去有点别扭。

  一曲方终,月仙好像尝了甜头的苍蝇,抱紧马良不肯放手。这也难怪,那根粗长的比阿光的确好得多,已经顶到了花心呀﹗

  她索性把整个娇躯,贴伏在马良的胸前。利用挺实的双峰,不断的磨搓滚动。他们本来是四条臂膀环抱在一起的,根本就无法捏弄这两颗小肉弹,经过这一阵子的磨搓,马良居然被磨出心火来啦﹗他慾火高烧,全身血脉喷张,对已经到手的美味,怎幺样也不容放手呀﹗

  他下定决心,今晚上要给这小妮子一个下马威﹗

  他扳住月仙的娇躯,把她按坐在沙发的靠手上面。翘起了两条粉腿,搭在肩上,开始抽插。这样一来,可以插得更为深进,紧紧的抵住了花心。

  一阵酥痒,自子宫直透丹田,月仙甜得笑意更浓,媚眼如癡。

  马良也是初次遇上这奇窄的阴户,鸡巴插进去,被挟得紧紧的,有如一根肉棒子硬套进肠衣里面,舒服得也是酥麻麻的。连连吞口水,暗喊一声﹕“太妙了﹗”

  这时其余的八人,正好分做四对,在大厅间互展雄长,较量身手。

  阿光找上了皮球何英,虽然高低差了半截,但双方的家伙,倒还恰用。由于皮球肥胖,外阴唇生奇厚,洞口被挤得满满的,阿光的那根小鸡巴,抽插起来,倒也够相当的肉感的。

  文杰的对手是丽珠,智庆怀里搂着秀美。虽然女人的身体没有男人那幺高,但是她们稍微滇起脚,就可以让肉茎顺利插入。阿全虽然见到妻子的阴户插着别人的阳具,但是这时他的阴茎何尝不是也插入玲玲的肉体里。

  众男女们此起彼伏,等于开了无遮大会,抽插中间引起的些微震动,在夜阑人静之时,听起来还是相当的清晰,“卜滋”之声,响不绝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