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幸运的清洁工

2019-10-25 11:32:08


今天,张浩向往常一样,为一栋高35层的大厦刷洗玻璃,因为是高难度作业,所

以报酬也相当可观,他从一开始固定安全套锁开始就已经幻想着如何度过下班后

和朋友在迪厅疯狂的时间,其实是如何应付酒局让他头疼,他的酒量不好,可是

在那幺多人的推波助澜下能少喝吗?想想前几次喝的酩酊大醉后出来抱着人就哭

得臭相,他无奈的漏出了苦笑,不过,还好和兄弟们在一起无拘无束,能够尽情

地释放自我,那种感觉也许是宿醉后头疼的一种补偿吧,他仔细的检查了每个安

全套锁还有钢丝绳,系上安全带,然后戴上清洁剂和他专业的玻璃布坐上了升降

椅,慢慢降到了25层,前一天他已经把上面的10层玻璃擦完了,反正雇主也没要

求儘快完成,他也乐的轻鬆自在。

他喜欢这项工作,虽然在别人看来很危险,可是干了两年的他确很明白,只要小

心些,其实也没什幺,除了钢丝绳断了,其他一概都是小事,而钢丝绳断的概率

比汽车轮胎无故飞出的概率还小,起码他从事这一行来还没听说过有人出现意外

的,他平常也很小心,从不在工作上马虎大意,而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别人的

视窗上“偷窥”,可以看看别人的生活、工作当然还有激情,不过像这种没有马

赛克遮拦的玻璃装饰的房子,毕竟还是很少有人住的,大多数都是公司企业的办

公地点,有的还装上了百叶窗,那估计是公司里首领级的人物办公的地方,不过

看看别人忙碌的生活也不错,他边擦玻璃边边欣赏着被人的人生,慌慌忙忙到处

跑的有,稳稳当当喝咖啡的有,风急火燎的敲键盘的有,认认真真看档的有,还

有偷机玩游戏的,他笑了,恶作剧般敲了敲窗户,下了那个小子一跳,回报他的

是恶狠狠的一个白眼……

当张浩徐徐降到22层时透过玻璃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因为房子里有两个女

人,一个穿着明显是医生的白大褂,另一个穿着职业女性的工作装——夹克短

裙丝袜高跟鞋,不过很高档,看起来像个有钱人,带个眼睛,显得很文静,人长

得也很漂亮,身材吗……因该是个波霸吧,杨浩心理想到,也难怪,隔的挺远也能

看清楚夹克被高高的撑了起来,胸前的纽扣绷得紧紧的……现在她合拢双腿静静

的看着白搭挂女人手上的怀錶,似乎那个女医生(姑且这幺说白大褂女人吧)还

在不断的说着什幺事,她一边听一边点头,然后女医生把怀錶来回的作开了钟摆

运动,那个女人的目光似乎被怀錶吸引了,直直的盯着它,有那幺好看吗,现在

谁还用怀錶,张浩不解的想,他一边心不在焉得擦玻璃,一边时不时地向这里瞅

上一眼,他看见职业装的女人眼睛越来越没精神,最后缓缓地闭上了,身体也随

着靠在了沙发上,女医生用手翻了翻职业装女性的眼皮,然后看见她嘴唇动了

动,就把一只手在职业装女性的胸部上揉了揉,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女医生又比

了比自己的胸部,看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了句什幺,让职业装女性平躺在沙发

上后,她就坐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了不停的写着什幺,这时张浩才想起一个词

来“催眠”,他突然幻想起来刚才女医生的动作要是由他来做该多好啊,那幺

大,看着那个睡在沙发上女性的睡姿,张浩恣意的妄想着,一不小心鼻血就出来

了,把他拉回了现实,他歎了口气,无奈的继续开始擦玻璃了,他害怕自己太冲

动,所以他决定先擦这一层其他的玻璃,可是现在他的脑子里全是幻想和那个女

人毫无防备的睡姿,他用无比的毅力克服了自己的**,把这一层其余的玻璃擦

乾净,他终于克制不住了,“就剩那里的玻璃没擦了。”他给自己找了个去看女

人睡姿的地藉口。

他慢慢的调整座椅向那个房间靠近,到那间房隔壁的窗户时,他看到女医生边打

电话便急匆匆地从自己办公室出来,顺手反锁了门,对自己的助手说了些话,就

出了办公室的房间(套间一间医疗室,一间会客室,助手在那里)。“看来有急

事走了。”张浩不自觉地说到,突然他感到一阵激动,这样不就可以肆无忌惮的

看她了,他反应了过来,他兴奋得把座椅移动到那间房子的视窗,那个女人还躺

在沙发上,两只手交叠放在小腹上,呼吸匀称,看来睡的很香。

张浩不自觉地把手贴上了玻璃,脑袋里幻想着这双手在沙发上那具肉体上傲人的

双峰抚摸,他的手也随着幻想不停的空抓着,他真是恨透了这个玻璃,它把天堂

和地狱隔开了,他愤愤地向窗户砸了下去,因为他知道这里的玻璃都很结实,但

是当他砸到窗户上时,玻璃却向里面退了一点,他以为是把玻璃砸掉了,下了一

跳,仔细一看,高兴得他差点从座椅上掉下去,原来窗户没关紧,刚才一下自动

然后慢慢的解开安全带,滑到房间了,随便的把安全绳绑在窗户上,迫不及待的

向毫无防备的女性走去……

在近处一看,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漂亮,高高的鼻樑,淡淡的眉,长长的睫毛,小

小的嘴,细细的腰围,隆隆的胸,此刻她的胸部均匀的起伏着,证明她正在熟睡

当中,由于还不敢确定这个女人是否睡死,张浩轻轻的推了推她,“如果她醒

了,就告诉她要盖件衣服。”他脑袋里想着这个很没有水準的藉口,女人没有反

应,他又摇了摇她,动作幅度大了些,女人还是在睡,呼吸一点都没有变,依旧

匀称。张浩大着胆子把手放到了女人的胸部,先是慢慢的感受那里的山峦迭起,

然后轻轻的捏了下去,好大,奶牛一个,张浩想。他不自觉地说道:“多大的胸

围。”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90”。这可吓了张浩一跳,他赶忙移

开手跳了起来,并不断地陪着不是,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传来女人的怒駡和惊

叫,他抬头一看,女人还睡在沙发上一动没动,难道我听错了,张浩不确定的

想。他大着胆子有回到女人身边,犹豫了半天,他又推了推女人,没反应,难道

是梦话,他把手放到了女人光滑的大腿上,轻轻地摩挲着,女人没有反应,他确

信刚才听到的是梦话,不由笑了,这女人做梦都不忘自己的胸围,看来很自傲

阿,他把手慢慢的移动到了女人的短裙内,隔着内裤抚摸着,“好爽,女人只有

这个地方最柔软。”他邪邪的想,“对了,还有这里。”他的另一只手又放到了

女人的胸部,恣意的揉捏着,女人这时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可能正在做春梦,张

浩不知廉耻的想,一会他觉得这样满足不了他的**,他解开了女人胸前的扣

子,胸部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再解开衬衣的口子,蕾丝花边的文胸露了出来,

隔着文胸使劲的捏揉,快感带动他把嘴吻上了女人娇豔的红唇,敲开牙齿,舌尖

迅找着女人小巧的丁香,手也自动的由短裙上沿探入,抚摸着女人平坦的小腹,

然后一股做劲把手伸入了女人的内裤,摩挲微微卷起的体毛,还有已经微泛波澜

的裂谷,伸入温湿滑腻的水帘洞,感觉九曲的褶皱,脸上感觉到女人呼吸变得急

促,促使张浩**狂涨,他拉开拉鍊释放了它的兄弟,然后抬起女人的头,把兄

弟赛经了女人嘴里,一阵疯狂的发洩后,张浩把兄弟拿了出来然后用手指接住了

漏出来的生命精华,他还保留有清醒,知道不能做的太过火,他自己坐在了沙发

上,把女人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掀开女人的胸罩,一对傲人的肥乳展露在空气

中,可能因为刚才的刺激,张浩在抚摸她胸部时乳头是硬硬的,乳晕有点发黑,

他一边把玩女人的**,一边慢慢的把女人嘴上残留的唾液擦乾净,然后分出一

只手去叩女人的私处,一只手继续揉捏女人的**,女人的喘息越来越重,突然

女人的要弓了起来,张浩感到扣女人私处的被手一阵热流冲击,他无奈的想

到:“这女人怎幺这幺敏感,又得清理她的下体了,还好我的卫生纸够。”于是

他抽出一叠卫生纸塞进了女人的内裤把手换了出来,为了不弄髒女人的内裤,他

的动作很小心,用卫生纸堵住“热流”,他把女人的裙子和内裤一起推了下去,

然后再用纸细细的擦拭女人的私处,女人的私处毛不多,颜色也很淡,因为女人

没有处女膜,“应该很少做爱。”张浩分析道,“你一个月做爱几次啊?”他不

自觉地说。“……最多4次。”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来。吓得张浩动作一滞,他慢慢

的把头转向女人,发现女人脸上的表情没变,依然在睡,难道又是梦话,张浩心

想。于是,他试探性的闻女人:“你叫什幺名字?”他仔细的观察着女孩,发现

女孩没有任何表情慢慢的说:“……白露。”声音十分空洞。张浩又问:“你干

什幺工作?”“xx公司业务部经理。”女人还是个高薪白领,xx公司很厉害的,

张浩确定这个女人应该是说梦话,他很好奇为什幺女人会在这里,“你来这里干

什幺?”张浩很想知道答案。

“我感到工作压力很大,这几天总是失眠,于是请蕾医生给我做下心理治

疗。”女人幽幽的说出了原因。

“她是不是给你催眠了。”张浩突然想确定下。

“是。”女人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这使张浩突然想到,催眠中的人什幺都会

作……“抬起手臂来。”他命令道。女人乖乖的抬起了双臂。看到效果不错,他

恶作剧的说“站起来。”女人就那幺站了起来,私处还夹着卫生纸裸露在外面,

**也暴露在空气中,眼睛依然是闭着的,他看到女人这种无声的样子,兄弟又

抬起了头,他也站了起来从后面进入了女人的身体,双手使劲地搓揉这女人的豪

乳,不一会,女人也开始呻吟,越来越大,害怕女人的声音惊动外面的秘书,他

把女人的头板了过来,吻住了女人的唇,女人不自觉地发出“嗯嗯……”的声

音,一会他感到极限了,就拉了出来又喷在了卫生纸上,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不少

时间了,他慢慢的帮女人清理了下身体,穿好了女人的衣服,按照原来的样子把

她平放在了沙发上,他看这女人,刚才那种美味的感觉又浮现出来,不知道能不

能长时间拥有她呢,对了,可以下暗示,张浩想到,他考虑了下,开始了他完美

人生的开头曲。

“听得见吗,白露。”

“嗯。”

“无论在任何时候,当你听到有人说‘玻璃情缘’时你就会立即进入现在这种催

眠状态,明白了吗?”

“‘玻璃情缘’明白……”

“等下蕾医生叫你起来时你会忘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只记得自己睡了一个美

觉,当然,你也不会忘记我的暗示,明白了吗?”

“.……明白。”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张浩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把地上的卫生纸收拾起来装进口

袋,最后留恋的用双手把女人从头到脚抚摸了一遍,然后,系上安全带,从窗户

爬到了悬空的座椅上,轻轻地关上了窗户,继续他的工作,不一会,女医生就回

来了,张浩暗叫一声好悬。

他毫无精神的擦乾净了其余的玻璃,但是,脑袋里始终想着刚才的激情,这种感

觉和正常的感觉有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刺激,他作了最后的总结陈词。

上一篇:公车上的辣妹

下一篇: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