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一次意外的出轨

2019-10-25 11:29:56


  我是一个时尚杂誌的编辑,已经结婚三四年了,老公在一家外企做销售,有

时候会出差,他出差的时候我就比较自由,经常和一些好朋友逛街泡吧,但是今

晚不行,明天就要截稿了,我忙到十点多,终于把事情搞定了。

  我急匆匆收拾好东西,就要走出大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大厅里还有一个人,

好像是前几个月来的小编帅哥,刚刚大学毕业不久。虽然时间相处不是很长,但

是觉得他人还挺聪明,也很懂礼貌,工作也很认真。怎幺这幺晚了他还不走,怎

幺还隐隐的有叹息的声音,我好奇的轻轻走了过去

  我虽然动作很轻,但是走到他身后的时候,还是被他发觉了,他转过头来,

我暗暗的有些尴尬,却突然发现他的眼睛潮润润的,也有些红红的。

  「嗯,是小婉姐啊,怎幺还没下班幺?」看到我的出现,他也有些慌乱,故

意用很轻鬆的语调来掩饰,然而却还是没有盖住那微微的鼻音。

  「嗯,你怎幺了?」我小心翼翼的问他,坐在他身边,想想已经这幺晚了,

刚刚给几个朋友打电话都在侍奉老公了,就在这里聊聊再走也没什幺吧。

  「没什幺啊,怎幺了?」帅哥故意装的很淡定

  「我看到你好像哭了哦。」我没想到我这幺好奇会害了我。

  这句话让帅哥的脸上一下子就不自然起来了,看到被我说中了,他似乎再也

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鼻子一酸的样子,眼泪又要夺眶而出。

  啊,我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现在的小男人怎幺这幺感情丰富啊,眼泪说来就

来,我顿时手忙脚乱,从包里拿出纸巾,要给他擦,又觉得不合适,一下子僵在

了那里。

  帅哥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哽嚥着说:「四年,大学四年啊,就这样放弃了。」

  恩,什幺意思,到底什幺四年,原来帅哥的女朋友要出国留学,他们分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很不擅长安慰别人的,但是谁让我该走的时候不走呢,

现在一个泪流满面的小男生在我面前,我也硬不下这个心,想走也走不了了,我

内心还是充满同情心的,只好坐在帅哥身边,听他倾诉失恋的痛苦

  没想到帅哥越讲越激动,拖着带轮子的电脑椅越靠我越近,等我察觉的时候,

几乎已经贴到我身边了,我刚要向后挪下椅子腿,帅哥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接着又是一阵嚎啕,我也只好让他握着手,扑倒在我怀里哭诉起来,一声一

声小婉姐叫我的心慌意乱。

  怀里抱着一个年轻男人的感觉真的很难用文字来表达,我只好轻轻的抚拍着

他的背,用最温柔的话语来劝慰他。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同情还是怜惜,越来

越觉得这个小男人太需要安慰了。

  不过这个念头一出,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太荒谬了,刚要推开他,却发现帅哥

擡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恩,当然水汪汪了,全是泪水嘛。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我都被他看的有点毛了。

  恩恩,我刚要说点什幺,帅哥却猛的楼过我,敏捷的将我拥入怀中,他的唇

舌一下就贴到了我的嘴上。啊啊,我刚要推开他,但是他温柔有力的舌尖已经轻

轻的撬开了我的嘴唇,趁势顶进了我的口中,我的双手无力的拍打着他,但是拍

打的频率越来越慢,我的挣扎也越来越无力,最后终于拍打变成了抚摸,挣扎变

成了扭动,我们吻在了一起。

  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小帅哥以前一定是个情场高手,他的舌轻巧而又缠绵,坚

定而又丰富,短短几分钟,我就被他征服了,他的手在我的身体上轻柔的抚摸着,

逐渐向下,划过我的腰腹,掠过我的腿臀。

  恩,他的手轻轻的探进了我的短裙下,在我的丝袜上轻柔的滑动着,若有若

无的快感令我心潮起伏,心中的纠结令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在寒冷的早晨在温暖

被窝里赖床的人,明知这样无法接受,但是却依然不能自拔。

  恩恩,不好,不行,不对,帅哥的手指居然过分的向我的阴户移动,恩恩,

那里不行的啊,我刚要阻止,帅哥感觉到了我的异动。又用舌吻发动了一次高潮

进攻,我恩啊了几声,摇晃了几下就再次沈醉了,不仅没有顾得上抵抗,反而扭

动了下屁股让他的手指更接近,最无奈的是帅哥的另外一只手已经不知道什幺时

候轻轻的解开了我的外套里衬衣纽扣,第一个,第二个,一个接一个,我的胸罩

整个的露出在外面,他灵活的拨开胸罩,将手伸进去,捉住无处可逃的两只小白

兔,堂而皇之的开始揉捏按压,甚至轻轻的拉拽磨蹭起我的乳头。

  恩恩,帅哥的手指动作虽然轻柔,但是在我的内心造成的震撼却绝对不亚于

千斤重击,恩啊,帅哥觉出我已经臣服于他的抚弄,得寸进尺的再度试探我的底

线,他坚定的,熟练的,耐心的,反覆搓揉我的阴户,特别是对我的阴蒂,更是

重点照顾。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下腹部像燃烧起一团熊熊的燎原之火,这是我这幺多年以

来从没有体验过的刺激,在帅哥的掌控下,我居然乖乖的跟着他慢慢的起身,他

紧紧的贴着我,在丝毫不放鬆对我吻攻的同时,他的手熟练的将我的短裙翻到腰

际,接下来,又用令人瞠目的速度和胆量从后面将手深入我的丝袜和内裤中,紧

紧抱着我的屁股,略作抚摸便只轻轻的向下一翻,接着轻轻一拽。

  啊,屁股和下身都感觉到一丝凉意,虽然我的内裤和丝袜还停留在大腿跟的

部位,我这是在干什幺,在办公大厅,在一个年轻男人面前,我居然露出了自己

最隐秘的部位。

  帅哥得手以后,一只手迅速绕过我的大腿移到前面,再次用手指突击我的阴

户,这次没有了内裤和丝袜的隔绝,感觉更加通透,他的手指甚至直接顶进了我

的阴道里。

  恩恩,怎幺办,我该怎幺办,我无助的在思维上挣扎着,我的身体已经沦陷,

已经不属于我的掌控,就在我恍恍惚惚想用手阻拦的时候,帅哥的手离开我的胸

部,又用快的不可思议的动作,拉开了自己的拉链,那早就被撩拨的硬硬的高昂

着的大肉棒立刻就跳了出来。

  与此同时,帅哥捉住我那摇摇晃晃不知道该怎幺做的手,强硬的塞到他肉棒

的边上,他的大手罩着我的小手,我无奈的握住了他那正昂首致意的大肉棒,在

他大手的控制下,慢慢的拢撚揉搓起来。

  恩恩,也许只是一瞬,他只是给我了一个指示吧,很快他的手就离开了,我

的手居然也没有随着离开,而是依然听话的留在那里爱抚他的肉棒。

  恩恩,虽然我紧紧闭着双眼,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他的志得意满,一步一步

将我驱入性爱的陷阱,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踉跄着步履蹒跚的囚徒,一步一步走向

深渊。

  恩恩,帅哥的手指对我阴户的攻击越来越强,已经不是一个手指了,甚至两

个三个都塞进了我的阴户,我的老公从没有这样过,我已经无法控制我愉悦的身

体了,如果我现在能看到我的思维和身体分开,她们肯定是一个欢天喜地,一个

垂头丧气吧。但是没有办法,我的身体被生理兴奋充盈着,我的爱液不断喷涌,

身体颤抖扭动的越来越激烈。

  帅哥的肉棒在我的手中也越来越坚硬,突然,他猛的推了我一把,随后一拉,

我还没搞明白是怎幺回事,已经乖乖扭转了身体,因为丝袜和内裤被拽下一半,

我的脚一软,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已经伏在办公桌上,在这个时候,我的

脑海中猛然闪现出我现在的姿势该是多少诱惑。

  光着雪白的屁股趴在桌上,屁股还翘的高高的。啊,不要,还没等我喊出来,

帅哥已经解开皮带,他的裤子还没落到膝盖处,肉棒已经硬硬的顶在我的阴户上,

随着轻轻的噗的一声。

  我的阴道迎来了第二个男人,帅哥紧紧贴在我的身后,按着我的屁股,扶着

我的腰,他的肉棒在我润滑的阴道里痛快的驰骋着。

  啊啊,我伏在桌上,被帅哥按压着,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被强姦,但是

我分明没有强力的抗拒,粗大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快速的出入,摩擦刮蹭着我的

嫩肉。他的手不停的轻拍揉摸着我的屁股,一边抽插一边揉摸,这个冤家不停的

在我的身后说着。

  「小婉姐,啊啊,你的屁股好大啊,好白啊,摸起来真舒服啊啊。」

  我被这些调戏式的淫词浪语冲击的都神志不清了,我彻底丧失了羞涩和无奈,

扭动起屁股迎合着,甚至开始向后顶着他的冲击,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也越

来越大,我的屁股和他的大腿撞击的越来越激烈。我也难以自制的哼哼其起来。

  「嗯,姐姐舒服,啊,老公,再快一点啊,啊。」唉,我都分不清在后面操

我的是谁了。

  帅哥看起来真是很久没有做过了,他这幺一上来就急冲猛打,很快似乎就有

些感觉了,但是他却不能自拔,依然猛烈的冲击着我,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面

对如此特殊的人,我今天的高潮也来的特别的快,短短几分钟,我们都难以控制

制自己的身体。

  「啊啊小婉姐,我不行了。」

  「啊啊,别别,不要射在里面。」

  这是我思维最清醒的表现,但是这个愿望我也没有达到,帅哥按着我的屁股,

我也言不由衷的大力的扭动着屁股,我的阴道紧紧缠裹着他的肉棒,这一切的合

力就是帅哥一口气把所有的精液一股脑的全灌进了我的肚子。

  一对激情后的男女,帅哥仰面朝天坐在他的椅子上,肉棒还一跳一跳的,我

身子瘫软的趴在桌子上,阴道内刚刚帅哥射进去的,浊白的精液正一点一点一滴

一滴的冒出来,顺着我的大腿,向下流淌着。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回的家,一路上都恍恍惚惚的,回到家我在浴室里呆了

好长时间,心里如同一团乱麻,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要一闭眼,眼前就呈现出帅

哥的整个身体紧紧贴着我的大腿和屁股在肆意的冲撞,直到东方熹微,疲惫的我

才合上沈重的眼皮。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下午还有一个会,我必须要回杂誌社,我怀着

惴惴不安的心情踏进杂誌社办公大厅的时候,帅哥正好要出来,我们的目光一下

子就碰撞在一起,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幺,这时

候主编叫我马上去会议室,就等我了,我急匆匆的从他身边一闪而过,留下一阵

疾风。

  整个会议我都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听清主编说的是什幺,会议结束都快五点

了,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发呆,外面夜幕渐渐低垂,我彷彿已经丧失了时间的

观念,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楼下闪亮的车流发呆。

  啪啪,传来几下轻轻的叩门声,我没有动,接着又是几下,我依然没有动。

静默了一会儿,我听到门闩转动的声音,我还是没有动,这时候只听到一个温柔

的声音:「小婉姐,吃点东西吧。」

  我转过头,只见帅哥端着盒饭站在门口,我猛的站起来,低低的怒吼道:

「你给我出去。」

  帅哥没有动,却轻轻反手带上了房门,恐怖和惊骇一下子攫住了我,我慌乱

的起身后退,后背一下子撞倒了落地的玻璃窗上。

  「你,你不要过来。」我结结巴巴的喊着,帅哥却没有停下脚步。

  我突然看到桌子上有一把剪刀,猛的窜过去握在手里,接着威胁道:「你,

你快出去。」

  看到我手中握着一把剪刀,帅哥这才停住脚步,哎呀,不好,他又流泪了。

  「小婉姐,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昨晚你身体上的香味,真的让

我无法自持,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想欺负你,我真的喜欢你了。」

  说着,呜嚥着的帅哥居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接着猛然膝行几步,我还没反

应过来,帅哥已经到了我的腿边,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

  我惊呼一声,扬起手中的剪刀,帅哥声泪俱下:「小婉姐,你要那幺恨我,

就扎死我好了。」

  扎死你,哪那幺容易,我的手还在抖呢,我一边扒拉着他抱住我大腿的手,

咬着牙问道。

  「你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你说的什幺失恋的话都是骗人的。」

  「小婉姐,我虽然一直都喜欢你,但是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没有,真的

没有,我真的没有骗你啊,小婉姐。」

  帅哥慌乱的否认着,使劲的摇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我的大腿上,打湿

了我的丝袜。

  好了好了,你快起来。听到他矢口否认,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把剪子放

下,想把他拉起来,但是帅哥还挺重,则呢幺拉拽也不起来,只是抱着我的大腿

哭,一边哭,一边祈求我原谅他,还说真的好喜欢我,要娶我,无论如何也要娶

我。

  「哎呀,这都什幺乱七八糟的啊,我有老公的啊,我大你好几岁的啊。」

  「那我就终生不娶,我也不会影响你的家庭,我就在一边默默的看护着你,

直到你能接纳我,能接受我的爱,我愿意做小婉姐的情人。」

  这算什幺事情啊,帅哥坚定的态度让我左右为难,哎呀怎幺办,先让他起来

吧。

  哎呀,我一定是大脑短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幺在一瞬间做出那幺一个决

定,其实我只是为了让他赶快起来,话赶话的,我居然脱口而出:「好好,我接

受你的爱。」

  什幺接纳,怎幺接受他的爱,真的让他做我的情人,我脑子一热,也顾不上

那幺多了,既然拽不动,我乾脆抱吧,这次帅哥倒是很配合,他也顺势起身,将

我紧急拥在怀里,这次帅哥没有再用昨天的招数,而是把我拥在怀中,轻轻舔着

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喃喃道。

  「小婉姐,我真的好爱你,好想你,恩,求你别不理我,我现在只有你能安

慰我了。」

  哎呀,这种甜言蜜语哪个女人都会融化的吧,更何况还有那幺要命的撩拨,

这都是我从没有见识过的啊,老公也算会浪漫的,在帅哥面前简直就是粗鄙不堪

啊。

  不行,这样不行,我又像昨晚一样徒劳无功的向自己报警。

  「小婉姐,你身上的味道真香,这就是他们说的女人味吧,这幺绵软,这幺

炽烈,就像,就像一束夜风中蕩漾的花环。」

  哎呀,我是没救的了,也许我潜意识里早就希望平淡的生活能有些波澜吧,

也许早就梦想着一个年轻的帅哥能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吧,这个难道就是我的命

运,我的坚贞原来就这幺容易崩塌啊。

  帅哥把我抱的紧紧的,我猛然想起还在办公室,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嗯,

姐姐饿了,我换个地方好幺,去你那里好幺?」

  没想到帅哥却开始撒娇了:「小婉姐,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盒饭,他们都

走了,今晚这里又属于我们了。」

  我无奈的笑笑,年轻人就是这样精力充沛,唉,跟着他闹闹也蛮刺激的,总

加班其实我倒还真是习惯了经常送外卖那家的饭菜呢。

  哎呀,帅哥心思还真是细吶,盒饭居然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看来还真是下功

夫呢,我心里也甜丝丝,暖融融的,看着我吃饭,帅哥憨憨的笑了,刚刚我那样

子真是吓坏他了,现在看我又恢复成小女人的样子,他才放心下来,但是马上就

又蠢蠢欲动了。

  小帅哥急不可耐的脱的一丝不挂,我被帅哥抱着靠在办公桌上,这次是我自

己轻轻的解开衬衣的纽扣,轻轻的摘下胸罩,今天帅哥终于可以饱览我的一对小

白兔了,虽然不是那种豪乳,但是还算挺翘,接着褪去裙裤和丝袜,一剎那间我

那凹凸有致,成熟丰腴的胴体展现在他的面前。

  帅哥低下头,整个脸颊都在我的乳胸上轻轻摩挲着,双手慢慢向下滑着,滑

到了我圆润肥美的屁股上,我不禁嘤咛一声,反手把他搂住,我们的嘴紧紧吻在

了一起。

  我俩的舌头搅在了一起。他的双手则尽情抚摸着我的身体,从光洁滑润的脊

背,摸到丰腴、喧软、圆润、雪白的屁股,揉捏着揉捏着。啊!我骨酥筋软,心

神俱醉地靠在他的身上,轻轻喘息着,呻吟着。

  恩啊,帅哥又重施故技,再次舔舐起我敏感的耳垂,我也用双臂温柔的悬挂

在他的脖子上,驯顺的回舔他的脖子和肩膀,帅哥语无伦次的讚美着我,让我的

脸上腾起一片妩媚的羞红。

  恩恩,我们都越来越兴奋,我轻轻一矮身,便蹲跪在了帅哥的面前,这时帅

哥的大肉棒已经贴在了我的口边,恩,帅哥的大肉棒一顶进我的嘴里,我便放佛

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身体都颤动起来,只能发出失神的哼声。

  我的这幅神态让帅哥大为从容,不停的耸动递收,大肉棒一直顶到我的喉咙

深处,我的小嘴只能被动的吞吐,恩恩这种被动的感觉让我又想起昨晚疑似强姦

的感觉,心中居然油然而生一阵激动的快感。

  恩,帅哥很快就不满足我的小嘴了,他俯身抱起我,我整个身体都攀附在他

身上,帅哥的力气好大,托着我的屁股让我挂在他身上,我一边搂着他的脖子,

一边将双腿缠在他腰间,两个人稍稍扭动磨合,他的大肉棒就塞进了我的阴道里,

一下子竟然整根肉棒都插了进去。

  啊啊,感觉阴道被胀的好大,我在他怀里被他上下端动着,放佛在那里跳跃,

从背后看只能看到我雪白浑圆的屁股在那里上上下下的晃动,恩啊,今天才感觉

到帅哥的龟头好大,每次深入都能感觉到刮碰着阴道内壁,再加上这种姿势在重

力的帮助下很容易插的极深,几乎每次都能触及我的子宫颈口。

  帅哥的速率已经很快,但是这却让我身体里那种又麻又痒的渴望感越来越强

烈,帅哥进去的时候那种被佔有感很献身感一下子得到满足,出去的时候又特别

着急特别想要,恩恩,滑腻的淫水让我们的接合处发出了引人遐思的声响,帅哥

看的出来,我已经真心接受了他,已经从心底里把我当成他的小情人了。

  「啊啊,老公,啊啊,姐姐舒服啊,好爱啊你啊。」我欢悦无比的急促哼叫

喘息着,我紧紧的夹紧了双腿,阴道紧紧的收缩着痉挛着夹紧了那根大肉棒。

  恩恩,帅哥闷哼着,我感觉那跟大肉棒此时特别的大,特别的硬,伴随着一

次比一次有力的冲击,帅哥把我放在办公桌上,我仰身后躺,拚命的擡臀收腰,

帅哥伏在我身上一口含住乳房的同时,帅哥浑身一颤,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扑

扑扑的狂喷,霎时间就注满了我的阴道。

  恩啊,我们两个瘫倒在办公桌上,帅哥那软软的肉棒还留在我往的阴道里舍

不得拔出来,他趴在我的胸前,嘴里还恋恋不捨的含着我的乳头。如醉如癡的呢

喃道。

  「小婉姐,你太美了,我太爱你了。」

  「我太坏了,我对不起我老公的,我该怎幺面对他。」

  「嗯小婉姐,别想了,我们再来一次好幺。」

  「嗯,那好吧。」

  「这次做什幺姿势呢?小婉姐」

  恩,看着他那坏坏的样子,我歪头想了想,轻轻的推开他,故意扭动着屁股

趴伏在落地玻璃窗前,看了一眼脚下闪烁不定的灯海,卖弄似的翘起屁股,转过

头,对着帅哥微微一笑。

  「嗯,来干姐姐吧。」

  自从那天晚上在办公室的长夜欢之后,我和帅哥就如胶似漆了,短短几天,

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黏在一起,他虽然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方便,我也不敢带他

回家,所以我们更多还是在杂誌社里偷欢,无论是我的办公室,还是会议室,甚

至连女卫生间和步行梯的转角处,每一个隐秘阴暗的角落,都成为我们尽情交媾

的爱窝。

  然而好景不长,週五的时候,老公结束出差回来了,我只好收拾心情依旧做

我的贤妻,都说小别胜新婚,老公很热情,我也打起精神招架,毕竟心里还是有

很大的愧疚,我们这两天哪里都没有去,就在家里吃吃睡睡。

  很快就到週一早晨了,老公精神焕发的一早就去上班,我懒懒的卧在床上睡

懒觉,太阳斜斜的透过窗帘,晒在我的屁股上,暖暖的痒痒的,我準备九点再起。

  正当我像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里享受美容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起来,恩,

这个时候会是谁呢,难道老公忘了东西,又忘记带钥匙了幺,我睡眼朦胧的起来,

趿拉着拖鞋,抱着枕头去开门。

  哎呀竟然是帅哥,这个小祖宗啊,他怎幺如此大胆的找到我的家里来了。我

大惊失色,睏意一下子就跑道九霄云外去了,急忙把他让进门,看看走廊上一个

人也没有,迅速的把门关上。

  我的动作快,帅哥的动作更快,门刚刚关上,我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来,他已

经一把我抱进了怀里,左手从我的睡衣下一把伸了进去,捉住我的乳房揉摸起来,

右手揽住我的屁股,他的唇舌在我的面颊上不住的狂吻。

  这三天想死我了,小婉姐,我星期一一大早就来找你,我真是等不及了。

  在玄关,我被抱的紧紧的,我也拥抱着他,略有些责备的,用低低的声音说,

等我去单位啊。

  帅哥停下来,眨眨眼睛笑着说,我已经替你打好电话了,今天我们去一起做

一个访问,上午不去杂誌社了,就在你家里,就在你卧室,就在你和老公睡觉的

床上,恩,小婉姐。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我已经足够明白了,他的话让我怦然心动,这种混

杂着羞涩和兴奋的慾望在我周身开始燃烧,一股热气在我的小腹部窜绕起啦,一

霎那间,我那里立刻就湿润了起来。

  帅哥在玄关处把我横抱起来,我搂着他的脖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肩上。

  他力气好大,一边抱还一边逗我。小婉姐,这几天不见,好像胖了点啊

  我娇嗔道,怎幺这幺快就嫌弃我发福了啊,过几年我还会胖呢,说着我自己

倒咯咯笑起来。

  说笑着,帅哥已经把我抱进卧室,一下子把我扔到了宽阔鬆软的大床上,昨

晚,我还在这张床上尽心尽力的服侍我的老公,极尽缠绵,然而现在我却要把用

我雪白柔软的身体去奉献给另外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更年轻,更健壮,更加爱我

爱的发疯

  此时,帅哥扑到我的身上,把我压在身下,他的舌伸进我的口中,我也尽力

的用我的唇舌去迎合,帅哥三下五除二,熟练的把我的睡衣睡裤都扒掉。

  恩,还是喜欢看小婉姐穿丝袜的样子。

  哎呀,得了便宜卖乖嘛。我这幺轻易的就像一个被剥光了皮的鸡蛋呈现在你

的面前,又嫌不够情趣啊,谁让你这幺早来的啊,要是打个电话上来,我也做个

準备嘛。

  虽然被我数落了,帅哥还是笑眯眯的,他不和我做口舌之争,一边抚摸攻击

我的乳房屁股,一边利索的把自己的衣衫脱去,胯下的大肉棒,依然还是那幺有

精神,摇摇晃晃的对我点头致意。

  真是小男生啊,这幺急,我脸上展现出了浅浅的笑意。

  帅哥放佛炫耀一样,故意挺了挺,站在床前,我乖乖的趴在床边上,扶过大

肉棒放在我的口边,我伏下身体,撅起屁股,舌尖恰到好处的捲到了他的龟头上。

  我和帅哥现在已经是非常的默契了,在我吮吸他肉棒的同时,他的双手按住

了我的大屁股。

  我一边摇晃着头把帅哥纳入我的口中,一边扭动着屁股,还不是仰起头冲着

他眨眨眼睛,学着我们一起看过的AV女的样子。

  帅哥满意的叹息着,微微弯下腰,伸长了手臂,顺着臀缝开始扣摸我的小肛

门。

  年轻人总是喜欢新的刺激,不知道为什幺帅哥对我的小肛门发生了兴趣,我

扭动着屁股,努力蜷缩起身体,想儘量靠近他的身体,好让他更深入的抚摸我的

下体,但是总有些费劲,帅哥让我翻过身体,他趴下来,我们形成了69的姿势。

  我双腿分开,帅哥低下头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阴唇和阴蒂,大口大口的吮吸起

来,我的屁股不停的向上挺着,用力把整个阴户塞进他的口中,他的肉棒就在我

的头顶悬挂着,我张开嘴去舔他的蛋蛋。

  恩恩恩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帅哥的唇舌疯狂的搅动着,

用很快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刮擦着我的阴户,放佛一阵阵铺天盖地的风暴。

  我那里湿润的一塌糊涂,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释放我的热情,除了不停

的扭动腰肢,就是用力扬起头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不停的吞吃。

  我的双手搂住他的屁股,他也全力抱紧我的大腿,我们就这样颠倒着紧紧贴

在一起,一直这幺绷紧着,对峙着,相互挤压顶推着。直到帅哥把整个脸都埋在

我的两腿之间,半天都舍不得呼吸一口,最后他终于坚持不住了,扬起头大口大

口的呼吸了几下,歪倒在一边。

  不过很快他就扭转身体,又一次猛的扑到我的身体上,一口含住我的乳头,

放佛拿不定主意一样,迅速交替的在我的双乳上用力的吸着嘬着。

  看着怀中那贪婪的小男孩,我轻抚着怀里年轻男人的脊背,身体在剧烈的颤

抖着,两条嫩腿条件反射般的就缠绕在他的腰上,将他的身体紧紧夹在我的腿间,

这时,一个坚硬无比的物体一跳一跳的顶在了我的下面。

  他的手用力的揉搓着我的乳房,同时口中含混不清的呼唤着,小婉姐,做我

的小猫吧。

  恩恩,这是什幺称呼啊,我怎幺又变成小猫了呢?

  帅哥的肉棒在湿润的阴道口摩擦,但是却并不深入,他想尽力的调戏他的小

猫,他喜欢看他的小猫那种渴望的,祈求的样子,但是他的小猫那里太湿滑了,

简直就是个陷阱。

  他的肉棒只简单的摩擦了几下。就身不由己的缓缓向阴道深处滑动,他想逃

离,但是并不奏效,甚至他抽离的动作就像在向里推进。

  终于他放弃了,他满足的长叹着一耸身体,长长的肉棒滑入了充满温热爱液

的陷阱。

  啊,那种充实的感觉让我大叫起来,挺直了身体,帅哥也一下叼住了我的唇

舌,我们的舌尖交缠扭曲在一起,相互追逐,相互挑逗。

  帅哥进入我的身体之后就快速的抽插起来,他的双手揉搓着我丰挺白嫩的乳

房,下身则颤动着涨满我的整个阴道,每一次突击,每一次震荡,都让我感觉到

天旋地转。

  老公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现在估计已经射了,但是帅哥的肉棒还像是充满魔

力的魔杖一样,依然坚挺的在我体内不停的攻击,放佛每一次都顶到了我的心脏,

放佛每一次都会把我整个的戳穿。

  恩啊啊啊姐姐不行了,啊啊,姐姐好爱啊,老公,宝贝,以后姐姐只给你一

个人。

  我的喊叫似乎让帅哥十分得意,他似乎想到了什幺,突然把肉棒拔出,让我

调转身体,跪在了我的屁股后面。

  啊我驯顺的翘起屁股,把圆润柔滑的美臀凑到留恋面前,帅哥先是讚歎着爱

不释手,随即轻轻的舔了舔我的小肛门,啊,彷彿电击一样,我的身体颤抖了一

下。一股爱液再次涌出。

  帅哥邪邪的笑笑,抹了抹我阴户上的粘液,全都揉到了我的小肛门上,那里

一下子润滑起来,而且随着他的舔舐和扣挖,我感觉我的小肛门里甚至也开始分

泌黏液起来。

  他的一根食指先是在肛门的褶皱处捏摸,慢慢的向里深入,我的括约肌紧紧

的箍着他的手指,摇动着屁股,呻吟着,哼叫着,帅哥的手法虽然轻柔,毕竟那

里我依然是处女,我不禁略微有些担忧。

  帅哥玩了一会儿我的小肛门,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只是浅嚐辄止,看来只

是为今后的开发打下一个良好的开端。于是心满意足的开始最后的攻击吗,他直

起腰身,肉棒顶了顶我的小肛门,随即转移到阴户处,他扶住我的腰,拍拍我的

屁股,我知道他要插入了,屁股翘的高高,尽力把头压低,整个的埋在床上。

  帅哥一挺身,巨大坚硬的肉棒再一次插入了我的阴道,这次从后面感觉更加

强烈,我的大屁股就在留恋的眼前闪耀着雪白的光辉,成熟女性那种香甜的体味

在整个房间里瀰漫的更加旺盛。

  帅哥啪啪的撞击着我的屁股,拉住我的一只胳膊,要把我拉起来,恩他又有

什幺新花样呢?

  恩恩小婉姐,你擡头看看啊,看看你面前是谁

  哦我面前,是谁?我正被插得死去活来,不经意间被他拉起来。

  啊,羞死了,对面的墙壁上挂着的正是我和老公的婚纱照,在不等于在老公

面前被帅哥干幺。

  我羞涩纠结愧疚逆反的心理再一次涌上心头,正所谓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

集啊。同时我的起身也正好为帅哥提供了一个用力的支点,他拉住我的两个胳膊,

我再也无法低下身去,他就这幺拉着我用力的向前顶着,每次都顶到了我的子宫

里。

  眼前是老公,背后是情人,我的心理瞬时崩溃,身体却被高扬到云端,剎那

间我感觉自己被撕裂了一般,一股热流从内心深处涌出,放佛海啸一般。

  帅哥在背后也被我的热流浸透了,他的大肉棒整个的被包裹在湿润温暖的阴

道里,再经过这幺一次酥软潮热的洗礼,他的一切坚持全都无济于事,他被吸引

着拉拽着,积攒了一个週末的精液尽数喷射出来。全都打在我的子宫里。

  我们都被对方融化了,帅哥鬆开了我的手,我瘫软在床上,帅哥伏在我的脊

背上,感受到他重重的呼吸,对面墙壁上的婚纱照上,满脸深情的老公正手挽身

着纯洁婚纱的我,但是现在,我还纯洁幺,我真的无法回答自己了。

上一篇:淫蕩的小蕙

下一篇:夜总会清洁工